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电子书制作,电子书制作,电子杂志制作

云展网——上百万用户在此分享了PDF文档。上传您的PDF转换为3D翻页电子书,自动生成链接和二维码(独立电子书),支持分享到微信及网站!

陈之佛美术教育思想研究11.26x—翻页版预览

上传者:Hh 上传时间:2018-12-07 13:18:37 分享阅读:
Hh 上传于 2018-12-07 13:18:37

陈之佛美术教育思想研究11.26x

陈之佛美术教育思想研究

THE RESEARCH ON ART
EDUCATION IDEAS OF CHEN ZHI FO

林银雅 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




 


前 言 002

第一章 20 世纪初叶中国美术教育思潮概况 006
第一节 近代中国美术教育的兴起和美育观念的确立 008
第二节 主导性的美育思想和美术理念 011

第二章 陈之佛的美育思想 030
第一节 西方美育思想的东渐 031
第二节 陈之佛的美育思想的内涵 036
第三节 陈之佛论美育和德育、智育、体育的关系 039
第四节 陈之佛论情感教育与美术教育 043
第五节 美感教育与美术教育 046

第三章 陈之佛美术教育思想的分期 054
第一节 美术教育思想萌发期 056
第二节 美术教育思想奠基期 058
第三节 美术教育思想的扩展期 065
第四节 美术教育思想的成熟期 072

第五节 美术教育思想的实践期 078

第四章 陈之佛工艺美术教育思想 086
第一节 20 世纪中国工艺美术教育 087
第二节 陈之佛工艺美术思想的来源 091
第三节 对“工艺美术”本质认识的深化 105
第四节 工艺美术创作论“十六字诀” 123

第五章 陈之佛图案教学思想 126
第一节 “图案” 127
第二节 陈之佛的图案教学思想 132

第六章 陈之佛的美术史以及绘画理论研究 142
第一节 陈之佛的美术史研究 143
第二节 陈之佛的绘画理论研究 150

结 语 162

参考文献 166

附 录 陈之佛年表 174



002


 



003

20 世纪百年的中国历史,是中国不断探索救亡图存之路从而发生剧烈社
会变革的历史。在这时代背景下,中国美术特别是中国美术教育方面的不懈探
索和取得的进步,是十分值得研究的重要课题。

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的成长和完善,得益于一大批的美术教育家的出现。
但是,目前学界的研究仅仅集中在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少数几个人身
上,而对于另一些曾经对中国美术教育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美术教育家的研
究则存在不足,特别是对工艺美术领域的美术教育家的研究就更少有人问
津了。

工艺美术 ( 包含设计 ) 教育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改
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蒸蒸日上,美术设计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对
美术设计方面的人才需求也越来越多。工艺美术教育已越来越受到美术界学者
们的重视,研究的领域也逐渐深入到设计史和设计学。

本书力图通过对陈之佛这位中国近现代工艺美术教育家的个案研究,从
一个剖面反映中国近现代工艺美术教育发展的历史。

陈之佛 (1896—1962 年 ) 是近现代中国美术教育史上杰出的美术教育家、
工艺美术家、国画家。他对于中国工艺美术教育的建立起到奠基作用,并且对
它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他一生学贯中西、通晓古今,从教四十余年,教学

004 1 陈之佛原名陈绍本、陈杰,字之伟,1925 年从
日本留学回来后改名为陈之佛。

内容非常广泛,创作研究成就卓著。
陈之佛的美术教育思想大致分成萌发期、奠基期、扩展期、成熟期、实

践期共五个时期。本书首先通过对陈之佛工艺美术教育思想的考察,结合当下
中国艺术设计学的兴起,重新认识陈之佛工艺美术教育思想的重要性。其次,
通过梳理陈之佛的美术史以及绘画方面的研究,特别是他对西方美术史、画论
的研究以及中西美术思想的比较研究,总结出他自己的绘画创作与教学经验相
结合所取得的卓越成果。

本书作者充分运用资料文献,并通过走访其亲属和弟子来获得第一手资
料,对陈之佛的美术教育思想进行综合性的整理、分析、归纳和总结,突出陈
之佛一生对美术教育作出的重大贡献。希望通过研究陈之佛在他所处的时代中
的地位和作用,论证陈之佛美术教育思想的历史贡献和在当今的 21 世纪所具
有的积极意义。



006





美术 20

育 世
思 纪
潮 初
概 叶
况 中


1 比如王国维在《教育世界》上大力介绍西方哲学 007
和美学。同时,陈望道著《美学纲要》《美学概论》,
吕澂著《美学概论》《美学浅说》《现代美学思潮》《西
洋美术史》,范寿康著《美学概论》《艺术之本质》
等美学概论著作为西方美学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了巨
大的推动作用。

19 世纪末,中国在打开了国门之后,西方文化同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
一起涌入中国,西方的规范教育思想模式影响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美术教
育也不例外。

20 世纪初的中国,许多知识分子深刻地反省中国文化,反思致使中国落
后的根源,在这一反思过程中,西方文化理论自然进入中国知识分子的视野,
这就形成了中国知识分子看待问题的新视角和新方法。1

由于外强不断侵入,中国近代历史产生了转折性的变化。在救亡图存的
过程中,伴随着改良运动以及革命运动的进行,中国近代的改革家、革命家们
以西方的政治制度、思想学说为依据,探索中国富强复兴的道路。

中国近代美术教育的主要思潮以及实践都是在这个探索过程中产生的。
由美术教育的兴起和美育观念的确立开始,人们逐渐对美术教育在整个教育体
制中的功能和作用有了新的认识,为近代中国美术理论、思潮和美术教育的产
生提供了可能性,也给中国美术教育家的产生提供了可能性。因此,对于它的
阐述,对研究陈之佛美术教育思想的来源、内核的形成及其作用的机制具有首
要的意义。

008 1 陈学恂主编的《中国近代教育大事记》( 上海教
育出版社,1981 年 ) 中有记载,在这些教育机构所
开设的课程中,已经有了绘画等美术科目。

第一节 近代中国美术教育的兴起和美育观念的确立

1840 年鸦片战争之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侵入中国,随后不断加强在中
国社会中广度和深度上的渗透,中国古老的封建社会结构逐渐解体。在中国社
会结构发生裂变的过程中,中国的传统教育体系愈来愈受到西方近代教育体系
的冲击,从而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其对中国近代教育的变革促进,大致有三个
契机,它们反映出对中国近代教育及其作用的认识与深化过程。与此相适应,
美育作为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与形式也随之发生变化。

由于一再受到外国列强的侵略,清政府中一批精英分子开始谋求富国强
兵之路。中国近代教育的变革是从清政府内部发起、进行的。对于中国教育变
革的影响力来说,应该首推“洋务运动”。清政府在洋务思潮的影响下,开始
模仿西式教育,兴建新式学校,西方近代教育模式也开始影响到中国传统的教
育模式。1862—1864 年清政府分别在北京、上海与广州创办同文馆与方言馆,
培养洋务所需的洋务与翻译人才。同时开展以培养现代军事人才为主的西式教
育,在天津与南京等地开办水师学堂,还派遣留学生出国留学。这些教育模式
的转换,对于传播西方文化,引进包括美育在内的西方教育内容,起到了不可
低估的作用。1

其后,在“维新运动”中,资产阶级改良派大力主张改革旧式教育。在
他们的推动下,清政府废除了科举制度与八股取士的制度,从制度更新上给
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维新派自己兴办的教育场所中,更是体
现了新的主张。1887 年谭嗣同等人在长沙兴办时务学堂。开创伊始,梁启超
便为这所学堂拟定了《学约》十章,即:立志、养心、修身、读书、穷理、
学 文、 乐 群、 摄 生、 经 世、 传 教, 其 中 的 养 心、 经 世 诸 项 就 离 不 开 美 育 的
熏陶。

1《钦定学堂章程》由张百熙发起上报,也称“壬 009
寅学制”。1903 年张之洞、张百熙等又上《奏定学
堂章程》,称为“癸卯学制”,取代“壬寅学制”,
在范围上有了较大的拓展。其框架与思路,与康有
为 1902 年的《大同书》极为相近。这个时期的美
术教育主要受到日本模式的影响。

维新运动为时短暂,但它的影响深远,维新派倡导的改良教育的主张依
然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承。在 1902 年清政府颁布《钦定学堂章程》1,参照日
本教育模式,吸收了西方现代教育的内容,其中包含了美育与艺术教育的内容,
明确规定了在中小学教育中开设图画科目。同年,张之洞奏请设三江师范传习
所,以图画手工为必修课,聘请日本人为教习。后又在这个基础上,1906 年
成立了图画手工科,为中国官方设立的最早的专业美术教育机构。

1906 年,清政府出台了有限的教育改革措施,将“中学为体,西学为
用”的方针实施于教育之中。虽然在道德教育领域内仍然保留有忠君尊孔一
类的规定,但在教育科目中,则引进了西方近代教育的各种内容。在中小学
教学中,除引进物理、化学、外语外,还修习文学、图画、体操一类内容,
涉及德智体美诸方面的内容。虽然这些科目中国古代教育中也有,但是这时
候的内容已是西学范畴为主,知识的价值观已不同于中国传统的教育思维。
在师范院校中,还专门增加了“美学”( 主要是美术 ) 一科,而这基本上是
借鉴西方的美术教育体系与方法。这些做法,都说明了改良派对包括美育在
内的西方教育的兴趣。他们力图用西学来充实与更新中国传统的文化教育,
以培养良好的国民素质,实现他们从教育文化着手,配合政治制度变革的
主张。

后来,维新派的这些改良教育的主张,得到了民间教育机构的响应,其
中影响较大的有蔡元培、蒋观云等发起成立的“中国教育会”,以及罗振玉、
王国维 1901 年创办于上海的《教育世界》杂志,商务印书馆 1909 年创办的《教
育杂志》等。这些教育学会与杂志中心介绍引进西方教育学说与思想,以更新
中国传统的教育观念与机制,内容广泛,涉及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职业教育
等方面,其中自然也涉及美育问题。

从“洋务运动”时期到“维新运动”,中国对西方现代教育制度和内容

010 1 蔡元培 :《对干教育方针之意见》,《蔡元培美
学文选》,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3 年版,第 5 页。
2 从 1912 年 11 月刘海粟创立上海图画院以后的
不到十年间,中国当代绝大部分美术院校的前身均
已建立。
3 袁济喜 :《传统美育与当代人格》,北京文学出
版社 2002 年版,第 371—372 页。

的认识和实践尚处在探索、尝试和模仿的阶段,所以对于美育及其作用的认识
还不十分深入,在贯彻上也多掣肘于旧体制,但这却是发韧之机。

1911 年的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教育向西式教育紧密靠拢的最重要的契
机,它使得中国近代教育进入了新的阶段。孙中山领导的南京临时政府大力推
行教育改革,美育事业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各地纷纷成立教育会,出版了一批
教育改革的刊物。1912 年 3 月,袁世凯窃取革命成果后,蔡元培留任袁世凯
北京政府的教育总长,他推崇美育的教育方针仍然得到了施行。

1912 年 9 月,蔡元培主持颁发了《教育宗旨令》:“兹定教育宗旨,特
公布之,此令。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教育、军民教育辅之,理以美感教育完
成其德。中华民国元年九月初二部令第二号。”

这是中国教育史上首次将美育写进国家的教育方针,是蔡元培留给中国
教育与文化史的不朽贡献。对此法令蔡元培还专门加以说明与发挥:“五者,
皆今日之教育不可偏废者也。军国民主义,实利主义,德育主义三者,为隶属
于政治之教育 ( 吾国古代道德教育,则间有兼涉世界观者,当分别论之 )。世
界观、美育主义二者,为超轶政治之教育。”1 蔡元培特别强调美育与世界观
教育是超越政治与功利的国民素质与人格之教育,这就使得美育具有了培养人
格的宽泛蕴涵,展现了一代伟人的宽阔襟怀。中国美术教育也从这个时候开始
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2

“五四”新文化思潮影响下,提出“养成共和国健全人格”的教育目标,
其内容有四项:(1)私德为立身之本,公德为服役国家社会之本;(2)人
生所必须之知识、技能;(3)强健活泼之体格;(4)优美和乐之感情。很
显然,其中第四项是美育的任务与目标。3

从此,中国基本上确立了以德育、智育、体育、美育为内容的全面发展
的教育观,中国美术教育基本获得了健康发展的条件。

1 这里主要选择了与陈之佛个案研究发生影响关系 011
的代表观念。

2 王国维:《论教育之宗旨》,《教育世界》56 号,
1903 年 8 月。

3 吴世常编:《美学资料集》,河南人民出版社
1983 年版,第 473—474 页。

第二节 主导性的美育思想和美术理念

中国美育观念的确立,除了政治变革的原因外,还与关注中国教育发展
的人文学者、教育家、美术家们的探索密不可分。他们所确立的观念,主导了
20 世纪上半叶在美术教育领域内的思维倾向。1

一、美育代宗教

王国维

要研究中国近代的美育思想,不能不首先提到王国维。王国维是中国近
代自觉输入西方美学思想,并使中国传统的美育思想带上近代色彩的第一位美
学家。

他以康德和叔本华的学说为出发点,认为人的精神层面中的“知力”“感
情”“意志”三个方面,最理想的境界是“真”“善”“美”,而“欲达此理想,
于是教育之事起”。2 提出要以智育、德育和美育来形成完整的、对人的教育。

王国维在《论小学校唱歌科之材料》一文中,对美育的性质、作用有很精
辟的论述。他认为美育的“第一目的”在于对人进行情感教育 (“调和其感情”),
提高其审美能力 (“练习其聪明器官及发声器”)。同时,它也是智育、德育 (“陶
冶其意志”) 的重要手段,王国维认为这是“第二目的”。不能让美育沦为德
育的“奴隶”,如果“以干燥拙劣之辞述道德之教训”,不注意美育自身的特性,
那就只能是“善”与“美”两败俱伤,“恐第二目的未达而失其第一之目的
矣”。3 他认为美是超功利的。“盖人心之动,无不束缚于一己之利害,独美

012 1 王国维:《论教育之宗旨》,《教育世界》56 号,
1903 年 8 月。
2 同上。

之为物,使人忘一己之利害,而人高尚纯粹之域。此最纯粹之快乐也。”1 既
然美能够净化人生,使人从一己利害中摆脱出来,那么美也就具有了相应的美
育价值。这种价值的意义就在于通过一定的教育手段与渠道,达到自我体认与
愉快的升华。这种纯粹之快乐,其特点就是情感上的慰藉,它既无须受客观必
然性的制约,又无须受自我欲念的节制,而是完全的自由。

王国维还首倡“以美术代宗教”。1906 年,王国维在《去毒篇》中明确提出:
“美术者,上流社会之宗教也。彼等苦痛之感无以异于下流社会,而空虚之感
则又过之。此等情感上之疾病,固非干燥的科学与严肃的道德之所能疗也。感
情上之疾病,非以感情治之不可。必使其闲暇之时心有所寄,而后能得以自遣。
夫人之心力,不免于此则寄于彼;不寄于高尚之嗜好,则卑劣之嗜好所不能免
矣。而雕刻、绘画、音乐、文学等,彼等果有解之之能力,则所以慰藉彼者,
世固无以过之。何则?吾人对宗教之兴味,存于未来,而对美术之兴味,存于
现在。故宗教之慰藉,理想的,而美术之慰藉,现实的也。而美术之慰藉中,
尤以文学为大。”美育是必须要产生现实教化的,并非为了宗教的目的,而是
为了弥补情感的空虚,医治心灵的缺失。

所以一个完整的教育,如果德智美“三者并行而得渐达真善美之理想,
又加以身体之训练,斯得为完全之人物,而教育之能事毕矣”2。

这些思想不但在当时可谓极有见地,就是在今天看来也是科学的,特别
是他把美育和德智体三育相提并论,这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是极具智慧性的观
念。王国维的美育学说,关注国民精神的深层次的问题,从人性的结构与弱点
方面去分析论证美育的作用与特点。虽然他认为美是超功利的,但是他对美育
的认识却是现实的,并将它与宗教的作用相区别。

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王国维是比较系统提出美育思想和主张的先驱,
写过许多教育、美育的文章,并第一个提出将美术列入教育方针,为近代中国

013

教育走上正轨作了理论上的探索。他的理论与蔡元培相比,在利用美育改造国
民性、塑造理想的人格方面,更加深入到了人性的内在结构,提出了许多建立
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启悟性的思想。

蔡元培

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系统提出美育理论的学者是蔡元培。蔡元培的美
学思想给予艺术教育界以最重大的影响,他对中国美术教育做了大量开拓性
工作。

1912 年,蔡元培就任教育总长,发表《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从 1912
年蔡元培担任教育总长后开始,他就将美育纳入到教育之中,提高美育在教育
中的地位。

《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可以看成是蔡元培就任教育总长后的施政纲领
和他推行新的教育体系和观念的思想方针。在这个方针中,他认为要补满清教
育之不足,就要将世界观和美育纳入现代教育体系之中,从而对中国现代教育
和美育事业产生极大影响。

蔡元培在《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一文中,就把美育列为国民教育的五项
宗旨之一,后来又提出“行人道主义之教育,必有资于科学及美术”。他认为“科
学美术,同为新教育之要纲”并主持全国临时教育会议改革学制,修订课程。
被称为“壬子癸丑学制”的新教育体制使清末的学堂制改变成为民国的学校制,
欧美教育体制的影响取代了日本体制的影响。

蔡元培重视美术教育,希望通过美术教育来发展中国社会。1917 年,受

014 1 《美学资料集》,第 473—474 页。

德国的特别是康德的哲学和美学的影响,蔡元培发表《以美育代宗教说》,其
内容大致如下:

人的精神上的作用分为三种:知 ( 知识 )、意 ( 意志 )、情 ( 情感 )。从前 ( 文
艺复兴以前 ) 宗教兼负担了三者的职能:代以回答知识的问题,如世界的产生;
代行意志的作用,如提倡利他主义;代行情感的作用,如为了诱人信仰,增强
宗教的魅力,借用人们爱美之心而施展美术。后来,因为社会发展进步,知、情、
意三者分化,皆理学主管,而与宗教关系最密切的情感,即美感,也渐渐脱离
宗教而独立成为美学。美分为优美和壮美,它本身是普遍的、自由的、进步的、
普及的,故只能以美育代宗教而不能是相反。过去把教育托于宗教,内含德、
智、体、美育。例如讲上帝创世的故事是智育,宣传劝恶从善是德育,做礼拜、
静坐、巡游是体育,介入的文艺形式是美育。这个观点标志着中国的教育告别
了宗教和儒学统治的时代进入了自己的现代时程。

蔡元培又将自己的新式美育方针总结为德育、智育、体育、美育四个方面。
他说普遍教育的宗旨,一是养成健全的人格,二是发展共和的精神。“所谓健
全的人格,内分四育,即:( 一 ) 体育、( 二 ) 智育、( 三 ) 德育、( 四 ) 美育。”1
而关于美术教育之方针,他主张努力学习西方“重创造,重发展‘个性’之长视”,
一如其学术上“兼容并包”的宽容态度。

1918 年中国第一所国立美术学校——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成立,蔡元培给
予了极大的关注。1919 年他发表题为《文化运动不要忘了美育》的文章,指
出“现在文化运动,已经由欧美各国传到中国了。解放呵 ! 创造呵 ! 新思潮呵 !
新生活呵 ! 在各种周报日报上,已经数见不鲜了。但文化不是简单,是复杂的。
运动不是空谈,是要实行的。要透彻复杂的真相,应研究科学。要鼓励实行的
兴会,应利用美术”。在一个进步的国家里,既要实行科学教育,尤要普及美
术教育。因此蔡元培诚挚地发出“我很希望致力文化运动诸君,不要忘了美育”。

1《筹备国立艺术大学之提案》,1927 年 12 月。 015

蔡元培对社会美育的设想,“以市乡为立足点”,统一规划街道布置、公共建
筑和设备、公共雕塑艺术品的陈列,此外建议设习艺所、美术院、历史博物院、
美术展览会、音乐院、出版物检查所、公立剧院和影戏院、公墓等。“要之,
美育之道。不达到市乡悉为美化,则虽学校、家庭尽力推行,而其所受环境之
恶影响,终为阻力,故不可不以美化市乡为最重要之工作也。”强调美术教育
应当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认为“美术”包括建筑、绘画、雕塑、
工艺美术等诸多门类,普及美术教育必须开设“美术工艺学校”。1927 年蔡
元培担任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积极倡议设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和国立艺术院。
他主持的国民政府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筹备国立艺术大
学之提案》,提出“美育为近代教育之骨干。美育之实施,直以艺术为教育,
培养美的创造及鉴赏知识,而普及于社会”1。提案预定国立艺术大学由国画
院、西画院、雕塑院、建筑院和工艺美术院组成。次年国立艺术院成立,蔡元
培兼任院长,后改由林风眠任院长。1928 年,大学院召集全国教育会议,蔡
元培致开会辞,提出三项教育方针,其三为“提起全国人民对于艺术的兴趣。
以养成高尚、纯洁、舍己为群之思想”。蔡元培的这些思想和对艺术教育的倡导,
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现代的艺术教育。

1931 年蔡元培在和《时代画报》记者的谈话中,还表示特别希望画报在
刊登美术稿件时,“能多征集些工艺美术的材料”。蔡元培重视美术和设计,
强调美术和设计并重。提倡美术和设计综合教育的思想,影响了 20 世纪前期
中国的美术教育和艺术设计教育。上海美专创设伊始即宣布:“我们要发展东
方个有的艺术……研究西方艺术的精英。”国立艺术院的宗旨是:“介绍西洋
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这被蔡元培认为“其
合于吾国现代艺术教育之旨趣”。他在《史太师埠中国美术展览会目录》序中说,
“一个民族之文化,能常有所贡献于世界者,必具有两条件:第一,以固有之

016 1 郎绍君 :《论中国现代美术》,江苏美术出版社
1988 年版 , 第 13 页。

文化为基础;第二,能吸收他民族之文化以为滋养料”1。这些主张,实际上
都成为民国时期各种美术学校的基本办学思想。

鲁迅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与现代文化最伟大的开拓者与贡献者之一。他从辛
亥革命初期到“五四”运动时期,直至去世,在其一生从事的文化事业中,一
直倡导以文艺改造国民性,批判封建文化。

从美育的施行来说,鲁迅一贯重视并大力倡导美育。虽然弃医从文,但是
其对科学的作用与局限有较为深刻的认识。在他看来,科学可以促进人类的发
展与社会的进步,但是如果将它的作用夸张过分,也会扼杀人性。他在 1908
年写的《科学史教篇》中指出:“盖使举世惟知识之崇,人生必大归于枯寂,
如此既久,则美上之感情淳,明敏之思想失,所谓科学,亦同趣于无有矣。”
他强调科学的作用如果被人们推举到极端的地位,不但会泯灭人类的精神文
化,而且也会使自身走向反面。人们除了需要牛顿、波尔之外,还需要莎士比亚、
拉斐尔、贝多芬,“凡此者,皆所以致人性之全,不使之偏倚,因此见今日之
文明者也”。

1912 年,鲁迅应蔡元培的邀请,到南京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教育部担任
社会教育司第二科科长,主管图书馆、博物馆和美术教育。蔡元培十分赏识鲁
迅的美术学问,请他设计过北京大学的学生徽章和校旗。主管美术方面的工作,
这使得鲁迅有机会涉足美术建设事业。鲁迅 1913 年在《教育部编纂处月刊》

017

发表的《拟播布美术意见书》,应该是受到蔡元培的影响而为教育部所拟的官
方公文,其中也反映了鲁迅对于美育的一些个人意见。

在文中,他谈到四个问题:
第一,何为美术。 提出美术区别于技艺的特征。“美术为词,中国古所不
道,此之所用,译自英之爱忒 (art or fine art)。爱忒云者,原出希腊,其谊
为艺,是有九神,失民所祈,以冀工巧之具足,亦犹华士工师无不有崇祀拜祷矣。
顾在今兹,则词中函有美丽之意,凡是者不当以美求称。”他说:“美术云者,
即用思理以美化天物之谓。”他认为美术有三个要素:“一曰天物,二曰思理,
三曰美化。缘美术必有此三要素,故与他物之界域极严。”
第二,美术之类别。提出几种分类法:静美术 ( 雕塑、绘画 ) 和动美术 ( 音
乐、文章 );目之美术 ( 绘画、雕塑 )、耳之美术 ( 音乐 ) 和心之美术 ( 文章 );
形之美术 ( 绘画、雕塑、建筑 ) 和声之美术 ( 音乐,文章 );模拟美术 ( 雕刻、
绘画、诗歌 ) 和独造美术 ( 建筑、音乐 );致用美术 ( 建筑 ) 和非致用美术 ( 雕刻、
绘画、文章、音乐 )。
第三,美术之目的与致用。他认为美术于人生有三大用途:表现文化、
辅翼道德、救援经济。尤其是救援经济一条,涉及了工业产品的设计、包装等
实质问题,实际上是有助于工艺美术教育的发展的。
第四,播布美术之方。他认为美术是用形象来描绘天物即自然外物,其中
融入了思理与美化的因素,也就是说,鲁迅认为美术所以能产生感染人与教育
人的作用,是因为其中有真善美的因素在内。在画家创作中,必然注入了他对
表现对象的美的评价,“倘其无思,即无美术。然所见天物,非必圆满,华或
槁谢,林或荒秽,再理之际,当加改造,稗其得宜,是曰美化,倘其无是,亦
非美术”。正因为有这诸种因素的注入,所以美术作品能够经过接受者的欣赏
并对社会产生积极的作用,鲁迅认为,美术教育可以有三方面的功能:一是“表

018 1 何志汉:《鲁迅教育思想浅探》,四川教育出版
社 1987 年版,第 197—205 页。

现文化”,二是“辅翼道德”,三是“救援经济”。从这些观点来看,鲁迅当
时倡导美术,也是从实用的角度去考虑的,这与蔡元培的思路大体上是一致的。

1915 年,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编辑出版了《全国儿童艺术展览会纪要》一
书,书内收有《儿童艺术展览会旨趣书》一文。据鲁迅研究专家唐弢考证,此
文系鲁迅所作。该文十分强调艺术的教育作用,认为“儿童之精神”应具有“德
与智与美三者”,艺术能使儿童“观察渐密,见解渐确,知识渐进,美感渐高”。
而在中国近代却有一次公然删除美育的事件。北洋军阀政府在蔡元培辞去教育
总长职务后,于 1912 年 7 月 12 日召开“临时教育会议”,决议“删除美育”。
鲁迅对此在日记里忿然写道:“闻临时教育会议,竟删美育,此种豚犬,可怜
可怜。”

他对当时各国的教育现状是不满的,他在 1925 年 3 月 18 日给许广平的
信中就感叹:“现在的所谓教育,世界上无论哪一国,其实都不过是制造许多
适应环境的机器的方法罢了,要恰如其分,发展各自的个性,时候还未到来,
也料不定将来空间可有这样的时候。”1 鲁迅认为,这种制造适应环境的机器
的教育方法,绝不是理想的教育方式。他追求的是发展个性、舒扬人格的理想
教育模式,但是在当时他又感到这种理想的迷茫。可见,鲁迅一直就从人性的
全面发展、人格的健康成长来看待教育问题了,他认为美育是尊重个性、使人
得到全面发展的教育方式,在这方面他赞同蔡元培的美育观。

鲁迅对为什么要传播美术(艺术)也作了说明:“美术之用,大者既得三事,
而本有之目的,又在与人以享乐,则实践此目的之方术,自必在于播布。播布
云者,谓不更幽秘,而传诸人间,使与国人耳目接,以发美术之真谛,起国人
之美感。更以冀美术家之出世也。”鲁迅对美术的本质和作用进行把握,探讨
实践美术作用的方法,使美术传诸人间,使国人接触美术,培养大众的美感,
弘发美术的真谛和培养新的美术家。

1 俞玉滋主编 :《中国近现代美育论文选(1840— 019
1949)》,上海教育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30—33 页。

他从三方面提出传播美术的意见。
其一是“建设事业”,建立中央和地方美术馆,陈列“国有之美术品”。
开美术展览会,展出个人所藏或美术家新创造出来的美术作品。此外还包括建
立剧场、音乐厅和成立文艺研究会等,鲁迅提出的这些意见,都是文化艺术建
设中的基本条件,是非常重要的。
其二是“保存事业”,包括保存著名之建筑、碑碣、壁画及造像、林野 ( 自
然风景 )。
其三是“研究事业”,包括建立中国古乐研究会,使中国古乐不要中断。
此 外 建 立 国 民 文 术( 民 间 文 学) 研 究 会, 整 理 各 地 歌 谣、 俚 谚、 传 说、 童
话等。
鲁迅关于播布艺术的种种方法在 20 世纪初就提出了,涉及方面广泛。从
建立美术馆、音乐厅、剧场到自然风景的保护,从对古代雕塑、绘画的保存到
对民间艺术的整理,可以说是全方位的。1 鲁迅在中山大学任教时就直接从事
艺术教育的组织与实施工作。到了上海之后,鲁迅不再担任教职,但仍然为青
年举办过木刻艺术讲习班。他晚年时关注青年人的美术事业与文学事业,鼓励
青年将美术和文学事业与改造中国、振兴民族精神结合起来,他致力于用文学
与美育来改造国民性,塑造新型的国民人格。鲁迅关于民族传统的艺术思想,
可以说是鲁迅美术思想的核心。

二、中国绘画“改良说”与“革命论”

清末民初,在文化界曾具有巨大影响的维新派思想家康有为和梁启超颇
为关心美术,是中国近代美术教育先驱式的人物。在维新运动时期,他们依据
自己的改良思想提出了美术教育观,对近代中国美术教育的形成有着重大的影

020 1 范扬 :《关于徐悲鸿美术教育思想的形成》,《中
国美术教育》(增刊)1995 年,第 51 页。

响。后来,同时在新文化运动前后他们也以改良思想为基础,提出了自己的美
术观念,对中国美术教育和美术思潮同样影响巨大。

康有为

康有为维新挫败后退出政坛,辛亥革命后他已成为清朝遗民,晚年定居
上海。由于他在政坛和学术界曾经有过巨大的影响,而且又是著名书家,力倡
碑学,同时还是一位书画收藏家,对近代中国美术的发展具有很深刻的影响力。

康有为在上海定居期间与徐悲鸿、刘海粟、吴昌硕、蔡元培等热心美术
事业的人士都有往来,其中他对徐悲鸿的影响很大。1915 年,徐悲鸿在上海
哈同花园仓圣明智大学作画任教时期拜康有为为师,这是徐悲鸿艺术生涯中
一个重要里程碑。自此以后,徐悲鸿登堂入室,绘画精进,书法亦极大进境,
康有为关于中国画改革的见解决定性地影响了徐悲鸿的艺术成长并直接反映
到徐悲鸿的教育思想中。1

1917 年在《万木草堂藏画目》中,康有为提出了中国绘画“衰败极矣”
的论点。他主张:“以复古为更新”。所谓“复古”是要复宋代院画之“古”
以更新元代以来文人写意画的一统天下。他认为中国近世画学所以衰败,是因
为文人画“率皆简率荒略,而以气韵自矜”,不能“尽万物之性,专贵士之气
为写画正宗,岂不谬哉?今特矫正之:以形神为主而不取写意,以着色界画为
正而以墨笔粗简者为别派。士气固可贵,而以院体为画正法,庶求五百年来偏
谬之画论,而中国之画乃可医而有进取也”。他主张吸取西画描写之工,兼容

1 陈传席:《中国绘画美学史》,人民美术出版社 021
2000 年版,第 569 页。

2 梁启超先后上海美专等地作过《美术与人生》《美
术与科学》《达·芬奇的生平和艺术成就》等专题
讲演。有的刊于《晨报副刊》上。《论中国现代美术》
第 17—18 页。

3 葛懋春、蒋俊选编 :《梁启超哲学思想论文选》,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4 年版,第 37 页。

中西。他在欧洲之行中见到了许多西方写实绘画与雕刻,感触良深,指出“中
国画至国朝而衰弊极矣。岂止衰弊,至今郡邑无闻画人者,其遗余二三名宿,
摹写四王、二石之糟粕,枯笔数笔,味同嚼蜡,岂复能传后,以与今欧美日本
竞且胜哉”1。他预言中国画改革趋势必为“合中西画而为画学新纪元”。显然,
他对中西艺术的看法和他变法改良的政治主张是一致的。这确乎是对中国绘画
的发展趋势的预言,后来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

梁启超

梁 启 超 比 康 有 为 更 多 地 接 触 了 西 方 美 学 思 想, 他 直 接 论 画 家、 作 品 的
文字虽不多见,但在 20 年代曾多次发表关于美术的演讲,也造成了一定影
响。2 他在创办报刊的活动中,重视宣传舆论的作用与意义。梁启超在对国民
性进行考察与研究之后,深感要改变中国的现状,不是仅依靠革命就能奏效的,
还要从教育国民、提高国民素质角度入手。他在流亡日本期间所写的一篇文章
中,深有感触地说:“求文明而从形质入,如行死巷,处处遇窒碍,而更无他
路可以别通,其势必不能达其目的,至尽弃其前功而后已。求文明而入精神,
如导大川,一清其源,则千里直泻,沛然莫之能御也。”3 如何呢?梁启超认为,
文学与艺术是从精神改造入手、提高国人素质一个重要的途径,因此他倡导“小
说革命”与“诗界革命”,主张通过美育以启发国民的灵魂,提高国民的素质。
这种主张没有超出他的改良思想的限制。

梁启超的美育思想,主要是将人的情感培育作为一个关纽。他说:“情

022 1 梁启超 :《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饮
冰室合集》文集第 4 册,中华书局 1989 年版,第
71—72 页。

2 同上,第 71 页。

3 同上,第 71 页。

4 同上,第 72 页。

5 梁启超:《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饮冰室合集》
文集第 5 册,中华书局 1989 年版,第 12 页。

6 同上,第 13 页。

感教育的目的,不外将情感善的美的方面尽量发挥,把那恶的丑的方面逐渐压
伏淘汰下去。这种功夫做得一分,便是人类一分的进步。”1 他还这样认为:
“天下最神圣的莫过于情感。用理解来引导人,顶多能叫人知道那件事应该做,
那件事怎样做法,却是被引导的人到底去做不去做,没有什么关系,有时所知
的越发多,所做的倒越发少。用情感来激发人,好像磁力吸铁一般,有多大分
量的磁,便引多大分量的铁,丝毫容不得躲闪。所以情感这样东西,可以说是
一种催眠术,是人类一切创作的原动力。”2

所以,他认为:“情感的性质是本能的,能引入到超本能的境界;情感
的性质是现在的,但他的力量,能引入到超现实的境界。我们想入到生命之奥,
把我的思想行为和我的生命迸合为一,把我的生命和宇宙和众生迸合为一,除
却通过情感受,别无他路。所以情感是宇宙间一种大秘密。”3 但是,他又指
出:“情感的作用固然是神圣,但它的本质不能说它都是善的都是美的。它也
有很恶的方面,也有很丑的方面。它是盲目的到处乱碰乱迸,好起来好得可爱,
坏起来也坏得可怕,所以古来大宗教家、大教育家,都最重情感的陶养。老实说,
是把情感教育放在第一位。”所以他又说:“情感教育最大的利器,就是艺术。
音乐、美术、文学这三件法宝,把‘情感秘密’的钥匙都掌住了。”4 很明显,
梁启超已经很明确地认识到了艺术与情感培育之间的密切关系,实际上也就是
重视艺术的教育与功利价值,当然,他也就不同意所谓为艺术而艺术的美学观。

梁启超论美育时还涉及情感教育中的审美趣味范畴,他还从这一点上看
到趣味与生活之间的关系。趣味集中地表现出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文化教养、
道德水平与情感方式。梁启超在《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中说:“假如有人问
我,你最信仰的是什么主义?我便答道,我最信仰的是趣味主义。有人问我,
你的人生观拿什么做根柢?我便答道拿趣味做根柢。”5 什么是趣味呢?梁启
超回答道:“趣味是生活的源泉。趣味干竭,活动便跟随着停止。”6 梁启超

1《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第 13 页。 023

2《中国近现代美育论文选(1840—1949)》,第
147 页。

3 同上。

4 同上。

论生活趣味则充满着生活的乐趣,他认为趣味本身就是生活的动力,而不是生
活痛苦的转化。所以他又说:“趣味是生活的原动力。趣味失掉,生活便成了
无意义。”1 将趣味与生活挂钩,意味着梁启超除了强调培养高尚的趣味之外,
还将美术教育的思想引导到生活上去。“我确信美是人类生活一要素,或者还
是各种要素中之最要者,倘若在生活中把美的成分抽出,恐怕便活得不自在,
甚至活不成。”2 也就是说,美育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于生活需要,而不是脱离
生活需要。

既然美育对于一个人趣味的培养与升华起着至关紧要的作用,那么就要
强调趣味的培养。在《美术与生活》一文中,梁启超说:“审美本能,是我
们人人都有的。但感觉器官不常用或不会用。久而久之,麻木了。一人麻木,
那人成了没趣的人,一民族麻木,那民族便成了没趣的民族。美术的功用,在
把这种麻木状态恢复过来,令没趣变成有趣。”3 美育在梁启超看来,具有激
活民族力量与人格力量的向上作用,其意义是绝对不可低估的。

梁启超认为,生活趣味,亦即人的审美能力与生活的原创力,是每个人
都有的。“但因各人感觉机关用得熟与不熟,以及外界帮助引起的机会有无多
少,于是趣味享受之程度,生出无量差别。感觉器官敏则趣味增,感觉器官钝
则趣味减;诱发机缘多则趣味强,诱发机缘少则趣味弱。专从事诱发以刺激各
人器官不使钝的有三种:一是文学;二是音乐;三是美术。”4 他强调人的审
美能力的培养既要靠自己的先天器官与能力,同时也依赖于人的后来的教育,
即诱发的作用。

梁启超所强调情感教育以及“趣味说”的实质就是讲的美育。他和蔡的
观点一致,都把情感教育作为自己美育思想的核心,充分肯定了情感教育对“移
入”的突出作用,并且都把美术教育纳入了实现美育的范畴,并且把它作为实
现美育的重要途径和手段。

024 1《中国近现代美育论文选(1840—1949)》,第
147 页。
2《论中国现代美术》,第 18 页。

梁启超的美术观点也与他的政治观念相吻合,所以推崇的基本上也是文
艺复兴传统。他在北京美术学校做的讲演《美术与科学》中,看到西方的重商
主义和写实的再现艺术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关系,而指出科学与艺术都以自然为
研究对象,表达出科学与艺术结合的价值取向。梁启超说:“美术中最主要的
一派,是描写自然之美,常常把我们所曾经赏会或像是曾经赏会的都复现出来。
我们过去赏会的影子印在脑中,看一回便复现一回,这画存在,我的趣味便
永远存在。不惟如此,还有许多我们从前不注意、赏会不出的,他都写出来,
指导我们赏会的路。我们多看几次,便懂得赏会方法,往后碰着种种美境,我
们也增加许多赏会资料了。”1

在梁启超看来,科学化的美术和美术化的科学有利于促进科学发达,科
学的发达推动了工商业和军事的发展,由此可以带来国家的强大。1922 年,
在北京美术学校讲演的《美术与科学》上说“常常提起精神,把自己的观察力
养得十分致密十分猛烈十分深刻;并把自己的体验得来的观察方法,传与其人,
令一般人都能领会,都能应用”。“令美术和别的学问可以相沟通,相俊发。
我希望中国将来有‘科学化的美术’,有‘美术化的科学’。”这个倡导,
将导致对西方写实技巧的学习和引入,成为当时改良中国绘画的方剂。此外,
对于和科学相关艺术学科,比如说美术工艺的发展也有启示作用。

梁启超对真美合而为一的看法,在 20 世纪 20 年代前期的情况下,能号
召人们以自然为本源,以真为美术的起点和标准,就具有意义。这种面向真与
自然的主张恰好是对他的老师康有为主张的一个补充——学习西方写实画法或
复兴宋代院体画法,都需以真实自然为源。这种主张与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
如陈独秀等人,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2 他们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了革命说。

1 范 扬 :《 关 于 徐 悲 鸿 美 术 教 育 思 想 的 形 成》, 025
王震编:《徐悲鸿的艺术世界》,上海书画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360 页。

2 徐悲鸿:《中国画改良论》,《绘学杂志》第一期,
1920 年 6 月;《中国绘画美学史》,第 575、577 页。

3 同上,第 577 页。

4 同上,第 577、578 页。

5 同上,第 580 页。

徐悲鸿

徐悲鸿青年时得康有为的帮助与指导,美术教育思想自然受其影响 1,同
时他与蔡元培交往颇密,应该说蔡元培的观念对他来说也根植在心。

1920 年,徐悲鸿在《绘学杂志》上发表了《中国画改良论》一文,开篇说:
“中国画学之颓败,至今已极矣。凡世界文明理无退化,独中国之画在今日,
比二十年前退五十步……千年前八百步。民族之不振可慨也夫。夫何故而使画
学如此颓坏耶?曰:惟守旧;曰:惟失其学术独立之地位……”2 徐悲鸿对于
中国画学现状之感叹,和康有为、陈独秀的出发点如出一辙,不过他在态度上,
采取了“改良”的态度,没有陈独秀那么极端。他们猛烈批判的是近世的绘画
状况,但徐悲鸿是美术家,他对中国画改良的方略还是比较清醒的。“古法佳者,
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3

由于艺术独立成为一门专门的学科,所以应当有研究精神和使命感。他
在“改良之方法”一节中写道:

“画之目的,曰:惟妙惟肖,妙属于美,肖属于艺,故作物必须凭实写,
乃能惟肖。待心手相应之时,或无须凭实写,而下笔未尝违背真实景象,易以
浑和生动逸雅之神致,而构成造化偶然一现之新景象,乃至惟妙。然肖或不
妙,未有妙而不肖也。妙之不肖者,乃至肖也。故妙之肖为尤难。故学画者,
宜摒弃抄袭古人之恶习 ( 非谓尽弃其法 ),一一案现世已发明之术。形有不尽,
色有不尽,态有不尽,趣有不尽,均深究之。”4

徐悲鸿的“惟妙惟肖”将写实主义与“精确”“精密”连在了一起。他说:
“科学之天才在精确,艺术之天才亦然。艺术中之韵趣,一若科学中之推论,
宣真理之微妙,但不精确,则情感浮泛,彼此无以沟通。”“艺术之出发点,
首在精必观察一切物象,求得其正,此其首要也。”5“能精于形象,自不难

026 1 徐悲鸿 :《当前中国之艺术问题》, 天津《益世报》1947 年 11 月 28 日。
2 冯法祀 :《徐悲鸿素描集序》, 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 2003 年版。

3 徐悲鸿 :《在中华艺术大学的讲演辞》(1926 年 2 月 ),上海《申报》1926 年 4 月 5 日。

4 1947 年 10 月,徐悲鸿在北平记者招待会上的书面发言《新的画建立之步骤》。

5 取自《中庸》“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尽精微”即达到精深微妙的境界,“致广大”即含
量广而大。这和他的“惟妙惟肖”论一致的。见陈传席:《中国绘画美学史·下》,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0 年版,
第 586 页。

6 徐悲鸿 :《惑之不解》,郎绍君、水天中主编:《二十世纪中国美术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223—225 页。

求得神韵。”1
徐悲鸿自始至终提倡写实主义,主张绘画中要贯注科学的方法,这是他

一贯的美术教育思想,20 世纪中国美术教育领域中这一思想是主导思想。
为实现他写实主义的主张,在中国画教学过程中,他特别强调“素描”,

学习的重要性。
徐悲鸿将素描学习的年限,界定为两年,并认为两年极严格之素描仅能

达到观察描写造物之静态。“三年专科 ( 中国画 ) 须学到十种动物、十种翎毛、
十种树木以及界画,能做到应付方圆曲直万象之工具之备,对任何人物、风景、
动植物及建筑,不感束手。”

徐悲鸿提倡素描写生,师法造化,反对守旧泥古,但不反对临摹古人的
佳作。他说:“写生是观摩研究自然对象,临摹则是借鉴前人的方法,二者不
可偏废。”2 这和他早期提出的改良中国画的原则是一致的。

他强调:“研究绘画之第一步功夫即为素描,素描是吾人基本之学问,亦
为绘画表现惟之法门。”3“素描为一切造型之基础……必须有十分严格之训练,
积稿千百纸方能达到心手相应之用。”4

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史上,他第一次提出“素描为基础”这理论,并总
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如“新七法”。“新七法”是针对素描人体写
生而制定的,体现了徐悲鸿注重准确刻画客观对象的教学思想。在徐悲鸿的教
学中还有两条值得注意。

他提出画面要:“宁方勿圆,宁拙勿巧,宁脏勿净。”绘画创作要“尽精微、
致广大”5。

在创作教学上,徐悲鸿强调要“师造化”“夺天工”。他说:“美术之起源,
在摹拟自然。”6 他还说:“我所谓中国艺术之复兴,乃完全回到自然,师法造
化,要采取世界共同法则,以人为主题,要以人的活动艺术中心,舍弃中国文

1 顾平 :《人文与科学的冲突——徐悲鸿中国画教 027
育思想之清理》,《国画家》2004 年 2 期。
2《新青年》第六卷第一号,1918 年 1 月。
3《中国绘画美学史·下》,第 574 页。

人画独尊山水的荒谬思想。”徐悲鸿中国画教育思想在创作上还体现在对“思
想性”的强调,他一直主张为人生而艺术,艺术要为社会为生活服务,他在中
国画教育理念上也体现出这一思想。1 这个思想也成为 20 世纪中国高等院校
美术教育的主导思想体系。

陈独秀

20 世纪 20 年代前后,陈独秀领导了包括美术在内的新文化运动。在新
文化运动前后,崇尚西方的“民主与科学”成为强大的思潮,形成了后来的新
文化运动。陈独秀在刊于《新青年》上的《答吕徽》一文中,批评“王画”的
流弊,特别是王石谷在北京一带的影响。他说:“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
洋画写实的精神……画家必须用写实主义,才能够发挥自己的天才,画自己的
画,不落古人窠臼。中国画在南北宋及元初时代,那描摹刻画人物禽兽楼台花
木的功夫还有点和写实主义相近。自从学士派鄙薄院画,专重写意,不尚肖物,
这种风气,一是于元末的倪黄,再是于明代的文沈,到了清代的四王更是变本
加厉。人家说王石谷的画是中国画的集大成,我说王石谷画是倪黄文沈一派中
国恶画的总结束。”他还指出,“王派留在画界最大的恶影响是‘临’‘摹‘’仿‘’拟’
四大本领而不重自家创作”。“像这样的画学正宗,像这样社会上盲目崇拜的
偶像,若不打倒,实是输入写实主义,改良中国画的最大障碍。”2

陈独秀反复指出“输入写实主义”,“采用洋画写实的精神”。这是当
时的一股思潮,政治、思想、科学、文学等各方面都向西方取经,都从西方输
入内容,绘画也不例外了。陈独秀的“美术革命论”旗帜鲜明的将“改良论”
推进了一大步,在当时产生巨大的影响,从此,美术革新的气势就更加浩大起
来了。3

028

从以上回顾中,可以看出,尽管晚清以来,中国近代美育制度与观念的
确立一波三折,屡经磨难,但是随着世界潮流的浩浩荡荡以及民主思潮的兴起,
它得到了成长与发展,初步奠定了以造就与培养新型国民人格、涵养人格精神、
促进社会全面发展的美育观念。它既是清末以来中国教育体制与观念的嬗变,
亦是以蔡元培为代表的一批教育家努力奋斗的结果。它标志着中国古老的教育
在西方教育的冲击下,完成了艰难的转折,激发了新的活力。

其中变革最大的便是美育思想的变迁。这种变迁伴随着近代以来剧烈的
政治动荡与革命,促使以蔡元培为代表的一大批近代志士仁人融合中西、贯
穿古今,在文化的裂变中,完成了中国传统美育思想向现代美育理论的转化,
传统美育思想为西方的崇尚个性与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念所覆盖,文学与艺术观
念逐渐脱离了传统的“文以载道”与“发乎情止乎礼义”等观念的禁锢,而与
动荡岁月中倡导改造国民性、唤醒自主意识的启蒙思潮相融合。同时,传统美
育中的人文精神与人格意识也得到了弘扬,从鸦片战争之后的一批先进思想家
到 20 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先驱们,在反对传统文化中的君权至上、独尊儒教
的意识中,提出了一套融合中西文化精华,以铸造新型国民人格为宗旨的美育
学说。可以这么说,中国传统美育的转型与再造,经过这些思想家与美学家的
努力,获得了基本的成功。

中国古典美育理论中重视美育与人格铸造的理论学说,到近代产生了新
的变化,这就是融进了西方启蒙主义与人道主义,反思与批判封建主义思想,
将它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抵抗外国资本主义势力的侵略,促进民族觉醒与民族
解放的事业相联系。

1840 年鸦片战争之后,许多有志之士痛感国力的衰弱,疆域的分割,主
权的丧失,民性的愚昧。在开发民智、增进民德方面,他们大声疾呼,倡言
立论,鲜明地将美育与增进国民道德、改造国民劣根性的神圣使命结合起来。

029

传统美育与人格的构建关系,到了这个时代,不仅没有削弱,反而被赋予了新
的内容与意义。梁启超、王国维、蔡元培等人提出以美育涵养人格、提高情操、
革新政治的学说,鲁迅则从文艺创作与美学理论相结合的角度,对如何运用文
艺改造国民性、培养健康完善的人格方面,作出了辉煌的贡献。

传统美育观念在近代的转化,对近代中国美术思潮的形成和实践的推动
作用是巨大的,它成为中国近代美术教育兴起与发展的必备条件,也为单独的
美术史和美术教育现象提供了极好的平台。当然,对于这些的回顾,也有利于
为陈之佛个案的研究梳理出一个时代的思想脉络。

陈之佛是近现代中国美术教育史上杰出的美术教育家、国画家,他的美
术教育思想就在上述思想环境中滋长,他的美术教育思想的组成和发展轨迹基
本上能够体现出时代风潮对他的影响。

030














1 费正清编 :《剑桥中华民国史》上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10 页。 031

2 1793 年 5 月至次年 7 月,席勒为了报答丹麦亲王奥古斯登堡的克里斯谦公爵曾给予自己的资助,将自己所
写的十多封论述美育的信寄给了公爵。这些信最初只流传于哥本哈根的宫廷之中。1794 年 , 因火灾原稿被焚,
但保留了复制件。后来,席勒又重写了全部书简,篇幅较原稿几乎加长了一倍,并于 1795 年上半年发表在《霍里》
杂志上。这个杂志是席勒在歌德的直接参加下编辑的。发表时分了三次,即 1 月发表了头 9 封信,2 月发表了 7 封,
6 月发表了最后的 11 封。席勒的《美育书简》是第一部“美育”方面的理论论著,它对于“美育”的本质有
着历史的借鉴作用。

3 诚如席勒本人在《美育书简》第一封信中所明白表述的那样:“我对您毫不隐讳,下述例题绝大部分是基于
康德的基本原则。”参见 [ 奥 ] 席勒:《美育书简》,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1984 年版。

20 世纪前后,由于受到西方哲学美学的影响,中国传统的封建主义美育
思想起了很大变化,逐步带有近代思想的特征,成为近代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
组成部分。

“正是西方的这种多样性,使人们明确了西化必须是有选择的。一般地说,
选择的标准是西方的方式要适合中国的需要,这样,引进的东西能扎下根来并
变成中国的东西。”1

为了探讨陈之佛美育思想的本质,有必要追溯一下“美育”概念的提出
及其最初的含义。

第一节 西方美育思想的东渐

艺术教育尽管自古就有,但“美育”作为一个独立的概念,却是 18 世纪
末由德国剧作家和美学家席勒(J. C. F. Schiller,1759—1805 年)在《美育
书简》中首次提出来的。2

要了解席勒在《美育书简》中所阐述的有关“美育”的本质含义,首先
要弄清楚康德关于美感的看法。因为,席勒的《美育书简》完全是在康德美学
思想的影响下写成的。3

席勒的美育观主要是建立在康德关于美是属于特殊的情感领域的这个基

032

本观念的基础上的。而康德的这一看法又是建立在物自体与现象界分裂的二元
论的哲学基础之上的。他认为现象界与物自体是根本对立的,人的认识能力 ( 即
所谓感性与知性 ) 只能把握现象界而不能认识物自体,物自体只能凭借属于信
仰领域的理性的意志能力去把握。这样,在人的心理功能上就形成了“知”与
“意”这两个互相隔绝的领域,而要将其沟通就必须借助于情感的领域。情感
是知与意之间的中介与桥梁,而同感情相对应的美也就成了真与善的中介与桥
梁。由于康德作为主观唯心主义者完全否定客观美的存在,因而他所说的美即
是美感,美的情感性质即是美感的情感性质。对于康德的这一有关美感的情感
性质及其作为中介与桥梁的观点,席勒给予了批判性继承。

同时,席勒还批判地继承了康德关于美是自由的游戏的思想。康德认为,
所谓美的艺术就是想象力不受任何强制地同知性力、理性力处于一种自由的游
戏的状态,由此唤起了主体的某种高尚的愉悦的情感。对于康德美学思想所
包含的历史观—人性论,席勒几乎是全盘接受并在《美育书简》中大加发挥。
康德从“人性论”出发,认为人可分为动物性的人、理性的人和既是动物性
又具理性的现实的人;生理快感只适合于动物性的人,善则适合于理性的人,
只有美才适合于既是动物性又具理性的现实的人。

席勒正是在上述康德美学基本原则的基础之上,建立了他自己的关于美
育的基本思想。他认为,美育的性质和任务就是在感性和理性的领域之外开
辟一个新的消除了感性与理性束缚的高尚的情感的领域。用他的话来说,就
是要在力量的王国和法制的王国之外创建一个审美的王国。他说,“在力量
的可怕王国中以及在法则的神圣王国中,审美的创造冲动不知不觉地创建第
三个王国——游戏和外观的愉快的王国,在这里,它卸下了人身上一切关系的
枷锁,并且使他摆脱一切可以叫做强制的东西,不论是身体的强制或者道德
的强制”。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审美的王国就是自由的王国、高尚的情感的

1《美育书简》,第 118 页。 033

2 杨平 :《康德与中国现代美学思想》,东方出版社
2002 年版。

王国。
在席勒看来,美育应该是以“美的形象”作为教育手段的。他所认为的

这种“美的形象”尽管主要指艺术品,但范围较广,也包括现实美,例如美的
行为等。席勒断言:“这样可见,在有一种自然的不因外力而发生的活动时,
道德的行为才是美的行为。总之,只有在精神的自律与现象中的自律一致的情
况下,自由的活动才是美的活动。”

所以,席勒进一步认为,当面对着“美的形象”,想象力处于一种自在
的状态,仿佛游戏一般。由想象力创造的自由形式的游戏是审美的游戏一种特
殊的游戏。它是非自然需要的、枷锁的、符合理性的要求的、高尚的情感快乐。
席勒认为,作为快乐,有三种情形。一种是“感性的快乐”,人只有作为个性
才能享受,是不具普遍性的。再一种是“理性的快乐”,只有作为种族才能对
其享受,但由于每个人都具有个体的痕迹,因而这种快乐也是不具普遍性的。
在由想象力创造的自由的审美游戏中,人既作为个人又作为种族的代表,享受
到了一种“美的快乐”。这种快乐既是感性的又是理性的,既是个别的又是普
遍的,因而是一种高尚的情感快乐。

席勒在《美育书简》上讲:“这个题目不仅关系到这个时代的审美趣味,
而且更关系到这个时代的实际需要。我们为了在经验中解决政治问题,就必
须通过美育的途径,因为正是通过美,人们才可以达到自由”。他断言:“想
使感性的人成为理性的人,除了首先使他成为审美的人以外,再没有其他的途
径。”1 席勒把美育提到了改造社会的高度正确指出了美育对人的个性和谐发
展的重要作用。无疑这是有其重要理论价值的。但他企图用美育来解决一切社
会矛盾的想法是与现实有一些差距的。

新文化运动前后,在西方哲学在中国的传播过程中,康德哲学也很受重
视。2“这种情形大概是和‘五四’运动开创的民主和科学精神相联系的,因

034 1 贺麟 :《康德黑格尔哲学东渐记》,《中国哲学》,
商务印书馆 1981 年版。
2 佛雏校辑 :《王国维哲学美学论文辑异》,华东师
范大学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56 页。
3 高平叔编 :《蔡元培美育论集》,湖南教育出版社
1987 年版,第 36—37 页。

为康德的知识论是和科学相关的,要讲科学的认识论就要涉及康德的知识论。
另外康德的意志自由,讲实践理性,这就必然同民主的自由相关。因此,这时
期传播和介绍康德哲学是学术理论界的中心内容。”1

20 世纪初期王国维、梁启超、蔡元培等大力引进康德美学,他们把康德
美学作为美育的学理依据。

王国维深受康德哲学的影响,他从康德人手,继之转向叔本华,后又回
到康德。在《汗德之哲学说》中,他说:“汗德 ( 即康德 ) 于是就理性之作用,
为系统的研究,以立其原则,而检其效力。即批评之方法先自知识论始,渐及
其他。而当时心理学上之分类法,为彼之哲学问题分类之根据,即谓理性现于
知、情、意三大形式中。而理性之批评亦必从此分类。故汗德之哲学分为三部:
即理论的 ( 论知力 ),实践的 ( 论意志 ),审美的 ( 论感情 )。其主要之著述亦
分为三:即《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是也。”2

蔡元培关于美育的本质与情感教育思想也直接来源于康德和席勒。
1916 年,蔡元培发表《康德美学述》《美学的进化》等广泛地介绍康德
的思想。在康德美学中,“美是道德的象征”,这一命题揭示了审美与道德的
关系。蔡元培讨论了康德美学的基本问题与审美判断的特征,他说:“故康德
之基本问题,非曰何者为美学之物,乃曰美学之断定何以能成立也。美学之断
定,发端于主观决与不快之感。……美学之断定,为一种表象与感情之结合,
故为综合断定。”3 在《美学的进化》一文中,蔡元培指出了《判断力批判》
在康德哲学中的枢纽地位:“康德的哲学,是批评论,他著《纯粹理性批判》,
评定人类意志的性质。前的说现象界的必然性,后的说本体界的自由性。这两
种性质怎么能调和呢?依康德见解,人类的感情是有普遍的自由性,有结合纯
粹理性和实践理性的作用。由快与不快的感情起美与不美的判断,所以他又
著《判断力批判》一书。”以蔡元培之见,美育是美的对象对人的陶养作用,

035

1 蔡元培 :《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东方杂志》
第八卷第十号,1912 年 4 月。

2 同上。

由于美的对象有两种特征:普遍与超脱,所以美的对象能够陶养感情。
康德曾著《纯粹理性批判》研究对本体世界的认识论问题,著《实践理

性批判》研究对现象世界中人和道德意志问题。康德觉得在智与意之间还应有
“情”作为桥梁,又著《判断力批判》研究审美与情感问题。

蔡元培深受康德之影响,把美感和美育看成是联系现象世界与实体世界
的桥梁,从而奠定了他的美育理论的哲学基础。他还提出世界观的教育问题:
“循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之公例,不以一流派之哲学一宗门之教义梏其心,而惟
时时悬一无方体无始终之世界观以为鹄。如是之教育,吾无以名之,名之曰世
界观教育。”1 他还认为进行世界观教育的重要途径是美感教育。“在现象世界,
凡人皆有爱恶惊惧喜怒悲乐之情,随离合生死祸福利害之现象而流转。至美术
则即以此等现象为资料,而能使对之者,自美感以外,一无杂念……人既脱离
一切现象世界相对之感情,而为浑然之美感,则即所谓与造物为友,而已接触
于实体世界之观念矣。故教育家欲由现象世界而引以到达于实体世界之观念,
不可不用美感之教育。”2 蔡元培一方面将人的情感世界作为艺术的对象,同
时也认为人类精神一旦进入“浑然之美感”状态,则脱离现象世界相对之情,
“一无杂念”,因此,美育 ( 美感之教育 ) 是由现象世界而达到实体世界的途径。
“美育者,应用美学之理论于教育,以陶养情感为目的者也。”

美育在中国现代萌生,一方面是一批人文科学的学者在学习、介绍西方
哲学美学的过程中,接触到美学与艺术观点,看到美育在社会中的作用及其艺
术在培养人的心智和情感方面的作用,认识到从哲学和美学的角度,社会和人
要全面发展不能缺少美育。另一方面是一批教育家和艺术家参考西方和日本的
近代教育,开始在中国实施艺术教育,从而使美育得以用教育的方式进行推广。

036 1[ 德 ] 格罗塞 :《艺术的起源》,商务印书馆 1994
年版,第 240 页。

第二节 陈之佛的美育思想的内涵

陈之佛在 20 世纪初直接接受了日本近代教育的熏陶,由于明治维新以后
日本的教育思想辗转来自于欧美,所以很自然地他的美育思想上深受欧洲美育
思想的影响,他美育思想的内核基本上是欧化的。在美术教育思想的扩展期和
成熟期里,陈之佛通过自己学习思考形成他的美术教育思想。

陈之佛在 1934 年《欧洲美育思想的变迁》中,分列了八个时期:一为希
腊时代,二为罗马时代,三为中世时代,四为文艺复兴,五为启蒙时代,六为
新文人派,七为艺术教育,八为最新的美术教育。他在追溯欧洲美育思想变迁
的过程中,提出了自己的心得,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了自己对于中国美育状况的
看法以及实施美育的构想。

美育在历史上的地位不是永恒不变的,而是随着不同时代的经济、政治
和文化状况而发生变化。一般来说,在经济繁荣、政治开明和文化发达的时代,
美育的地位较高。而在经济凋敝、政治黑暗和文化落后的时代,美育的地位较
低。对于政治家和思想家来说,凡是政治上进步、文化素养较高的,都重视人
的全面发展和感情生活,因而也都重视美育;而一切政治上的独裁者或目光短
浅者,以及文化上的愚昧者,都压制或轻视人的感情生活,因而轻视、乃至于
否定美育。1 陈之佛在对西方美育思潮作巡礼的同时,也在寻求构建中国美育
的良方。

陈之佛早在 1934 年写的《西洋美术概论》的《绪论》中说:“人类的智慧,
实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力,由这力的觉醒,而成为哲学,成为科学,成为道德,
如此而构成了像现今的实生活的文化”,所以“艺术是我们的社会文化之一”。
艺术作为一种社会表现,其意义和价值却是巨大的。格罗赛说:“原始艺术之
最高的社会职能是统一,而文明人的艺术则因丰富繁复之故,不仅造成统一,

1 陈之佛 :《欧洲美育思想的变迁》,《教育丛刊》 037
第一卷第二期,1934 年。

2 李有光、陈修范编 :《陈之佛文集》,江苏美术出
版社 1996 年版,第 195 页。

而且更能提高人类的精神。……所以艺术不是无谓的游戏,而是一种不可缺少
的社会职能,也就是生存竞争中最有效力的武器之一。”

后来,陈之佛的看法更加全面,他说:“艺术教育的倡导,实在亦是受
时势的影响所由来的,他们 (18 世纪末至 19 世纪之间欧洲艺术教育者 ) 的理
论可分为两种见解,然亦皆以社会问题为中心。其一,即是救济社会道德……
其二,是救济社会的经济状态。”1 陈之佛在这里指的艺术教育实际上是路斯
金 (Ruskin)、莫里斯 (W.Morris) 等人的工艺美术教育思想,二者都是务实的
思想,陈之佛认为这“皆以社会问题为中心”。艺术教育一方面可以陶冶情操,
另一方面也可以提高产品的竞争力。这就是教育救国思想的反映。“所以我们
主张不仅偏重于理知,更要尊重艺术,重视技能,能以美的陶冶达到完全教育
的目的,使一般国民了解美术,使明白应该爱美术的大体的理由,因为欲达
这个目的,所以这主张使施行于普通教育而为教育主义上的最重大的事情。”2
所谓“教育主义”就是“教育救国”,通过教育推动中国社会的发展。教育救
国是从育人开始的。

这样看来,艺术 ( 美术 ) 就有三方面的要素和社会有关,即:社会文化、
救济道德、救援经济。对此,鲁迅和陈之佛都有相同的看法。

鲁迅早在 1912 年就在《教育部编纂处月刊》上发表了《拟播布美术意见书》
一文,他认为,美术教育可以有三方面的功能:一是“表现文化”,二是“辅
翼道德”,三是“救援经济”。从这些观点来看,鲁迅当时倡导美术,也是从
救济实用等美术教育的功能上去考虑看待美术教育的作用的。这与蔡元培的思
路大体上是一致的。既要沟通美育和道德之间的关系,发挥美感教育对于国民
道德、审美情趣、经济发展等方面的作用,也更强调了美术教育家的作用。

陈之佛也从上述基点出发,提出“对于将来的国民是不可不如知力般的
而亦崇尚想象,重视科学的陶冶般的而亦重视艺术的陶冶”的辨证施治的方法,

038 1 陈之佛 :《欧洲美育思想的变迁》,《教育丛刊》
第一卷第二期,1934 年。
2 同上。

并且宣言“这便是艺术教育者的主张”。他看到了艺术思维的想象力特征及想
象力意义的重要性,他希望通过艺术教育来解决科学和艺术之间的隔阂,也希
望通过艺术教育解决因强调物质过甚而带来的忽视精神道德的问题。他提到了
当时的欧洲在艺术教育上所出现的问题。

“……这样的虽由先觉者倡导艺术的教化,但其影响还极微弱,因为近
世教育的大势是尊重科学,尊重知识,以理解为主的。然而对于这理知偏重大
势,不料于最近乃盛起了所谓‘不可不崇尚的教化’这个问题,这亦不是尽
由著名的学者教育家之间倡导的,无论在英美德法,皆成为一般的趋势之后,
美术便不如以前那样的仅视为快乐的方便或虚饰,而变成生活上的新理想,由
此而使了解生活的意味,使生活的向上,不论是下层社会亦当享受这新的幸福,
这便是最近的艺术教育问题。”1

在西方近代教育史上,确实出现了过分注重机械理性主义的偏狭教育,也
就是康德所看到的“知”与“情感”之间的关系被割裂以后暴露出来的实际问题。
陈之佛从这个角度看到了用美育或者是艺术教育来矫正那种偏狭的重要性。

因此,在《最近的美育思潮》一节中,在介绍了德国美学家以及教育家
们的思想后,他在结论中说,“艺术教育运动的目的,无非是欲使一般国民亲
近艺术,受艺术的教养。其主张的内容,或者因以前陶冶的理想偏重于理知,
乃主张更助以美的陶冶以充实教育的内容,或者将从来的知的陶冶而代以美的
陶冶,排斥科学万能主义,而建立艺术尊重的殿堂,这运动确亦给予了教育上
伟大的结果。……以前教育的陶冶,偏重科学而轻视艺术,过重知识而忽视技
能,至此乃呈反动的现象,而实行艺术的教化了”2。这已经将美育的迫切性
和中国美育所要注意的问题提得非常清楚了。

蔡元培说:“人人都有感情,而并非都有伟大而高尚的行为,这由于感
情推致力的薄弱。要转弱而为强,转薄而为厚,有待于陶养的工具为美的对

1 陈之佛 :《欧洲美育思想的变迁》,《教育丛刊》 039
第一卷第二期,1934 年。

2 陈之佛 :《谈美育》,《学识杂志》第一卷第一期,
1947 年。

象,陶养的作用,叫作美育。”在蔡元培看来,美育的目的在于陶养人的感情,
他不仅明确指出了美育的性质和目的,还把美育的范围由艺术扩大到“美的对
象”,从而拓宽了美育的路子。

陈之佛是一个美术家,但是他的认识却并不局限于专业的美术教育,而
是将自己的视野放得很宽,他对于美术教育的对象也有较为辩证的看法。陈之
佛说:“所谓艺术教育其意义并非是养成美术专门家的教育,而是使艺术的修
养施诸一般国民之间”。陈之佛既不忽视专业性的美术教育,因为这是一个特
殊的领域;他又从大教育的意义出发,更加强调美育对于大众的意义。这和他
所说的“教育主义”的要求是一致的。

陈之佛说:“以前的教育,偏重科学而轻视艺术,过重知识而忽视技能,
至此乃呈反动的现象,而实行艺术的教化了”1。可见,陈之佛是与王国维、
蔡元培、康德、席勒等所强调的情感在认知和意志之间的作用,也就是“知
情意 ( 真善美 )”的和谐对于人的重要,亦即美育的重要性之理念是相通的。
陈之佛认为人类的目的是“创造真实的世界,创造善良的世界,创造美的世
界”2。他又说:“国是以人为本的……天下的完人,是‘真善美’三者平均
发展的。艺术本来是真善美三者融和协调的东西。”这也就是讲社会对于全面
发展的人的价值标准,在教育上他就必然强调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重
要性。

他领略到了教育的真谛,也领略到了美育的真谛。实际上,陈之佛大力
提倡工艺美术教育的主张,基本上是在上述思想框架内展开的。

第三节 陈之佛论美育和德育、智育、体育的关系

陈之佛关于美育问题的认识是不断深入的。

040 1 本节均引自《陈之佛文集》,第 352 页。

由于教育既可以隶属于政治,也可以超轶于政治,具有功利性和非功利
的特点。人们往往注重教育产生的实际效应,却常常忽视教育隐含着的功能,
审美教育就是属于后者,是容易被忽视的教育,这就造成了教育的偏狭。

对于教育的认识,一定要有长远的眼光。“现时的教育虽已注意到道德、
科学与体力的三方面的平等发展,但还须注意到全民族生命之寄托的精神教
育,这里更不要忘却了美育。”由于“教育是百年大计,不可谋求片面的发展。”
而“教育的目的,是教人如何做人,换句话说,是要教人尽性,启发人性中所
固有的求知、乐善好动、爱美的本能,使它尽量发展。因此教育上就应该求知
育、德育、智育、美育的同时发展”。“德育是教人能善,智育是教人能知,
体育是教人能健,美育是教人能美,完美的人生正是这几方面的平均发展。”
但是“现时的教育虽已注意到智、德、体三育的重要,但很少有人注意到美感
的培养,其实道德的修养,科学的研究,体力的锻炼,还需要美感为助力的,
故美育实在是德育、智育、体育的基础”1。他围绕着美育对于道德和认知的
作用,提出美育在教育中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近代,美育的积极倡导者王国维接受了西方新兴的文化。他这样解
释美育的功能:“盖人心之动,无不束缚于一己之利害;独美之为物,使人忘
一己之利害而人高尚纯洁之域,此最纯粹之快乐也。”“美育者一面使人感情
发达,以达完美之域;一面又为德育与智育之手段。”他认为美育可以发展
受教育者高尚丰富的情感,又能促进德育和智育。此外,他还明确主张“智、
德、美、体”全面发展。他说,“人心之知情意三者,非各自独立,而互相交
错者”,“三者并行而渐达真善美之理想,又加以身体之训练,斯得为完全之
人物”。

1920 年,蔡元培在《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一文中,明确提出“体、智、
德、美”四育并举的思想。他说普遍教育的宗旨,一是养成健全的人格,二是

1《美学资料集》,第 473—474 页。 041
2 同上。
3《陈之佛文集》,第 352 页。
4《陈之佛文集》,第 351 页。
5《蔡元培美育论集》,第 267 页。

发展共和的精神。“所谓健全的人格,内分四育,即:( 一 ) 体育、( 二 ) 智育、
( 三 ) 德育、( 四 ) 美育”1 他说过去将美育包括在德育里,之所以要把美育特
别提出来,与体、智、德并称为四育,是为了要特别警醒社会,“晚近人士,
太把美育忽略了”2。

对于美育的作用,他认为主要在于培养起高尚纯洁的感情。他说,“纯粹
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而使人我之见、利己损
人之思息,以渐消沮者也。盖以美为普遍性,决无人我差别之见能参人其中”。
他还针对当时崇洋派鼓吹基督救国、复古派主张孔教救国的实际情况,提出了
“以美育代宗教说”。他认为,宗教虽与情感作用关系最为密切,但它是一种
片面的宗教情感的刺激,常常为扩张己教而攻击异教,甚至不免演出流血性的
争斗与战争。为此,蔡元培认为,“鉴激刺感情之弊,而专尚陶养感情之术,
则莫如舍宗教而易以纯粹之美育”。

实际上,梁启超、王国维、蔡元培美育的思想是 20 世纪美育的主流思想,
陈之佛的思想顺应了他们倡导的 20 世纪的美育主流思想。

陈之佛在道德与美育关系上认为,“道德的活动常需要美的活动助力,才
有完善的表现,如不至有虚伪的表现。道德价值的发挥,还必须求助于美感的
修养”3。实用性的道德价值要表现为真,这要靠美的心灵的培育。“美是至
高的善,可见一个善人,他的生活一定是艺术化的。”4 艺术是为生活而服务的,
艺术对于道德的作用体现在形成道德的“善”。

蔡元培说:“既有普遍性以打破人我的成见,又有超脱性以透出利害的
关系;所以当着重要关头,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概,
甚且有‘杀身以成仁’而不‘求生以害仁’的勇敢。这种是完全不由于知识的
计较,而由于感情的陶养,就是不源于智育,而源于美育。”5

在此,蔡元培想以美育达到一种伦理目标,即以美育图德育的完成。因

042 1《陈之佛文集》,第 352 页。

此美育是道德完善的阶梯。蔡元培认为爱美是人的天性,因而如果能将爱美之
心因势利导,小则可以怡情养生,进德修身,大则治国平天下。以蔡元培之见,
在美术的辅助下,一方面,有光明的境界诞生和健康的精神产生,这是一种审
美境界;另一方面,还可以提升人的道德境界。在现实层面上,美术还是治国
的一剂良方。

在知育与美育的关系上,陈之佛用了“科学”一词代替“知育”,科学
研究是理性的活动,而审美却是情感活动,是感性的。虽然二者是对立的,但
却是可以互补的。他分析了这两方面的关系“探求真理的艰辛的努力,诚挚不
苟的态度,非有丰富的情趣是做不到的,而情趣即是美感的活动,故要求真理
的发见—科学的发达,也必须注意于美的修养”。

他又分析了科学的特点,“另一方面说,科学的研究是分析的、观察的、
实证的、批评的、理智的,所以它必须尽力排除因袭、幻想、成见、习惯”。
科学的发达推动了社会的物质发展,但是物质的过度发展反造成了精神世界的
断层。如果“人类精神失其寄托,这非但是人类的不幸,于科学的发展,也
是一种阻障,我们偏要补救这缺陷,也必须注意于美育,俾以美来润泽人生,
以美来代替以前人们的美丽的幻想,使其精神仍有新寄托。因为美与真是不相
矛盾的,只有实施美的教养,可以协助科学的前进”1。只有用美的教化来弥
补科学发展的不足,才能求得物质和精神的和谐发展。

在体育与美育之间的关系上,他说:“运动本来具有艺术性的。运动的技
巧的表现,是处处符合美的原理的,所谓整齐、变化、节奏、均衡、调和等等……
我以为美与体育的关系,不仅仅是为着获得运动技巧的助力,而尤着重精神的
美。”运动的艺术性特点,使得它和美的教育一脉相通,而且二者不仅以物质
的结果为满足,而是以精神的目的为终点。

虽然全面发展的教育观在上世纪初就已经确立了,但是实际上到了今天,

1 蔡元培 :《以美育代宗教——在北京神州学会演 043
说词》,《新青年》第三卷第六号,1917 年 8 月。

2 梁启超 :《饮冰室合集》文集第 4 册,中华书局
1989 年版,第 71 页。

3 同上。

在教育实施过程中依然存在着忽视美育的问题,陈之佛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仍然
是目前美术教育界长期存在的问题。

第四节 陈之佛论情感教育与美术教育

美育具有浸润心灵、滋养心灵、美化心灵的巨大功能。许多教育家、艺
术家都清楚地认识到,缺乏这种心灵的功能的教育不会是一种完整的成功的教
育。

蔡元培说:“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情感”1。以蔡元培之见,美
育是“美的对象”对人的陶养作用,由于美的对象有两种特征:普遍与超脱,
所以美的对象能够陶养感情。

梁启超则从剖析人的本质入手,来探讨美育与人的关系问题。他说:“天
下最神圣的莫过于情感……所以情感这东西,可以说是一种催眠术,是人类一
切创作的原动力。”2 梁启超接着说:“情感的性质是本能的,能引入到超本
能的境界;情感的性质是现在的,但他的力量,能引入到超现实的境界。我们
想人到生命之奥,把我的思想行为和我的生命进合为一,把我的生命和宇宙和
众生迸合为一,除却通过情感这一关门,别无他路。所以情感是宇宙间一种
大秘密。”3 他的观点显然是受德国古典哲学与美学的思想的启发而产生的,
将情感作为沟通现象世界与实体世界的桥梁,惟有在美的世界与艺术作品中,
人们才能进入天人合一的神圣境界,才能超越功利世界的束缚。这和蔡元培的
说法并无二致。

梁启超阐述的艺术情感教育,实际上就是讲的美育。他和蔡元培的观点
基本是一脉相承的,都把情感教育作为自己美育思想的核心,充分肯定了情感
教育对“移入”的突出作用。梁启超把“美”看成人类生活要素中的“最要者”。

044 1 蔡元培 :《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东方杂志》
第八卷第十号,1912 年 4 月。
2《陈之佛文集》,第 361 页。
3 同上,第 351 页。

以为社会不能没有美,人离开美甚至活不成。他说:“情感教育最大的利器,
就是艺术。音乐、美术、文学这三件法宝,把‘情感秘密’的钥匙都掌住了。”
蔡元培也说:“图画,美育也。”1

陈之佛受到他们的以情感为中心的美育思想的影响很深。他在《西洋美术
概论》的《绪论》中说道“艺术的心意……说到底它是什么呢?无非是感着一
种快意的力;而且是有余裕的心意。在静默地观望的时候,便会起这样的心意”,
“艺术的心意,是愉快而且静默的心意”。与认知和道德的理性途径不同,“艺
术的心意”并非是探索真理,而是感觉真理,“感着美”了便是感觉到了真实
的存在。

陈之佛强调艺术对人类情感的美化作用。
“讲到艺术的用处,现在也颇有人想把它硬拉到实用的功利主义里面去,
于是艺术仿佛只有被利用而没有其他的意义了。虽然自古以来,政治上、宗教
上、道德上,也往往利用艺术作宣传的工具。这是艺术的另一目的。如果艺术
的被利用就认为艺术的惟一目的,换言之,艺术只配作利用的工具,那便错了。”2
很明显,陈之佛对于艺术的功用基本上没有超出梁启超、蔡元培的范围。
“艺术的活动是情感,情感的势力往往比理智还强大,所以利用它作为
一种工具,以求达成利用的目的,原是可以相当收效的,但就因为艺术是情
感的表现,与生活经验息息相关的,它于个人于社会当必有更深更广的意义。
人是情感的动物,这情感,必须要艺术来培养,使它成为美的情感。”3 康德
从“人性论”出发,认为人可分为动物性的人、理性的人和既是动物性又具理
性的现实的人;生理快感只适合于动物性的人,善则适合于理性的人,只有美
和美的教育才适合于既是动物性又具理性的现实的人,它们得以实现的桥梁便
是情感。“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就为着人类更有高尚纯洁的企求精神上的修
养。艺术就是人类的精神粮食中的最重要的一种……就是人能以艺术的精神去

1《陈之佛文集》,第 362 页。 045
2 同上,第 366 页。

领略一切,便是保持着自己的人格而为纯正的了……一个国家有这样的民族,
也自然繁荣了。”

陈之佛说:“讲到心灵的修养,固然是多方面的,而以艺术的功效为尤大。
因为艺术,它可以安慰我们的情感,它可以启发我们的牺牲,它可以洗涤我们
的胸襟,艺术它可以伸展同情,扩充想象,增加对于人情物理的深广真确的认
识,所以真正有艺术修养的人,他的感情一定比较真挚,他的感觉一定比较锐
敏,他的观察一定比较深刻,他的想象一定比较丰富,他能见到广大的世界,
而引他进于这世界里来观赏一切。”1 陈之佛认为艺术教育能导致人的善良,
因为善也是艺术的品格。这种品格首先来自艺术的情感体验功能。无论艺术创
作,或艺术欣赏,都要求主体有一种把他人的情感当作自己的情感来体验的能
力。

教育,必须使受教育者在身心两方面都得到健康的成长与发展,而艺术作
为人类特有的一种精神产品,对于人类的心灵有着极其深刻的影响。因此,借
助艺术教育对于受教育者的情感的培育,可以起到对于个体人格的健全完善的
作用。这正是艺术教育在理想社会的建设和理想人格的塑造方面的特殊功能,
即:艺术教育的“成人”作用。

对于人格的塑造而言,艺术教育的功能不是局部性的而是整体性的。所以
它不重在造成受教育者的短期行为和局部变化,而重在对受教育者的心灵产生
长远的、深刻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最终使受教育者的人格趋向于完满、完善、
完美。要言之,艺术教育的目的和功能,在于使受教育者成为一个内美外秀、
人格健全的人。因此,陈之佛不断地高喊:“我们的心灵就急需艺术的甘泉来
滋补它,使它和谐美丽。”2

046 1 陈之佛 :《谈美育》,《学识杂志》第一期第一卷,
1947 年。

第五节 美感教育与美术教育

什么是美育?蔡元培的解释是指美感教育或审美教育,“美感者,合美
丽与尊严而言之,介乎现象世界与实体世界之间,而为之津梁。”他还提出世
界观的教育问题,他还认为进行世界观教育的重要途径是美感教育。蔡元培将
人的情感世界作为艺术的对象,同时也认为人的精神如果“浑然之美感”状态,
便“一无杂念”地进入了实体世界。因此,美育 ( 美感之教育 ) 是由现象世界
而达到实体世界的途径,即:“美育者,应用美学之理论于教育,以陶养情感
为目的者也。”

陈之佛一贯主张在发展智育、注重科学的同时,必须“注意于全民族生
命之所寄托的精神教育”1。陈之佛呼吁全社会都来修炼心性。他痛恨当时的
黑暗现实,认为社会上的一切罪恶,都源于人们利欲熏心,思想道德败坏,造
成国势衰弱,外强欺凌中国的主因也在于此,只有用“美”和“艺术”来滋补
人们的心灵,改变人们的精神面貌,中国才有前途和希望。为此他发表了《美
育与道德、科学及体育》《谈美育》《以美育代宗教》《人类的心灵需要滋补了》
等文章,提倡美育。其基本的出发点都和蔡元培相一致,但是也有他自己的创
见。

1947 年《谈美育》文章发表一年前,陈之佛已经谈到了美感教育的重要
性。1946 年,陈之佛在《人类的心灵需要滋补了》一文中指出:“我们应该
高喊要恢复人生 ! 人生必须充实,人生必须丰富,人生必须有多方面的兴趣和
多方面的活动,一个在道德、学问、艺术、事业方面有浓厚兴趣的人,自然能
在其中发现至乐,决不会感觉到人生的空虚,以致心灵的泪灭。尤其是艺术对
于充实内心生活的功效为更大。因为人是有情感的,情感需要陶冶,陶冶情感,
莫善于美育了。艺术它能调剂情感,帮助人在事事物物中发现乐趣,它能提高

点击阅读翻页书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