翻页电子书制作,电子书制作,电子杂志制作

欢迎来到云展网,国内唯一的3D翻页电子书免费发布、阅读平台。上传PDF即可转换为翻页电子书!

2017书香杯校园写手大赛优秀作品选—翻页版预览

阅读,搜索本杂志文字内容 点击阅读
阅读云展网其他3D杂志 点击阅读
hy11115 上传于 2017-05-10 10:24:12

2017书香杯校园写手大赛优秀作品选

来,模糊了视线。灰白头发的老妇人竟化身妙龄少女,肩头
荷着小巧的锄头,锄头上挂着个麻布小袋,身姿婀娜,袅袅
倩影在玉兰树下徘徊、徘徊

又是一阵不为人知的清风,吹灭了惊鸿,拂息了妄语,
玉兰树下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老人每一次弯腰颔首都似是在叩敲我呆滞的心门。在我
慌乱胶着,沉浸在自己暗无天日的噩梦中时,有人生活得认
真而皎洁。她一步一步搭建自己的精神世界之时,我有幸路
过,并得一瞥。

这邂逅将他人璀璨的那粒钮扣缝进我人生的锦缎之上,
而我的人生将因此而更加丰满。

99

邂逅

杨琦

上了大学之后,家乡常被用作定义一种血液流动方式的
符码。而一说到江南,许多人都会以带着烟雨的柔情问我是
否去过苏杭。身为一个浙江人,杭州自然有去高问的。印象
中,苏州、杭州仿佛一对孪生姐妹,同是可羞花闭月的,而
骨子里大抵也都是无限的风流与浪漫,而一场不经意间的苏
州行却让我对苏州产生了难以言说的野望。

坐高铁到达苏州站的时候大约是上午八点左右,走出站
台就吹来一阵清冽的风,眼前再也不是走出常州站时的样子,
天地清明,俨然一新,各式建筑与街区都向着黑白水乡风格
靠拢,气息很浓重。

骑上了自行车才发现路上不空,公交车里不空,肚子倒
是空的。所幸充当导游的吴所选的早餐店铺并不远。一走进
去就是早晨甜甜的淀粉气息。老式的八仙漆桌和长凳让我想
起了家乡周生记和丁莲芳。刚出笼的小笼包和热腾腾的小馄
饨很相配,只不过在小馄饨前加了泡泡二字着实有趣。

填饱了肚子,第一站到了拙政园。
江南古典园林的典型代表自是不必多说的,假山、盆景、
回廊、短桥、水塘、各式亭子、镂空的窗户,以及墙上随意
的青苔痕迹,我绞尽脑汁翻出存在脑海里的各种园林元素,
将它们与眼前所见所匹配,假装自己能够欣赏这件教科书般

100

的园林作品。大概是早春的缘故,园里的树木都还光秃秃的,
水色也还残余着冬日的萧瑟之感,移步换景云云想来是待到
花木繁茂的夏季最合适。

印象最深的大约是丝绸展示厅。苏绣的威名只在电视上
听到过,而印象中所谓绣品应该就是花团锦簇的样子。然而
眼前展示的却是一幅幅水墨和油画。水墨里的初荷含苞待放,
以黑白灰渐变描绘荷叶,层次刚刚好;油画是一幅插于花瓶
中的鲜花,极尽色彩的缤纷,艳而不俗,繁而不乱。走近看
时,更是被一针一线之间的牵引走向和颜色选择所震撼。苏
绣,应该是绣娘们构建的一个个认知世界,她们在拙政园绿
荫般的投影中静静沉淀着苏韵里的春华秋实。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偌大的园子里时时
有风景,处处是风月,哪里需要我们这样的外来游客呢,且
兀自守着它的所有便好。

中饭是一道非常有特色的饮食——苏式汤面。店里人非
常多,显然是到了正饭点。我纠结了半天双浇面和三浇面的
区别,最后还是要了水晶虾仁面,毕竟虾仁听上去比数字更
有食欲。虾仁放在一个小碟子里,而一长筷的面条和些许葱
花浸在淡褐色的汤里,表面浮了一层温润的油。第一口,舌
尖面条的硬和油的软相互碰撞,然后是油层覆盖下鲜烫,最
后的回味是甜滋滋的。人越来越多,旁边空位来了一位大爷,
显然一副老苏州的样子,他端了一碗面,一碟子姜丝,面里
一块爆鱼和若干焖肉,右手拿起筷子,左手熟练地将姜丝倒
进面里,边倒边看了一眼旁边诧异的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101

看着老大爷津津有味的样子,我的嘴里仿佛绽放了爆鱼的咸
香、焖肉的劲道和姜丝的清辣。这一口口,吃的都是情怀,
是记忆。

下午辗转了平江路、山塘街、观前街。我最喜平江路。
横向的平江路被一条纵向道路分割成前后两段,两段都临河
而建。前半段相对较窄,一条路紧密排列了两条相对而立的
商铺,其间大约可站两人。说是商铺,其实是占地非常小的
作坊一类,售卖的多是各类小吃,苏式蜜饯、蟹壳黄、海棠
糕、糖葫芦等,让人眼花缭乱,而隐约之间,仿佛从巷尾深
处传来评弹段子,抑扬顿挫,似倾诉、似歌颂。评弹我是没
怎么听过的,只在初中音乐课上有幸感受过《答李淑一》,
但是想来和昆曲还是不一样的,三弦的利落和琵琶的清脆结
合起来使得评弹在这个时候更具魅力,一种苏州节奏和南方
深巷的神秘感从某个源头荡漾开去,融化了某一个置身其中
的人。

不容易被叨扰,是我此行至苏州的感受。无论是园林、街
头巷尾,抑或和这片土地血脉相连的人们,他们和它们都在
用自己骨子里的沉静守护着某种东西,这些东西无关文化,
无关信仰,而是一种趋势,逐渐成为习惯,印刻出每一段生
命的最终归属。

邂逅苏州,不仅仅是邂逅浪漫,更是邂逅北上弦来南往
客中,坚定而有力的乡音。

102

阳光下的十九岁

王雪棋

人生如梦,梦醒后,才知这即是人生。
十九岁的自己在黄昏时独自从教学楼走向食堂,自信地
迈出每一步,不再惶恐来自陌生人的眼光。走在路上,突然
想起十八岁时皱着眉头坐在高三教室里的场景,奋笔疾书,
似乎正在试卷上描绘人生。那时觉得,高分,就是辉煌的未
来;低分,未来无望了。却无从知道,生活,远不是这么简
单,也并不存在一劳永逸的结局。
十九岁以前是从书中看世界的,阅读的几本书里描绘的
大都是美好,便以为自己就是聚光灯下受人瞩目的女孩。那
时觉得有种力量可以帮助人们做到所有正确的事,并且坚信
这种力量可以时时给所有人公平的结果。但慢慢地,我发觉
生活变了,变得让我有些陌生。生活中并不只有美好,甚至
人的遭遇中令人舒心的和忧愁的事也难以均分,更没有哪种
力量可以强大到主动替我们维护权利。于是明白凡是要靠自
己争取,正义要靠自己伸张,真理需要勇气去维护。
十九岁的我经历了从亲密到形同陌路的关系转变,看到

103

了人们在利益纷争中不惜抛弃情谊勾心斗角、不择手段的行
为,也感受了家庭矛盾产生的无形压力。有时也想大哭一场,
却发觉泪点早已上升了一个又一个台阶。更无奈的是对于有
些事明明清楚地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却没有全部的决定权;
有时眼睁睁地看见爱的人处于崩溃边缘,却无能为力。那些
瞬间发现自己极其渺小,不能抉择的事情太多。

但就像海明威所说,“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
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在
痛苦中短暂的挣扎过后,我学会了忍耐和豁达,能淡然地接
受人情冷暖与得失。

后来常常一个人静静地趴在阳台上,沐浴着暖阳,轻闭
双眼,细细地思索着方向和路途。抑或夜幕下,躺在操场绿
绿的草地上,望着浩淼天空中的星辰,耐心等待着一个个未
知的结果。

发觉成长恰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十九岁以前像童话世
界里天真懵懂的小公主,十九岁时渐渐成熟理性,能清晰地
感觉到脚下有一片始终支持着我的厚重土地,也正是这片土
地让我的双腿更加稳健有力。相信在阅览生活这本百科全书
的过程中,我定将收获颇丰。

我们的十九岁,是青春的昵称。十九岁的我们,约定好
一往无前,赴梦与诗的远方。

104

一次享受和不安

万星辰

3.13 到 3.16 四天,每天最享受又最不安的时间,就是
读柴静的《看见》。在高中,身边看过这本书的同学都一口
称赞:“好看!”不过,到了大三,我才因为升学的原因读了
这本书。

这两年多,读了一些书,至今有两本书让我产生“害怕”
的心理,生怕再往后翻一页就是尾声,有种舍不得离开的局
促。其中一本是萧红的《呼兰河传》(我从没见过一个人能
把一个地方写得这么凄凉又富有烟火气),另一本就是《看
见》。每看完一章,不知道心里充斥的是因书中人事的惆怅,
还是自己没有完全领会书中意的遗憾。

曾经和大学语文老师聊过读书。
我说:“我总是不能从书中得到深刻的理解,读完一本书
就像没看懂一样。”
她回答:“读书,你不需要想着要理解什么深刻的东西,
感受它就是了。”
我不懂,依然从书中抄下自认为很有哲理的句子,但抄下
也就忘了。心里总缺了个什么东西,时而完全隐藏,时而暗
暗模糊,可它就是出不来。
直到我读到柴静做采访也有类似的感觉,一下就通了,打

105

通她的是“逻辑”,打通我的是“自然而然”。不是刻意地
强迫自己去记下那些话,成为一个似乎很智慧的人,仅仅是
感受。我看到柴静写她的疑惑,于是我也跟着疑惑;她最终
会道出心中的答案,在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的疑惑也被
解开,就算有时她的答案是“没有答案”。

书中的人和事离我太近了,但是我感到羞耻,感到震撼,
因为我无动于衷,因为我从来都是偏激地只能看到一个人和
一件事的一个面,偏见早已让我和事实背道而驰。

书中引了这样一句话,“只有完人有资格向罪人抛石头,
但是,完人是没有的。”这话像石头抛向了我。

有一次班会,是关于大学生心理的。在班上,我和大家讲
了药家鑫事件,《看见》里的药家鑫和我从网络上看到的全
然不同,当时我几乎是站在制高点去讲述这件事——没有人
性,逃脱责任,心理扭曲,不懂沟通。我没有看到一个已经
“被孤立和开除”的人他的“生活起点”,杀人是有被道德
的,但是若没有看清“这件事对时代生活的意义”,那将成
为加责于死者(不管是被杀害的还是被判死刑的)的人最大
的罪恶,因为类似的惨案并没有因一个人的死刑而停止过。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就无法置身事外,很多发生在别人
身上的事,有一天可能降临于我们。这样的想法让我有一种
轻松的痛苦,一步步深入真相深入人心而痛苦,但却因为足
够幸运才能在受到惩罚前去了解痛苦。

每晚回宿舍,眼睛是花的,心是亮的。期待再读到紧张翻
到最后一页的书。

106

通她的是“逻辑”,打通我的是“自然而然”。不是刻意地
强迫自己去记下那些话,成为一个似乎很智慧的人,仅仅是
感受。我看到柴静写她的疑惑,于是我也跟着疑惑;她最终
会道出心中的答案,在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自己的疑惑也被
解开,就算有时她的答案是“没有答案”。

书中的人和事离我太近了,但是我感到羞耻,感到震撼,
因为我无动于衷,因为我从来都是偏激地只能看到一个人和
一件事的一个面,偏见早已让我和事实背道而驰。

书中引了这样一句话,“只有完人有资格向罪人抛石头,
但是,完人是没有的。”这话像石头抛向了我。

有一次班会,是关于大学生心理的。在班上,我和大家讲
了药家鑫事件,《看见》里的药家鑫和我从网络上看到的全
然不同,当时我几乎是站在制高点去讲述这件事——没有人
性,逃脱责任,心理扭曲,不懂沟通。我没有看到一个已经
“被孤立和开除”的人他的“生活起点”,杀人是有被道德
的,但是若没有看清“这件事对时代生活的意义”,那将成
为加责于死者(不管是被杀害的还是被判死刑的)的人最大
的罪恶,因为类似的惨案并没有因一个人的死刑而停止过。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就无法置身事外,很多发生在别人
身上的事,有一天可能降临于我们。这样的想法让我有一种
轻松的痛苦,一步步深入真相深入人心而痛苦,但却因为足
够幸运才能在受到惩罚前去了解痛苦。

每晚回宿舍,眼睛是花的,心是亮的。期待再读到紧张翻
到最后一页的书。

106

的女孩。她会在下课的时候,冲着我吼一声“把耳朵捂上”,
只为了隔着我和闺蜜说悄悄话;她会在交作业的时候,惊喜
的发现我和她的名字首字母是一样的;她会在看见老师孩子
的时候,温柔的做一个姐姐。

我知道,我喜欢她,喜欢的不仅仅是当初的那个安静看
书的女孩,还是那个在相处中那个个性鲜明的女孩。

我终于追到她了,但是早恋是不被允许的。
我和她只能在下课时面对面聊上几句,只能在上课时悄
悄的写上几句情话传到她的手里。青涩的我们以为爱情就是
这样,即使是悄悄的,也是甜蜜的。我就这样毫不犹豫的喜
欢着她,看着她笑,看着她难受,陪着她开心,陪着她烦恼。
那时的我们觉得即使是牵手也是神圣的,当我的手里牵着她
的手时,我觉得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知道她也是这般珍视
着我的。
时间终究是最伤人的,我们要参加中考了。
当她开心的拿着接近满分的试卷给我看时,我突然觉得
她离我好像越来越远。当她开心的问着我中考把握如何时,
我故作轻松的回答说:“放心吧,四个月后强化班的名单里
自然有我。”但是我悲伤的发现,即使我能够在模考时取得
不下于她的成绩,但是我终究抵不过她多年勤奋的成就。我
知道,两个月后的中考,我终究会落榜的。到那时,我该何
去何从,我却从来没有想过。
我贪婪的珍视着和她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时光,因为
我知道她离我越来越远了,无法挽回。我想记住她的味道,

108

我想给自己留下和她最完美的回忆,即使明知没有结局,也
不后悔。

虽然我知道结果,但是我终究想搏一把,在最后的几天
里,我努力的提高着自己,我希望奇迹的出现,但是,终究
是奢望。我还是没有考上和她一样的高中,即使知道结果,
但忍不住对自己失望。

虽然我们依旧保持着联系,我会因为她一句想你,开心
雀跃好久,也会因为她好久没有回复,而失落好久。

但是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了。
我放纵自己,学会了逃课,学会了反抗,但是我不去学
习喝酒,不去学习抽烟,因为我知道她不喜欢。看,我还是
那么的喜欢她,她不喜欢的我都不做,除了离开。
我用最伤害她的方式离开了她,即使我舍不得。我告诉
她,我喜欢上了别人。我知道,她是那么的决绝,知道我喜
欢上了别人,她会决绝的离开。果然如我所料,她离开了,
我知道,我伤她至深,但是我不后悔。
青涩的果实终究是苦涩的,即使采撷,终究等不到成熟
的时刻。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这句话,当时不以为然,如今却体味
至深。
我离开了,留下了我和她最温暖的回忆。青涩的果实终究
是苦涩的,我摘下了,却等不到成熟的时刻。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如果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在几年之
后,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109



张雨薇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题记

四月的风,吹得花开满了枝杈,日光逐渐注入了温度。
白天的旅行,我站在来往的人群里,举起相机却拍不出
想要的景。好友的动态千篇一律,无非是几树看似一样的花
以及相同角度的人像,配上流水账一般的文字,让我霎时不
知该如何分享我眼前的盛世春光。
此刻,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像是把黑夜烫出了一个洞,
我被这浓浓的寂静包围着。果然对于一件事物的描绘,只有
文字能将其精髓诉出。我仿佛回到三年前的那些个夜晚,在
被窝里亮起台灯,听着室友均匀的呼吸声,写下一句句斟酌
再三的话。
回忆的匣子像是被猛的打开,我想起高一时窗外阵阵蝉
鸣,站在讲台上的,是一位真正的语文人。他似乎从不按书
本授课,只教我们摘抄诗歌,评析文章。他让我感受到作文
居然能是不枯燥且美妙的一件事,我开始期盼每一堂语文课,
及每周的命题公布。每次作文我总拖到最后一个上交,因为
不想让他失望。不知从何时变得习惯在夜里思考,在夜里写
作,喜欢那种构思很久,去找到一个对题目另解的切入点,
随后突然文思泉涌,一气呵成的感觉。那位老师总是对我的
文章很满意,但我始终不敢说自己的文章写的好。我尤其珍
惜每次的几句点评,我的喜悦之情在于他读懂了我的文字,

110

因为在文学的世界里我们抛开了老师与学生的界限,他愿意
平等的与我交流哪些段落可以再加雕琢,哪些词汇用得恰到
好处。他向我分享自己喜欢的诗人、作家、一些值得品读的
书籍。

他告诉我们,有些书只有在特定的年龄读,只有在特定
的年龄写出的文章,才会有特定的感受,当你长大,有些感
受就不会有了。

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把这句话太放在心上。到如今再次
提笔才有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遗憾的是,这位老师离开
学校后我竟再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不禁怅然,曾经我也
有作家梦,要博览群书,要立场独特,要将眼睛所看,心里
所想都记录下来,并向一些出版社投稿。而到后来,事情向
着反方向发展,为了应付高考生搬硬套的写议论文,写文章
变成了一种痛苦。上了大学,也不再将阅读当作乐趣,拿起
书和笔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再没人提醒且加上对自己的纵
容,渐渐冲淡了对文学的兴趣。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
音。”《波兰来客》里,想来北岛对于挚友老刘的一生也是
遗憾的吧,老刘终日苦于生计,尽管文学也是一直存于脑海
中的,却直到日薄西山,也再未过上希冀的生活,终落得个
生活并不富裕,思想也日益衰竭。

北岛这段话我尚不能完全体会,但当是一个忠告。沿途
风景无数易使人迷了心窍,我们总会忘记一些人和事,但我
相信只要是内心深处曾有过的念头,总有一天会一点一点拾
回来。如同这次旅行,让我想起那些熬夜写作的日子,想起
语文课上窗外阵阵蝉鸣。

111

犹忆少年时

伍晶

“犹忆青丝少年时,郎骑竹马笑猖狂。今朝惟愿重年少,
回溯清闺梦里时。”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年少。今人叹惋古
人悲,古人不见今人泪。君唯叹唱离别恨,不见江水逝,此
去不复归。犹忆年少时,俊才郎,天公不复高,笑猖狂,天
涯咫尺仗剑行,豪歌斗酒志四方,今朝夜半乍起时,对明镜,
白发攀额梢,志气今犹在,惟叹路遥遥。二十数载未功名,
归乡化作天涯蒿。犹忆年少时,父母健,垂髫不知愁,白日
伴竹马,夜暮不知归,今提笔,再忆年少时,惟盼花如故,
故人待吾归。

“归乡路遥遥,未老白发生。何日登金銮,锦衣还吾乡。”
这世界变化太快,快到我无法思考,幼时的一片片果林已随
风而逝,我越走越远,到了小时候一直想到的那个未来,却
无法再看到我小时候视为生命的那人那物。人说少年不知愁
滋味,还记得年少时,每日叹愁愁愁,所谓“愁”不过自惹尘
埃罢了。为作业愁,为吃饭愁,这些愁仿佛是那平淡日子里
可有可无的刺,多之不痛,少之无感。每个人都有自己心里

112

的城,我的城在远方,崆峒之上有名山,黄帝问道至我乡,
犹忆年少时,在吾乡,乡人如一家,今天终究是变了,变得
让我对那个民风淳朴的地方感到越来越陌生。一切都在变,
世人说这是潮流,还记得小时候家长总问我,你长大想变成
怎么样的人,我一直很疑惑长大后我难道不能成为我自己?
现在看来长大后我几乎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我自己。一切都在
变,我依旧记得那个夏天,我吃着一毛钱的冰棍,呆在奶奶
家等着妈妈下班接我回家,日落时分,父母下班,我坐在自
行车的后面,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看着随风轻舞的嫩柳
与父母一起踏向那条当年那条仿佛没有终点的回家路。刚回
家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孩便来到家门口将我呼唤,父母又搬出
了将来将她娶进门做儿媳妇的笑语,她也羞得面红耳赤,一
边低着头一边拉着我向外跑去,现在想来实属好玩,当年还
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竟拉钩承诺,将来一定娶她,她笑吟
吟的看着我,伴随着太阳落下被越拉越长的影子,我们一起
走向了她家所住的那个小巷子,月早已将银辉撒向大地,和
她嬉笑的我吹着夜晚送来的晚风,忘记了归途。我知道那些
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终究再也无法吃到一毛钱的冰棍,也终究回不到那个难忘
的夏天了。奶奶头上的白发已经变成银色,父母头上的头发
也变得灰白,那女孩也如同被风越吹越远的柳叶只存在于我
的记忆中,从此相忘于江湖,我当然没能娶她,至于那个让

113

我恋恋不舍的小巷子也是变成了汽车行驶的柏油路。是否总
是心上的姑娘嫁作他人妇?或许是吧,至少对于我而言这个
答案是是。“余忆年少时能张目对日”,小时候总认为这句话
是作者对于童年快乐生活的向往,现在看来,更多的是一种
对于时光逝去的无力。

“让我在听一句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不知这一句话我还能听多久,希望我一直能听到“你回家了,
我在等你呢”,也希望我一直有家可归。天堂在母亲脚下,
故乡又何尝不是呢。

云雾袅袅处不见前程路,犹忆年少时颊红眼迷离。往
日不可追,白驹过隙难留步。烟柳青,岁岁生,叶落不相归,
行至天涯忘归路。俊才郎,难年少,只盼故人如故,亦如年
少时,使吾笑颜生,不见岁月苦。落笔不知归处,稍叹息,
梦中归故里,吾年少,歌四方,豪情犹在,明朝梦醒何烦忧,
但且去,大梦犹记少年时。

114

珍重

——岁月呼啸而珍重在心,谨以此篇怀念我的母亲

董济昊

“亲人之间何需道珍重,自会彼此珍重”,这句话是母
亲对我说的,一共三次。一次生离,一次重逢,一次永诀。

母亲走的这几年来,我始终不知道不确定到底该用何种
心绪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或是深深的不舍,或是慢慢的
释然,抑或是复杂情感的集合体。这一刻,我坐在桌前望着
旁边正伴着浅浅呼吸睡的安然的妻儿,来怀念我的母亲。

母亲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祖父,是当地有名的知识分
子。早年间战乱饥荒频繁,老人家依着读下的书和还算殷实
的家底办起了私学来教那附近人家孩子念书识字,十里八乡
都尊他一声老先生。这样的条件下,母亲自幼也是读了一些
书的,随后也上起了学。

上世纪六十年代,最高领袖一声号召:"知识青年到农
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瞬时间,成千
上万的城市知识青年间掀起一股上山下乡的热潮,母亲作为
其中一员自然是怀着一腔对伟大领袖的无限热爱准备投身

115

其中的,任随祖父想暗暗挽留也奈何不得。横三道竖三道的
行军背包往肩上一搭便踏上了绿皮火车,即使一火车的年轻
人都不知道这车驶向何方。三天三夜的火车停在了黑龙江的
佳木斯车站。下了车的青年们以为总算到了地方,却被告知
还要转乘卡车。于是,浩浩荡荡的一队大解放载着满满期待
感的青年们沿着土路行进着,起先少年们还可以扯着嗓子喊
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走到了第
二天,谁也没有了开始的激情,只剩下汽车的轰鸣和一路的
尘土飞扬......

终于,他们到了一个叫作友谊的农场下了车,却全都傻
了眼:放眼望去找不到一处可以称作房子的物体,满眼齐腰
高的苇荡和不远处的白桦林,几个女知青兀的滚下来两行泪
跑到一边委屈了起来。也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这群青年人开
始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生活,也从此,踏上了截然不同于以
往那条路上的人生。

时间一久,再有委屈与不满也慢慢现实所消磨。砍倒了
苇荡,伐来了白桦树搭起了一排小木屋,一众人也算在这里
安了家。日子是苦了些,但年轻人在一起是少不了乐趣的。
男孩子们一次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块带皮猪肉,大家商量
了半天便决定一半拿来煮,剩下的腌起来慢慢吃。女孩子们
处理这东西的时候少不了一阵手忙脚乱,一不小心打翻了瓷

116

碗里的猪肉。两个女孩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母亲低低的叹
了口气,俯身捡起了肉拿到水边用一点盐细细的洗了干净。

到这里来的知青,免不了要下地劳作。东北的冬天冷,
地里待不住庄稼,当地叫这“撂荒”。一入春,地里便忙了
起来。在这北大荒,地是不论亩的,而是说“晌”,一晌地
是十五亩。一次母亲她们正在小山上开荒,天突然泼下来一
阵大雨,大家纷纷牢牢摁住头上的草帽往回跑,母亲跑了两
步想起从生产队拿来的锄头还在后面地里,便急忙回去找到
拿在手里。往回路上一不小心被吹掉了帽子,母亲也顾不上
再去捡,等跑回去的时候,头发已紧紧地贴在脸上,顺着淌
下来一道道水柱。

母亲原本身子就虚,被这雨一淋便发起了烧。一烧好几
天不见好后,队长决定让一个当地女知青带着母亲去左近城
里看看病。好不容易看好了病,那位陪着母亲的知青替母亲
向队里多请了几天假,把母亲安排在了她的当地表亲家做几
天休息。到了那亲戚家母亲才发现这家里还住着一位和母亲
一般大的男子,一问才知道,这也是插队来的知青,是当地
小学的教员,孩子们却一股脑忙着的“闹革命”,学校里事
情少,他便经常待在寄住的这户人家里。母亲和她年纪相仿,
又都是来这的知青,两个人没什么事就聊聊天,一来二去也
熟识了起来。

117

碗里的猪肉。两个女孩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母亲低低的叹
了口气,俯身捡起了肉拿到水边用一点盐细细的洗了干净。

到这里来的知青,免不了要下地劳作。东北的冬天冷,
地里待不住庄稼,当地叫这“撂荒”。一入春,地里便忙了
起来。在这北大荒,地是不论亩的,而是说“晌”,一晌地
是十五亩。一次母亲她们正在小山上开荒,天突然泼下来一
阵大雨,大家纷纷牢牢摁住头上的草帽往回跑,母亲跑了两
步想起从生产队拿来的锄头还在后面地里,便急忙回去找到
拿在手里。往回路上一不小心被吹掉了帽子,母亲也顾不上
再去捡,等跑回去的时候,头发已紧紧地贴在脸上,顺着淌
下来一道道水柱。

母亲原本身子就虚,被这雨一淋便发起了烧。一烧好几
天不见好后,队长决定让一个当地女知青带着母亲去左近城
里看看病。好不容易看好了病,那位陪着母亲的知青替母亲
向队里多请了几天假,把母亲安排在了她的当地表亲家做几
天休息。到了那亲戚家母亲才发现这家里还住着一位和母亲
一般大的男子,一问才知道,这也是插队来的知青,是当地
小学的教员,孩子们却一股脑忙着的“闹革命”,学校里事
情少,他便经常待在寄住的这户人家里。母亲和她年纪相仿,
又都是来这的知青,两个人没什么事就聊聊天,一来二去也
熟识了起来。

117

然而,命运善嫉,总在看似要圆满的时刻将你一把推下,
让生活如过山车般跌宕。回城前一天,父亲在办完手续搭车
回来的路上出了事故,连人带车翻到了路边的深沟里。那几
天母亲流干了眼泪,众人怕她一个人经受不住纷纷劝她打掉
腹胎留在农场,但几年的知青生活已经让母亲眉目间多了几
些坚毅。抹去悲痛,母亲对众人说:“既然缘分已续下,便
注定让我独自承担。”于是母亲带着满怀的悲伤,和肚子里
的我,回到了最初离开的那座城。

起初,祖父母也帮衬着我和母亲的日子。老人去世后,
便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母亲被分到了纺织厂,上的是三班
倒,日子过得是难了些,但我从没见过母亲为了生活皱过眉
头,而母亲对我的管教也未曾有一丝的放松。后来厂里的人
看母亲干活卖力细致,给她升了职,我们的日子也好过了些。
考大学时,我果断选了一所本地的大学,为的是每到周末便
可以回家吃上一碗母亲亲手包的馄饨,连那带着淡淡胡椒味
道的汤,到现在给我留下的印象也是那样的清晰深刻。

后来,我获得了公派美国留学的机会,年少的我也想出
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便欣然接受。于是,我又和年轻时的母
亲一样,背起行囊踏上了离家的路。临登机前,看着前来送
别的母亲发间隐隐的白发,我忍不住抱着母亲流下眼泪:“母
亲在家务必珍重自己,照顾好身体。”母亲轻轻拍着我的背:

119

“亲人之间何须可以道珍重,放在心间的人,自会各自珍
重。”

初到国外的日子异乎想象的艰难,我住在学校旁边一个
老社区的一间只有一张床垫和一张桌子的地下室,西雅图多
阴雨天,屋子里总是湿乎乎的还带着一股霉味。换来的美元
在经香港转机时用掉了近一半,手头拮据,我便在上课之余
在餐厅刷盘子赚一些零花钱。每周最开心的事就是在每周一
超市促销活动时买一些临保质期食物和被人挑剩下的水果。
一次暴雨天半夜我刚做完兼职回来入睡,突然感到手碰到了
水一样的东西,一起身发现年久失修的地下室被涌进来了外
面的雨水,床垫已经被泡了一半。我急忙把所有的东西收拾
到高的地方,堵住了缺口把水一点一点的清了出去。收拾完
已是天亮,满肚委屈的我坐在桌边想着给母亲写信向她倾诉,
写了两句却心想实在不愿让母亲挂念,便将信纸揉成了一团
扔进了垃圾桶,起身洗了把脸背起包又往学校走去。

两年的国外求学生活,让我渐渐明白了母亲,明白了在
那样的艰难生活下可以给予一个人旁人所无法拥有的坚韧。
回国之后,我成功找到了一份较稳定的工作,按照一切正常
顺利的生活轨道结婚成家生子。而母亲退休后便忙着照看我
的孩子,从她闲下来时望着窗外的眼神中我看得出,她心里
还有挂念。终于,在离开近四十年后,我带着母亲踏上了那
片充满回忆的土地。那天,天下着雪,我陪着母亲来到坟前,

120

面对着墓碑上父亲模糊的遗像,母亲轻轻用手拂拭,说道:
“久别重逢,已是近四十年。我这里一切都好,请你放心,
有你在心间,我自会珍重。”时光已逝,但母亲眼睛里流露
出的,是一如最初的那份纯情。

我清楚地知道母亲有一天是会离开我的,但是我不愿那
一天的到来。工作之余,我心想母亲操劳一辈子却没有什么
机会散心,便带着母亲一起外出旅游。家里现在还放着一张
母亲在法国埃菲尔铁塔前的留影,一道夕阳余晖映在母亲脸
上,母亲的笑容,是那样的慈祥。那一天还是到来了,母亲
被查出肺癌。几次放疗化疗后母亲开始大量掉头发,她便索
性去找理发师给自己剪成了光头,治疗过程很痛苦,母亲却
从未喊过一声疼痛,我知道,她是为了那句与父亲的承诺。
母亲最后的日子里,我总将母亲揽在怀里陪她翻看过去的相
册,她轻声和我说:“我此番去,便是永诀。你要谨记,亲
人之间不会刻意道珍重的,自会彼此珍重。”一个月后,母
亲在我怀里安然的离开了,我带着母亲走前和我说的话,将
她和父亲葬在了一起,完成了他们的这次重逢。

写到这里,外面天已蒙蒙发亮,母亲的脸庞又浮现的我
面前,我轻声说:“母亲放心,有你在心间,我自会珍重。”

生命是一场轮回,有人离开有人回来有人开心有人失落
却始终走不出一个圆,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会和母亲重逢,而
在这之前,我们自会彼此珍重。

121

栀子花开

柏书铭

从前往后数,是四十片早已泛黄但却芳香犹存的栀子花
瓣。

从后往前数,还是四十片芳香犹存但是早已泛黄的栀子
花瓣。

祖母家住乡间,屋内家具简陋。唯一让人欢喜的,也只
有那终日沁人心脾的栀子花了——那是祖父的挚爱,祖母就
这样清贫了一生,却也知足,从不听她抱怨什么。

祖母端张旧板凳静静地守在祖父床边,祖父安详地躺着。
旁边儿瓣栀子花散发出袅袅的 香味。阳光洒进屋子,在墙
上斑驳成金黄的倒影,画面开始呈现电影的昏黄。

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一个午后,阳光如往常一样暖人心意。
祖父和祖母外出工作。街道的 栀子花开得正盛,香味袅袅,
一切都美得恰到好处。 此,画面戛然而止,一片漆黑让人
措手不及却无法回避。

一辆汽车就那样向祖父祖母疾驰而来,来不及避闪。也
许是出于本能,祖父一把推开了 祖母,自己却倒下了。

路边的栀子花依然飘香。
祖父保住了性命,但却成了高位截瘫,下半生怕是下不
了床了。祖母哭成了泪人,祖父 只是微微笑:“你没事,我

122

也就知足了。”
从那以后,祖母寸步不离地守着祖父,守着爱。她知道

祖父爱栀子花,便在花盛的季节 采摘许多,制成香包挂在
屋内。终日飘香的小屋是他们整个世界,他们也是彼此的全
世界。 似乎只要有那永不褪色的守护与爱,和着洁白无瑕
的栀子花,也就该知足了。

可是时间却不理会这细枝末节,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
祖母老了,身子大不如前。我们 都在提议把祖父送进疗养
院,也许大家都会轻松一些。祖母只是默默摇了摇头,微笑
着看了 看床上的祖父,轻轻捋了捋挂着的香包。

默然无语,栀子飘香,岁月静好。
我分明看到了祖父祖母对视时同时上扬的嘴角。知足的
微笑,像夏日拍打上岸的海潮, 泛着融融日光,仿佛所有
来自命运的压力都不曾降临。
是的,美好不会疲惫,等待不会累。即使一条旧板凳颠
覆了祖母的一生,一个下意识的 动作改变了祖父的一生,
他们的爱终不会被时光泯灭。在彼此的爱里知足,在终日飘
香的栀 子花中知足。
从前往后数,是四十个动人的春秋。
从后往前数,还是四十个动人的春秋。

123

重拾传统的厚重

朱周熠

“我层层叠叠厚重的梦,撞碎在你出现的那个下午,那
以后的梦里,都是在临摹你的样子。”诗人顾奈曾说过这样
一句话。

人,一如窗外徘徊的帘燕,聆听过往的回音,即便早已
脱离了南飞的队伍,也终不曾舍得下远去的风景。人总是渴
望先进,期盼成长,在疾行中忘却了传统与精髓。身体已然
成了一具空壳,行走的途中,你早已抛弃了源头。是谁,在
无形中尘封了你的初心?又是谁,在黑暗中悄悄将传统埋
葬?

“你是谁,读者,百年后读着我的诗?”一位裹着白布、
身着素衣的老者向我走来,略带褶皱的脸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无法带给你百年的金霞,只因它穿越不了时代的屏障,
它还是输给了时代发展的风力,而我也只是凭着记忆追溯到
百年后的今天。”

这位老者,他不仅叫泰戈尔,更是古旧的传承,经典的
回放。

124

重拾传统的厚重

朱周熠

“我层层叠叠厚重的梦,撞碎在你出现的那个下午,那
以后的梦里,都是在临摹你的样子。”诗人顾奈曾说过这样
一句话。

人,一如窗外徘徊的帘燕,聆听过往的回音,即便早已
脱离了南飞的队伍,也终不曾舍得下远去的风景。人总是渴
望先进,期盼成长,在疾行中忘却了传统与精髓。身体已然
成了一具空壳,行走的途中,你早已抛弃了源头。是谁,在
无形中尘封了你的初心?又是谁,在黑暗中悄悄将传统埋
葬?

“你是谁,读者,百年后读着我的诗?”一位裹着白布、
身着素衣的老者向我走来,略带褶皱的脸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无法带给你百年的金霞,只因它穿越不了时代的屏障,
它还是输给了时代发展的风力,而我也只是凭着记忆追溯到
百年后的今天。”

这位老者,他不仅叫泰戈尔,更是古旧的传承,经典的
回放。

124

126

点击阅读翻页书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