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电子书制作,电子书制作,电子杂志制作

云展网——上百万用户在此分享了PDF文档。上传您的PDF转换为3D翻页电子书,自动生成链接和二维码(独立电子书),支持分享到微信及网站!

尧头往事——王伟盾—翻页版预览

上传者:1919 上传时间:2019-07-22 11:48:09 分享阅读:
1919 上传于 2019-07-22 11:48:09

尧头往事——王伟盾

描述:尧头往事——王伟盾

后来村接自来水,一直等到九三年
中国改革开放后,已经过去十几年

老村石碾

村里还有五盘碾,五十上下都记得
一盘南院大门口,二盘就在村南坡
三盘设在来水场,四盘一队饲养院
五盘疙记大门口,盘盘每天都不闲
村里七十年代初,集体还没安机磨
一到逢年过节时,五盘石碾很忙活
有的碾上秃玉米,有的推点杂和面
有的碾点新小米,有的压点玉米面
我家西场碾过米,我家阁外推过面
每次总有好邻居,帮助我家来干活
后来滑河有机磨,已到一九七六年
村里石碾才闲置,社员开始用机磨
每当哪家要推磨,排队等待好几天
当初机磨很落后,磨面特别误时间

村中老庙

尧头东西两庙院,阁楼建在庙中间
修建年代虽不详,历史也有几百年

·3·

西庙是座三教堂,东庙安着各种仙
几百年来很神圣,村无灾难人平和
解放之初党支部,办公暂时无场所
开会办公搞宣传,干啥都在西庙院
六十年代破四旧,尊尊佛身全被砸
两座庙宇变学校,设立小学与中学
西庙南边有戏台,庙里唱戏都看过
演出洪湖赤卫队,看的社员特别多
大人站在庙院里,小孩爬在围墙坐
阁楼上边全是人,看戏就像过大节

农业社饲养院

村里四个饲养院,四个小队各一个
一队二队在阁外,三队四队村南边
每个院里两个人,都是小队饲养员
白天扎草喂牲口,夜里在院搞巡逻
那会常有狼出入,也怕夜里进牛圈
院里喂着牛和马,也喂毛驴也喂骡
饲养院虽环境差,当时功能特别多
生产调度都在此,上工都从这出发
队长在这是老大,指挥生产全是他
晴天院做指挥部,下雨都在这休闲
来上一群老百姓,坐在炕上抽旱烟
就像群众俱乐部,天南海北到处扯

·4·

院里还要当库房,存放农具特别多
叉耙木锹与苕帚,犁靶篓锄铁轮车
各队有个啥财产,全部放在这里面
我家第三生产队,我也常去饲养院
给牛焖的玉米豆,经常也去偷吃过
老爸是个赶牛车,牛的名字还记得
黑牛叫个一根角,另一牛角让碰折
黄牛名叫小扁食,走路腿脚很灵活

社员形象

当年社会特别穷,全村没有一富翁
只是有个老军人,有点存款也稀松
抚恤金有两千块,传来传去满村风
剩下社员都一样,不管哪家都不中
男人头上白毛巾,中式裤子像灯笼
腰上一条黑茶带,既让防冷又防风
衣服就是两颜色,黑蓝两色很受宠
脚上穿是实纳帮,不分春夏与秋冬
面朝黄土背朝天,脸被晒得像关公
本来年龄都不大,人人看着像老翁
衣服质量也不好,身上经常烂窟窿
疙膝疙肘屁股墩,破了再用补丁缝

·5·

村里饭场

过去一天三顿饭,端到外面才用餐
老少坐在饭场上,边吃边把话来谈
大人用是大缸碗,小孩端是小笨碗
早上家家吃不糊,晚上糊嘟与菜饭
中午全是杂和面,不是压来就是擀
也吃米淇汤绝片,一顿能吃好几碗
那会饭里没油水,吃饱肚子就意满
若是想着吃点好,过节家家才改善
生活固然很清贫,社员可是挺乐观
村里饭场几十个,一到顿头就坐满
西场阁外东谷堆,南坡滑河一大串
还有西坪新市街,人人端的都是碗
吃饭我在谷砣沿,人多嘴多聊得欢
有的坐在马台上,有的临时找块砖
有的蹲着能将就,有的端碗坐磨盘
聊了天上聊地下,说了朝鲜说越南
讲了历史讲现在,说了西巷说西关
有人说点绕口令,有人还把国事谈
经常也有打嘴仗,听得幽默特喜欢

我家邻居毕叔叔,吃罢饭后不送碗
经常说点绕口令,就像饭场搞联欢

·6·

有一小段我没忘,短了记着不算难
下面我来说一说,谁能说快不一般

河南上来个小
穿着鸡皮皮裤皮袄

上树够枣
刮烂了鸡皮皮裤皮袄
没有鸡皮皮裤补丁
补不住鸡皮皮裤皮袄
这个绕口令内容虽简短,若要说快点就比较难了

还有晁叔与狗叔,抬杠斗嘴特别欢
一次都在饭场上,社员围着吃午饭
说起干啥最挣钱,晁说挣钱不算难
他问狗叔有个活,一天一百干不干?

狗叔问:干啥活,挣钱保证咱去干
晁叔说:给大老板擦屁股,一天一百你干吗?
狗叔说:干,擦个屁股有啥了不起。
晁叔又说:人家要求擦屁股实行三包呢,包擦干净;包擦舒服;还
不准把人家擦的感到痒痒
狗叔说:这个完全可以做到
晁叔又说:关键人家不让用纸擦。必须用舌头擦。
狗叔听后骂到,你爬一边去吧。
两人打嘴仗引得饭场上的社员们大笑不止。

·7·

尧头村里过去孩子们玩的游戏

大人饭场搞联欢,苦中找乐话调侃
传播知识与文化,满足精神也乐观
小孩没有啥玩具,其实耍得也挺欢
每天相跟一大群,各种游戏都要玩
女孩跳绳踢方块,翻绳抓子逮坏蛋
抓了迷藏跳皮筋,累了再把元宝翻
男孩接电赢三角,扔砖捣窝打蛋蛋
盘珠三轮溜过坡,拿着链枪玩枪战
耍过游戏狼吃羊,把书撕掉叠纸船
穷孩自有穷孩乐,尧头孩子也会玩
不像现在社会好,孩子玩具很高端

社员群体之分

生产队里四种人,分配干活有区分
四五十岁老男人,农业社里混成人
赶车犁地又摇篓,生产队里属上等
我爸是个赶牛车,一辈是个老实人
常年赶车拉白矸,碗窑从没断过顿
饲养院里出槽后,我爸赶车就送粪
收秋打下运粮食,犁地靶地很认真

·8·

社里我爸最厚道,勤勤恳恳实在人
小年青人打下手,不担茅粪担箩头
学校只要一毕业,最怕队长冲他吼
一叫就得领活干,开始田间与地头
跟上大人去到地,手里一把大锄头
不是跟着打坷拉,就是牵驴挡牲口
没事就去做地角,跟在犁后撒化肥
农业社活干不完,想歇根本没机会

队里还有女社员,老少干活有区别
四五十岁老妇女,三十以下属青年
每年春天种玉米,老少妇女搞合作
老的刨窝再点种,小的担粪管浇田
每当村里搞夏收,也没缺了女社员
老的地里收小麦,小的肩挑到场边
秋天地里收庄稼,小的管运老的割
也在一块锄过豆,也在一块把谷切
虽是妇女啥也干,也和男人差不多
那个年代都很苦,一年四季都不歇
冬天农业学大寨,妇女也去修塄沿

集体碗窑

大队有座老碗窑,是咱村里副业社
当年做是老笨碗,大队经营很多年

·9·

虽然工艺不太好,但是程序还很多
拉矸靶泥再沥泥,还得韧泥运车间
然后做成碗坯子,一架一架放炕火
毛坯烘干上白釉,干了装进窑里面
碗坯再用碗笼罩,封了窑门再走火
大约烧窑一礼拜,才能出窑去挑选
好的留下打了捆,次品扔出墙外面
一捆一捆装了车,然后才能去卖钱
童年窑上拾焦炭,拱在炉灰坑下面
每次拾碳出来时,都是一盘小灰脸
固然当时我年幼,毕竟窑上玩得多
当年窑上那些事,如今仍然还记得

村里供销社

村还有个供销社,设在俺村大路边
当年社会虽落后,供销社里货还全
纸张笔墨生字本,绵糖沙糖与糕点
还有各种颜色纸,也有花布和针线
社员常去打洋油,人人都去称过盐
那个时代不发达,离城虽近也很远
村里有个供销社,当时确实很方便

· 10 ·

养猪场与粉房

公家有个养猪场,场里办着小粉房
过年一户一斤肉,除夕吃的特别香
扯面白菜猪肉臊,平时从来吃不上
粉房磨出新小粉,送在西庙看楼上
各家各户领一点,用它吃饭熬茶汤
放上糖精两小粒,喝得口感特别爽

村中河流

村中有条流水河,发源上河流底河
由西向东不停流,河的名称叫滑河
大人河里洗衣裳,小孩经常去趟河
红土岭因出贱水,河水从来没干过
每年夏季发洪水,阁口都要被水淹
曾经把羊也冲走,曾经把人淹死过
如今社会在发展,老村旧貌已不多
上河变成紫竹苑,底河修成双汇迁

· 11 ·

老大队部

村中是俺大队部,办公用了很多年
支部经历很多任,见证往事相当多
无论党员开大会,无论春节搞表演
无论处理啥纠纷,无论民兵要训练
无论村里放电影,无论上级来考察
村里这个老大队,整整用了二十年
那会支书叫老一,老一在村很有权
可以代表土地局,可以代表派出所
可以代表民政局,可以代表县法院
可以代表人事局,给你每天派工作
社员修房可批地,开会打人也有权
能判结婚与离婚,群众纠纷也调解
若是有人不听话,也能让他干重活

那会村里放电影,兴奋程度像过年
下午全村到处传,晚上早早去抢坐
看完一部老电影,全村高兴好几天
地雷战与地道战,车轮滚滚也放过
演过红色娘子军,南京路上好八连
演过敌后武工队,南征北战也演过
演过渡江侦察记,演过红雨与江姐
就是这个大队院,村里啥事都经过

· 12 ·

村里老学校

庙里办着村学校,有初中来有小学
学校属于七年制,各科教师特别全
一任校长王如力,二任校长潘斜眼
一二年级李小驹,三四年级李振业
我的老师教拼音,讲得形象都爱学
如今自己会打字,本事全靠那会学
还有两个毕老师,管给初中代数学
音乐老师李哲根,会弹琴来会唱歌
学校若是办墙报,每次都是老毕写
老师都是好老师,培养栋梁不算多
不是老师没能耐,而是学生都不学

村里万方水池

集体有个万方池,修在村北叫庄坡
用是底河机井水,灌溉百亩水浇田
当年农业学大寨,水利就是大命脉
夏季又当游泳池,游泳之人特别多
方圆十里好多村,每天都要来庄坡
牛匠杨洼三田石,还有社岭与茶园
好几个村几百人,游泳从没空过天

· 13 ·

若大一个万方池,满池都是游泳圈
本人今生会游泳,也靠庄坡水池学
每天都要偷偷去,中午一天没空过

队里手扶车

七十年代农业社,买了两台手扶车
各队一台拖拉机,司机小队各一个
一共选了四个人,技能一个赛一个
毕福盾与李书堂,还有双全郝新元
平时开车管送粪,秋天上犁再耕田
犁了东地小关岛,再犁坟凹大三尖
耕地速度不算快,但也没少干了活
当年没有机械化,就这两台手扶车
省时省力效率高,为咱村里干活多

七十年代村里的不良风俗

改革以前因为穷,精神文明抓得松
哪家闺女要出嫁,烟酒少了行不通
村里一群年轻人,盯着大门不放松
媳妇出嫁要走时,大门早早被密封
铁锁上了五六把,个个小伙脸紧绷
全部狮子大开口,要烟要酒劲头猛

· 14 ·

一把铁锁两条烟,少了一盒也不中
主家有气不管用,归根到底得认怂
过去哪家嫁闺女,得与老郝先说通
不然出村很困难,这条规矩家家懂

村里几个老听窗,过去名声很张扬
两只耳朵特别灵,不敢听见床板响
谁家只要娶媳妇,夜里总要去爬窗
白天偷偷溜进院,潜伏时间特别长
躲在角落不出声,硬等新娘进洞房
新郎新娘一熄灯,窗下暗处把身藏
鞋子脱了放一边,蹑手蹑脚声不响
洞房里面有响动,外面开始心痒痒
手指粘点唾沫液,按在窗户白纸上
偷偷破开一个洞,顺着小孔向里望
听窗夜夜很上瘾,成更半夜到处忙
某人一次去听窗,窗里甩出一棍棒
听窗之人未躲闪,一下打在额头上
听窗差点送了命,从此自己很提防
方知听窗危险大,再也不干老本行

集体耕地片区

集体土地千把亩,起的地名也很多
二十四亩尧岭山,山下北边是东坡

· 15 ·

紧邻东地小关岛,对面坟凹大三尖
岭口毕坟暗土地,十二亩凹一等田
埔岭沟底与秦坟,红土岭在村西边
上河属于水浇地,白菜种了很多年
杨哇阁口张松岭,下去就是堂尧坡
尧岭墩岭红土岭,把村围了一大圈

队里主要农作物与蔬菜

当年村里农作物,种类种植也挺多
高粱玉米和谷子,白豆绿豆都种过
柿树棉花数量少,那会没有种几年
软谷萝卜与白菜,红薯小麦种得多
南瓜种在玉米地,江豆小豆插塄沿
后来农业学大寨,玉米种的特别多
为了能够夺高产,细粮少来粗粮多

农业社打场

过去打麦有麦场,麦场按片分得详
二十四亩三神庙,岭口南凹一家庄
东西南北哪都是,各队都有几面场
夏季用它来打麦,收秋用它打秋粮
不论小麦谷穗豆,全是放滚来碾场

· 16 ·

骡马拉着大滚珠,牵牲口在场中央
有人翻来有人挑,碾场都还要熬晌
阴天打得不干净,打场必须有太阳
碾完秸秆垛场边,粮食推到场中央
秸秆困了七八天,还要摊开再拔穰
粮食等着有了风,才用木锹开始扬
另外一个戴草帽,拿着苕帚管扫糠
扬完筛净拢成堆,拿出毛帘往里装
装好再用口绳捆,然后装到马车上
几个社员卸了车,一袋一袋再入仓

集体主要经济来源

农业社里挣工分,每个工分八毛钱
开支用钱哪里来?收入渠道有两个
一是依靠副业社,卖碗可以赚点钱
另外就是种苕帚,各队种得特别多
村里很多三类地,苕帚种了满山坡
尧岭山上也种过,岭口更是种得多
每年四月二十会,队里拉到水陆院
卖了苕帚买农具,社里需求也很多
木锹铁叉种地篓,围脖马鞍铁轮车
这些农具靠啥买,全都用是苕帚钱
剩下存在农业社,社员开支全靠它
当时不让做生意,日子过得特别艰

· 17 ·

俺爷发个条帚卖,还被斗争游大街
资本尾巴割得紧,每家每户都缺钱
家家都也喂着鸡,鸡蛋谁也没吃过
攒上卖给供销社,只敢打醋与买盐

家家户户养猪

咱村一九七六年,上边有了新文件
引导全村都养猪,要求一户不空过
全国都在学河北,河北有个吴桥县
当年养猪出了名,为国做了大贡献
后来有人提此事,主席写信表扬过
号召全国要效仿,养猪成了新副业
我村每户一猪仔,政治任务挨家过
当时群众不接受,因为人还缺吃喝
经过干部做开导,家家开始修猪圈
当时没有猪饲料,全靠野菜当吃喝
家家孩子放学后,挎篮去把野菜拔
村里拔菜人太多,久而久之菜稀缺
只能跑到其他村,拔菜走得特别远
南边跑到西田石,北边跑到唐尧坡
家家孩子很辛苦,不去拔菜猪饿着
后来有了酒精汤,酒厂还在县里边
现在厂址仍然在,还在二中那条街
村里百姓为养猪,家家开始做平车

· 18 ·

做好平车买铁桶,全家同去把汤拉
那会拉趟酒精汤,全村都是人驾车
男人驾车在前边,媳妇后面管推坡
家家拉上一车汤,最怕上那南库坡
又陡又长很费劲,臭汗不停往下落
回来家家打地窖,存上一车吃一月
把猪养到百把斤,城西马匠去换钱
因为家家都养猪,尧头满村是猪圈
当年养猪受的罪,老人全都经历过

行政变革与政治

解放以后老尧头,行政称谓叫村委
后来人民公社化,体制改变叫大队
又到文化革命始,尧头成为革委会
文革小组夺了权,干部开始挨批斗
往后运动升了级,群众跟着也受罪
白天地里搞生产,晚上召开批斗会
斗了流氓斗破鞋,跟着地富反坏右
今晚揪出走资派,明晚再揪臭老九
还有现行反革命,三反五反不停休
黑线人物也抓过,反党分子统统揪
封建残余被整治,里通外国一大堆
反正不管哪顶帽,扣上肯定倒了霉
站着板凳常挨打,戴着高帽把街游

· 19 ·

自己受罪且不说,家人跟着也吃亏
尧头一个西庙院,整人大会天天有
整人之人也被整,当初就是那社会

童年我住大南院,院里人口特别多
一院住着九户人,其中也有党团员
每天晚上吃罢饭,高音喇叭就广播
夜里集中学文件,白天抽空看毛选
墙上写满红语录,主席像章戴胸前
背诵语录是政治,尤其当初老三篇
家户门上小喇叭,每天唱着革命歌
高楼万丈平地起,山丹开花红艳艳
大海航行靠舵手,当时只唱红色歌
阶级斗争天天抓,白天黑夜不停歇

毛主席逝世

主席逝世那一年,我刚十岁多一点
当天拱在玉米地,几个孩子在胡说
耳语主席已去世,大家感到很不解
阶级斗争这根弦,小孩也得紧绷着
说错就是反革命,大人跟着受牵连
只到下午回到院,喇叭里面才广播
主席确实已去世,方知消息很确切
那会主席一去世,想着就是塌了天

· 20 ·

全国都是这么看,我村见过啥世面
大人小孩很悲痛,人人白花戴胸前
全村老少都进城,体育场里去祭奠
天上下着大暴雨,地上群众泪涟涟
室外花圈堆成山,祭奠场馆响哀乐

我们大院小时候过年

童年每到过新年,村里小孩特快乐
本人生于六六年,记事已是七三年
那年我刚七虚岁,历历往事记得多
我们住在四合院,四合院里可热火
院里住了八九户,男孩就有十几个
大人不管怎吵架,院里小孩很和谐
每年一到进腊月,一院孩子盼过年

老妈碾米又推磨,老爸买回炮和鞭
家家为了敬神仙,贡品还要备许多
黍米碾好拿回家,家家户户蹲油锅
煮上几碗红薯丸,再煮几碗燎花片
麻叶寻花油疙麻,煮的油食特别全
蹲了油锅蹲蒸锅,家家又是一整天
枣山献贡面玩具,玉米窝头人口馍
老妈炉前忙不停,老爸敲碳管添火

· 21 ·

油锅蒸锅都完事,扫屋又得整一天
扫帚帮上长木棍,被褥搬到屋外面
扫了楼板扫墙壁,扫完抹布四处抹
次日开始贴窗户,揭掉旧纸把新贴
窗户个个都贴好,窗花贴在窗中间
四合院里一打扮,马上旧貌换新颜

家家脏活都干完,然后开始搞清洁
棉裤被子要拆洗,都是穿了一冬天
那时没有自来水,洗衣需到井口边
老爸提水老妈洗,邻居帮忙绳上搭
井口边上几家人,有说有笑也乐呵

家家大人忙家务,孩子不管那么多
顿顿在家吃饱饭,迫不及待跑外面
院里孩子一大群,每天打柴架真火
为争柴堆村最大,初一五更焰冲天
孩子个个兴头大,打柴手段还很多
有的孩子砍树枝,有的野外秸秆拖
有的把人茅盖偷,有的还把帘棍捐
俺院小孩最调皮,俺院孩子也最多
除夕晚上到处跑,夜里十点才归窝

记得一九七三年,爸爸五更叫醒我
给我穿上新衣服,热水帮我洗了脸
全身一身蓝斜纹,脚下一双黄球鞋

· 22 ·

头发梳的光溜溜,很像一个小汉奸
当时我站炕头边,爸爸突然告诉我
俺孩一会往下跳,落地就是七三年
所以时间再久远,永远记得那一年

父亲放过开门炮,带我各处焚香火
四合院里真火燃,熊熊烈焰染红天
家家开始放鞭炮,霹雳啪啦响耳边
爸爸让我提马灯,跟着小孩去抢鞭
一群孩子十几个,跑了东院跑西院
只要哪有鞭炮响,脚步根本不停歇
整整能跑一晚上,天亮才回家里面
回家早饭已做好,初一早晨吃油馍
我村油馍叫翻奧,寓意来年要翻天
油馍配着胡辣汤,吃饱喝足享清闲
高高兴兴一整夜,心里才算过了年

如今回味真有趣,那时虽苦心也甜
童年真的太高兴,欢天喜地一腊月
虽然过年大人忙,但是忙得也快乐
没有哪家说过累,特别感觉像过年

如今家家已小康,米面粮油都不缺
各种贡品有的卖,枣山献贡满大街
再不挑煤掏炉坑,更不担水到井边
扫屋如今有家政,就剩自己贴春联

· 23 ·

按说有吃又有喝,现在过年特清闲
可是都说没年味,不知究竟是何原

粉碎“四人帮”后尧头村里的反应

主席丧事还未了,四人帮又被打倒
前后不到一个月,政治大事掀新潮
深揭狠批四人帮,村里一时很热闹
西庙经常开大会,庙院内外人如潮
田石昆山戏台坐,嘴里念着批判稿
台上举手喊口号,台下激情特别高
大会开罢去游行,手举小旗把村绕
口喊打倒四人帮,标语贴了满街道
从庙出发到庄坡,转到南坡返回庙
深揭狠批到年底,三四个月没停消

第二次农业学大寨

时光进入七七年,英明领袖掌了舵
提出政治新口号,号召再把大寨学
尧头干部响号召,标语写在马路边
首家院的外墙上,红字写了十七个:
“全党动员,大办农业,为普及大寨县而奋斗!”
村里一年四季忙,就连冬天也不歇

· 24 ·

尧岭山上刨树根,南沟地里刮塄沿
秦坟全村打水池,毕坟南凹修梯田
男女老少齐上阵,劳民伤财一年多
任庄郭壁两水库,民工需求相当多
尧头去了很多人,全部都是小青年
社员干活特别重,肚里没有好吃喝
想想当年农业社,吃苦受累特别多
苦了干部苦社员,耽搁发展几十年

大集体解散与土地下放

硬是熬到七八年,邓公开始掌了权
三中全会闭幕后,中国发展写新篇
改革春风吹满地,开始解散农业社
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分了责任田
尧头土地下了放,其实晚了一年多
分了土地分农具,仿佛就在一夜间
我家第三生产队,农具都在饲养院
当时队里要分时,恰巧是个礼拜天
正好我没去学校,见证解散那一天
队长本没计划分,要分也得推几天
没想几个愣头青,三人闹得特别煊
上边已经有政策,大势所趋没办法
队长只好答应分,不分就要反塌天
当下打开库房门,农具拿到院里面

· 25 ·

财产均成几大堆,乱七八糟啥都有
五户组合一小组,各组代表来抓阄
抓阄完毕认财产,每组分了一大堆
然后小组再分户,按户分成五小堆
叉耙木锹与苕帚,犁靶铁车种地篓
各户分到财产后,各组又分一牲口
我组分了一匹马,我爸牵着把家回
栓在俺院一小屋,我家管把马来喂
麦场五户一场角,我家麦场在岭口

土地下放后村民激情

第一次为自己种豆

随着土地下了放,家家特别有劲头
我家分了三亩地,一二三类全都有
李发支地石板多,红土岭地尽石头
两块都属三类地,收拾一次很发愁
桃树底与暗土地,确实还算好土头
农业社里种红薯,每年都施农家肥
山神庙有三分地,当年等级算二类
队里在这种玉米,曾经有过大丰收
不论分上什么地,全村老少乐悠悠
甚地种甚能长甚,村民谁也会调配
因为都是老社员,啥地种啥有讲究

· 26 ·

分地时候正夏天,集体刚刚搞夏收
此时正好回麦茬,种豆就是好时候
天上下了三指雨,全村老少没午休
南凹东地尧岭山,遍地都是种地篓
知道是给自己干,谁也只怕种后头

那会本来有牲口,五户共分一匹头
因为二三靠老六,谁也不想麻烦喂
分了牛马都卖掉,种地全是人拉篓
一副篓得三人拉,两个拉篓一驾篓
三人拉篓走前头,后边一人管摇篓
前边四人管种地,拖梢抹散在后头
种地得有四个人,大户种地不发愁
小家人少需合伙,种地就得把人求
十一二岁小姑娘,当时照样也拉篓
拖泥浆豆篓紧张,种豆必须有雨水
为了用用别人篓,还帮别人打下手
当时土地刚下放,农具不是家家有
我家当时人也少,那会自己还年幼
堂弟国盾虽然亲,他还比我小一岁
种地时候都很忙,父亲能去叫动谁
那会我们两小孩,配个大人也拉篓
种地需要抢时间,谁也只怕落后头

· 27 ·

出粪,拉粪,盘粪,杀粪

头一二年收完秋,锄茬耙地再施肥
那会家家还没钱,地都上是农家肥
家家户户喂着猪,猪屙猪尿圈里头
猪圈尿得特别稀,村民经常垫炉灰
猪圈攒了几个月,粪出圈外一大堆
村民借上小平车,用车拉到地里头
前面一人架着车,后面一人使劲推
说的容易做得难,拉车人来当牲口
况且村在低凹处,农田全在村周围
居高临下落差大,路远破大道难走
千辛万苦送到地,卸在地头一大堆
次日还得去盘粪,盘粪肩上担箩头
一筐一筐担到地,每五平米一小堆
等把猪粪全盘完,拿锹扬得匀溜溜
扬粪俺村叫杀粪,俗语这里不能丢
想想那会施个肥,村民要受多大罪
出粪拉粪与盘粪,哪样汗都不少流

锄地,翻地,耙地

收拾完地就锄地,用锹翻地也可以
不管怎干都用人,家家没有牲口犁
收完秋后种麦时,人人都在田野里
天亮全家就出发,全在地里出力气

· 28 ·

有的锄来有的翻,没人坐下敢休息
真要累了柱着锄,站着稍微喘口气
干到饭时等送饭,吃饭家家在地里
回去吃饭路太远,时间必须会算计
吃了早饭接着干,干活老少不要命
锄完再用耙子搂,全为种麦做准备
为啥都要抢时间,都想种到白露里

种麦

把地锄完选麦种,然后拉篓把麦种
锄完一块种一块,块多不能一起种
因为锄地误时间,甚至种麦到立冬
家家地块七八处,锄地特别费人工
都想种块白露麦,分叉多来能省种
那会种麦有规律,什么节气多少种
白露每亩二十斤,不稀不稠正适中
秋分亩播三十斤,少了麦苗会稀松
寒露霜降不分叉,四十多斤才满垄
民间种麦有经验,几句谚语很受宠:

种麦最好种白露,白露种麦能叉股
秋分气温最适当,麦芽七天拱出土
寒露种的有点晚,霜降再种不叉股
立冬气温已很低,种上麦芽不出土

· 29 ·

那会种麦拖时间,锄锄种种到立冬
等到都把麦种上,手才敢插袖筒筒

改革开放后村民开始谋划挣钱门路

种麦以后就农闲,村民开始去挣钱
村里出现三种人,生意开始做在先
坤京福宝李全海,还有我的老爹爹
四个老头刨草根,回来再把刷条发
发上刷条挎着篮,走到县城去卖钱
听得容易做得难,其实程序特别多
头天晚上备干粮,次日一早就出发
带上一瓶白开水,担上箩头抗上掘
走出村外七八里,找上草根刨一天
回来担到河里洗,洗好才在家里发
发好再到火上燎,燎过刷条才光鲜
生意货卖一张纸,不做地道难卖钱

小贵小狗与连旺,还有保根与贵全
村里好多吃苦人,冬天出去拉平车
坐在广场等生意,帮人拉货挣点钱
东奔西跑不容易,一拉就是一冬天
把人当成牲口使,挣的都是辛苦钱

还有两个卖鸡蛋,村里挣钱最在先

· 30 ·

大南院的王小林,后头院的王小夺
两家城里卖鸡蛋,每天都在南大街
也有村民呆在家,东瞧西看来观察
有的觉得活太重,有的觉得太丢脸
既想心里把钱挣,又想找点体面活
有的忙了一冬天,有的在家干坐着

割麦,运麦,打场

开年一把正月过,二月开始忙农活
都要麦田去锄草,锄了头遍过二遍
等到四月二十会,买了木叉买木锹
下雨赶紧压了场,麦子准备要收割
夏天最怕下冷蛋,龙口夺食抢时间
哪块麦田穗焦黄,抓紧时间就下镰

山坡麦穗焦得快,岭坡地要割在先
割了一块割一块,河湾地在最后割
当初割麦无机械,全是一人一把镰
戴着草帽弯着腰,一镰一镰往前割
早上只要天一亮,家家都已到田间
头顶烈日忙不停,割到中午都不歇
割完挨地打成捆,然后运到麦场边
拉麦当初没有车,家家都是笨办法
大多全用扁担挑,少数家户用平车

· 31 ·

一捆一捆运到场,再用木叉垛场边
等着几块地收完,然后铺开用滚碾
从割到打很短暂,前后就是十几天
一过夏至不见麦,哪家都在抢时间
谁家一块没割完,也怕遇见雷雨天
好在风调又雨顺,天气还算很配合
头年全村大丰收,亩产三百还要多
村里土地下了放,温饱彻底被解决

粮食丰收后村民过第一个陆月陆

民间百姓陆月陆,过去穷时吃干食
寓意天旱缺雨水,祈求龙王多下雨
六月连阴吃饱饭,百姓无雨没的吃
记得过去陆月陆,家家都要蒸干食
猪羊青蛙面玩具,挎着箢篼送闺女
也是代表丰收年,也是出门去祈雨
改革开放第一年,风调雨顺打粮食
家家小麦大丰收,户户碗里有了吃
村里欢天又喜地,人人满面是喜色
俺娘蒸上猪和羊,各种面塑摆一屋
特意蒸了大麦垛,打麦场上祭五谷
五谷神爷皮脸厚,盼望再多打粮食
土地承包第一年,家家兴头特别足
全村那年陆月陆,家家都是放开吃

· 32 ·

左领右舍做拉面,俺娘做是素扁食
那会经常盼过节,过节就有好吃的
不像现在都富有,平时也像过节日
咱想吃啥啥都有,不再盼过陆月陆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尧头村民经营范围
与腾飞发展

村民打夏收完秋,挣钱就是第一位
具体干啥能挣钱,探讨观望又研究
我爸几个刨草根,苦点累点不讲究
有人觉得没面子,有人不想受这罪
王家两个卖鸡蛋,收入也不太丰肥
乡下收上城里卖,苦了自己两条腿
还有很多泥水匠,城里关外把房修
也给别人打围墙,盘炉泥墙啥都会
每次外面揽上活,既挣钱来又赶嘴
主人修房都管饭,顿顿还能吃上肉
当年谁有这手艺,如今我还记心头
小二天林李小虎,宝林宝兰与宝奎
还有宝根董二虎,当年都去干泥水
修房盖屋当匠人,确比别人有吃头
只是属于手艺活,不是村民谁都会
没有手艺有力气,谁也没坐家里头

· 33 ·

村里出现拉平车,拉车搬运把汗流
小狗小买与连旺,贵全小和与富堆
每人拉辆大平车,相跟去来相跟回
出去带点啥干粮,坐在广场熬日头
一旦有点啥生意,几人相跟一起走
共同搬货共同拉,相互照应当帮手
有时拉上几车货,上个大坡特别累
一人拉坡太费劲,大家互相搭把手
推了一辆推一辆,少走一步不到头
汗水哗哗往外冒,气喘吁吁人当牛
虽然挣钱相对多,只是把人当牲口
拉货虽然有市场,但是人拉特别累
部分村民换思路,挣钱手段赶潮流
开始带头买三轮,出租拉货搞创收
友根赛红孔保根,小宝三炮买在头
有活开着到处跑,没活停在红星口
多拉快跑很方便,省时省力特别牛
还有村民买四轮,拉砖拉土拉石灰
男人开车媳妇跟,夫唱妇随一对对
改革初期建设多,市场特别有需求
根本不愁没生意,只要舍得把汗流
永国旭林毕宝通,国元小林王来贵
不拉水泥就拉土,拉砖拉瓦拉石头
每天摇把一发动,咚咚咚咚钱到手
赛红继尧更超前,各买一部小客车
每辆客车十几坐,一趟可赚几十元

· 34 ·

那会交警管得松,趟趟都能拉超员
两车都是跑大箕,一天两趟很赚钱
男人开车妻卖票,一跑跑了好几年
尧头九十年代初,村里换了新干部
元山支书上了任,发展有了新部署
深谋远虑有眼光,富民有了新思路
因地制宜找优势,公私双赢是出路
地里条件很优越,村北紧挨二级路
路北路南有地块,画出部分向外租
村民给村交租金,每家可租三五亩
自己可以搞企业,也可向外再转租
当时圈院十几个,有搞企业有出租
书林元根搞铸造,还有数家再转租
围起囶圙是资本,年年都有大收入
一租就是几十年,谁敢忘了陈支书
庙后有的是黏土,书记主任都清楚
村里能人有的是,何不利用这些土
烧砖做瓦最合适,发展到处是出路
又与村民签协议,几家合伙入了股
筹资新建大砖厂,经营数年也致富
后来市场不景气,见好就收退了股
挣钱多少不一等,反正多少有收入
吃水不忘挖井人,平台是咱党支部
地面干得叮当响,地下也要有指望
陈老全都考虑到,提到会上来考量
田石茶园都有煤,杨哇牛匠都挖矿

· 35 ·

咱们尧头也要挖,集体不干个体上
于是开始把地征,鼓励村民打煤矿
当年村南很红火,井架遍地开了张
老窑打在金岗岭,屈指一算八个矿
书林新林王栓毛,永国小军与老杨
国林福盾李老师,二民大兵和老胖
永新旭林王水龙,小真新全孔二旺
来句末句毕中平,要林培民后开张
八个煤矿几十户,户户都把矿长当
没有支书陈元山,村民谁能当矿长
自从村里有煤矿,村民有了新动向
很多农户买卡车,五零车也好几辆
家家户户跑运输,排队去把煤炭装
八吨装成二十吨,超载势头不可挡
加了马槽工字板,车顶在加大水箱
每天拉上一车货,下山卖给三王庄
当时跑车很赚钱,比起干啥都要强
一趟都挣千把块,家家生活大变样
有人挣钱靠跑车,有人开始开饭店
村北守着二级路,饭店开了几十个
从东到西二三里,饭店不愁没客源
就是普通几样菜,司机饿了要吃喝
大车一辆接一辆,司机都要送点钱
村民那会开饭店,确实没少赚了钱
松柏酒家最出名,当年生意特别火
老板赚了几十万,迎人待客很亲热

· 36 ·

司机每次去吃饭,就有在家那感觉
老板是个来得人,饭店客人特别多
村里也有补轮胎,村民也有修汽车
老张干得特别早,后来有了孟光得
建平后来也干过,一干也是好几年
五花八门啥都有,村民发展谱新篇
那会煤炭是龙头,带动市场特别活
不管修车跑运输,无论桑拿与饭店
还有歌厅与舞厅,挣上花点都舍得
当初不管啥生意,都与煤炭沾点边
村里若是没煤矿,那会谁能赚到钱

两千年以后的村民经济收入

时光进入两千年,国家政策大改变
煤矿进行大整顿,关停并转是策略
尧头七个硫铁矿,拉倒井架坑口填
私采滥挖成历史,从此考虑干其它
地下不让再开采,地面囶圙值了钱
村里守着二级路,南北两侧邻着街
从东到西二华里,个体大院十几个
有的自己做生意,对外出租也挣钱
有的办是收购站,有的大院修汽车
有的做着水泥砖,气校办在路南边
有卖木料与钢材,还有三家卖汽车

· 37 ·

路边囶圙十几个,一个院子没闲着
租赁费还逐年涨,循序渐进都赚钱

国林干起修理厂,二民经营铁龙车
友根生产水泥砖,三茂买上大吊车
市内两河要改造,河边居民往外迁
回迁楼房在尧头,施工建设村底河
两个小区工程大,一块肥肉到嘴边
尧头百姓反应快,经济组织很多伙
有的购买挖掘机,有的购买大铲车
有的购买输送泵,有的购买运土车
村里多个机械队,亲朋好友结成伙
大家配合施工队,挨个只把楼基挖
工地挖机甩着土,路上跑着运土车
土场铲车忙不停,昼夜村里很红火
汇迁 AB 两小区,一干就是三四年
随后又修军粮站,接着又修福利院
前进路要拆房子,计划也往尧头迁
又修数栋回迁楼,修了小学修中学
居然之家路北边,口腔医院修南边
和谐新区刚住人,接着又修锦龙苑
村东修着银福苑,村西修着紫竹院
工程陆续年年有,楼基个个需要挖
土方需要往外运,材料需要往里拉
尧头村民大多数,全靠工地来挣钱
虽然受苦又受累,反正都还有点活

· 38 ·

干了一处接一处,一干干了十几年

二零一零年后

二零一零往后走,日新月异家家美
村民一茬接一茬,各显神通搞创收
四零五零六零后,不知不觉白了头
年龄大了不饶人,只能呆在家里头
接接孙子买买菜,白水街上晒日头
挣钱交给下一代,新时代中站潮头
村里没有钱可赚,出村到了市里头
屯子商场包柜台,年年收入也丰厚
鹏鹏注册大公司,生意干得特别牛
雷军开着家具店,一干就是数春秋
永林经营出租车,忙忙碌碌搞创收
三茂经营大吊车,收入就像滚雪球
父子二人虽辛苦,欣慰收入还不菲
一台吊车变四台,各种型号全都有
父子越干越来劲,精神倍爽有奔头
家家每天很勤奋,户户日子过得美

尧头人喝酒

改革以前咱尧头,很少见人喝过酒

· 39 ·

除了哪家有喜事,或置房产才办酒
请客买酒也不多,品牌全是二锅头
炒个鸡蛋土豆丝,荤菜一般很少有
贵客就是村干部,大队一二三把手
喝酒用是一指盅,游戏方法全靠手
一点点呀二好看,三桃园来五魁首
五五六六一下午,最多喝上一斤酒
吃上一个烧油馍,背起两手往回走
自从改革开放后,普通村民才喝酒
开始喝的沙风液,有的喝是二锅头
曾经也喝六曲香,还喝柳州白沙酒
慢慢有了北方烧,一喝就是数年头
进入九十年代后,村民开始喝汾酒
认准这个大品牌,一喝就是几十秋
咱村喝酒有习惯,年龄按轮结成堆
若是岁数差距大,一般不往一块走
村里喝酒几十年,每天喝的很少有
只有村民王末句,很少隔天不喝酒
末句新陈代谢快,喝酒从来不上头
尧头喝酒论把式,末句绝对数一流
村里老少几十伙,酒场多少斗过嘴
只有一伙很和谐,谈笑风生玩得美
孔国林与毕二民,友根永国几朋友
大家喝了几十年,没有斗过半句嘴
不管划拳猜扑克,两个小碗十个猴
输了人人很规矩,不用催促就端杯

· 40 ·

遇见哪个输得多,让谁替也不会推
互尊互爱很和谐,喝酒从不耍滑头
人家几位好哥们,酒品人品值得吹
论起尧头酒文化,几十年来有说头
改革开放四十年,尧头喝了很多酒
汾酒集团生意火,全靠我们好尧头

值得骄傲的尧头老艺人

想想咱们尧头村,世世代代出能人
解放以前做陶瓷,全村都是好匠人
私家碗窑几十座,烧了瓷碗烧面盆
盐罐油罐油葫芦,缸缸罐罐能烧成
陶瓷名扬好几县,甚至销到河南省
用碗换布换粮食,做碗养了一村人
尧头早期有名气,就是因为出匠人

董家祖上是漆匠,漆桌漆椅漆大箱
能漆棺材写牌位,百寿字体不重样
二十四孝有灵气,栩栩如生很形象
晋城市里有名气,南五县也美名扬
如今小逮已去世,国对也把年纪上
董家手艺没有丢,早把后代又培养
家族三个小弟兄,子承父业有名望
新盾手艺很精湛,天民技术也很强

· 41 ·

还有后人董小虎,手拿神笔似马良
不仅漆艺功夫深,还给村民画中堂

村里秀才孔二旦,能写会算不一般
村里不管红白事,离了二旦要作难
兄弟分家写字据,还把黄道吉日看
谁家死人看坟地,二旦还能蹲罗盘
白事请他写祭文,红事邀他写礼单
私人有事他帮忙,还给队里搞宣传
写过秧歌写过戏,写过快板三句半
尧头是个大秀才,村里是根好笔杆

记得我们小时候,村里有伙八音会
大锣大鼓小云锣,小板二胡与唢呐
还有笛子与竖箫,乐器用得特别全
村里几个老艺人,名字如今仍记得
小河小要毕海疆,宪民小条郝毛亮
还有村民孔软贵,还有秋旺与生旺
每年正月元宵节,公社组织闹红火
咱村这伙八音会,都到县城去表演
村民办个红白事,吹吹打打一整天
曾经庙会去演出,曾经队里搞庆典
过年慰问军烈属,平常活动特别多

· 42 ·

历任书记的历史功绩

自从晋城得解放,执政全靠共产党
尧头有了党组织,首任书记孔宪章
分房分地划成分,穷人翻身把家当
村里走入合作社,方向紧跟党中央
从此消灭私有制,入社上了光荣榜
二任书记郝永福,工作业绩更突出
成立先进高级社,生产干劲很投入
省长卫恒来视察,竖着拇指夸永福

五任书记毕二田,经济思路很超前
集体若要谋发展,首先想到搞副业
利用尧头匠人多,利用村里有资源
村里建起大碗窑,成立集体副业社
日后大队买农具,集体再没缺过钱
六任书记李秉文,文革时期把班接
无论村里怎么乱,工作生产抓在先
尤其集体副业社,严防死守没被砸
工作干的很到位,群众疾苦也想着
河湾画了宅基地,规划一条新市街
修房盖屋几十座,住房拥挤全解决

七任书记李双全,一干就是整九年

· 43 ·

国家发生很多事,双全经历有许多
先是发生九一三,稳控村里党团员
更是一九七六年,国家大事特别多
一月七月与九月,三位巨人全陨落
支部书记李双全,组织全村搞祭奠
十月粉碎四人帮,学习中央新文件
西庙院里开大会,深揭狠批几个月
政治思想紧跟党,再乱方向没跑偏
样样工作很到位,农业没有多耽搁
为了粮食大丰收,支部做出总动员
男女老少修水利,水池选址在庄坡
全村昼夜大奋战,万方水池落村边
底河打了深机井,水渠修到各田间
灌溉良田几百亩,尧头农业展新篇
西坪规划新住房,老村旧貌增新颜
双全在任整九年,干得实事特别多

八十年代尧头村,支书又是老主任
三中全会刚闭幕,中央有了新精神
改革春风吹满地,土地承包到个人
支部贯彻很到位,各队都把农田分
集体谋划搞经济,村里开始选能人
村中办了印刷厂,搞铸造的好几人
底河建起大砖窑,晋标汽修来咱村
庄坡又划宅基地,砖包暗楼全两层
家家六间新瓦房,八五年夏全落成
这次解决住房挤,家家感谢老主任

· 44 ·

九任书记郝天亮,政治思想紧跟党
反对动乱自由化,一心扑在发展上
打了机井办砖厂,金岗岭上挖煤矿
土地二轮承包制,工作扎实步骤详
群众没有闹矛盾,平稳过度很有方
集体企业好几个,村里有了新进项
修了三层教学楼,教学环境大变样
新楼新桌新教室,干净整洁亮堂堂
学生离开破庙院,天亮满面是荣光

十任书记陈元山,思路远见放得宽
九三年他刚上任,城南建设特别缓
公路两侧是农田,私营经济未开端
尧头没有自来水,吃水还是靠人担
自从庄坡修房后,人口不断再发展
村民住房又紧张,很多家庭很受难
陈老深谋又远虑,件件事情挨着办
全村先接自来水,吃水永远不再担
现在看来事很小,当年可是不简单
百姓家家很兴奋,拧开水龙笑的欢
当初尧头有土地,土地就是金饭碗
集体缺钱搞企业,干啥也得靠贷款
尧头村北路两侧,村若不占别人占
支部村委一商量,全部租给私人占
有的办起预制厂,有的开起小饭店

· 45 ·

有人路边搞修理,有人做着水泥砖
生意种类特别多,私营经济大发展
公路两侧很热闹,尧头后来叫南关
规划煤矿八九座,为村再把闭路安
住房规划山神庙,地梁打得很过关
一百多座宅基地,跨度全是八米宽
家家住上二层楼,户户感谢陈元山
陈老功劳有多大,百姓自有秤一杆

陈老书记卸了任,小真同志又继承
居然之家落了户,硬化路面一个村
土地流转全绿化,村民不再把田耕
新盖四栋农建楼,零八年秋全部分
家家有了水暖气,再也不用掏炉坑
尧头有了新小区,农村变成城里人

小真干了整八年,年底支部又换届
经过两推与一选,书记一职国林接
国林任于一二年,政府不停搞建设
修了小学修中学,还要延伸四条街
政府招商又引资,村南要修梧桐苑
村民面临要迁坟,迁到哪里没着落
基层多少难为事,还得国林想办法
大箕东岭征上地,公墓开始搞建设
经过数月大修建,家家祖坟全搬迁
后与主任孔建兵,谋划老村大建设

· 46 ·

旧村改造是趋势,尧头不能再耽搁
两人开始跑手续,回到村里做工作
经过四议两公开,代表大会全通过
全村进行大摸底,样样工作做在先
公元二零一七年,旧村改造把基奠
两人费了很大劲,尧头开始写新篇

一七年底再换届,建兵同志被当选
书记主任一肩挑,工作重任担在肩
年富力强作风硬,工作从来不拖延
走马上任一年半,业绩做得相当多
自从改造奠基后,带领两委做动员
收了旧房收新房,村里不停搞拆迁
村民交房几百户,如今剩得已不多
同年启动四栋楼,年底公建全谈妥
又腾两栋新楼基,开年就能搞建设
政府拓宽中原街,个体商户需搬迁
还是支部带着头,挨着商户做动员
道路工程推进快,全凭社区来配合
去年扫黑又除恶,环保治理正攻坚
全国经济再普查,社区事务特别多
产权制度要改革,需要精准来定夺
会议讨论很多次,最终有了好结果
九月改制揭了牌,春节即把红利发
社区桩桩件件事,面面俱到没耽搁
两委虽然很努力,全靠书记很敬业

· 47 ·

改革开放四十年,尧头赶上末班车

神州改革四十年,翻天覆地谱新篇
城市进入现代化,乡村处处变新颜
晋城一个小县城,如今变成大规模
发展已成大都市,也与省会差不多
每天都有新变化,日新月异在变迁
高楼林立像港澳,纵横全是十里街
发展速度虽然快,城市南边慢得多

改革之初搞开发,发展方向在东边
上辇下辇花园头,郝匠吕匠抢了先
市委先修泽州路,建设一路向东延
太行路与文博路,兰花路与吕匠街
中间环抱开发区,农村成了市里面
如今开发至侯匠,已经到了国道边
城东几个旧乡村,改革搭了头班车
提前进入城市化,享受改革最在先

城东发展到顶点,市委掉头向北边
迅速延伸泽州路,白马脚下到终点
东关高庄书院头,数村圈进市里面
栋栋高楼拔地起,户户住进楼里面
居民进入城市化,香港城里享清闲

· 48 ·

提前不再烧煤火,如厕家里就解决
家家都有水暖气,生活设施样样全

城东城南开发完,城西开始搞建设
首先打通前进路,景西路也南北延
一钢一机西马匠,西巷西关裴疙瘩
挨个进行大改造,大型小区很超前
华夏汇邦现代城,文景华森西秀园
小区处处连成片,个个新区有规模
城西消失棚户区,百姓过上新生活

城东城北与城西,循序渐进建在先
凤凰岭与龙泽谭,还有泽州大公园
城东居民有的玩,三个公园可休闲
城北有个白马寺,散步健身是乐园
城西也有吴王山,居民游逛特方便
三处发展都很早,环境享受全在先

唯独苦了城南边,开发等了二十年
尧头离城五华里,位置守在城市边
发展速度相当慢,多年没有大动作
只是九十年代末,迟迟有了白水街
随之建了新小区,A 区 B 区双汇迁
近年延伸黄华街,修了凤城中小学
村西有了金鼎路,村东有了黄华街
村南有了汇迁街,村北改造中原街

· 49 ·

村中贯穿景西路,也要打通白水街
近年邻村在发展,咱村一直没动作
村已变成城中村,生活环境没改变
住的还是棚户区,烧的还是煤球火
冬天还是土暖气,如厕还得到外面
家家盼望住楼房,向往美好新生活

欣慰社区换了届,国林建兵被当选
新干部有新思路,奋斗目标很明确
立足棚户区改造,抓紧老村搞开发
招来摩天大公司,双方既把手续签
前年八月奠了基,总算开始大动作
拆迁工作进度快,村民家家很配合
房子交了几百户,很快全把合同签
民心所向办好事,群众拥护又理解

村里不停搞拆迁,工地加快在建设
回迁楼房修得快,速度快马又加鞭
摩天老总亲督战,施工现场特红火
四个标段齐奋进,你追我赶争创先
尤其三号回迁楼,四马起跑首当先
如今修得二十层,二十一层正打模
昼夜浇着混泥土,每晚干到十二点
七天就是一层楼,年底封顶有把握
社区居民住楼房,时间已经不遥远
尧头等了四十年,终于赶上末班车
感谢国林与建兵,村民总算有今天

· 50 ·

编后语

随着景西南路和白水西街在尧头老村的交叉贯通,以及棚户区拆迁改
造的大力推进,尧头村旧址的各个片区,各个院落,和街道胡同会慢慢消失
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们所有喜欢怀旧的居民只能把过去几百年尧头村的沧
桑历史,和每一个时期所发生的岁月往事变成永久的回忆,这种回忆也是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华大地发生翻天覆地大变化的一个缩影。

老村虽然消失了,但一栋栋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将在我们村的这片土地
上迅速拔地而起,我们和我们的子子孙孙将要享受的是现代化的城市生
活。担水,挑煤掏炉坑在喜迁新居后永远成为历史,这就是时代的变迁。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中华大地到处都在发生着巨大
变化,棚户区改造破旧立新,让所有居民住上高楼大厦,也是满足了我们社
区居民,尤其新一代年轻人共同的美好愿望。

社会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尧头村的所有居民能够见证晋城的发展变
化,能够见证尧头村从原始落后的面貌中,走向现在走向未来,是我们所有
村民们最大的幸运。我们现在的每一位村民,特别是年岁大点的老人,头
等大事就是养护好我们自己的身体,在拆迁过程中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不必
为一堵墙,一个茅坑,一个平米争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古人曰“: 千里休书
只为墙,让他三尺有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初秦始皇”,有忍有让宽
厚待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对我们自己的身心健康是有很大好处的。其实,
活着就是幸福!健康才能享受更多的人生。

习总书记重要讲话中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
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
想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民惟邦本的理念,执政为民的信念,为人民服

· 51 ·

务的宗旨始终贯穿于党和国家奋力前行的每一步。我相信,中原街社区两
委班子在新支部书记孔建兵同志的带领下,将不辱使命与摩天公司一道携
手加快旧村改造进度,在短时间内让社区居民喜迁新居,过上幸福美满的
现代化小康生活。

2019 年 4 月

· 52 ·

点击阅读翻页书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