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电子书制作,电子书制作,电子杂志制作

云展网——上百万用户在此分享了PDF文档。上传您的PDF转换为3D翻页电子书,自动生成链接和二维码(独立电子书),支持分享到微信及网站!

2019.5—翻页版预览

上传者:编胡侠 上传时间:2019-10-23 11:47:15 分享阅读:
编胡侠 上传于 2019-10-23 11:47:15

2019.5





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编 辑 委 员 会

主任 卞成林 谢尚果 韦树关 王新哲 东西 伏虎
副主任 黄晓娟 何江 何立荣 陈媛 张震英
委员 秦红增 王柏中 廖明君 廖智宏 何明 风笑天
李富强 陈永清 高崇 麻国庆 高永久
张旭 唐贤秋
庄孔韶 周大鸣

主 编 谢尚果
执行主编 秦红增



稿约

1.本 刊 大 力 发 表 人 类 学 民 族 学 方 面 的 学 术 论 文 ,也 十 分 欢 迎 处 在 学 术 前 沿 的 有 新 理 论 、新 观 点 、新 方 法 、新 材 料 的 其
他人文及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稿件。

2.本 刊 致 力 于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学 术 研 究 的 规 范 化 建 设 ,以 提 升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的 学 术 品 位 ,要 求 所 有 来 稿 均 应 附 有 中 英
文摘要、关键词,参考文献须完整、规范。

3.本刊实行以学术价值为唯一依据的、合乎国际学术期刊惯例的双向匿名审稿制度。
4.本刊收稿后三个月内通知作者稿件处理意见,所有稿件恕不退还。
5.请在稿件上写明真实姓名、作者简介、通信地址、电话、邮编、电子信箱,以便联络。欢迎通过电子信箱投稿。
6.本刊为国家社科基金资助学术期刊,不以任何形式收取版面费(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举报电话:
010-55604027)。



学 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1978年创刊 总第203期 2019 年 第 5 期

第41卷 第5期 2019 年 9 月 15 日 出 版

目 次 期刊基本参数 CN45-1349/C1978*b*16*204*zh*p*$20.00*2600*30*2019-9

■封 面 学 者

001 李明洁 封面学者: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者与见证人孔迈隆教授

■人类学主打栏目:人类学中国话语

002 [美]孔迈隆/著,江雯娟,龙宇晓/译 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见证———回顾我的学术生涯
012 周大鸣 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概念创新与实践经验
018 曹 晗 乡村振兴与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新议题
027 蔡卫华 中华民族话语能力构建的价值原则与实践策略

■人类学民族学专题研究

●乡村振兴

034 刘华芹 参与及融合:乡村振兴整合层次研究
041 张雨龙 哈尼族的生计转型与文化融合发展———以橡胶种植三村为例
049 郭红东,刘晔虹,龚瑶莹,等 电商发展与经济欠发达地区乡村振兴———以山东曹县为例

●民族文化资源传承与发展

056 李少惠,赵军义 民族文化产业“富饶型贫困”的生成及其突破———基于定性比较分析的解释
064 陈鸿雁 裕固族口头文学虚拟交互保护模式探析
071 侯 艳 合浦永安古城海洋文化遗存多元构成及利用研究

●文化人类学理论与方法

077 陈民炎 越南入境女性散工汉语习得过程的人类学研究———以云南河口为个案
084 严 艳 中越蛇信仰之同源异质探析
093 戴望云 改造“坐月子”:传统、科学与市场的角力

●教育部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名刊建设入选期刊
● 教 育 部 高 校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学 报 名 栏 建 设 入 选 栏 目 “人 类 学 研 究 ”
● 中 文 核 心 期 刊 (北 京 大 学 图 书 馆 《中 文 核 心 期 刊 要 目 总 览 》)
● 中 国 民 族 学 类 核 心 期 刊 (北 京 大 学 图 书 馆 《中 文 核 心 期 刊 要 目 总 览 》)
● 中 文 社 会 科 学 引 文 索 引 (CSSCI)来 源 期 刊 (南 京 大 学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研 究 评 价 中 心 )
● 中 国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核 心 期 刊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评 价 研 究 院 )

主 编 谢尚果 执 行 编 辑 郭云涛
执行主编 秦红增 责 任 校 对 袁诗筌 夏福立
英 文 编 辑 徐 颖 韦锦泽

101 石梦良,张馨云 自我管理策略促进自闭症儿童社会沟通成效研究
108 张 昊 内地高校新疆少数民族学生教育管理经验及提升对策
113 汤 黎,彭 佳 《林泉高致》符号现象学模式新探

■瑶 族 研 究

119 赵旭超 粤北过山瑶歌谣传唱与迁徙空间分布研究
126 奉利平,莫菁菁,李庆福 《海南信》瑶歌历史文化及民情风物解读
132 胡牧君 白裤瑶教育精准扶贫现状及对策探析

■民 族 经 济

138 文 新,许露元 西南石漠化地区土地流转模式绩效研究

———基于 323 份农户数据的分析

145 叶蜀君,包许航,温 雪 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海洋产业竞争力测度与经济效应评价
153 王新哲,雷 飞 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特色小镇发展的机理与模式探究

■语 言 学

160 周庆生,赵杰,郑炜明,等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满通古斯 语 言 语 料 数 据 库 建 设 及
研 究 ”开 题 实 录

164 赵阿平 中国满通古斯语言语料数据库建设及研究
170 郝 琳 基于汉外对比的对外汉语动结式教学

■法 学

178 黄泽萱 广西营商环境优化的法治建构框架与实施路径

185 方 俊 家事审判改革的实践困境与改进路径

191 阙占文 论环境侵权之诉中的自找妨害抗辩

199 蒋 巍 人工智能犯罪的主体定位与责任分配问题研究

国家社科基金资助学术期刊●
中 国 期 刊 方 阵 (国 家 新 闻 出 版 总 署 )●
中 国 百 强 报 刊 (国 家 新 闻 出 版 广 电 总 局 )●
第 二 届 国 家 期 刊 奖 百 种 重 点 期 刊 (国 家 新 闻 出 版 总 署 )●
中 国 百 强 社 科 学 报 (中 国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学 报 学 会 )●
全 国 高 校 社 科 名 刊 (全 国 高 校 文 科 学 报 研 究 会 )●
广 西 期 刊 奖 (广 西 壮 族 自 治 区 新 闻 出 版 广 电 局 )●



ChineseKeyPeriodicalofCollectionsofTreatisesonHumanitiesandSocialSciences

JOURNAL 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VOL.41NO.5 NO.5,2019 SEP.15,2019

MainContents

WitnesstotheDevelopment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A ReviewofMyAcademicCareer ……………… COHEN MyronLeon,JIANG Wen-juan,LONGYu-xiao(02)

ConceptInnovationandPracticeExperience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 ZHOUDa-ming(12)
RuralRevitalizationandNewIssues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 CAOHan(18)
TheTheoreticalValueandPracticalStrategyintheConstructionofDiscourseAbilityforChineseNation

………………………………………………………………………………………………………… CAIWei-hua(27)
ParticipationandIntegration:theIntegrationLevelsofRuralRevitalization ……………………… LIU Hua-qin(34)
LivelihoodTransitionandCulturalIntegrationDevelopmentofHaniPeople

———aCaseStudyonThreeRubberPlanting HaniVillages … … … … … … … … … … … … … … ZHANGYu-long(41)
DevelopmentofE-commerceandRuralRevitalizationinUnderdevelopedAreas

———A CaseStudyofCaoxianCountyinShandongProvinc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GUOHong-dongLIUYe-hongGONGYao-yingQUJiang(49)
TheFormationandSolutionof“RichPoverty"intheNationalCulturalIndustry
———InterpretationontheBasisofQualitativeComparativeAnalysis … … … … … … … LIShao-hui,ZHAOJun-yi(56)
ResearchontheVirtualInteractiveProtectionModelofYugur’sOralLiterature …………… CHEN Hong-yan(64)
StudyontheDiversifiedCompositionandUtilizationofMarineCulturalRelicsinYong'anAncientTownofHepuCoun-
ty …………………………………………………………………………………………………………… HOUYan(71)
AnAnthropologicalResearchontheAcquisitionProcessofChinesebyFemaleCasualWorkersfrom VietnaminChina’
sBorderland
———aCaseStudyofHekouCountyofYunnanProvince … … … … … … … … … … … … … … … … CHEN Min-yan(77)
AnalysisontheHomologyandHeterogeneityofSnakeBeliefbetweenChinaandVietnam …………… YANYan(84)
Reforming “Zuoyuezi”:WrestlingamongTradition,ScienceandMarket………………………… DAIWang-yun(93)
TheEffectsofSelf-ManagementStrategyonSocialCommunicationSkillsforaStudentwithAutism
………………………………………………………………………………… SHIMeng-liang,ZHANGXin-yun(101)
ManagementExperienceandImprovementMeasuresofEducationofEthnicMinorityStudentsfrom XinjianginInland
UniversitiesandColleges …………………………………………………………………………… ZHANGHao(108)
ADiscussionontheModelofSemioticPhenomenologyinLinquanGaozhi …………… TANGLi,PENGJia(113)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封面学者: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
亲历者与见证人孔迈隆教授*

□李明洁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01-01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孔迈隆教授(MyronLeonCohen)是 国 际 汉 学 人 类 学 领 域 的 一 位 泰 斗 级 学 人。 孔
迈 隆 早 在 中 学 时 代 就 对 人 类 学 产 生 了 浓 厚 兴 趣 。 他 在 1958 年 本 科 毕 业 于 哥 伦 比 亚 人 类 学 系 后 ,进 入 该 校 人

类学系和东亚研究院继续攻读硕士学位,于 1963 年 获 得 硕 士 学 位 后 攻 读 人 类 学 博 士 学 位,师 从 著 名 人 类 学

家弗里德(Morton H.Fried)。弗里德与中国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是学术至交;他 后 来 将 孔 迈 隆 引 荐 给

费先生,使两人成为学术上的挚友。1977年孔迈隆升任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系 和 东 亚 研 究 院(Weatherhead

EastAsianInstitute)双 聘 正 教 授 ;从1987 年 起 孔 迈 隆 曾 担 任 多 年 的 人 类 学 系 主 任 ,2006 年 至2013 年 间 担 任

东亚研究院院长。

孔迈隆教授以 博 士 论 文 为 基 础 完 成 的 《合 家 与 分 家 》(HouseUnited,HouseDivided:TheChinese

FamilyinTaiwan)一 书 ,在 1976 年 出 版 后 获 得 学 界 好 评 ,成 为 其 学 术 代 表 作 ,从 此 奠 定 了 他 在 人 类 学 中 国
研究领域里的地位。无论在著名中 国 学 专 家 莫 利 斯 · 弗 里 德 曼 (MauriceFreedman)、华 琛 (JamesL.Wat-

son)、杜维明(Tu Wei-ming)、曾 小 平 (MadeleineZelin)、郭 思 嘉 (NicoleConstable)等 主 编 的 著 作 和 文 集
中 ,还 是 中 国 著 名 学 者 李 亦 园 、乔 健 、庄 英 章 、徐 正 光 、周 大 鸣 、刘 志 伟 、麻 国 庆 等 主 编 的 国 际 会 议 文 集 中 ,他 都

有论文发表,并得到广泛征引。他主编的《亚洲学教学指南》(Asia:CaseStudiesintheSocialSciences )是

他 负 责 的 “哥 伦 比 亚 大 学 亚 洲 学 专 业 核 心 课 程 项 目 ”的 成 果 ,成 为 北 美 亚 洲 学 专 业 授 课 教 师 的 案 头 必 备 书 目 。

2005 年 ,孔 迈 隆 应 斯 坦 福 大 学 出 版 社 之 约 出 版 的 《亲 属 、契 约 、社 区 与 国 家 :人 类 学 视 野 下 的 中 国 》(Kinship,
Contract,Community,andState:AnthropologicalPerspectivesonChina )一书,不仅反映了他近期学术
成 就 和 学 术 思 想 ,也 是 全 球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中 的 经 典 论 著 。

孔 迈 隆 教 授 在 哥 伦 比 亚 大 学 的 工 作 场 所 就 是 美 国 人 类 学 大 师 博 厄 斯 (Boas)当 年 的 办 公 室 。2018 年 8 月

本 人 有 幸 在 那 里 初 识 孔 教 授 ,为 其 学 识 和 谈 吐 所 折 服 。2016 年 5 月 初 ,当 复 旦 大 学 金 力 副 校 长 挑 选 中 国 人 类

学学会年会主旨报告人人选时,南京大学的范可教授和复旦大学的潘天舒 教 授 力 推 了 孔 迈 隆 教 授。2016 年

11月初,已是耄耋之年的他如期从纽约赶来复旦大学发表大会主旨报告,展现了“理 无 专 在、学 无 止 境”的 博

雅 风 范 。 在 2016 年 中 国 人 类 学 学 会 年 会 上 的 主 旨 报 告 暨 “人 类 学 终 身 成 就 奖 ”领 奖 演 讲 中 ,孔 教 授 对 其 从 事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的 学 术 生 涯 进 行 了 回 顾 与 反 思 (详 见 本 期 译 文 )。

作 为 20 世 纪 中 期 以 来 全 球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领 域 发 展 历 程 的 资 深 亲 历 者 与 见 证 人 ,孔 迈 隆 教 授 的 确 实 至

名归。他的职业生涯和著述是跨世纪的“长时段”(longuedurée)学 术 史 的 缩 影。 孔 迈 隆 作 为 一 名 专 业 人 类
学 家 的 人 生 经 历 和 论 证 本 身 就 是 宝 贵 的 学 术 财 富 ,为 我 们 深 究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的 发 展 脉 络 、知 识 谱 系 及 其 内

在 逻 辑 ,展 现 出 值 得 用 心 拓 垦 的 丰 饶 “田 野 ”。 年 轻 一 代 学 者 定 能 从 孔 迈 隆 的 学 术 成 就 中 获 得 启 迪 和 灵 感 ,从

而 进 一 步 推 动 中 国 人 类 学 汉 人 社 会 研 究 的 国 际 化 发 展 。 [责任编辑 陈 彪] [责任校对 袁诗筌]

[作者简介] 李明洁(1968~ ),女,浙江宁波人,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民俗学研究所 教 授。主 要
研 究 方 向 :文 化 人 类 学 、都 市 民 俗 学 、社 会 语 言 学 。 上 海 ,邮 编 :200241。

* 收稿日期 2019-07-31

1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见证*

———回顾我的学术生涯

□[美]孔迈隆/著 江雯娟,龙宇晓/译

[摘 要] 作为目前健在并仍 然 活 跃 于 学 术 界 的 最 为 资 深 的 美 国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专 家,孔 迈
隆的学术生涯亲历见证了人类学中国研究这一领域从弱小到壮大的发展历程。孔迈隆将其个人学
术经历放置到全球人类学、西方中 国 学/汉 学、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等 各 个 层 面 的 学 术 发 展 脉 络 中 来 进
行 回 顾 与 反 思 ,为 深 入 认 识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领 域 的 知 识 谱 系 与 演 进 逻 辑 ,提 供 了 生 动 的 实 例 和 有 益
的启示。

[关键词] 孔迈隆(MyronLeonCohen);人类学中国研究;学术谱系;个人学术史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02-10

2016年5月初,龙宇晓教授以组委会筹备工作人员的身份受2016 年 中 国 人 类 学 学 会 年 会、上 海 人 类 学
学 会 学 术 年 会 暨 第 六 届 复 旦 人 类 学 日 联 合 组 委 会 的 委 托 ,与 我 取 得 联 系 。 他 代 表 以 复 旦 大 学 副 校 长 、中 国 人
类学学会副会长、上海人类学学会会长金力 教 授 为 首 的 大 会 组 委 会 告 知 我,经 由 潘 天 舒 教 授、范 可 教 授 等 中
国 著 名 人 类 学 家 的 提 名 和 极 力 推 荐 ,我 成 为 中 国 人 类 学 界 最 负 盛 名 的 “人 类 学 终 身 成 就 奖 ”的 获 奖 人 ,希 望 我
能够到上海参加定于2016年11月4~6日 召 开 的 此 届 年 会,在 会 议 期 间 接 受 颁 奖,并 为 会 议 做 一 场 主 旨 演
讲。

这 一 消 息 对 我 而 言 无 疑 是 个 不 小 的 惊 喜 。 经 过 慎 重 考 虑 ,我 很 快 决 定 接 受 邀 请 。 因 为 在 我 看 来 ,这 不 仅
是 一 项 很 高 的 荣 誉 ,体 现 了 我 所 研 究 的 中 国 对 我 学 术 上 的 认 可 ,而 且 更 是 我 与 中 国 本 土 的 人 类 学 家 们 再 次 聚
会和加强深度学术联系的宝贵良机。根据 他 在 邮 件 中 的 提 问 式 咨 询 和 提 示,我 与 龙 教 授 就 主 旨 演 讲 的 标 题
和主要内容达成了一致意见,决定借此机会 对 自 己 的 人 类 学 研 究 生 涯 和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领 域 的 成 长 历 程 做
一 番 回 顾 、梳 理 与 反 思 。 以 下 就 是 据 此 而 形 成 的 文 稿 ,即 我 如 期 参 会 时 所 作 主 旨 演 讲 的 内 容 。①

一 、哥 伦 比 亚 学 生 时 代

我与人类学结缘很早,当我还是一名高中生的时候,就曾对体质人类学着迷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便 开
始了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University)的 长 期 生 涯。最 初 是 作 为 该 校 哥 伦 比 亚 学 院 的 一 名 本 科 生,在
那里学习了四年(1954~1958)。我进校时 选 的 主 修 专 业 是 心 理 学,当 时 哥 大 的 心 理 学 由 行 为 学 派 占 据 着 主
导地位。那时的我很喜欢这个学派的方法论取 向,因 为 我 觉 得 它“客 观”和“科 学”。 只 是 到 了 本 科 最 后 一 年
我才回到人类学,上了马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讲授的人 类 学 导 论 和 他 开 设 的 本 科 高 级 讲 座 课 程。哈
里 斯 对 那 个 时 期 我 的 人 类 学 思 维 产 生 了 很 大 的 影 响 ;因 为 之 前 学 习 了 行 为 主 义 心 理 学 ,我 觉 得 哈 里 斯 的 “文
化唯物论”(CulturalMaterialism)很有说服力,认 为 这 是 一 种 有 助 于 我 们 理 解 和 对 比 世 界 各 种 文 化,而 且 在

* 收稿日期 2019-07-15
① 英文原稿在龙宇晓教授安排之下,于2016年7月30日由时任贵州民族学 与 人 类 学 高 等 研 究 院 研 究 人 员 的 江 雯 娟 女

士完成汉译,译稿经龙宇晓教授校译修改后,编入年会资料集,部分 内 容 收 录 在 金 力 教 授 等 人 主 编、上 海 科 学 技 术 出 版 社 2016
年11月初出版的《人类学终身成就奖获奖者风采录》一书中。2016年11月6日潘天舒教授主持的学术微信公众号《复 旦 人 类
学 之 友 》对 本 文 中 文 版 做 了 全 文 推 送 ,从 而 使 其 得 到 了 更 多 学 者 的 关 注 。 特 此 说 明 并 致 谢 忱 。 本 文 发 表 时 又 重 新 进 行 了 编 辑 。

2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智力上让人舒心的方法。我当时确信,就像 我 所 熟 悉 的 行 为 学 派 心 理 学 一 样,哈 里 斯 的 学 说 具 有 实 用 性、实
践 性 和 客 观 性 。 同 年 ,我 又 选 修 了 约 瑟 夫 · 格 林 伯 格 (JosephGreenberg)、艾 略 特 · 施 金 纳 (ElliotSkinner)、
查尔斯·瓦格利(Charles Wagley)等教授的课程,它们都进一步增强了我对人类学的兴趣以及想以这一学科
为志业的意向。

正 是 在 那 一 年 里 ,我 第 一 次 沉 浸 到 一 门 关 于 东 亚 文 化 与 文 明 的 课 程 中 。 当 时 的 哥 大 和 现 在 一 样 ,在 东 亚
研究方面拥有强大的师资力量。我选修了哥伦比亚学院开设的一门关于亚洲文化和历史的为期两学期的品
牌课程,内容覆盖到中国、日本和印度。在选修这门课程的过程中,著名儒学研究专 家 狄 百 瑞(William The-
odoredeBary)给 我 留 下 了 极 为 深 刻 的 印 象 。 在 亚 洲 各 个 国 家 当 中 ,最 令 我 感 兴 趣 的 是 中 国 。 我 在 人 类 学 方
面所修的课程,与我所接触到的关于中国的 调 查 论 著 一 道,都 促 使 我 不 断 地 追 问 着 这 样 一 个 问 题:究 竟 是 什
么使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社群整合为 一 体,并 保 持 了 这 么 多 个 世 纪? 正 是 这 个 问 题 推 动 着 我 考 入 研 究 生
院,主攻以中国为焦点的人类学研究。我的 目 的 并 不 是 要 一 蹴 而 就 地 对 这 个 问 题 给 出 最 终 的 答 案;但 是,当
我以人类学者惯常乐用的比较眼光来看 中 国 的 时 候,这 个 问 题 对 我 的 研 究 却 起 到 了 方 向 性 的 指 导 作 用。 在
我 继 续 研 究 生 学 业 的 过 程 中 ,许 多 其 他 的 问 题 也 吸 引 了 我 的 注 意 力 。

读硕士研究生的这段时间是我的哥 大 生 涯 的 第 二 阶 段。 当 时 这 个 学 校 的 人 类 学 教 师 队 伍,除 了 上 面 已
经提到过的之外,还有康拉德·阿仁斯伯格(ConradArensberg)、露 丝 · 邦 泽 尔(RuthBunzel)、哈 利 · 夏 皮
罗(HarryShapiro)、雅克·博尔达兹(JacquesBordaz)、威廉·斯特朗(William DuncanStrong)、哈罗德·康
克 林 (HaroldConklin)、玛 格 丽 特 · 米 德 (MargaretMead)等 人 ,都 对 哥 大 的 四 学 科 整 合 人 类 学 研 究 生 教 育 做
出 了 贡 献 。 而 这 种 四 学 科 整 合 的 经 典 方 法 ,是 哥 大 人 类 学 系 的 创 始 人 弗 朗 兹 · 博 厄 斯 (FranzBoas)立 下 的 规
矩。博厄斯在我考入哥大之前即已过世,但他 的 影 响,以 及 早 年 执 教 于 哥 大 的 一 些 教 员(诸 如 露 丝 · 本 尼 迪
克 特 、朱 利 安 · 司 徒 尔 德 等 )的 影 响 ,却 依 然 持 续 存 在 ,成 了 一 笔 珍 贵 的 学 术 财 富 。

很幸运的是,在我就读哥大期间,莫尔顿·弗里德(Morton H.Fried)也是人 类 学 系 师 资 队 伍 中 的 一 员。
他 是 一 名 以 中 国 为 研 究 焦 点 的 著 名 人 类 学 家 。 在 1947~1948 年 间 ,他 在 安 徽 省 滁 县 开 展 过 田 野 研 究 。 就 在
我进入该系读研究生的第二年 (1958~1959),我 选 修 了 他 的 中 国 研 究 课 程;这 门 课 程 在 之 前 的 学 年 里 没 有
开设,被我幸运赶上。在这门课上,弗里德 不 仅 讲 授 如 何 从 人 类 学 的 视 角 去 研 究 中 国 文 化,而 且 介 绍 了 中 国
人类学学术圈子的许多情况,诸如林耀 华、杨 懋 春、李 安 宅、许 烺 光 等 人 的 研 究 成 就。 其 间,被 提 及 最 多 的 是
费孝通,费氏是弗里德十分仰慕的一 名 人 类 学 家。弗 里 德 与 费 孝 通 第 一 次 相 遇 的 情 景 十 分 有 趣。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期 间 ,弗 里 德 作 为 一 名 士 兵 ,被 美 国 军 方 派 到 哈 佛 大 学 学 习 汉 语 。 当 时 是 著 名 语 言 学 家 赵 元 任 在 负 责
实 施 军 方 的 这 一 汉 语 培 训 项 目 。 费 孝 通 主 要 在 中 国 西 部 工 作 ,当 时 正 好 被 美 国 政 府 邀 请 到 哈 佛 去 讲 学 ,这 是
美国政府为了给中国学者提供赴美访问研究机会而设立的学术交流计划之一部分。赵元任邀请费孝通去他
的 语 言 培 训 班 上 做 一 场 关 于 中 国 的 讲 座 ,而 弗 里 德 就 在 这 个 班 里 。 弗 里 德 向 费 孝 通 做 了 自 我 介 绍 之 后 ,两 人
就成了熟友,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1984年 弗 里 德 逝 世。 如 我 在 下 文 将 要 详 细 述 及 的,正 是 经 由 弗 里 德 的 引
介 ,我 才 在 1980 年 结 识 了 费 孝 通 。

在 我 选 修 弗 里 德 的 中 国 研 究 课 程 的 同 一 学 年 里 ,我 还 选 修 了 另 外 一 门 也 是 关 于 中 国 的 课 程 ,但 后 者 的 分
析视角与前者迥然不同。这是施坚雅(G.William Skinner)开的课,那时他刚被聘到哥大社会学系。弗 里 德
秉 承 朱 利 安 · 斯 图 尔 德 的 影 响 ,采 用 四 学 科 整 合 和 进 化 人 类 学 的 视 角 来 看 中 国 ;而 施 坚 雅 的 视 角 则 是 严 格 意
义 上 的 结 构 - 功 能 主 义 ,按 他 自 己 所 言 ,采 用 了 塔 尔 科 特 · 帕 森 斯 (TalcottParsons)的 社 会 学 理 论 作 为 架 构 。
在一个学期里得以同时领教 来 自 两 位 著 名 社 会 科 学 家 的 不 同 观 点,对 我 而 言 无 疑 是 一 段 绝 妙 的 教 育 经 历。
施 坚 雅 后 来 因 其 关 于 中 国 农 村 市 场 的 分 析 而 闻 名 ,但 他 在 哥 大 只 工 作 了 两 年 就 转 到 康 奈 尔 大 学 ,之 后 又 转 入
了斯坦福大学。

另一个重要的影响来自莫利斯 · 弗 里 德 曼 (MauriceFreedman)的 《中 国 东 南 部 的 宗 族 组 织》(Lineage
OrganizationinSoutheasternChina )一书。[1]施坚雅和弗 里 德 都 在 其 课 程 上 大 谈 此 书;尽 管 该 书 是 在 这 两

3

[美]孔迈隆/著 江雯娟,龙宇晓/译 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见证

门 课 程 的 前 一 年 就 已 出 版 ,但 我 却 是 在 他 们 的 课 上 才 知 道 并 阅 读 此 书 的 。 正 如 目 前 我 们 熟 知 的 ,由 于 它 是 基
于二手资料写成的关于宗族与社会之间关系 的 专 著,这 部 书 属 于“扶 手 椅 人 类 学”的 性 质。 该 书 论 述 的 不 过
是清代的情况,在其出版时(即1958~1969年 间)中 国 早 已 经 历 过 急 剧 的 转 型,出 版 后 居 然 能 成 为 中 国 人 类
学 领 域 的 基 础 文 献 之 一 ,这 在 今 天 来 看 ,似 乎 是 一 种 非 常 奇 怪 的 学 术 现 象 。 为 什 么 一 部 关 于 中 国 过 去 的 书 居
然会对中国人类学研究兴趣的新发展 具 有 如 此 深 远 的 影 响 力 呢? 我 认 为 原 因 是 多 方 面 的。 首 先,这 本 书 写
得很好,而且是在英国结构-功能学派人类 学 语 境 下 研 究 中 国 问 题 的 一 次 成 功 的 努 力;此 前,以 拉 德 克 利 夫
- 布 朗 (A.R.Radcliffe-Brown)、埃 文 斯 - 普 理 查 德 (E.E.Evans-Pritchard)、弗 思 (R.Firth)等 人 为 代 表
的 一 批 学 者 曾 运 用 这 种 方 法 充 满 睿 智 地 描 述 和 分 析 了 非 洲 和 大 洋 洲 的 一 些 社 会 。 当 然 ,另 外 一 个 原 因 在 于 :
在 该 书 出 版 的 那 个 年 代 ,尽 管 北 美 和 欧 洲 的 人 类 学 学 者 们 ,特 别 是 那 些 准 备 进 入 这 个 学 科 行 业 的 博 士 研 究 生
们 ,对 中 国 的 研 究 兴 趣 增 长 很 快 ,但 却 不 可 能 到 中 国 去 做 田 野 调 查 。

弗里德曼的这本书成为我写作硕士 论 文 的 起 点。 就 在 读 研 期 间,尤 其 是 我 在 修 读 一 门 关 于 太 平 天 国 起
义 的 课 程 中 涉 猎 到 客 家 人 的 情 况 之 后 ,我 对 研 究 客 家 汉 人 产 生 了 浓 厚 兴 趣 。 我 在 硕 士 论 文 中 提 出 ,宗 亲 制 度
之所以能够成为社会关系 的 基 础 架 构,是 因 为 中 国 东 南 部 的 方 言(客 家 话)在 其 中 起 到 了 十 分 重 要 的 作 用。
这篇硕士论文后来发表在《民族史学刊》(Ethnohistory)上,[2]而我的客家研究兴趣则 从 此 一 发 而 不 可 收。 我
当时很希望能够到客家农村社区去做田野调查。

1963 年 ,我 完 成 了 学 位 课 程 ,通 过 所 有 的 考 试 之 后 ,正 准 备 进 行 博 士 论 文 的 田 野 调 查 研 究 。 那 时 ,在 这 个
还十分弱小的中国人类学研究领域里,欧 洲 和 北 美 学 术 界 存 在 着 两 个 占 据 绝 对 主 导 地 位 的 研 究 倾 向。 其 一
就是汉人研究。尽管中国是个 长 期 以 来 都 有 着 社 会 文 化 形 态 多 样 性 (用 中 国 学 者 的 话 来 说 即 多 民 族)的 国
家 ,但 欧 洲 北 美 研 究 者 们 却 强 烈 地 偏 重 于 汉 人 研 究 ;虽 然 一 些 人 也 曾 在 口 头 上 谈 及 中 国 的 非 汉 民 族 文 化 与 社
会 ,但 鲜 有 例 外 的 是 ,没 有 什 么 人 有 兴 趣 去 研 究 他 们 。 这 一 点 与 当 时 中 国 自 己 的 人 类 学 家 们 十 分 关 注 非 汉 民
族研究的情形大相径庭。第二大 倾 向 就 是 我 所 说 的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中 的“传 统 主 义”(traditionalism),即 迷
恋和沉湎于清朝时期的汉人文化,特别是 该 文 化 的 那 些 还 能 在 田 野 调 查 中 看 到 的 各 种 表 征。 这 一 点 也 有 助
于解释傅里曼的书为什么会如此热衷地为当 时 的 学 界 所 推 崇。 与“传 统 主 义”高 度 相 关 的 是 这 样 一 个 事 实:
1950~1979 年 间 ,到 中 国 内 地 去 做 田 野 调 查 是 不 可 能 的 ,所 以 ,“传 统 主 义 ”盛 行 的 时 期 ,也 恰 好 就 是 有 关 汉 人
社会的田野研究被局限于中国的香港(特别是 新 界)和 中 国 台 湾 地 区(特 别 是 农 村)的 时 期。 当 然,一 些 人 类
学家也在海外华人社区中展开田野调查,但 由 于 此 类 调 查 工 作 是 在 非 中 国 的 或 至 少 掺 杂 着 非 中 国 社 会 政 治
环 境 的 地 域 空 间 里 进 行 的 ,它 们 并 不 怎 么 符 合 传 统 主 义 的 范 畴 。 中 国 内 地 当 时 正 在 经 历 巨 大 的 社 会 、政 治 和
经 济 转 型 ,为 什 么 值 此 传 统 汉 人 文 化 似 乎 已 在 中 国 广 大 地 区 行 将 就 木 之 际 ,反 而 出 现 了 这 种 沉 湎 于 传 统 汉 人
文化的学术倾向呢?

如我在别的论著里曾说过的,导致20世纪60~70 年 代“传 统 主 义”倾 向 增 强 的 因 素 之 一 就 是 因 为 无 法
到中国内地去实地研究那里发生的引人瞩目 的 剧 变。 在 欧 洲 和 北 美,“中 国 学”这 一 专 业 领 域 将 各 不 同 学 科
里对中国革命有着共同兴趣的学者整合到 了 一 起,包 括 了 经 济 学 家、政 治 学 家 和 许 多 其 他 学 科 的 专 家,试 图
全面认识在中国内地发生着的一切,但人类学 家 对 于“中 国 学”这 些 方 面 所 做 的 努 力 贡 献 却 很 少。 那 些 聚 焦
于 中 国 台 湾 和 中 国 香 港 地 区 急 剧 社 会 变 迁 的 田 野 研 究 ,在 当 年 其 实 也 增 长 很 快 ,然 而 对 于 理 解 中 国 内 地 并 无
多 大 价 值 ,至 少 在 人 们 的 观 念 里 是 这 么 看 的 。 不 过 ,既 然 人 们 普 遍 相 信 当 时 中 国 内 地 的 传 统 文 化 已 在 快 速 地
消 逝 ,那 么 在 中 国 台 湾 和 中 国 香 港 地 区 的 田 野 研 究 或 许 就 能 够 对 认 识 和 理 解 这 种 文 化 有 所 裨 益 。 换 言 之 ,在
更为宽泛的“中国学”专业领域中,人类学发 出 的 声 音 是 传 统 主 义 之 声,在 人 类 学 学 者 们 看 来:中 国 香 港 或 中
国台湾地区关于传统汉人文化的表述,相比 起 这 两 个 地 区 社 会 文 化 转 型 的 种 种 事 实 而 言,更 加 有 用,也 更 加
有趣。

1963 年 ,我 离 开 纽 约 前 往 中 国 台 湾 台 北 。 我 获 得 的 奖 学 金 ,使 我 在 开 始 田 野 调 查 之 前 能 够 有 足 够 的 经 费
在 台 北 进 行 一 年 的 语 言 学 习 。 在 台 北 旅 居 的 第 一 年 里 ,我 有 幸 被 “中 央 研 究 院 ”民 族 学 研 究 所 聘 为 访 问 学 者 ,

4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当时该所的领导人是著名的人类学家凌纯声教授。我在该所的身份和我在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系的一些人
脉 关 系 使 得 我 有 机 会 认 识 了 李 济 、陈 奇 禄 、李 亦 园 、文 崇 一 、刘 枝 万 、刘 斌 雄 、芮 逸 夫 等 教 授 。 对 于 我 而 言 ,能
够 接 触 到 并 与 这 个 人 类 学 的 大 圈 子 发 生 互 动 ,其 本 身 就 是 一 份 丰 厚 的 教 育 经 历 。

我当时想用好我在台北的这一年来提 高 我 对 于 汉 语 口 语 和 书 面 语 的 把 握 能 力,同 时 也 为 田 野 调 查 选 定
地 点 。 中 国 的 台 湾 农 村 和 香 港 新 界 的 共 同 之 处 在 于 它 们 都 有 客 家 人 的 村 庄 ,于 是 ,我 就 在 旅 居 台 北 的 那 一 年
里,对这两处地方都做了探访。其实,早在 从 纽 约 出 发 之 前,我 就 开 始 联 系 著 名 的 客 家 文 化 社 会 研 究 专 家 罗
香 林 教 授 。 罗 香 林 教 授 当 时 执 教 于 今 日 香 港 中 文 大 学 的 前 身 ——— “新 亚 书 院 ”,他 慷 慨 相 助 ,安 排 一 位 向 导 带
我走访了一些客家村子。这些村子要么非 常 闭 塞,要 么 由 于 年 轻 一 代 移 居 香 港 市 区 或 海 外 就 业 而 已 变 得 人
烟稀少,或者要么就是涌入了大批中国内 地 新 移 民 并 且 往 往 由 这 些 新 居 民 接 管 了 种 植 蔬 菜 的 生 计。 不 管 属
于 哪 种 情 形 ,这 些 村 子 都 已 经 显 然 不 适 合 成 为 我 的 田 野 工 作 点 ,因 为 我 当 时 深 受 占 据 主 导 地 位 的 “传 统 主 义 ”
倾 向 的 影 响 ,决 心 要 找 到 一 个 “原 真 的 ”并 且 “传 统 的 ”客 家 社 区 来 开 展 我 的 田 野 研 究 。

于 是 ,我 只 好 把 注 意 力 投 向 了 我 已 经 住 了 一 段 时 间 的 中 国 台 湾 地 区 。 台 湾 地 区 的 客 家 村 落 很 多 ,遍 布 全
岛 南 北 的 大 片 区 域 。 在 与 “中 央 研 究 院 ”民 族 学 研 究 所 和 台 湾 大 学 考 古 人 类 学 系 的 学 者 们 以 及 其 他 一 些 研 究
人员访谈的过程中,我告知他们我感兴趣的 是 找 一 个“传 统 的”社 区。 在 回 答 我 的 问 题 时,他 们 频 频 提 到,说
是如果要找这样的村庄,最值得一去的就是 台 南 的 美 浓 镇。“中 央 研 究 院”的 一 位 学 者 把 我 引 荐 给 了 当 时 住
在 台 北 的 一 位 土 生 土 长 的 美 浓 人 ,这 位 美 浓 人 同 意 带 着 我 回 他 家 乡 一 趟 。 纯 属 偶 然 的 是 ,我 们 一 到 美 浓 就 有
幸遇上了一场正在进行之中的盛大宗教庆典,而 其 中 的 核 心 部 分 就 是 醮(道 教 的 一 种 宇 宙 轮 回 仪 式)。 在 这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似乎整个镇子都被发动 起 来 了,一 整 天 都 有 好 几 千 人 列 队 而 行,浩 浩 荡 荡 地 巡 游 在 镇 子
的 每 一 条 主 干 道 上 ,力 图 要 巡 过 所 有 居 民 区 中 的 可 观 范 围 ,而 全 镇 总 人 口 才 有 5 万 人 。 那 些 没 有 走 在 巡 游 队
伍里的人,似乎都站到了路边 观 看;他 们 摆 上 供 桌 为 神 灵 敬 献 祭 品,一 旦 巡 游 队 伍 走 近,就 上 香、鸣 放 鞭 炮。
醮的主要组织者和重要捐助人要在道观 里 待 上 好 几 个 晚 上,而 道 观 则 成 为 醮 仪 的 宗 教 焦 点。 这 是 我 人 生 中
第一次真正的田野调查经历,我也在道观里 的 大 殿 里 待 了 两 个 晚 上,大 殿 里 到 处 都 是 睡 在 席 垫 上 的 男 人,每
隔几个小时他们都会被钟鼓声叫醒起来 聆 听 道 士 诵 经。 有 了 这 一 次 的 经 历 之 后,我 就 决 定 把 美 浓 作 为 我 的
田野调查点了。

我的向导们帮助我在美浓镇上游走 探 访,以 期 找 到 一 个 合 适 的 村 子。 为 了 与 当 时 人 类 学 的 一 些 公 认 程
序 相 符 合 ,我 们 寻 找 的 是 一 个 符 合 “社 区 研 究 ”各 项 要 求 的 村 子 。 村 子 不 能 太 大 也 不 能 太 小 ,但 在 规 模 上 应 该
适 合 一 个 单 枪 匹 马 的 人 类 学 者 在 村 子 里 开 展 一 项 对 于 “整 个 社 区 ”的 实 地 研 究 。 经 过 几 天 的 探 访 并 咨 询 当 地
居 民 之 后 ,我 选 定 了 大 崎 下 ——— 一 个 拥 有 69 户 人 家 的 小 村 庄 。 快 速 普 查 之 后 我 立 即 发 现 了 该 村 落 生 活 的 一
个完全意想不到的特点。在这 个 村 子 里,许 多 家 庭 的 人 口 规 模 都 比 较 庞 大:他 们 属 于 联 合 家 庭 (jointfami-
lies)。 令 我 感 到 惊 奇 的 是 ,时 至 1963 年 ,在 台 湾 地 区 乡 村 里 居 然 还 能 找 到 这 样 的 大 家 庭 :若 干 兄 弟 及 其 父 母
和 他 们 的 妻 子 儿 女 同 堂 而 居 ,构 成 一 个 共 同 经 济 、居 处 和 消 费 单 位 。

在 美 浓 住 了 几 天 之 后 我 回 到 了 台 北 ,又 花 了 几 个 月 的 时 间 继 续 我 的 语 言 学 习 并 准 备 开 始 我 的 田 野 调 查 ,
此时的我对这项调查充满了热忱地期 待。 其 间 我 又 短 暂 地 返 回 了 美 浓 几 次,寻 找 住 房 和 田 野 调 查 助 理。 由
于我被该村的许多联合家庭吸引,所以特 意 安 排 我 自 己 与 三 个 这 样 的 大 家 庭 一 起 生 活。 我 在 其 中 一 家 开 伙
食,在另一家的院子里办公,把住宿安排 在 第 三 家。 这 样 一 来,我 就 可 以 每 天 都 看 到 这 三 个 联 合 家 庭 的 日 常
活动,而且假以时日就能看出,这三家人在 家 庭 生 活 模 式 有 何 共 同 之 处,其 家 庭 生 活 的 一 些 模 式 是 怎 样 与 联
合 家 庭 结 构 联 系 在 一 起 的 。 当 然 ,在 性 格 和 关 系 的 许 多 表 征 上 ,各 个 家 庭 都 会 因 其 个 人 和 家 庭 环 境 的 差 异 而
各有不同。

1964年我搬进大崎下村,在那里一直住了一年半的时间,直 到 1965 年 夏 天 离 开。这 是 一 次 极 其 宝 贵 的
田 野 调 查 经 历 ,不 管 选 择 田 野 调 查 地 点 的 传 统 标 准 背 后 是 什 么 样 的 逻 辑 ,“不 要 太 大 也 不 能 太 小 ”的 这 一 标 准
肯 定 有 其 道 理 。 我 和 我 的 调 查 助 理 一 起 很 快 养 成 了 每 天 都 在 村 中 逛 一 逛 的 习 惯 ,我 们 走 的 路 线 是 圆 圈 形 的 ,

5

[美]孔迈隆/著 江雯娟,龙宇晓/译 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见证

以 便 能 够 途 经 村 中 的 所 有 院 落 ,并 有 机 会 与 每 个 院 子 里 的 人 交 谈 。 大 约 两 个 月 之 后 ,我 认 识 了 每 个 家 庭 的 户
主 和 其 他 成 年 男 子 中 的 绝 大 多 数 人 。 我 也 认 识 了 一 些 妇 女 ,但 是 按 照 当 地 习 惯 ,我 是 根 据 她 们 与 其 家 中 男 人
的关系来识别她们身份的。在 田 野 调 查 的 过 程 中,我 不 断 地 置 身 于 村 落 生 活 许 多 方 面 的 “参 与 观 察”中;的
确 ,我 对 在 这 里 所 遇 到 的 每 一 件 事 物 都 很 关 注 。

不过,几乎是从我开始田野调查的时候 起,就 对 该 村 的 两 大 特 征 特 别 感 兴 趣,在 我 看 来 正 是 它 们 在 村 落
社 会 里 发 挥 了 极 其 重 要 的 作 用 。 其 中 的 一 个 特 征 ,我 在 前 边 已 经 提 到 过 ,就 是 联 合 家 庭 在 这 里 占 据 着 主 导 地
位:截至1965年5月31日,村里有689口人,而其中的377人,即 全 村 人 口 的 55% 来 自 联 合 家 庭;那 些 当 时
不属于联合家庭的人在早年时也都曾经是 这 类 联 合 家 庭 的 成 员,只 是 分 家 和 结 婚 分 居 之 后 才 形 成 了 比 较 简
单的家庭结构。换句话说,村里的绝大多 数 人 都 在 其 人 生 的 某 段 时 间 里 属 于 联 合 家 庭 的 成 员。 该 村 村 落 生
活另一个特征———烟草的种植———引起了我 的 特 别 关 注。在 包 括 本 村 在 内 的 整 个 美 浓,烟 草 比 台 湾 地 区 的
其 他 地 方 都 要 种 得 多 一 些 。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烟 草 种 植 对 于 劳 动 力 的 需 求 很 大 ,堪 称 中 国 台 湾 地 区 劳 动 力 密 集
度 最 高 的 作 物 种 植 业 。 事 实 上 ,烟 草 种 植 的 时 节 正 好 处 于 两 季 稻 米 种 植 之 间 的 农 闲 季 节 。 但 是 ,如 果 一 年 之
中 有 了 两 季 稻 米 和 一 季 烟 草 的 种 植 ,就 再 也 没 有 任 何 农 闲 休 整 的 时 间 了 ,这 样 一 来 每 个 农 业 年 度 里 农 民 的 劳
动量就变得很重。

在我看来,烟草种植与联合家庭的盛 行 之 间 存 在 着 重 要 的 关 联。 联 合 家 庭 是 增 强 家 庭 劳 动 力 特 别 是 女
性 劳 动 力 的 重 要 途 径 。 在 一 个 联 合 家 庭 中 ,如 果 说 有 三 个 已 婚 的 兄 弟 的 话 ,通 常 便 是 由 他 们 的 母 亲 来 负 责 管
理 伙 食 和 家 务 ,只 留 三 个 儿 媳 当 中 的 一 个 轮 流 在 婆 婆 身 边 当 帮 手 ,而 其 他 两 个 儿 媳 都 得 与 男 性 家 庭 成 员 一 起
下 地 干 活 。 在 联 合 家 庭 组 织 中 ,有 了 更 多 的 劳 动 力 可 用 ;而 在 烟 草 和 稻 米 种 植 并 举 的 情 形 之 下 这 样 的 劳 动 力
恰 恰 又 是 十 分 亟 须 的 。 劳 动 力 需 求 和 家 庭 结 构 之 间 的 这 种 关 系 之 所 以 能 够 形 成 ,还 有 一 个 前 提 ,那 就 是 当 时
的农业还处于机械化的初级 阶 段,因 此 还 亟 须 劳 动 力;而 且 当 时 的 家 庭 制 度 注 重 的 是 家 庭 经 营 上 的 团 结 一
致 ,而 不 是 浪 漫 和 感 情 欲 望 。 尽 管 完 全 的 “包 办 婚 姻 ”早 在 很 多 年 以 前 就 已 被 取 缔 ,婚 姻 依 然 是 由 家 族 来 安 排
的。夫妻之间的感情纽带虽然肯定存在,但 不 能 在 私 房 之 外 公 开 表 现。 成 功 的 联 合 家 庭 往 往 具 有 以 下 基 本
特征:兄弟之间团结;夫妻之间有距离;家 长 享 有 权 威,通 常 是 父 亲 管 制 儿 子 们,而 母 亲 则 管 制 着 儿 媳 们。 当
我 看 到 家 庭 结 构 与 经 济 因 素 之 间 的 这 种 清 晰 的 关 联 时 ,家 庭 结 构 本 身 成 了 我 关 注 的 焦 点 。

毋庸置疑,此地的传统联合家庭不仅存 在 于 过 去,而 且 还 依 然 活 在 现 代;它 们 与 我 所 读 到 的 关 于 传 统 家
庭的情形高度吻合,重要的不同之处只在于,这 些 联 合 家 庭 不 是 什 么 精 英 的 或“乡 绅”的 家 庭,而 是 普 普 通 通
的农民家庭。

联合家庭进入中国研究的人类学视野,在 很 大 程 度 上 牵 扯 到 家 庭“类 型”的 概 念。 如 果 联 合 家 庭 是 一 种
“类 型 ”的 话 ,按 常 理 类 推 ,就 应 该 同 时 存 在 着 其 他 的 家 庭 “类 型 ”与 之 相 对 应 ,诸 如 :由 一 对 夫 妇 及 其 未 婚 子 女
组 成 的 夫 妇 家 庭 (conjugalfamily),由 两 代 人 组 成 但 每 代 只 有 一 对 夫 妇 的 主 干 家 庭 (stemfamily),等 等 ;在 中
国的情形里,通常是一对夫妇与他们的一 个 未 婚 儿 子 居 住 在 一 起。 一 个 联 合 家 庭 至 少 含 有 同 一 辈 的 两 对 夫
妇,即至少两个兄弟及其妻子。从“类型”的 角 度 来 看,联 合 家 庭 的 存 在 并 不 普 遍,在 任 何 地 方 任 何 时 间 节 点
上 ,绝 大 多 数 家 庭 都 是 夫 妇 家 庭 或 主 干 家 庭 。

但 到 了 20 世 纪 的 三 四 十 年 代 左 右 ,有 几 位 英 国 社 会 人 类 学 家 提 出 :在 任 何 社 会 里 ,家 庭 都 将 会 经 历 一 个
“发展的周期”,而对于中国的个案而言,最 常 见 的 就 是,随 着 长 子 的 结 婚,夫 妇 家 庭 演 变 为 主 干 家 庭,然 后 又
随 着 另 外 一 个 儿 子 的 结 婚 而 演 变 成 联 合 家 庭 ,最 后 会 在 所 有 儿 子 都 结 婚 一 段 时 间 之 后 发 生 分 家 ,从 而 再 次 产
生若干夫妇家庭。按我的理解,正是这一 观 点 使 得 有 关 中 国 家 庭 组 织 的 整 个 讨 论 都 发 生 了 转 型。 现 在 的 核
心 问 题 已 经 不 再 是 何 种 家 庭 类 型 占 据 主 导 地 位 而 是 家 庭 发 展 的 周 期 阶 段 的 问 题 了 :譬 如 ,在 中 国 任 何 一 个 具
体 的 社 区 里 ,在 目 前 、过 去 或 将 来 某 个 时 间 节 点 上 ,每 种 “类 型 ”的 家 庭 究 竟 拥 有 多 少 比 例 的 人 口 固 然 重 要 ,但
学者们更关注的是它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真正代表家庭发展的一个或多个周期阶段。

6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二 、哥 大 教 学 生 涯 与 台 湾 地 区 汉 人 社 会 研 究

我的博士论文就是在我攻读研究生期 间 所 做 的 这 一 次 田 野 调 查 的 基 础 上 写 成 的,后 来 我 把 它 几 乎 从 头
到尾地改写了一遍,以《合 家 与 分 家:台 湾 的 中 国 家 庭 制 度》(HouseUnited,HouseDivided:TheChinese
FamilyinTaiwan ,1976)为题正式出版。[3]但是在此书出版之前发生的以下 几 个 学 术 事 项 对 我 的 人 类 学 职
业生涯有着很大影响。

在台湾地区旅居了两年半之后,我于 1965 年回到纽约,并且获得了一份专门资助我写作博士论文的 奖
学金。1965年末,当我正在 奋 力 写 作 博 士 论 文 时,有 幸 接 到 著 名 的 日 本 人 类 学 家 罗 伯 特 · 史 密 斯 (Robert
Smith)的电话,他当时是康奈尔大 学(CornellUniversity)人 类 学 系 的 主 任。他 问 我 是 否 有 兴 趣 到 康 奈 尔 去
任教,我当然是充满激情地回答 说“是”。在 当 时 的 康 奈 尔 人 类 学 系 里,武 雅 士(Arthur Wolf)担 任 着 助 理 教
授 的 职 位 ,而 弗 里 德 曼 从 伦 敦 经 济 政 治 学 院 过 来 担 任 着 访 问 教 授 。 我 到 康 奈 尔 做 了 一 场 学 术 演 讲 ,会 见 了 那
里的教员,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激动人心 的 经 历。 果 然 没 过 多 久 我 就 收 到 了 一 封 正 式 的 任 职 邀 请 函。 拿 着 这
封信我去找我的导师弗里德请教何去 何 从。 他 做 出 的 回 应 却 是 问 我 是 否 想 在 哥 大 任 教,这 我 当 然 想。 就 这
样 我 从 1966 年 9 月 开 始 以 哥 大 讲 师 的 身 份 开 始 了 我 的 教 学 生 涯 ,最 初 讲 授 的 并 不 是 人 类 学 方 面 的 课 程 而 是
当时称为“东方研究专业”(OrientalStudiesProgram)的课程,该专业的负责人就是狄百瑞。要 讲 授 的 这 门
东 方 研 究 课 程 覆 盖 中 日 印 三 个 国 家 内 容 ,我 只 负 责 讲 授 中 国 和 日 本 方 面 的 内 容 ,而 印 度 方 面 的 内 容 则 由 另 一
名 同 事 承 担 。 指 定 给 学 生 的 课 程 读 物 里 ,从 中 国 古 代 经 典 直 到 关 于 现 代 中 国 的 论 著 ,都 有 所 选 定 。 通 过 教 这
门课程,使我了解或重新熟悉了中国文明方 面 的 核 心 文 献,让 我 又 一 次 得 到 重 塑,为 我 自 己 的 研 究 发 展 提 供
了 更 广 阔 的 视 野 背 景 。 涉 猎 日 本 方 面 的 研 究 ,使 我 对 东 亚 文 明 异 同 方 面 的 较 为 宏 大 的 问 题 也 引 起 了 注 意 。

第 一 年 的 聘 期 结 束 后 ,我 便 正 式 加 入 到 了 哥 大 人 类 学 系 的 教 师 队 伍 里 ,我 在 读 研 期 间 就 已 熟 识 系 里 这 些
教员了。开始任教时我还是讲师,1967年在我完成并答辩了博士论文之后 才 提 升 为 助 理 教 授。在 讲 授 人 类
学课程的第一年和之后的几年里,我主要是 给 本 科 生 讲 授 人 类 学 导 论 课,这 是 一 门 长 达 两 学 期 的 课 程,第 一
学 期 讲 的 是 体 质 人 类 学 、语 言 学 和 考 古 学 方 面 的 内 容 ,第 二 学 期 讲 的 是 文 化 人 类 学 的 内 容 。 采 用 的 是 四 学 科
合一的取向,这种取向在哥大的主导地位一 直 维 持 到 20 世 纪 80 年 代 后 期。 除 此 之 外,我 还 开 设 了“东 亚 民
族 志 ”(PeoplesofEastAsia)、“农 民 社 会 ”(PeasantSocieties)等 本 科 课 程 ,也 为 研 究 生 讲 授 了 一 门 题 为 “帝 制
晚 期 的 中 国 ”(LateImperialChina)和 一 门 题 为 “现 代 中 国 ”(ModernChina)的 课 程 。 最 后 边 的 这 门 研 究 生 课
程 难 度 更 大 一 些 ,因 为 1960~1970 年 代 期 间 还 很 缺 乏 关 于 中 国 的 具 有 专 业 水 平 的 人 类 学 报 告 。

在 我 的 教 学 生 涯 中 ,我 常 和 其 他 教 师 一 起 结 成 团 队 ,开 始 合 授 课 程 。 例 如 ,在 20 世 纪 70 年 代 期 间 ,大 卫 ·
约翰逊教授(DavidJohnson)和我共同开设的关于中国的合 授课程,被 列 为 人 类 学 系 和 历 史 系 跨 系 共 选 的 课 程 ;
通过该课程,我们想让学生们了解如何从人类学和历史学的双重视角出发来研 究 中 国 的 制 度 和 实 践。在 20
世 纪 80 年 代 期 间 ,我 与 日 本 研 究 专 家 、社 会 学 系 教 授 赫 伯 特 · 帕 森 (HerbertPassin)合 作 开 设 了 一 门 研 究 生
课 程 ,旨 在 比 较 中 国 清 代 和 日 本 德 川 时 代 的 社 会 组 织 ,其 目 的 就 是 要 对 东 亚 这 两 大 社 会 之 间 的 异 同 及 其 程 度
和 成 因 进 行 比 较 。 近 年 又 有 艾 瑟 尔 · 沃 洛 奇 教 授 (Isser Woloch)和 我 合 作 开 设 了 一 门 本 科 生 高 级 研 讨 课 程 ,
将 法 国 大 革 命 与 中 国 社 会 主 义 革 命 进 行 比 较 ,此 课 已 经 合 授 了 好 几 个 学 期 。 这 些 课 程 的 讲 授 ,对 于 提 升 我 自
己 关 于 中 国 人 类 学 的 思 考 具 有 很 大 的 益 处 ,每 门 课 程 都 提 供 了 一 些 重 要 的 比 较 视 角 。[4]

现在回过头来说说我在研 究 上 的 进 展。 在 我 从 中 国 台 湾 地 区 返 回 美 国 几 年 之 后,巴 博 德 教 授 (Burton
Pasternak)和 我 共 同 开 展 了 一 项 联 合 的 田 野 研 究 ,地 点 就 在 美 浓 ,而 时 间 则 是 1970 年 。 帕 斯 特 纳 克 和 我 是 哥
伦比亚人类学系读研期间的同学,都是弗 里 德 的 弟 子,也 都 感 兴 趣 于 研 究 中 国。 他 和 我 一 样,博 士 论 文 田 野
研究都是在台湾做的,当我在美浓做田野研究时,他就在台南的另一个客家村庄———打铁庄开展田野研 究。
这 一 次 ,我 对 美 浓 的 研 究 兴 趣 来 源 于 施 坚 雅 当 时 提 出 的 “地 方 体 系 ”(localsystems)论 对 我 的 影 响 。 我 们 的 想
法是要对美浓镇进行全面考察,包括镇中 心 和 该 镇 辖 区 内 的 所 有 村 庄。 我 想 研 究 这 个 镇 的 历 史 发 展 和 当 代
社 会 ,并 侧 重 于 各 种 社 会 形 态 之 间 的 相 互 关 联 ;比 如 ,历 史 上 和 现 当 代 美 浓 民 间 宗 教 活 动 中 地 方 精 英 的 角 色 。

7

[美]孔迈隆/著 江雯娟,龙宇晓/译 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见证

我们的研究项目获得了立项资助,于是我们于1970~1971年间在美浓镇做了长达一个学年的全面调查 。在
这一年里,我们获得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和现 状 资 料,从 清 代 的 契 约、账 册 和 其 他 文 书 到 日 据 时 期 的 户 籍 田 册
记 录 ,都 一 应 齐 全 ,当 然 日 据 结 束 以 后 年 代 里 的 类 似 文 献 资 料 就 更 多 了 。 帕 斯 特 纳 克 和 我 都 利 用 这 些 材 料 发
表 了 研 究 成 果 ,但 资 料 之 多 远 远 不 是 我 们 两 人 的 研 究 写 作 能 够 用 得 完 的 。

三 、中 国 内 地 田 野 调 查 梦 想 成 真

在美浓完成第二次田野调查返回来之 后 的 若 干 年 里,我 的 关 注 点 主 要 在 于 教 学 和 田 野 调 查 资 料 的 整 理
写作。但是,和研究中国人类学的其他美国 同 事 一 样,我 们 也 一 直 都 盼 望 能 够 有 机 会 到 中 国 内 地 去,因 为 当
时 前 往 中 国 内 地 开 展 人 类 学 研 究 的 大 门 还 是 关 着 的 。 时 至 1975 年 ,前 往 机 会 终 于 不 期 而 至 了 。 在 美 国 总 统
尼克松1971年访华之后,中美签署了两国 之 间 互 派 科 学 交 流 代 表 团 的 协 议,并 且 允 许 美 国 代 表 团 里 有 一 名
中国问题专家。于是我有幸在1975 年被选定去 陪 同 美 国 血 吸 虫 病 代 表 团 出 访 中 国。 我 们 的 代 表 团 一 行 于
当 年 4 月 中 旬 抵 达 北 京 ,在 华 中 和 华 南 等 地 访 问 了 两 周 后 ,于 5 月 2 日 从 广 州 出 发 赴 香 港 。 中 国 内 地 当 时 还
处 在 “文 化 大 革 命 ”时 期 ,但 人 们 的 生 活 却 依 然 有 序 进 行 ;能 够 有 机 会 观 察 到 这 一 社 会 情 景 及 其 所 表 现 出 来 的
复杂性,哪怕只是在短短的两周时间里,于 我 而 言 已 是 莫 大 的 收 获。 这 次 重 要 的 访 华 经 历,极 大 地 深 化 和 丰
富了我对中国的认识以及我所讲授的关于中国的课程。

1979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第一批美国人类学家获准 进 入 中 国 开 展 长 期 田 野 调 查。次 年,包
括人类学中国研究专家和其他很多人 在 内 的 美 国 人 类 学 学 术 界 欣 闻 他 们 曾 经 的 客 籍 同 行 费 孝 通 教 授 在 35
年后重访美国。在哥大,弗里德教授安排费 先 生 做 了 一 场 学 术 演 讲,演 讲 地 点 是 在 一 个 很 大 的 报 告 厅 里,当
时 挤 满 了 听 众 。 正 是 在 此 期 间 ,我 才 有 幸 首 次 与 费 先 生 相 见 的 。 我 们 做 了 一 场 长 谈 ,我 深 感 到 他 对 我 的 研 究
工作和拟赴中国开展田野研究的计划有着浓厚的兴趣。他非常鼓励甚至是敦促我尽快为到中国内地去做田
野 调 查 做 好 准 备 。 他 还 请 我 与 他 保 持 联 系 ,特 别 是 在 我 到 中 国 去 的 期 间 。

然而没曾想到的是,我个人前往中国内地进行田野调查的计划直到 1986 年才得以成行;在费先生的 推
荐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支持下,我获准 到 河 北 开 展 田 野 调 查,而 调 查 的 具 体 地 方 是 河 北 省 新 城 县 杨 漫 撒 乡
杨漫撒村。我的这项研究计划获得的资助 足 以 支 撑 我 整 整 一 个 学 年 的 调 查 工 作,但 我 总 共 只 获 准 在 这 个 村
子里逗留4个月时间。因此,我决定先在北 京 待 上 一 个 月,做 些 研 究 预 备 工 作,然 后 到 杨 漫 撒 村 做 为 期 两 个
月的第一轮田野调查,返回北京待上另外4 个 月,整 理 和 分 析 田 野 调 查 记 录,并 为 下 一 轮 和 最 后 一 轮 的 田 野
调查做好计划。我计划在完成村子里的 全 部 田 野 调 查 之 后,再 回 到 北 京 呆 上 一 个 月 就 返 回 纽 约。 可 就 在 我
从 田 野 调 查 点 回 到 北 京 进 行 冬 季 休 整 的 期 间 ,我 接 到 来 自 哥 大 的 电 话 ,告 知 我 说 弗 里 德 教 授 由 于 心 脏 病 突 发
而过世。我立即准备了一份要发送给他家 人 的 唁 函,但 我 当 时 想 起 次 日 还 要 按 事 先 安 排 的 预 约 时 间 到 费 先
生 家 里 去 与 他 面 谈 ,所 以 决 定 等 我 和 费 先 生 面 谈 之 后 再 发 出 去 。 第 二 天 ,即 1986 年 12 月 21 日 ,费 先 生 和 我
除 了 谈 论 原 定 话 题 之 外 ,用 了 很 长 时 间 来 缅 怀 弗 里 德 教 授 ,我 回 到 宾 馆 后 立 即 将 面 谈 时 我 和 费 先 生 共 拟 的 悼
唁 函 发 给 了 弗 里 德 教 授 的 家 人 。 在 北 京 和 河 北 的 那 一 年 里 ,我 先 后 见 了 费 先 生 好 几 次 ,深 感 到 他 对 于 中 国 人
类学研究的激情为我本人的研究工作提供了一种动力之源。

我在杨漫撒村的田野调查基本上是按 照 计 划 中 的 时 间 表 来 展 开 的,只 有 一 点 在 计 划 之 外,那 就 是:应 邀
在 村 里 过 了 一 个 春 节 。 本 人 的 田 野 调 查 研 究 关 注 的 是 家 庭 ,所 感 兴 趣 的 是 要 将 杨 漫 撒 的 家 庭 组 织 与 我 20 多
年 前 在 中 国 台 湾 大 崎 下 村 观 察 到 的 情 形 相 比 较 。 当 我 到 达 村 里 时 ,集 体 经 济 在 三 年 前 已 经 改 革 ,独 生 子 女 政
策 已 经 实 施 五 年 了 ,但 绝 大 多 数 家 庭 都 有 多 个 子 女 。 早 在 田 野 调 查 之 初 我 就 发 现 ,杨 漫 撒 的 家 庭 组 织 与 大 崎
下 的 相 比 ,有 着 许 多 相 似 之 处 。 两 个 村 庄 有 着 同 样 的 家 庭 发 展 周 期 ,只 不 过 杨 漫 撒 村 的 联 合 家 庭 阶 段 在 时 间
上 要 短 一 些 。 在 杨 漫 撒 村 ,儿 子 一 结 婚 就 与 新 娘 一 起 搬 到 自 己 的 小 家 里 去 住 了 ,而 同 样 的 现 象 在 大 崎 下 是 在
我离开若干年之后才发生的。还有一个事 实 也 让 我 兴 趣 满 满,那 就 是 两 个 村 庄 里 有 关 妇 女 私 房 钱 或 体 己 钱
的规制居然并无二致! 与家庭经济生活的其他具体状 况 一 样,两 村 都 存 在 着“家 长”(familyhead)和“当 家

8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人”(familymanager)的重要区分,都有着职业多样化的策略,等等,不 一 而 足。[5]两 村 虽 然 天 各 一 方,但 其 分
家 (familydivisionorfenjia)的过程却几乎一模一样。这当中包括,都要邀请亲戚和当地重要人物来协助分
家 ,最 后 都 要 书 写 和 签 署 一 份 分 家 契 约 或 分 家 单 。 当 然 ,两 村 之 间 的 差 别 也 不 少 ,这 是 意 料 之 中 的 事 ,但 是 两
者 之 间 有 着 如 此 多 的 相 似 之 处 ,不 能 不 使 我 觉 得 ,汉 人 社 会 具 有 共 同 文 化 的 这 一 观 点 不 无 道 理 。

从河北回到哥大之后,我就想到要通过 在 中 国 内 地 不 同 区 域 开 展 田 野 调 查 来 加 深 我 对 中 国 汉 人 文 化 的
理解。经过与上海市社会科学院和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协商,我在鲁 斯 基 金 会(HenryLuceFoundation)的 资
助下,获准安排在1990年春夏两个学期里到上海县(今上海市闵行区)所剩不多的几 个 农 庄 里 住 下 来 调 查 2
~3个月,也安排了同样长的一段时间到四川省成都市郊的农村去调查。此外,我 的 两 名 研 究 生 正 好 也 在 四
川和上海的其他地点进行田野调查。四名 充 满 工 作 激 情 的 研 究 人 员 加 入 了 我 们 的 这 个 研 究 项 目,他 们 是 上
海 市 社 会 科 学 院 的 薛 素 珍 和 费 涓 洪 、四 川 省 社 会 科 学 院 的 赵 喜 顺 和 周 开 丽 。 我 们 的 共 同 兴 趣 是 家 庭 研 究 ,但
我 们 各 自 都 有 不 同 的 研 究 主 题 。 对 我 而 言 ,最 重 要 的 兴 趣 就 是 了 解 上 海 和 四 川 的 家 庭 组 织 ,以 便 能 将 之 与 我
在 台 湾 地 区 和 河 北 的 研 究 结 果 相 比 较 。 与 以 前 的 调 查 结 果 相 类 似 ,我 在 田 野 调 查 中 发 现 ,在 上 海 和 四 川 的 农
村里,家庭组织的模式基本上与中国台湾 地 区 和 河 北 的 基 本 相 同。 这 四 个 调 查 点 中 最 与 众 不 同 的 是 上 海 的
那 个 村 子 ,在 那 里 婚 后 “从 妇 居 ”(uxorilocalmarriage)和 收 养 过 继 现 象 比 其 他 三 个 村 子 都 要 多 得 多 。

然而,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是,从总体 上 看,这 四 个 村 子 所 具 有 的 文 化 共 同 特 征 要 远 强 过 他 们 之 间 的 差
异 性 。 这 四 个 农 村 都 处 于 汉 族 聚 落 的 南 (台 湾 )、北 (河 北 )、东 (上 海 )、西 (四 川 )边 缘 地 带 ,这 些 地 带 无 论 是 历
史上还是在现代都属于边缘。中国这个国 家 覆 盖 了 形 形 色 色 的 各 种 不 同 社 会 文 化 群 体,而 其 中 的 汉 族 共 同
文 化 无 疑 是 世 世 代 代 人 口 移 动 过 程 中 的 产 物 ,这 种 移 动 往 往 都 发 生 在 以 共 同 的 国 家 制 度 、共 同 的 文 化 知 识 及
行 为 传 承 机 制 为 基 础 的 框 架 体 系 内 。 诚 然 ,“汉 族 ”这 个 概 念 已 经 存 在 若 干 世 纪 ,至 今 仍 然 具 有 十 分 重 要 的 意
义 ;而 我 的 兴 趣 就 是 要 从 人 类 学 的 视 角 来 探 讨 汉 族 文 化 的 内 涵 。

四 、1990 年 以 来 的 研 究 回 顾

自从完成1990年的上海、四川田野调 查 以 来,我 的 研 究 工 作 绝 大 多 数 都 涉 及 田 野 调 查 资 料 的 分 析。 但
是行政管理工作也占据了我大块的时间精 力,尤 其 是 在 2006 年 7 月 至 2014 年 6 月 我 担 任 哥 伦 比 亚 大 学 魏
德 海 东 亚 研 究 院 (WeatherheadEastAsianInstitute)院 长 期 间 更 是 如 此 。 在 我 的 研 究 中 ,最 主 要 的 兴 趣 并 不
在于每个田野调查点的各种具体事象,而 是 每 个 调 查 点 到 底 拥 有 哪 些 与 其 他 调 查 点 相 同 的 文 化 元 素。 我 对
“历史人类学”(historicalanthropology)越来越 感 兴 趣;历 史 人 类 学 在 我 看 来 就 是 将 人 类 学 的 概 念 应 用 到 文
献 资 料 的 分 析 中 ,而 这 类 文 献 资 料 是 通 过 民 族 志 的 田 野 调 查 研 究 获 得 的 。 从 根 本 上 说 ,在 上 述 四 个 调 查 点 上
获取的田野调查文献资料使我的研究 具 有 了 历 史 的 纵 深 度。而 这 种 历 史 理 解 正 是 我 们 所 需 要 的,特 别 是 在
做 文 化 比 较 的 时 候 ;许 多 的 相 似 性 可 能 是 现 代 发 展 的 结 果 ,因 而 不 同 于 那 些 来 自 共 同 文 化 遗 产 的 相 似 性 。 由
于 中 国 在 许 多 个 世 纪 以 来 一 直 都 在 不 间 断 地 生 产 手 稿 文 献 和 印 刷 文 献 ,甚 至 在 村 庄 里 都 如 此 ,可 以 说 这 个 国
家特别适合于开展历史人类学的研究。而 这 个 研 究 领 域 的 确 也 吸 引 了 越 来 越 多 的 中 国 人 类 学 家,诸 如 庄 英
章 、科 大 卫 、周 大 鸣 等 许 多 学 者 都 在 此 列 。

这 一 时 期 我 的 研 究 重 点 是 清 代 契 约 。 在 我 看 来 ,这 些 契 约 是 中 国 文 化 传 统 的 一 部 分 ,也 是 中 国 现 代 性 的
早 期 形 式 。 立 契 为 凭 的 做 法 在 中 国 社 会 中 随 处 可 见 ,中 国 内 地 、台 湾 地 区 和 香 港 地 区 都 已 出 版 了 契 约 收 集 汇
编方面的许多书籍。我在台湾美浓地区收 集 了 200 多 件 清 代 契 约 文 书,由 于 我 通 过 田 野 调 查 对 该 地 情 况 已
很 熟 悉 ,所 以 这 些 契 约 对 我 的 研 究 而 言 就 特 别 有 用 。 我 已 经 运 用 美 浓 契 约 文 献 写 出 并 发 表 了 好 几 篇 论 文 了 。
其中有两篇我自认为是比较重要的,它们作 为 最 后 的 两 个 专 章,被 收 录 到 了 本 人 专 著《亲 属、契 约、社 区 与 国
家 :从 人 类 学 视 角 看 中 国 》(Kinship,Contract,Communityand State:AnthropologicalPerspectiveson
China ,2005)中。[6]这些契约蕴含着有清一代社会经济生 活 的 许 多 方 面 的 内 容。 最 常 见 的 契 约 莫 过 于 两 大
类 型 ,一 类 是 关 于 分 家 的 ,另 一 类 则 是 关 于 土 地 买 卖 的 ;其 他 的 契 约 主 要 涉 及 水 权 、收 养 过 继 和 其 他 方 面 的 交

9

[美]孔迈隆/著 江雯娟,龙宇晓/译 人类学中国研究领域发展的亲历见证

易 。 除 了 契 约 之 外 ,我 的 研 究 还 用 到 了 其 他 一 些 重 要 的 文 书 ,包 括 账 簿 、收 据 、家 谱 等 等 。
美 浓 是 一 个 说 客 家 话 的 地 区 ,当 地 居 民 最 初 是 从 广 东 省 梅 县 地 区 迁 徙 过 来 的 ,也 有 不 少 人 是 从 梅 县 附 近

的蕉岭县迁徙过来定居的。因此,我希望将自 己 的 美 浓 历 史 人 类 学 研 究 与 美 浓 - 梅 县 两 地 契 约 的 比 较 研 究
联系起来。我想弄明白梅县客家文化实 践 是 如 何 适 应 台 湾 地 区 南 部 的 新 环 境 的。 在 这 方 面,我 从 嘉 应 学 院
客家研究院房学嘉教授的研究成果和建 议 中 获 益 很 大。 该 校 客 家 研 究 院 收 藏 有 大 量 的 梅 县 契 约 文 书,仅 将
这些契约与台湾美浓的契约略做初步的比 较 研 究,即 已 使 我 们 在 梅 县 文 化 如 何 适 应 中 国 台 湾 地 区 环 境 条 件
的问题上获得了许多洞见。

我当前所做的梅县-美浓比较研究的另一个重要领域是祖先崇拜。有关中国人祖先崇拜的人类学文献
主 要 集 中 在 家 庭 或 地 方 宗 族 的 近 祖 崇 拜 。 但 是 ,在 美 浓 和 台 湾 的 其 他 地 区 ,对 于 本 姓 氏 遥 远 的 祖 先 们 或 本 姓
氏在某一特定地区的立族始祖的崇拜,主 导 着 当 地 的 宗 教 实 践,而 且 得 到 拥 有 土 地 的 各 种 祭 祖 组 织 的 支 持。
在中国台湾地区,来自中国内地各地农村的移民定居者,通常有着同样的姓氏并住在同一台湾社区中,很 可
能是通过祭拜共同的远古始祖而凝聚在一起来的。有关这些遥远祖先的知识是从中国内地带到台湾地区来
的 ,而 且 最 近 我 在 房 学 嘉 教 授 的 陪 同 下 专 门 就 此 问 题 到 梅 县 考 察 了 好 几 天 时 间 。 在 梅 县 ,农 村 祭 祖 组 织 所 祭
拜 的 遥 远 始 祖 ,与 县 城 的 城 镇 居 民 祠 堂 里 供 奉 的 祖 先 是 一 模 一 样 的 。 而 在 中 国 台 湾 地 区 ,也 是 在 一 个 共 同 的
远祖名下,将那些从中国内地各不同乡村来的同姓个体整合到了一起。在梅县,同一远祖将许多个村子 的 宗
族 拢 到 一 起 ,每 个 村 子 都 出 资 来 修 建 和 维 持 同 一 个 祠 堂 。 许 多 这 样 的 祠 堂 都 修 建 在 考 院 的 附 近 ,并 且 为 那 些
前 来 参 加 考 试 的 同 姓 考 生 提 供 住 房 。 这 些 远 祖 及 其 崇 拜 活 动 显 然 值 得 做 更 进 一 步 的 研 究 ,因 为 据 我 所 知 ,现
有的人类学研究文献对于其意义还远未给予足够的重视。

五 、结 语

在我早年初步踏入人类学中国研究领 域 之 门 的 时 候,这 门 学 问 还 十 分 弱 小,所 以,一 个 刚 入 门 的 研 究 生
无须花多长时间,就能很快对 该 领 域 中 国 和 美 欧 知 名 学 者 们 的 论 著 了 如 指 掌,同 时 也 能 很 快 熟 知 那 些 在 北
美、欧洲、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和香港等地 攻 读 人 类 学 中 国 研 究 领 域 学 位 课 程 的 研 究 生 同 行。 大 家 基 本 上 都
互 相 认 识 ,或 者 至 少 相 互 都 听 说 过 对 方 的 名 字 。 与 我 同 一 时 代 进 入 这 个 领 域 的 人 目 前 健 在 的 已 经 越 来 越 少 ,
但 现 在 该 领 域 的 学 人 数 量 却 是 越 来 越 多 了 。 近 年 来 ,每 当 我 去 中 国 出 席 会 议 ,或 者 参 加 诸 如 美 国 人 类 学 协 会
(AmericanAnthropologicalAssociation)和 亚 洲 研 究 协 会 (AssociationforAsianStudies)之 类 的 重 要 学 术 社
团年会时,都会惊喜地遇到大量的人类学中 国 研 究 专 家,而 且 更 令 我 惊 奇 的 是,他 们 中 的 大 多 数 人 都 是 我 不
认 识 的 。 不 过 ,我 对 此 感 到 非 常 欣 慰 ,因 为 这 表 明 我 们 这 个 研 究 领 域 已 经 发 展 壮 大 起 来 了 。 研 究 中 国 的 人 类
学 家 越 多 ,对 于 我 们 这 个 世 界 而 言 就 越 是 利 好 :中 国 正 在 急 速 变 化 之 中 ,而 这 一 切 就 发 生 在 我 们 眼 皮 底 下 ;作
为 人 类 学 学 者 ,我 们 对 这 些 变 迁 的 研 究 越 多 ,就 越 能 够 更 好 地 将 关 于 中 国 的 知 识 传 播 给 中 国 境 内 外 的 学 生 和
社 会 各 界 人 士 ,从 而 更 利 于 达 成 世 界 对 中 国 历 史 和 现 状 的 正 确 理 解 。

[责任编辑 陈 彪] [专业编辑 潘天舒] [责任校对 袁诗筌]

[参 考 文 献]

[1]MauriceFreedman.Lineage Organizationin Southeastern China[M].London:The AthlonePress,
1958.

[2]MyronL.Cohen.TheHakkaor“GuestPeople”:DialectasaSociologicalVariableinSoutheasternChi-
na[J].Ethnohistory,1968 (3).

[3]MyronL.Cohen.HouseUnited,HouseDivided:TheChineseFamilyinTaiwan[M].New York:Co-
lumbiaUniversityPress,1976.

[4]MyronL.Cohen .AsiaCaseStudiesintheSocialSciences:A GuideforTeaching[M].New York:M.
10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E.Sharpe,1992.
[5]MyronL.Cohen.NorthChinaRuralFamilies:ChangesduringtheCommunistEra[J].étudesChinois-
es,1998(1~2).
[6]MyronL.Cohen.Kinship,Contract,CommunityandState:AnthropologicalPerspectivesonChina[M].
California:StanfordUniversityPress,2005.

[作者简介] 孔迈隆(MyronLeonCohen),见封面学者;江雯娟(1992~ ),女,江 西 广 昌 人,贵 州 师 范
学 院 中 国 山 地 文 明 研 究 中 心 助 理 研 究 员 。 主 要 研 究 方 向 :教 育 人 类 学 、山 区 教 育 、儿 童 语 文 能 力 发 展 研 究 ;龙
宇晓(1966~ ),贵州天柱人,贵州山地研 究 院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部 山 地 民 族 学 讲 座 教 授、贵 州 省 高 等 学 校 人 文
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贵州 师 范 学 院 中 国 山 地 文 明 研 究 中 心 主 任。主 要 研 究 方 向:山 地 民 族 学、认 知 人 类
学 、民 族 植 物 学 。 贵 州 贵 阳 ,邮 编 :550018。

WitnesstotheDevelopment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A ReviewofMyAcademicCareer

COHEN MyronLeon,JIANG Wen-juan,LONG Yu-xiao

(Guizhou NormalCollege,Guiyang550018,China )

Abstract:AsthemostseniorAmericananthropologyexpertinChineseresearchwhoisstillaliveand

activeinacademia,MyronL.Cohen'sacademiccareerwitnessedthedevelopmentofanthropologicalChi-
neseresearchfrom weaknesstostrength.Hereviewshisacademicexperiencefromtheperspectiveofaca-
demicdevelopmentofglobalanthropology,westernChinesestudies/sinology,andanthropologicalChinese
studies,inordertoprovidesvividexamplesandusefulrevelationstodeeplyunderstandtheknowledgege-
nealogyandevolutionlogic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Key Words:MyronL.Cohen;anthropologicalChineseresearch;academicgenealogy;personalaca-

demichistory

11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概念创新与实践经验*

□周大鸣

[摘 要] “概念”是对事物共 同 本 质 特 征 做 出 的 抽 象 概 括,它 对 学 术 研 究 具 有 十 分 重 要 的 意
义 和 价 值 。 与 其 他 学 科 相 比 ,人 类 学 的 研 究 侧 重 对 田 野 调 查 的 经 验 材 料 进 行 客 观 描 述 ,缺 少 对 材 料
进行抽象概括和理论分析。不同的 概 念 产 生 于 特 定 的 历 史 背 景 和 地 域 文 化,与 时 代 背 景 和 社 会 发
展息息相关。国内外学者也在对社会进一步地认识中推动了概念创新。在中国文化转型和社会转
型背景下,学者不断探索西方概念 本 土 化 和 中 国 经 验 概 念 化、国 际 化 的 路 径,在 对 这 些 经 验 材 料 进
行 概 括 、归 纳 的 过 程 中 ,也 推 动 了 中 国 人 类 学 的 范 畴 构 建 。 一 个 好 的 概 念 不 仅 可 以 用 来 发 表 一 系 列
的 文 章 ,还 可 以 延 伸 到 其 他 研 究 领 域 ,更 重 要 的 是 能 对 新 的 社 会 现 象 予 以 理 论 阐 释 和 实 践 指 引 。 概
念 研 究 从 经 验 材 料 出 发 ,通 过 不 断 地 概 括 和 提 升 ,最 终 应 用 于 社 会 实 践 ,服 务 于 社 会 大 众 ,产 生 更 大
的社会经济效益。

[关键词] 人类学;研究范畴;概念创新;实践经验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12-06

一 、研 究 范 畴 的 重 要 性

我在很小的范围内讲过“概念”在研 究 中 的 重 要 作 用,这 也 是 我 在 做 研 究 时 的 一 点 体 会。 我 在 百 度 上 搜
索“概 念 ”时 查 到 了 一 个 比 较 标 准 的 定 义 :人 类 从 感 性 认 识 上 升 到 理 性 认 识 的 过 程 中 ,把 感 性 事 物 中 本 质 的 东
西抽象出来并加以概括,这是本我认识的 一 种 表 达。“概 念”也 表 示 我 们 在 做 研 究 时 形 成 的 惯 性 思 维。 我 们
做 人 类 学 的 研 究 会 有 很 多 的 田 野 经 验 和 知 识 ,怎 样 把 我 们 在 田 野 里 看 到 的 感 性 知 识 上 升 到 理 性 认 识 很 重 要 。
我们过去在田野调查中多是强调感性的东 西,我 们 重 视 民 族 志,重 视 客 观 描 述,但 很 少 强 调 这 些 经 验 材 料 的
概 括 性 问 题 。 我 认 为 比 起 社 会 学 和 经 济 学 ,人 类 学 还 不 够 重 视 概 念 研 究 ,这 也 是 我 们 学 科 的 缺 陷 。 我 们 没 有
把 感 性 知 识 上 升 到 理 性 认 识 层 面 ,没 有 把 客 观 事 物 的 共 同 本 质 特 征 进 行 抽 象 概 括 。 我 们 讲 中 国 经 验 ,那 么 中
国的经验到底在哪里? 我认为还是要提出一些概念和基本理论去回应的。我们现在给学生上人类学理论与
方 法 课 时 讲 到 不 同 理 论 流 派 ,没 有 一 个 理 论 流 派 是 中 国 学 者 提 出 的 ,但 我 认 为 概 念 研 究 对 我 们 的 学 科 发 展 和
学科建设还是很重要的。

实际上我们生活在一个“概 念 时 代”,我 们 的 日 常 生 活 被 各 种 “概 念”所 包 围,如 概 念 设 计、概 念 车、概 念
股、概念书、概念图、概念手机等。这个时代 的 人 们 好 像 都 喜 欢 玩 概 念,买 卖 东 西 是 在 玩 概 念,宣 传 心 灵 鸡 汤
也是在玩概念。我之前和一个心灵鸡汤公 司 的 工 作 人 员 聊 天,问 他 们 和 女 孩 聊 感 情、聊 家 庭、聊 养 生 的 收 益
如何,他说一个月可以赚一千多万,这让 我 感 到 很 不 可 思 议。 这 个 公 司 的 运 营 方 式 很 简 单,情 感 咨 询 师 只 需
要每天在微信上讲课,每次讲课大概十分钟,公 司 一 个 月 就 有 一 千 多 万 的 收 入,女 孩 们 每 天 晚 上 看 的 这 些 心
灵鸡汤成就了很多企业家。由此可见,“概 念”与 我 们 的 日 常 生 活 息 息 相 关。 做 人 类 学 研 究 的 学 者 更 应 该 敏
锐 地 捕 捉 到 这 些 新 的 现 象 ,并 将 其 以 概 念 和 理 论 的 形 式 进 行 概 括 ,在 对 现 实 社 会 的 关 怀 和 对 学 术 发 展 的 关 照
中 承 担 起 相 应 的 责 任 。 我 们 现 在 不 缺 乏 生 产 能 力 ,发 表 论 文 的 数 量 多 少 说 明 不 了 什 么 ,有 些 人 发 表 的 论 文 数
量很多,但是没有哪个概念能够被人记住。 作 为 研 究 者,自 己 总 结 过 什 么 样 的 概 念,提 出 了 哪 些 能 让 别 人 记

* 收稿日期 2019-06-20
本文根据周大鸣教授2019年5月29日在广 西 民 族 大 学 民 族 学 与 社 会 学 学 院 的 讲 座 录 音 整 理 成 文,由 本 学 报 李 青 蓓 编 辑 加
工 ,经 周 大 鸣 教 授 审 核 后 刊 发 。

12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住 的 概 念 ,这 才 是 最 重 要 的 。
格尔兹有三个概念在中国影响比较大,第一 个 概 念 就 是“深 描”。“深 描”指 的 是 我 们 不 仅 要 描 述 出 自 己

感觉到或看到的东西,还要描述出我们 看 到 的 东 西 背 后 的 意 义。 他 举 了 个 例 子,他 说 你 看 到 别 人 在 眨 眼 睛,
但是探究眨眼睛背后的含义才是深描。他提 出 的 第 二 个 概 念 是“地 方 性 知 识”。 后 来 很 多 人 写 文 章,也 用 到
了这个概念。第三个概念则是“内卷化”。格尔兹在印度尼西亚做的研究,印 度 尼 西 亚 70% 的 人 都 居 住 在 爪
哇 岛 上 ,而 爪 哇 岛 只 占 国 土 总 面 积 的 不 到 20% ,因 此 这 里 只 能 以 一 种 相 对 来 说 精 耕 细 作 的 农 业 生 产 方 式 进 行
耕作和种植。格尔兹专门写了 AgriculturalInvolution:TheProcessesofEcologicalChangeInIndonesia
一书,后来我将这本书翻译成 《印 度 尼 西 亚 农 业 的 内 卷 化》,但 因 和 出 版 社 没 谈 好 版 权 问 题,所 以 还 没 出 版。
2014年,我在《世界民族》上也发表过一篇对“内卷化”进 行 知 识 系 谱 学 梳 理 的 文 章。[1]如 今,内 卷 化 已 经 成 为
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的一个关键 概 念,黄 宗 智 先 生 用 这 个 概 念 来 研 究 中 国 的 小 农 经 济,[2]刘 世 定、邱 泽
奇、[3]郭继强 等[4] 学者也都对其进行过讨论。

二 、中 国 民 族 学 人 类 学 的 范 畴 构 建

中 国 学 术 界 也 有 一 些 学 者 提 出 过 非 常 经 典 的 概 念 。 例 如 一 提 到 费 孝 通 先 生 ,大 家 就 会 想 到 差 序 格 局 、熟
人社会、民族走廊、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 等 概 念,[5]“中 华 民 族 多 元 一 体 格 局”这 个 概 念 受 到 了 习 近 平 总 书
记的肯定。一位学者在20世纪80年代提 出 的 学 术 概 念 能 够 被 国 家 最 高 领 导 人 接 受,还 被 写 进 党 章 和 中 共
十九大报告,对国家的大政方针产生了一 定 的 影 响,这 是 非 常 厉 害 的。 此 外,大 家 会 围 绕 着 前 人 提 出 的 概 念
进 行 讨 论 ,进 而 提 出 很 多 新 的 概 念 。 有 的 学 者 对 照 “差 序 格 局 ”提 出 过 不 同 甚 至 相 反 的 概 念 ,还 有 的 学 者 针 对
“熟人社会”提出过不同的概念。我在《广西师 范 学 院 学 报(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上 发 表 过 一 篇 文 章,我 提 到 有
的学者认为现在中国农村是半熟人社会,有 的 学 者 认 为 这 是 一 个 原 子 化 的 社 会,每 个 个 体 都 是 一 个 原 子,没
有整合起来,还有的学者认为因为农村大量 的 人 外 出 打 工 了,所 以 这 是 一 个 无 主 体 社 会。 我 在 梳 理 了“原 子
化”概念的理论脉络后,认为乡村“原子化”不 足 以 概 括 乡 村 变 迁,但 为 大 家 提 供 了 一 个 认 识 中 国 乡 村 变 迁 的
思路。[6]我 讲 这 个 例 子 就 是 想 说 明,若 做 学 术 研 究 没 能 提 出 一 个 概 念,别 人 也 记 不 住 你 写 的 文 章。 当 我 们 要
对文章进行分析的时候,我们也要看看前 人 做 的 研 究,看 看 他 们 提 出 过 哪 些 概 念,并 对 其 进 行 梳 理。 潘 光 旦
先生一生写了很多 书,我 就 记 住 了 他 提 出 的 “位 育 ”,这 个 概 念 强 调 要 把 人 的 生 物 性 和 人 的 文 化 性 结 合 起
来 。[7]他 是 在 20 世 纪 80 年 代 以 前 提 出 来 的 ,但 那 个 时 候 没 有 人 重 视 这 个 概 念 。

现在一提到“制度性宗教”和“分散性宗 教”时,大 家 都 会 立 刻 想 到 杨 庆 堃 先 生。 他 把 中 国 宗 教 分 成 两 个
大的类型,一种是制度性的,基督教、伊斯 兰 教、佛 教 等 都 是 制 度 性 宗 教。 它 有 一 套 完 整 的 规 章 制 度,也 有 专
职的神职人员。但中国的民 间 宗 教、民 间 信 仰 等 就 不 好 分 类 了。五 四 运 动 前 后,很 多 人 认 为 中 国 人 没 有 宗
教 ,只 有 西 方 人 才 有 宗 教 ,他 们 只 认 可 制 度 性 宗 教 ,不 把 中 国 民 间 信 仰 叫 作 宗 教 ,但 杨 庆 堃 先 生 就 说 这 一 类 应
该称为“分散性宗教”,或者叫做“非制度 性 宗 教”。[8]我 的 学 生 凡 是 要 研 究 民 间 信 仰 和 民 间 宗 教,我 就 和 他 们
说中国民间信仰的东西太复杂、太多变了,台 湾 仅 关 于 民 间 信 仰 的 文 献 目 录 就 出 了 一 本 16 开 大 厚 本 这 么 厚
的目录索引,所以想做这个研究要有思想准 备,首 先 要 读 非 常 多 的 文 献,而 且 这 还 是 截 至 当 年 他 编 目 录 时 候
的 文 献 。 我 认 为 杨 庆 堃 先 生 很 有 智 慧 ,用 一 个 “分 散 性 宗 教 ”的 概 念 对 中 国 民 间 信 仰 进 行 描 述 和 分 类 ,这 样 全
世界的人都接受了他的概念。

现在也有很多学者提出了一些新的概念。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聘请周永明教授做长聘教授的一个重要原
因 是 他 提 出 了 “路 学 ”。 有 一 次 我 们 开 互 联 网 的 会 议 邀 请 他 来 ,他 说 周 老 师 你 邀 请 我 是 对 的 ,我 写 的 第 一 本 书
探讨的就是电报对中国的影响。清末民 初 电 报 传 入 中 国,这 对 当 时 中 国 的 革 命 运 动 产 生 了 极 大 的 影 响。 那
时 没 有 电 台 和 电 视 ,更 没 有 什 么 全 国 性 的 报 纸 ,就 只 好 用 明 码 电 报 向 全 国 通 发 信 息 。 过 去 我 们 检 索 文 章 时 会
发现,只有工程和设计专业的 研 究 人 员 做 道 路 交 通 研 究,没 有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背 景 的 研 究 者 进 入 这 个 研 究 领
域,所以周永明教授就提出了“路学”,意思是把道路作为一个特殊的 空 间,研 究 它 的 社 会 性 和 流 动 性。[9]我 发

13

周 大 鸣 中 国 人 类 学 研 究 的 概 念 创 新 与 实 践 经 验

表的文章中也提到过,“道路”实际上可以 作 为 一 个 区 域 研 究 的 切 入 点。 一 般 一 条 道 路 都 是 以 两 个 地 点 合 并
命 名 的 方 式 命 名 ,例 如 京 珠 高 速 、广 深 高 速 、武 广 高 速 等 。 所 以 ,周 永 明 教 授 的 路 学 研 究 具 有 重 要 的 学 术 价 值
和现实意义。我也觉得这个 概 念 很 有 意 思,发 表 过 《聚 落 与 交 通:“路 学”视 域 下 中 国 城 乡 社 会 结 构 变 迁》一
文 ,[10]准 备 以 “道 路 研 究 的 意 义 与 途 径 ”为 题 再 发 表 一 篇 文 章 。

我以前提出过“虚拟社区”这个概念,我 的 学 生 根 据 这 个 概 念 写 了 一 本 书。[11]2004 年 的 时 候 “网 络 社 区”
还是一种新的社会现象,网络上的社区没有 地 域 和 空 间 的 限 制,也 没 有 稳 定 的 人 群 居 住,这 和 我 们 对 传 统 社
区 的 定 义 不 一 样 ,因 此 我 就 提 出 用 “虚 拟 社 区 ”来 概 括 这 种 现 象 。 后 来 阿 里 巴 巴 提 出 了 “智 慧 城 市 ”,马 化 腾 提
出 了 “互 联 网 + ”,李 克 强 总 理 接 受 了 “互 联 网 + ”,但 我 发 现 市 里 的 领 导 更 愿 意 接 受 “智 慧 城 市 ”。 “智 慧 城 市 ”
是 把 互 联 网 和 人 工 智 能 的 东 西 加 到 一 个 城 市 里 面 去 ,而 “互 联 网 + ”是 一 种 扩 散 性 的 概 念 ,我 们 通 过 互 联 网 可
以 加 任 何 一 个 东 西 ,这 样 就 没 有 一 个 限 定 。 比 方 说 ,现 在 发 明 了 很 多 懒 人 神 器 ,如 懒 人 化 妆 神 器 、懒 人 瓜 子 神
器、懒人炒菜机等。我看网上有一款折叠眼 镜 很 受 年 轻 人 欢 迎,实 际 上 就 是 调 整 眼 镜 的 角 度 去 折 射 影 像,这
款 神 器 是 为 了 让 那 些 辛 苦 上 班 的 年 轻 人 ,下 班 后 回 家 可 以 躺 着 看 视 频 。

我 们 以 前 经 常 提 到 “文 化 转 型 ”,但 有 了 “社 会 转 型 ”这 个 概 念 以 后 人 们 就 较 少 提 “文 化 转 型 ”了 ,但 是 我 现
在还在坚持用这个概念,我在期刊上发表过三篇关 于 文 化 转 型 的 文 章。 除[12][13][14] 此 之 外,我 最 近 也 在 讲“城
市转型”这个概念。“城市转型”讲的是城 市 是 如 何 从 地 域 性 城 市 向 移 民 性 城 市 进 行 转 变 的。 中 国 从 地 域 性
城 市 走 向 移 民 性 城 市 ,其 间 ,也 伴 随 着 城 市 从 单 一 文 化 走 向 多 元 文 化 。2017 年 我 在 《社 会 学 评 论 》上 也 发 表 过
一 篇 关 于 城 市 转 型 的 文 章 ,讲 的 就 是 从 地 域 社 会 到 移 民 社 会 的 转 变 过 程 中 带 来 的 诸 多 问 题 。[15]

30 年 前 ,学 者 在 描 述 乡 村 变 化 时 也 提 出 了 很 多 概 念 ,有 学 者 叫 “城 乡 协 调 发 展 ”,费 孝 通 先 生 叫 “小 城 镇 发
展”,还有学者叫“人口 转 移”,等 等。我 当 时 就 将 这 种 变 化 概 括 为 “乡 村 都 市 化”。这 个 概 念 有 两 个 来 源:第
一 ,来 源 于 格 尔 兹 在 印 度 尼 西 亚 做 研 究 时 提 出 的 “内 卷 化 ”概 念 。 第 二 ,来 源 也 是 在 印 度 尼 西 亚 做 研 究 的 地 理
学家麦基(T.G.McGee)提出的“Desakota”①这个概念。印度尼西亚的农村存在劳动力密集型的 问 题,农 闲 的
时候人们就到城里面去打工,农忙的时候 人 们 就 回 来 种 地。 他 的 这 个 概 念 是 说 城 乡 之 间 的 传 统 差 别 逐 渐 模
糊,并出现了一种以农业活动和非农业活 动 并 存 并 进 一 步 融 合 为 特 征 的 地 域 类 型。 这 种 情 况 和 中 国 还 是 比
较相似的,当时中国农村也有 大 量 的 剩 余 劳 动 力 从 农 业 向 非 农 业 转 移,针 对 这 种 现 象,我 就 用 了 “乡 村 都 市
化 ”这 个 概 念 。

三 、中 国 民 族 学 人 类 学 研 究 范 畴 的 应 用 实 践

我 做 的 关 于 广 东 潮 州 凤 凰 村 的 研 究 ,最 后 探 讨 的 是 乡 村 未 来 发 展 要 走 乡 村 都 市 化 的 道 路 ,其 他 老 师 对 这
个 结 论 予 以 高 度 评 价 。 我 认 为 做 研 究 始 终 都 要 有 自 己 的 想 法 ,所 以 在 做 关 于 农 民 工 的 研 究 时 ,我 也 提 出 了 一
些概念,如打工经济、二元社区、散工等。 每 一 个 概 念 都 可 以 进 行 延 伸 并 发 表 一 系 列 论 文。 我 和 其 他 老 师 之
前 做 过 关 于 散 工 的 一 系 列 研 究 ,也 都 出 了 一 些 成 果 。 当 时 大 部 分 人 是 做 企 业 雇 佣 的 农 民 工 研 究 ,没 有 人 做 非
企业的保姆、搬运工、建筑工人等散工的研究。“二 元 社 区”也 是 我 提 出 来 的 概 念,主 要 讲 在 发 达 地 区 外 来 人
与 本 地 人 居 住 在 同 一 个 空 间 ,但 没 有 融 合 在 对 方 的 生 活 当 中 。 我 对 “打 工 经 济 ”概 念 的 界 定 是 :农 民 不 再 以 农
业 收 入 为 主 ,而 是 以 外 出 打 工 的 收 入 为 主 。 一 个 地 区 如 果 有 30% 的 人 出 去 打 工 ,打 工 就 成 为 了 这 个 地 区 主 要
的 经 济 来 源 。 根 据 这 个 概 念 ,江 西 、湖 南 、广 西 、贵 州 、四 川 这 些 中 部 省 份 还 没 有 发 生 根 本 改 变 。 可 惜 的 是 ,当
时 我 提 出 这 个 概 念 以 后 ,我 的 学 生 们 没 有 一 直 沿 着 这 条 路 线 做 下 去 。 一 个 好 的 概 念 一 定 要 有 人 做 下 去 ,这 样
研究才具有传承性。我以前指 导 一 位 学 生 的 时 候,给 他 提 出 了 一 个 “族 群 孤 岛”的 概 念,这 个 概 念 源 于 语 言
学 。 我 认 为 语 言 学 有 语 言 孤 岛 ,族 群 也 是 有 孤 岛 的 。 到 现 在 我 还 是 认 为 ,这 是 一 个 很 有 价 值 的 研 究 题 目 。 这
个概念可以用来研究居住在西南少数民族 地 区 的 汉 族 人,去 研 究 移 民 与 当 地 民 族 相 互 交 往 的 过 程 或 者 是 中

① “Desakota”是印尼语,“desa”意为乡村,“kota”意为城市,我将这个概念译为“城乡融合区”。

14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过程。
另 外 ,我 要 提 一 下 都 市 人 类 学 的 研 究 。 以 前 人 类 学 专 业 的 研 究 者 都 喜 欢 到 乡 村 和 少 数 民 族 地 区 做 研 究 ,

我 就 和 一 些 老 师 做 都 市 人 类 学 的 研 究 ,当 时 还 成 立 了 一 个 都 市 人 类 学 学 会 ,我 当 过 都 市 人 类 学 学 会 的 副 会 长
兼 秘 书 长 。 我 当 时 提 出 了 “新 移 民 ”的 概 念 ,讲 的 是 如 何 把 流 动 的 人 口 变 成 真 正 的 移 民 ,而 不 是 流 而 不 迁 。 现
在 国 家 的 战 略 目 标 是 到 2020 年 从 农 村 转 移 1 亿 人 口 到 城 镇 ,也 就 是 要 发 展 新 型 小 城 镇 。 但 我 一 直 认 为 小 城
镇 的 发 展 、农 村 人 口 转 移 与 现 在 的 扶 贫 政 策 和 乡 村 计 划 有 一 点 脱 节 。 太 偏 远 的 乡 村 没 有 必 要 村 村 通 公 路 ,把
这些钱花在小城镇的建设上面效果可能会更好。

我 现 在 一 直 在 跟 腾 讯 公 司 合 作 ,每 年 还 给 研 究 生 发 包 一 些 课 题 ,我 很 鼓 励 不 同 学 校 的 学 生 来 申 请 我 们 的
课 题 。 没 有 人 知 道 互 联 网 将 来 会 发 生 什 么 变 化 ,或 者 对 我 们 带 来 什 么 样 的 影 响 ,这 是 一 个 未 知 的 领 域 。 我 们
现在通常会关心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 事 情,比 如 家 长 就 很 关 心 游 戏 对 孩 子 的 影 响。 大 多 数 父 母 认 为 游 戏
中负面的东西较多,孩子又缺乏判断力,很 容 易 走 火 入 魔。 老 师 在 对 大 学 生 进 行 思 想 政 治 教 育 时 也 发 现,学
生沉溺游戏的话会影响他们对民族文化 和 国 家 的 认 同,不 利 于 思 想 政 治 教 育 工 作 的 开 展。 现 在 国 家 对 互 联
网的管控还是比较严格的,我经常听到有学 生 抱 怨 校 园 网 太 慢 了,所 有 的 校 园 网 都 是 从 清 华 大 学 出 来 的,兜
一 圈 以 后 要 回 到 清 华 大 学 。 之 前 我 看 过 一 份 大 数 据 调 查 报 告 ,现 在 互 联 网 企 业 都 成 立 了 研 究 院 ,如 京 东 研 究
院、阿里巴巴研究院、腾讯研究院,等等。我 一 直 强 调 学 术 研 究 要 与 时 俱 进,对 人 类 学 研 究 者 而 言,人 类 学 基
本研究主题包括婚姻家庭、人际交往、社会 结 构 等,互 联 网 时 代 会 对 我 们 的 传 统 研 究 方 法 和 研 究 主 题 带 来 什
么 影 响 ,这 也 是 非 常 值 得 研 究 的 主 题 。 有 人 问 我 怎 么 总 关 心 互 联 网 研 究 ,我 说 互 联 网 跟 我 们 人 类 学 研 究 的 一
些最基本的东西是相关联的。

另 外 ,我 还 想 谈 谈 族 群 研 究 。 中 国 以 前 称 “族 群 ”为 “民 族 ”,但 国 外 还 是 称 作 “族 群 ”。 后 来 我 把 这 两 个 词
做 了 一 个 界 定 ,“民 族 ”是 个 法 律 概 念 ,必 须 经 过 一 套 法 律 程 序 的 认 定 才 能 成 为 民 族 。 “族 群 ”只 需 要 人 们 有 自
我认同意识,无论是排他还是内部认同,都可以 成 为 一 个 族 群。“民 族”是 一 个 政 治 或 者 法 律 的 概 念,“族 群”
则可以作为一个学术的概念。“族群”一词 刚 引 入 中 国 的 时 候 就 遭 到 国 家 民 委 一 批 年 龄 较 大 的 学 者 反 对,他
们说族群是族群,民族就是 民 族。后 来 云 南 大 学 有 位 老 师 申 请 了 一 个 课 题,研 究 的 是 夏 威 夷 族 群 与 族 群 关
系。当时某老先生说不准用“族群”这个 词。 我 当 时 也 在 场,就 和 这 位 老 先 生 说,美 国 只 有 族 群 这 个 概 念,他
是 研 究 夏 威 夷 的 ,所 以 只 能 用 这 个 概 念 ,这 样 一 说 才 把 这 个 题 目 救 下 来 。 这 个 故 事 是 告 诉 大 家 “族 群 ”是 个 世
界 性 的 学 术 概 念 。 实 际 上 用 这 个 概 念 研 究 中 国 也 是 可 以 的 ,但 我 会 换 一 种 表 述 方 式 。 这 个 概 念 是 20 世 纪 80
年代下半叶才进入中国,那时我们系的访 问 教 授 顾 定 国 先 生 在 中 山 大 学 开 的 课 就 是 族 群 研 究。 大 家 当 时 都
以为他是中文讲得不好才把民族讲成 族 群,后 来 他 就 用 英 文 把 他 要 表 达 的 概 念 写 了 出 来,他 写 的 是 “Ethnic
group”,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 家 民 族 事 务 委 员 会 中 的 “民 族”也 是 翻 译 为 “Ethnic”,没 有 用 “Nationality”。
中央民族大学原来是 用 “TheUniversityforNationality”,现 在 改 成 了 “Minzu UniversityofChina”。“Na-
tionality”是 民 族 和 国 家 的 意 思 ,两 个 意 思 是 连 在 一 起 的 ,所 以 “TheUniversityforNationality”指 的 是 一 个 联
合国大学。此外,有些民族还没有识别就不 能 称 其 为 民 族,尤 其 是 贵 州、云 南 有 好 多 这 样 的 族 群,所 以 用“族
群 ”来 分 析 人 群 相 对 比 较 方 便 。

我 们 看 英 文 文 献 时 就 会 发 现 从 20 世 纪 六 七 十 年 代 以 后 ,关 于 族 群 研 究 的 文 献 数 量 增 长 得 非 常 快 。 其 实
学术研究和时代脉络是 紧 密 联 系 在 一 起,西 方 社 会 在 20 世 纪 六 七 十 年 代 重 视 族 群 研 究 主 要 是 因 为 “城 市
化”,大 量 不 同 的 人 群 聚 集 到 城 市 里 ,居 住 在 同 一 个 空 间 ,于 是 如 何 处 理 不 同 人 群 之 间 的 关 系 成 为 了 一 个 亟 待
解决的问题。顾定国先生的老师 AdianSouthall教授著有UrbanAnthropology:CrossCulturalStudiesof
Urbanization 一书,该书是第一本都市人类学的著作。我们 可 以 发 现 各 个 地 区 的“城 市 化”所 带 来 的 人 群 迁
徙现象都可以用“族群”这个概念进行研 究。 中 国 现 在 是 从 地 域 性 城 市 向 移 民 性 城 市 转 变,所 以 族 群 研 究 的
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地域性城市”指的 是 过 去 的 城 市 基 本 上 以 讲 某 一 种 方 言 的 人 群 为 主 体,比 如 广 州 就
讲 广 州 话 ,上 海 就 讲 上 海 话 ,等 等 ,现 在 不 同 的 群 体 进 入 城 市 ,城 市 不 再 以 说 某 种 方 言 的 群 体 为 主 体 。 但 这 样

15

周 大 鸣 中 国 人 类 学 研 究 的 概 念 创 新 与 实 践 经 验

一来,又带来了新的问题。以前广东电视 台 大 概 有 一 半 节 目 是 粤 语,如 南 方 电 视 台 至 少 也 有 两 个 台 是 粤 语。
政 府 部 门 取 消 用 粤 语 播 出 的 电 视 电 台 节 目 ,很 多 广 州 人 就 去 游 行 ,要 求 电 视 电 台 恢 复 粤 语 节 目 。 随 着 时 代 发
展和城市转型,中国城市里 的 不 同 群 体 间 的 关 系 也 变 化 非 常 快,这 不 是 “民 族”一 词 就 可 以 概 括 的 问 题。 例
如 ,广 州 市 除 了 有 55 个 少 数 民 族 的 人 员 ,还 有 很 多 来 自 其 他 地 方 的 不 同 群 体 ,有 韩 国 人 、日 本 人 ,还 有 非 洲 不
同 国 家 的 人 。 我 们 之 前 做 调 查 时 得 知 广 州 有 非 洲 26 个 国 家 的 人 ,要 知 道 非 洲 一 共 才 五 十 几 个 国 家 。 因 此 研
究 这 样 的 群 体 就 不 能 用 “民 族 ”这 个 概 念 了 ,不 能 叫 尼 日 利 亚 族 、突 尼 斯 族 、索 马 里 族 等 ,只 能 用 “族 群 ”这 个 概
念去研究。

此外,一位学者一辈子可能 会 做 很 多 方 面 的 研 究。 例 如 凌 纯 声 先 生,他 们 那 一 代 人 受 进 化 论 的 影 响 很
深,但是他写的大部分著作都是在讲传 播 论,他 认 为 太 平 洋 的 文 化 都 是 由 中 华 文 化 传 播 过 去。[16]1985 年,我
在《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上发表过一篇 名 为《中 国 的 早 期 民 俗 学 研 究 活 动 及 其 成 就》的 文 章,我 提 到
要 把 民 俗 学 分 成 正 统 民 俗 学 派 、历 史 学 派 和 民 间 文 学 派 这 三 个 流 派 。[17]当 时 我 把 杨 成 志 先 生 划 分 在 了 正 统 民
俗 学 派 中 ,结 果 杨 先 生 不 干 ,他 说 “我 的 历 史 观 很 强 ,你 应 该 把 我 放 在 历 史 学 派 里 ”。 所 以 当 时 我 就 在 想 ,一 位
学 者 所 做 的 研 究 并 不 是 说 一 个 流 派 就 可 以 概 括 的 ,但 是 不 去 概 括 的 话 文 章 又 写 不 出 来 。

一 个 好 的 概 念 无 论 对 于 做 研 究 还 是 发 表 文 章 都 起 到 了 至 关 重 要 的 作 用 。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的 执 行 主 编 秦 红 増 老 师 也 提 到 过 ,一 篇 文 章 一 定 要 有 个 好 的 概 念 ,这 样 所 有 的 编 辑 都 愿 意 用 你 的 文
章 ,如 果 自 己 不 会 把 文 章 包 装 一 下 ,文 章 初 审 可 能 都 通 不 过 。 有 次 我 的 一 位 博 士 投 了 一 篇 文 章 到 广 西 民 族 大
学学报编辑部,他的文章题目是“国内外灾难 研 究 综 述”,我 说 这 个 题 目 不 好,编 辑 肯 定 看 都 不 看 就 扔 一 边 去
了 ,后 来 编 辑 一 看 到 这 个 题 目 果 然 就 没 有 再 看 了 。 我 就 帮 他 把 这 篇 文 章 稍 微 改 动 了 一 下 ,从 灾 难 研 究 的 时 代
和 流 派 切 入 ,把 题 目 概 括 了 一 下 ,文 章 就 顺 利 投 出 去 了 。[18]题 目 对 于 发 表 文 章 和 申 报 课 题 都 很 重 要 ,我 们 几 乎
都是按照这样的评审标准评阅文章。我 一 直 告 诫 学 生,做 学 术 研 究 一 定 要 有 高 度 的 概 括。 我 们 现 在 会 觉 得
进 化 论 、功 能 论 、特 殊 论 、结 构 论 等 理 论 非 常 经 典 ,每 届 人 类 学 专 业 的 本 科 生 都 要 从 一 开 始 学 习 这 些 概 念 和 理
论,但这也都是前人概括出来的。 [责任编辑 李青蓓] [专业编辑 何 明] [责任校对 袁诗筌]

[参 考 文 献]

[1]周 大 鸣 ,郭 永 平 .谱 系 追 溯 与 方 法 反 思 ——— 以 “内 卷 化 ”为 考 察 对 象 [J].世 界 民 族 ,2014(2).
[2][美 ]黄 宗 智 .华 北 的 小 农 经 济 与 社 会 变 迁 [M].北 京 :中 华 书 局 ,2000.
[3]刘 世 定 ,邱 泽 奇 .“内 卷 化 ”概 念 辨 析 [J].社 会 学 研 究 ,2004(5).
[4]郭 继 强 .“内 卷 化 ”概 念 新 理 解 [J].社 会 学 研 究 ,2007(3).
[5]麻 国 庆 .社 会 结 合 和 文 化 传 统 ——— 费 孝 通 社 会 人 类 学 思 想 述 评 [J].广 西 民 族 学 院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2005(3).
[6]周大鸣,廖越.我们如何认识中国乡村社会结构 的 变 化:以“原 子 化”概 念 为 中 心 的 讨 论[J].广 西 师 范 学 院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2018(4).
[7]潘 光 旦 .人 文 史 观 [M].上 海 :上 海 三 联 书 店 ,2008.
[8][美 ]杨 庆 堃 ,著 ,范 丽 珠 ,译 .中 国 社 会 中 的 宗 教 [M].成 都 :四 川 人 民 出 版 社 ,2016.
[9]周 永 明 .路 学 :道 路 、空 间 与 文 化 [M].重 庆 :重 庆 大 学 出 版 社 ,2016.
[10]周 大 鸣 ,廖 越 .聚 落 与 交 通 :“路 学 ”视 域 下 中 国 城 乡 社 会 结 构 变 迁 [J].广 东 社 会 科 学 ,2018(1).
[11]刘 华 芹 .天 涯 虚 拟 社 区 :互 联 网 上 基 于 文 本 的 社 会 互 动 研 究 [M].北 京 :民 族 出 版 社 ,2005.
[12]周 大 鸣 ,龚 霓 .文 化 转 型 视 域 下 的 社 会 风 气 ——— 文 化 转 型 研 究 之 三 [J].思 想 战 线 ,2017(3).
[13]周 大 鸣 .文 化 转 型 :冲 突 、共 存 与 整 合 的 意 义 世 界 [J].民 族 论 坛 ,2012(22).
[14]周 大 鸣 .都 市 化 中 的 文 化 转 型 [J].中 山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2013(3).
[15]周 大 鸣 .从 地 域 社 会 到 移 民 社 会 的 转 变 ——— 中 国 城 市 转 型 研 究 [J].社 会 学 评 论 ,2017(6).

16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16]凌 纯 声 .中 国 边 疆 民 族 与 环 太 平 洋 文 化 (上 下 册 )[M].台 北 :联 经 出 版 事 业 公 司 ,1979.
[17]周 大 鸣 .中 国 的 早 期 民 俗 学 研 究 活 动 及 其 成 就 [J].中 山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1985(1).
[18]夏 少 琼 .国 外 灾 难 研 究 历 史 、现 状 与 趋 势 [J].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2011(4).

[作者简介] 周大鸣(1958~ ),湖南湘潭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山大学移民与族群研究中心主任,
历 史 人 类 学 研 究 中 心 副 主 任 。 研 究 方 向 :族 群 与 区 域 文 化 、都 市 人 类 学 。 广 东 广 州 ,邮 编 :510275。

ConceptInnovationandPracticeExperience
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ZHOU Da-ming

(SunYat-senUniversity,Guangzhou510275,China)

Abstract:"Concept"isanabstractgeneralizationofthecommonessentialfeaturesofthings,anditis

ofgreatsignificanceandvaluetoacademicresearch.Compared withotherdisciplines,anthropologicalre-
searchfocusesonobjectivedescriptionofempiricalmaterialsinfieldinvestigations,lackingabstractgener-
alizationandtheoreticalanalysisof materials.Differentconceptsarederivedfrom specifichistoricalback-
groundsandregionalcultures,andarecloselyrelatedtotimesandsocialdevelopment.Scholarsathome
andabroadhavealsopromotedconceptualinnovation withfurtherunderstandingofsociety.Underthe
backgroundofChineseculturalandsocialtransformation,scholarskeepexploringthepathoflocalizing
westernconceptsinChinaandconceptualizingChineseexperienceinternationally.Theprocessofgenerali-
zingtheseempiricalmaterialsalsopromotesthedimensionconstructionofChineseanthropology.A good
conceptcanbeusedtopublishaseriesofarticles,canbeextendedtootherresearchfields,and moreim-
portantly,canoffertheoreticalexplanationsandpracticalguidancefornewsocialphenomena.Conceptual
researchstartsfromempiricalmaterials,andthroughcontinuousgeneralizationandimprovement,andcan
finallybeappliedtosocialpractice,servingthepublicandgeneratinggreatersocialandeconomicbenefits.

Key Words:anthropology;researchdimension;conceptinnovation;practiceexperience

17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乡村振兴与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新议题*

□曹 晗

[摘 要] 乡村是孕育中国人 类 学 成 长 的 土 壤,乡 村 社 会 发 展 变 迁 历 来 都 为 人 类 学 独 特 且 重
要 的 研 究 领 域 。 时 下 ,乡 村 振 兴 的 浪 潮 给 乡 村 带 来 前 所 未 有 的 发 展 机 遇 和 挑 战 ,因 之 人 类 学 应 对 乡
村的价值与功能、产业与城乡双融 合 发 展、农 民 组 织 化 与 乡 村 治 理 体 系 现 代 化 建 设、乡 村 生 态 文 明
建设与人居生活环境改善以及乡村传统文化资源传承与创新等相关议题进行全面而深入的研究,
既 要 做 扎 实 的 田 野 调 查 ,更 要 从 中 提 炼 出 适 用 于 中 国 社 会 发 展 的 理 论 与 概 念 ,并 在 实 践 上 为 乡 村 振
兴做出学科贡献。

[关键词] 乡村振兴;乡村人类学;乡村传统文化资源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18-09

一 、研 究 缘 起

进 入 21 世 纪 ,随 着 文 化 事 业 和 文 化 产 业 的 提 出 和 发 展 ,乡 村 文 化 成 为 一 种 有 利 于 地 方 经 济 发 展 的 资 源 ,
如 何 对 其 加 以 利 用 和 保 护 引 起 各 界 高 度 重 视 。 中 共 十 八 大 提 出 美 丽 乡 村 建 设 ,将 乡 村 作 为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精
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基础环节,人们逐渐认识 到,乡 村 的 发 展 具 有 全 局 性 意 义,一 个 美 丽 的 乡 村 不 仅 仅 是 乡 村
居 民 的 需 要 ,也 是 城 市 居 民 的 需 要 。 中 共 十 九 大 更 是 提 出 实 施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将 乡 村 发 展 置 于 前 所 未 有 的 战
略 高 度 ,乡 村 为 中 华 优 秀 传 统 文 化 之 根 脉 ,乡 村 文 化 是 乡 村 振 兴 之 灵 魂 逐 渐 成 为 当 前 主 流 认 识 。 而 不 论 中 国
社会对乡村处于哪一种观念认知与实践取 向 之 下,人 类 学 都 立 足 于 中 国 现 实,从 自 身 学 科 视 角 出 发,由 传 统
的 家 族 、宗 族 、亲 属 制 度 、汉 人 村 庄 社 会 、农 民 生 计 活 动 等 研 究 议 题 拓 展 到 乡 村 工 业 化 、乡 村 都 市 化 、农 民 的 流
动 性 、生 态 移 民 、乡 村 文 化 多 样 性 、乡 村 旅 游 、乡 村 文 化 保 护 等 研 究 议 题 ,取 得 了 丰 硕 的 研 究 成 果 。 如 今 ,乡 村
振兴战略的推进掀起了乡村 建 设 的 新 浪 潮,这 也 给 有 着 浓 厚 乡 土 情 结 的 人 类 学 学 科 赋 予 了 新 的 使 命,一 方
面 ,人 类 学 应 延 续 记 录 追 踪 乡 村 社 会 发 展 变 迁 ,总 结 提 炼 乡 村 发 展 特 点 与 经 验 ,推 进 乡 村 发 展 的 历 史 使 命 ,另
一方面,也应紧随时代步伐,在现有研究基 础 上 走 向 深 入,关 注 乡 村 新 生 事 物,发 现 研 究 新 议 题,开 拓 研 究 新
视野,为振兴乡村贡献一己之力。有鉴于此,本 文 将 结 合 人 类 学 对 乡 村 社 会 的 已 有 研 究,乡 村 发 展 现 状 和 趋
势,机遇与挑战,对乡村振兴背景下中国人 类 学 研 究 的 新 议 题 进 行 讨 论,以 期 人 类 学 能 够 更 好 地 融 入 并 推 进
乡村振兴。

二 、重 新 认 识 乡 村 的 价 值 与 功 能

多 年 来 ,在 以 经 济 建 设 为 中 心 ,快 速 推 进 工 业 化 、城 市 化 的 背 景 下 ,中 国 乡 村 的 发 展 地 位 被 长 期 忽 略 、乡
村 的 价 值 被 严 重 低 估 。 谈 到 乡 村 建 设 ,曾 经 大 多 数 人 认 为 中 国 的 现 代 化 实 际 上 就 是 一 个 非 农 化 过 程 ,倡 导 用
发 展 工 业 的 模 式 发 展 农 业 ,用 建 设 城 市 的 思 路 改 造 乡 村 ,受 这 一 片 面 思 维 的 影 响 ,在 很 长 一 段 时 期 内 ,中 国 社
会普遍对广大乡村的功能与价值缺乏全面、系 统 和 科 学 的 认 知,导 致 在 乡 村 建 设 过 程 当 中 出 现 一 些 偏 差,学

* 收稿日期 2019-07-25
基金项目: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 目 “乡 村 振 兴 背 景 下 我 国 农 村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方 略 研 究 ”(项 目 编 号:18ZDA118
);2019年度广西高校中青年教师科研基础能力提升项目“乡村振兴背 景 下 广 西 农 村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路 径 研 究”(项 目 编 号:
2019KY0157);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一流学科资 助 项 目 “文 化 生 态 视 域 下 民 族 地 区 农 村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研 究 ”(项 目 编 号:
2019MDMZX023)。

18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界在关注乡村发展这一研究议题时,也未 曾 对 这 一 根 本 问 题 进 行 深 入 探 讨。 而 对 乡 村 功 能 与 价 值 的 忽 略 使
得 乡 村 发 展 定 位 不 够 明 晰 ,乡 村 何 去 何 从 的 重 大 历 史 性 问 题 更 是 难 以 得 到 解 答 。

近 几 年 ,随 着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实 施 和 推 进 ,总 结 、梳 理 、挖 掘 乡 村 的 功 能 与 价 值 成 为 学 者 们 必 须 面 对 的 一
个重要课题,一些学者也专门就此议题进 行 了 探 讨,认 为 乡 村 价 值 包 括 生 产 价 值、生 活 价 值、生 态 价 值、社 会
价值和文化价值。 具[1](P39) 体来讲,首先,乡村具有重要的生产价值,是 农 民 从 事 生 产 活 动 的 空 间,在 人 类 历 史
长 河 中 ,乡 村 的 主 要 功 能 就 是 生 产 并 提 供 粮 食 等 基 本 物 质 资 料 ,且 基 于 不 同 自 然 条 件 和 资 源 禀 赋 形 成 了 各 种
各样的生产方式,塑造了丰富的乡土文化,随 着 人 口 的 快 速 增 长 以 及 人 们 对 食 物 品 质 的 要 求 逐 步 提 高,乡 村
这一基本功能在今天对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保 障 人 们 的 生 命 健 康 有 着 举 足 轻 重 的 意 义;其 次,基 于 多 样 的 生
产、经济和文化活动,乡村具有丰富的生 活 价 值,正 如 “桑 柘 影 斜 春 社 散,家 家 扶 得 醉 人 归”①“稻 花 香 里 说 丰
年,听取蛙声一片”②等诗句中所呈现出 的 生 活 图 景,乡 村 与 自 然 贴 近 的 慢 节 奏 生 活 和 理 念 逐 步 为 更 多 人 倡
导,乡村闲适安逸的生活也从古代文人雅士 的 追 求 发 展 成 为 现 代 社 会 大 众 向 往 的 幸 福 美 好 生 活;再 者,当 我
们 以 生 态 文 明 的 视 角 来 看 ,乡 村 所 拥 有 的 生 态 涵 养 功 能 有 着 独 特 的 价 值 ,作 为 生 活 空 间 ,乡 村 是 优 美 的 、宜 居
的,作为生产空间,乡村是有机 循 环 的、可 持 续 发 展 的,作 为 动 植 物 栖 息 地,乡 村 有 利 于 生 物 多 样 性 的 保 护。
总之,乡村是顺应自然规律的,人与环境、人 与 自 然 和 谐 发 展 的 理 念 与 生 态 智 慧 渗 透 于 乡 村 生 产 生 活 的 方 方
面 面 。 此 外 ,当 前 乡 村 新 产 业 新 业 态 的 蓬 勃 发 展 扩 展 了 乡 村 的 社 会 功 能 ,除 社 会 交 往 、邻 里 互 助 、习 俗 教 化 等
传统社会功能,乡村在吸纳就业、科普教育、科 技 创 新、观 赏 休 闲、养 老 养 生、文 化 体 验、文 化 展 演 等 现 代 功 能
得到进一步凸显。最后,乡村是创造、承载 和 保 存 优 秀 传 统 文 化 的 空 间,包 括 有 形 的 物 质 文 化,如 生 产 工 具、
生 活 器 具 、房 屋 建 筑 、服 饰 饮 食 等 ,无 形 的 制 度 和 精 神 文 化 ,如 村 规 民 约 、风 俗 习 惯 、民 间 信 仰 、传 统 工 艺 、节 庆
文 化 、孝 文 化 等 。

从上述来看,乡村具有无可替代的功能与无比丰厚的价值,乡村最根本的价值是中国文化之根 基,是 中
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生生不息的土壤和 千 年 传 承 的 载 体。 乡 村 不 仅 仅 是 一 个 人 或 一 群 人 的 家 园,更 是 整 个
中 华 民 族 的 精 神 家 园 ,内 含 于 乡 村 文 化 中 的 浓 厚 情 感 、凝 聚 力 和 向 心 力 是 民 族 文 化 自 信 的 坚 实 基 础 。 笔 者 认
为未来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乡村的功能与 价 值 进 行 更 为 深 入 的 研 究 和 深 刻 的 解 读,一 是 明 确 乡 村 文 明 在 人
类发展史、世界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及意义,并 将 中 国 乡 村 文 明 的 价 值 置 于 整 个 人 类 文 明 体 系 中 来 讨 论;二
是 从 历 时 性 和 共 时 性 出 发 ,梳 理 中 国 乡 村 在 不 同 历 史 发 展 阶 段 对 社 会 整 体 或 部 分 发 展 产 生 的 作 用 ,总 结 乡 村
的基本功能,结合当下社会发展需求以及乡 村 建 设 的 具 体 实 践 深 度 挖 掘、系 统 整 理 乡 村 的 价 值,进 一 步 明 晰
当代乡村的发展定位;三是对 乡 村 功 能 与 价 值 的 认 识 由 单 一 转 向 整 体,关 注 各 功 能 间 的 内 在 联 系 与 相 互 作
用,构建乡村的价值体系,从而对乡村价值 有 一 个 全 新 的 发 现 和 认 知;四 是 从 人 类 关 怀 的 角 度 来 看 乡 村 的 存
在 与 发 展 ,可 以 明 了 人 们 最 终 需 要 的 是 文 化 多 样 ,而 不 是 文 化 单 一 的 乡 村 和 谐 ;五 是 合 理 地 将 现 代 与 传 统 、都
市与田野、全球与地方的有机 结 合,从 而 塑 造 出 独 特、多 样 且 具 有 现 代 气 息 的 新 型 乡 土 文 化,而 不 是 单 纯 地
“城 市 化 ”让 城 市 吞 并 农 村 ;是 每 个 民 族 寻 找 到 自 己 生 存 与 发 展 的 位 置 和 贡 献 ,而 不 是 强 势 民 族 或 国 家 的 独 裁
与霸权。 因[2](P357) 此,未来研究应对乡村在新发展时期所展现出的开放性与包容性给予重视。

三 、探 讨 产 业 与 城 乡 双 融 合 发 展 的 体 制 机 制 与 路 径

众所周知,城乡关系是中国经 济 社 会 关 系 中 最 重 要 的 关 系 之 一,也 是 学 界 长 久 以 来 重 点 关 注 的 研 究 议
题,受社会历史条件、国家政策导向以及 城 乡 各 自 差 异 的 影 响,中 国 城 乡 关 系 呈 现 出 独 特 的 演 变 轨 迹。 改 革
开 放 前 ,国 家 为 推 动 工 业 化 进 程 从 农 村 吸 收 大 量 资 源 ,工 农 、城 乡 之 间 差 距 渐 显 ,形 成 城 乡 各 自 封 闭 的 二 元 分
治 格 局 ,主 要 表 现 为 工 业 对 农 业 ,城 市 对 农 村 单 向 度 汲 取 的 城 乡 关 系 模 式 ,城 市 、城 镇 发 展 成 为 各 界 关 注 的 焦

① (唐)王驾:《社日》。
② (宋)陶渊明:《归园田居》。

19

曹 晗 乡村振兴与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新议题

点。改革开放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 行、乡 镇 企 业 的 异 军 突 起 极 大 地 激 发 了 乡 村 的 活 力,农 业 现 代 化
水 平 逐 步 提 升 ,农 村 面 貌 有 了 显 著 变 化 ,乡 镇 企 业 发 展 、乡 村 工 业 化 得 到 学 界 关 注 。 与 此 同 时 ,伴 随 改 革 开 放
进 程 的 深 入 ,城 乡 差 距 急 剧 扩 大 ,各 类 生 产 要 素 流 向 城 市 ,大 量 农 民 从 乡 村 涌 入 城 市 形 成 “民 工 潮 ”,而 在 城 市
化 速 度 较 快 的 长 江 三 角 洲 、珠 江 三 角 洲 等 地 也 涌 现 了 一 批 都 市 化 程 度 较 高 的 村 落 ,其 生 活 方 式 、社 会 文 化 、社
会结构、生计模式都发生了转变,这些现象 引 起 了 人 类 学 学 者 的 注 意,故 在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内,乡 村 都 市 化、流
动的农民成为人类学的重点研究领域。跨 入 21 世 纪,城 乡 对 立 的 畸 形 关 系 不 仅 使 农 村 负 担 过 重、农 村 承 载
过多、农民牺牲过大,也使城市面临各类 发 展 困 境,严 重 阻 碍 了 中 国 经 济 社 会 的 健 康 发 展。 为 解 决 城 乡 发 展
失衡的问题,2002 年,中共十六大提出城乡统筹发展的思想,2007 年,中共十七大在城乡关系理论上再次 实
现 突 破 ,提 出 “城 乡 经 济 社 会 一 体 化 ”新 发 展 方 向 ,在 此 阶 段 ,人 类 学 学 者 或 是 围 绕 科 技 下 乡 ,对 乡 村 科 技 的 推
广与服务、乡村农业产业化经营、乡村市场交换、乡村社会网络 等[3] 议题 进 行 调 查;或 是 聚 焦 乡 村 旅 游 的 兴 起
给乡村地区尤其是少数民族村寨带来 的 影 响。[4]与 此 同 时,我 们 也 应 注 意 到,这 一 阶 段 虽 被 视 为 中 国 社 会 对
城乡认识的转折点,城乡对立关系趋于缓和,但 在 理 论 和 实 践 中,人 们 往 往 认 为 乡 村 的 建 设 与 发 展 应 适 应 以
城市为核心和标准的现代化,乡村应被吸纳为城市的一部分。2012年,中共 十 八 大 提 出,要 加 快 完 善 城 乡 发
展一体化体制机制,此后,城乡发展一体化成为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之 一。2017 年,中 共 十 九 大 报 告 首 次 提
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 展 的 总 方 针,强 调 走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乡 村 振 兴 道 路,必 须 重 塑
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推 动 新 型 工 业 化、信 息 化、城 镇 化、农 业 现 代 化 同 步 发 展,加 快 形 成 工 农 互
促 、城 乡 互 补 、全 面 融 合 、共 同 繁 荣 的 新 型 工 农 城 乡 关 系 。 故 如 何 在 乡 村 振 兴 背 景 下 促 进 城 乡 深 层 次 融 合 、如
何通过推进城乡融合振兴乡村成为当下及未来各学科的重要研究课题。

乡 村 振 兴 的 总 要 求 包 括 产 业 振 兴 、人 才 振 兴 、文 化 振 兴 、生 态 振 兴 和 组 织 振 兴 ,其 中 产 业 振 兴 位 于 总 要 求
首位,说明产业兴旺是推动乡村振兴的基础 和 关 键,而 实 现 这 一 目 标 必 然 要 走 产 业 融 合 的 发 展 道 路,这 是 因
为从横向来看,乡村产业融合发展涉及的 具 体 内 容 和 要 素 十 分 广 泛,比 如 土 地、农 产 品、资 金、技 术、信 息、人
才 等 ,而 从 纵 向 来 看 ,乡 村 产 业 深 度 融 合 的 过 程 也 是 一 个 从 土 地 、资 金 等 物 质 层 面 到 组 织 、管 理 等 制 度 层 面 再
到 生 活 方 式 、民 族 文 化 乃 至 精 神 信 仰 层 面 的 融 合 过 程 ,因 此 ,乡 村 产 业 融 合 不 仅 是 城 乡 融 合 的 重 要 组 成 部 分 ,
更 是 推 动 城 乡 融 合 的 强 劲 动 力 。 虽 然 城 乡 融 合 、乡 村 产 业 融 合 已 成 为 人 们 公 认 的 发 展 趋 势 ,但 目 前 城 乡 融 合
还面临城乡二元分割现象明显,各区域 城 乡 发 展 情 况 差 异 性 较 大 等 问 题。[5]故 实 现 城 乡 融 合、乡 村 产 业 融 合
是 一 个 复 杂 艰 巨 的 历 史 重 任 ,需 要 社 会 各 界 聚 焦 聚 力 。

人 类 学 作 为 以 乡 村 社 会 为 主 要 研 究 对 象 的 学 科 ,应 从 自 身 学 科 视 角 出 发 ,寻 求 、探 索 、总 结 推 进 城 乡 融 合
以 及 乡 村 产 业 融 合 的 有 效 经 验 和 做 法 ,努 力 破 解 当 前 面 临 的 困 境 。 从 宏 观 层 面 来 看 ,建 立 健 全 城 乡 融 合 发 展
的 体 制 机 制 和 政 策 体 系 ,构 建 乡 村 一 二 三 产 业 融 合 发 展 体 系 是 学 者 们 未 来 关 注 的 两 大 课 题 ,这 其 中 包 含 的 研
究内容范围广泛且相互联结,笔者认为可以 从 不 同 类 型 的 乡 村 产 业 出 发 进 行 总 结,逐 步 拓 展、梳 理 出 一 条 研
究 思 路 。 乡 村 产 业 依 托 于 农 业 农 村 资 源 ,农 业 是 乡 村 最 为 核 心 、基 础 的 产 业 ,目 前 ,大 数 据 技 术 在 农 业 信 息 获
取 、分 析 处 理 和 综 合 服 务 等 方 面 取 得 了 多 方 面 的 研 究 进 展 ,并 在 精 准 生 产 决 策 、食 品 安 全 保 障 、消 费 需 求 挖 掘
和市场贸易引导等方面开始应用,[6]故围绕乡村第一产业,人类学学者一 方 面 应 关 注 农 业 生 产 方 式 的 变 化 对
乡 村 社 会 产 生 的 深 刻 影 响 ,尤 其 在 倡 导 质 量 兴 农 、绿 色 兴 农 、品 牌 兴 农 以 及 发 展 智 慧 农 业 的 背 景 下 ,更 加 注 重
科 学 技 术 、信 息 技 术 、高 新 技 术 在 农 业 种 养 殖 、畜 牧 等 产 业 中 的 应 用 推 广 及 其 给 乡 村 社 会 经 济 带 来 的 影 响 ,另
一 方 面 也 应 关 注 如 何 根 据 特 定 区 域 资 源 条 件 以 及 特 定 消 费 市 场 需 求 发 展 特 色 农 产 品 、特 色 农 业 ;围 绕 乡 村 第
二产业,人类学学者不仅要关注农产品加 工,包 括 初 加 工 和 精 深 加 工,通 过 对 农 产 品 加 工 过 程、加 工 程 度、仓
储 物 流 、营 销 渠 道 、市 场 体 系 、品 牌 打 造 等 环 节 的 深 入 调 查 ,分 析 农 产 品 产 业 链 、价 值 链 的 拓 展 路 径 ,也 要 关 注
乡村手工业、传统工艺,比如刺绣、印染、雕 刻 纺 织 等,以 及 这 些 传 统 工 艺 的 空 间 载 体 发 展,比 如 家 庭 工 厂、手
工 作 坊 、乡 村 车 间 的 培 育 ;围 绕 乡 村 第 三 产 业 ,以 “农 业 + ”代 表 的 农 业 多 功 能 、多 样 态 发 展 潮 流 应 进 入 人 类 学
的 研 究 视 野 ,农 业 与 工 业 、商 贸 、信 息 、物 流 、文 旅 、康 养 、教 育 等 产 业 进 行 跨 界 交 叉 结 合 ,衍 生 出 观 光 农 业 、休

20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闲 农 业 、共 享 农 业 、体 验 农 业 、数 字 农 业 、创 意 农 业 、民 宿 经 济 等 新 业 态 成 为 关 注 热 点 ,此 外 ,集 “吃 、住 、行 、购 、
游 、学 、娱 ”为 一 体 的 乡 村 旅 游 业 覆 盖 面 广 ,对 乡 村 相 关 产 业 带 动 力 度 大 ,加 速 了 乡 村 产 业 的 融 合 ,深 刻 影 响 着
乡 村 社 会 的 发 展 变 迁 ,亦 是 人 类 学 的 重 要 研 究 领 域 。

人 类 学 学 者 应 通 过 对 上 述 研 究 议 题 的 深 入 调 查 ,从 中 总 结 乡 村 经 济 多 元 化 发 展 的 路 径 ,产 业 以 及 城 乡 融
合 的 模 式 、载 体 、组 织 、制 度 、公 共 服 务 水 平 、要 素 流 动 等 方 面 的 发 展 现 状 ,对 目 前 融 合 过 程 中 面 临 的 障 碍 进 行
破解,探讨如何构建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 展 体 系、城 乡 融 合 发 展 的 体 制 机 制,推 进 城 乡 生 产 与 消 费 多 层 次
对接,最终推动城乡全面融合。这其中,人 类 学 应 发 挥 自 身 特 色 和 优 势,重 点 关 注 参 与 乡 村 产 业 融 合 中 的 各
类主体及其相互间利益链的联结,尤其要 立 足 于 农 民 主 体,聚 焦 农 民 的 参 与 性、主 动 性、创 造 性,探 索 不 断 提
升 农 民 发 展 能 力 的 有 效 方 法 ,站 在 农 民 的 角 度 了 解 他 们 的 需 求 以 及 行 动 背 后 的 逻 辑 。

四 、关 于 农 民 组 织 化 与 乡 村 治 理 体 系 现 代 化 建 设

从 古 至 今 ,乡 村 都 是 中 国 社 会 治 理 的 基 本 单 元 、神 经 末 梢 ,乡 村 治 理 关 乎 国 家 的 长 治 久 安 ,是 国 家 治 理 体
系 现 代 化 的 重 要 组 成 部 分 ,实 现 乡 村 治 理 有 效 更 是 推 进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重 要 根 基 ,而 要 达 到 乡 村 治 理 有 效 必
然 要 依 托 乡 村 组 织 这 一 社 会 基 础 。 乡 村 组 织 凝 聚 着 乡 村 建 设 与 发 展 的 各 方 力 量 ,滋 养 着 乡 村 内 生 发 展 动 力 ,
维 护 着 乡 村 社 会 生 活 秩 序 ,可 以 说 离 开 乡 村 组 织 ,乡 村 内 外 的 各 类 资 源 、发 展 要 素 就 无 法 得 到 吸 纳 整 合 ,乡 村
治理也便无从谈起。传统的中国乡村社会,虽 然 乡 村 组 织 的 运 行 方 式、层 次 结 构 历 经 变 化,但 总 的 来 说 都 可
归 结 为 乡 里 制 度 这 一 基 本 治 理 形 式 ,且 这 一 制 度 向 来 与 家 族 、宗 族 组 织 存 在 密 切 的 关 系 ,因 此 ,自 人 类 学 以 乡
村 作 为 理 解 中 国 的 基 点 以 来 ,家 族 、宗 族 组 织 的 演 变 及 其 在 乡 村 社 会 生 活 中 的 治 理 功 能 就 成 为 学 界 的 焦 点 议
题,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如林耀华 的 《金 翼:中 国 家 族 制 度 的 社 会 学 研 究》、[7]葛 学 溥 的 《华 南 的 乡
村生活———广东凤凰村的家族主义社 会 学 研 究》、[8]周 大 鸣 的《当 代 华 南 宗 族 与 社 会》[9]等 著 作。20 世 纪 80
年代以来,伴随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入,城市 化、工 业 化 加 速 发 展,乡 村 社 会 日 益 开 放、流 动、分 化 和 多 元 化,农
民 日 益 独 立 化 、个 体 化 和 多 样 化 ,[10]原 有 的 乡 村 社 会 秩 序 受 到 冲 击 ,乡 村 治 理 面 临 诸 多 的 问 题 和 挑 战 ,针 对 如
何提升乡村治理水平这一议题,学界从村民 自 治、农 民 组 织 化 等 角 度 做 了 诸 多 探 索,认 为 当 前 村 民 自 治 嵌 入
在国家治理结构中,并适应 着 国 家 治 理 的 转 型, 农[11](P68~73) 民 自 组 织 是 适 应 现 代 社 会 与 市 场 经 济 发 展 需 要
的 ,[12]因 此 ,乡 村 建 设 必 须 通 过 提 高 农 民 组 织 化 程 度 来 体 现 农 民 的 主 体 地 位 ,政 府 应 该 将 综 合 性 、多 功 能 的 农
民 合 作 组 织 作 为 新 农 村 建 设 的 主 体 ,改 变 条 块 分 割 的 复 杂 格 局 。[13]

进入21世纪,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乡村振兴等一系列推进 乡
村 发 展 的 政 策 支 持 下 ,乡 村 社 会 经 济 组 织 的 数 量 有 所 增 加 、类 型 趋 于 丰 富 、形 式 逐 步 多 样 ,取 得 了 一 定 的 发 展
成效,但与此同时,也存在不同地域乡村社 会 经 济 组 织 发 展 不 平 衡,组 织 内 部 发 展 不 规 范、质 量 不 佳、缺 少 各
类资源、缺乏专业性,农民参与度低、活力不 足 等 发 展 障 碍,总 的 来 看,目 前 中 国 农 村 基 层 组 织 体 系 存 在 正 式
组 织 职 能 异 化 、社 会 组 织 缺 乏 引 导 、经 济 组 织 功 能 不 全 的 问 题 ,整 体 表 现 为 农 民 低 组 织 化 ,[14]从 而 导 致 乡 村 治
理成本较高而效率较低,无法满足乡村和 农 民 的 发 展 需 求。 因 此,在 振 兴 乡 村 的 实 际 工 作 中,实 现 乡 村 治 理
有 效 是 关 键 环 节 ,更 进 一 步 地 讲 ,提 升 农 民 组 织 化 水 平 是 当 前 最 为 核 心 且 艰 巨 的 任 务 。

人类学应对农民组织化与乡村治理体 系 现 代 化 建 设 这 一 研 究 议 题 做 出 本 学 科 的 回 应,一 是 厘 清 新 时 期
乡村发展拥有的组织资源及其类别,进而 了 解 各 类 组 织 对 乡 村 发 挥 的 功 能 和 效 用。 时 下 乡 村 组 织 的 类 型 十
分丰富,如按功能划分可分为政治型组织,如 农 村 基 层 党 组 织、村 民 委 员 会 等;经 济 型 组 织,如 农 民 专 业 合 作
社 、产 业 协 会 等 ;服 务 型 组 织 ,包 括 农 业 科 技 服 务 中 心 、农 村 专 业 技 术 协 会 等 各 类 生 产 技 术 服 务 型 组 织 以 及 红
白 理 事 会 等 生 活 服 务 型 组 织 ;文 娱 组 织 ,如 乡 村 文 艺 队 、农 村 文 化 礼 堂 ;互 助 组 织 ,如 老 年 协 会 、农 村 资 金 互 助
组织;公益性组织,如大学生公益社团、乡村 志 愿 服 务 中 心 等,然 而,各 类 组 织 在 不 同 类 型 乡 村 的 发 展 情 况 千
差万别,对乡村发展产生的 功 效 也 不 尽 相 同,需 对 此 进 行 全 面 深 入 的 总 结。二 是 挖 掘 农 民 组 织 化 的 深 刻 内
涵,探寻提升农民组织化程度的有效方法。 不 论 是 乡 村 产 业 振 兴、生 态 振 兴 还 是 文 化 振 兴,都 离 不 开 组 织 的

21

曹 晗 乡村振兴与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新议题

保障,如果农民缺乏有效的组织,便难以保 护 自 身 权 益、提 升 自 我 发 展 能 力、承 担 乡 村 振 兴 主 体 的 作 用,而 在
提升农民组织化程度的过程中,人类学学者 还 需 结 合 实 际 深 入 思 考 农 民 组 织 化 是 农 民 来 组 织 还 是 将 农 民 组
织 起 来 ,以 何 种 方 式 、何 种 形 式 实 现 农 民 组 织 化 等 根 本 问 题 。 三 是 聚 焦 新 型 乡 村 社 会 组 织 的 培 育 及 其 生 长 环
境 的 优 化 。 时 下 ,在 乡 村 组 织 中 ,经 济 政 治 类 组 织 发 展 相 对 成 熟 ,而 精 神 文 化 类 、社 会 服 务 类 组 织 发 展 则 相 对
滞 后 ,无 法 达 到 乡 村 组 织 振 兴 的 要 求 ,故 未 来 乡 村 还 需 培 育 各 类 新 型 乡 村 组 织 ,如 创 新 创 业 组 织 、文 体 活 动 组
织、生态环境保护组织、传统村落保护组织、养 老 服 务 组 织,因 此,如 何 为 新 型 乡 村 组 织 搭 建 发 挥 作 用 的 平 台
载体,优化乡村组织的生长环境,不断推 进 乡 村 组 织 规 范 化、高 质 量 化 发 展 等 议 题 应 得 到 学 界 重 视。 四 是 关
注对乡村传统治理资源、智慧的转化和利 用 以 及 在 此 基 础 上 乡 村 社 会 组 织 形 式 的 创 新。 从 人 类 学 的 视 角 来
看,农耕文明孕育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 统 乡 土 社 会 中 蕴 藏 着 丰 富 的 治 理 智 慧 和 经 验,对 当 代 乡 村 社 会 治
理 仍 具 有 独 特 的 价 值 和 社 会 效 益 ,把 乡 村 优 秀 传 统 文 化 中 的 治 理 资 源 及 智 慧 嵌 入 现 代 乡 村 组 织 ,有 利 于 达 成
善治的目标。如时下部分地区兴起的乡贤 理 事 会、乡 贤 参 事 会 便 是 传 统 乡 贤 文 化 在 今 天 乡 村 社 会 治 理 中 的
发 展 升 华 。 五 是 深 入 探 究 如 何 健 全 以 党 的 基 层 组 织 为 核 心 、村 民 自 治 和 村 务 监 督 组 织 为 基 础 、集 体 经 济 组 织
和农民合作组织为纽带、各种社会服务组 织 为 补 充 的 乡 村 治 理 组 织 体 系,使 生 产、生 活、经 济、文 化、政 治、社
会 服 务 等 各 类 组 织 能 够 协 同 发 展 ,构 建 起 自 治 、法 治 、德 治 相 结 合 的 乡 村 现 代 治 理 体 系 。

当然,提升农民组织化终归要回到人这一基本要素,要使乡村成为能够吸引人、留住人、培养人的地 方,
从这一角度出发,人类学还应特别关注乡 村 人 力 资 源 的 开 发 问 题,一 方 面 是 如 何 发 挥 乡 村 本 土 人 才 的 优 势,
提高本土人才知识素养和能力,包括种养 殖 高 手、各 种 能 工 巧 匠、农 民 企 业 家、新 型 职 业 农 民 等;另 一 方 面 是
如 何 吸 引 各 类 高 端 人 才 聚 集 乡 村 、常 驻 乡 村 ,为 乡 村 发 展 注 入 活 力 。 由 上 述 来 看 ,提 升 农 民 组 织 化 程 度 ,构 建
乡村现代化治理体系内嵌于乡村建设与发 展 的 方 方 面 面,复 杂 性 高、面 临 极 大 的 挑 战,对 此 议 题 的 研 究 也 可
谓是任重而道远。

五 、聚 焦 乡 村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与 人 居 生 活 环 境 改 善

纵 观 人 类 文 明 发 展 的 历 史 ,不 难 发 现 自 然 生 态 环 境 的 变 迁 决 定 着 人 类 文 明 的 兴 衰 更 替 ,但 这 一 发 展 规 律
在 人 类 进 入 以 征 服 自 然 为 主 要 特 征 的 工 业 文 明 阶 段 后 并 未 受 到 足 够 重 视 。 方 今 ,环 境 污 染 、生 态 危 机 对 人 类
生 存 发 展 已 构 成 严 重 威 胁 ,保 护 生 态 环 境 已 成 为 全 球 共 识 。 近 年 来 ,中 国 已 将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提 到 了 关 系 中 华
民 族 永 续 发 展 的 根 本 大 计 的 高 度 ,宣 示 着 中 国 已 迈 入 生 态 文 明 引 领 发 展 的 新 时 期 。 谈 到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必 然
要先了解生态文明的基本内涵,也即以尊 重 和 维 护 自 然 环 境 为 前 提,追 求 人 与 自 然、人 与 人、人 与 社 会、环 境
与 社 会 和 谐 共 生 、良 性 循 环 、全 面 发 展 、持 续 繁 荣 的 发 展 理 念 ,而 这 一 理 念 其 实 早 就 存 在 于 中 国 传 统 乡 土 文 化
之中。可以说乡村作为与自然、生态联系 最 为 密 切 的 人 类 活 动 空 间,不 仅 孕 育 了 中 华 民 族 生 态 文 明 的 基 因,
也是未来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载体 和 场 域。 当 然,我 们 也 需 认 识 到,在 工 业 文 明 的 影 响 下,长 期 以 来 人
们对乡村功能与价值的认识停留在生产价 值,而 忽 略 了 乡 村 生 态 价 值、生 活 价 值,致 使 乡 村 面 临 自 然 环 境 和
文化生态的双重危机,因此,乡村生态文明 是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的 起 点 和 基 础,其 发 展 好 坏 体 现 着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的 整 体 效 果 ,同 时 也 是 振 兴 乡 村 的 有 力 驱 动 器 。

人 类 学 对 乡 村 生 态 环 境 的 关 注 始 于 21 世 纪 初 ,学 者 们 首 先 对 以 破 坏 生 态 环 境 为 前 提 的 “发 展 观 ”进 行 质
疑,并就“发展与不发展”“如何发展”等问 题 进 行 深 入 讨 论,力 求 探 索 出 一 条 人 类 生 存 发 展 与 自 然 生 态 环 境、
社 会 经 济 发 展 与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相 融 合 的 道 路 。 人 类 学 的 视 角 认 为 ,传 统 村 落 生 产 生 活 中 蕴 含 的 生 态 智 慧 、生
态 经 验 、生 态 知 识 并 非 都 是 过 时 的 ,它 们 不 仅 有 可 能 与 现 代 生 产 生 活 方 式 相 结 合 ,而 且 对 工 业 化 、城 镇 化 有 诸
多有益的启示,包括维护生态链条、物尽其用、尊重自然 规 律 等 。 农[15](P2) 耕 文 化 遗 产 是 人 类 在 长 期 生 存 发 展
中创造、传承、保存至今的农业生产系统,其 中 包 含 了 人 们 适 应 不 同 生 态 环 境 并 在 利 用 本 土 自 然 资 源 的 同 时
维 护 好 生 态 环 境 的 农 业 技 术 和 农 业 知 识 ,故 应 对 农 耕 文 化 遗 产 进 行 合 理 保 护 和 利 用 。 在 此 基 础 上 ,有 学 者 进
一步强调民族文化对保护生态环境发挥的 积 极 作 用,认 为 乡 村 生 态 保 护 要 从 具 体 民 族、地 区 入 手,对 传 统 生

22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态知识进行发掘与整理,激发各族人民对自 己 拥 有 的 传 统 知 识 的 自 信,充 分 地 发 挥 各 区 域、各 民 族 生 态 知 识
价值,实现对乡村生态环境的高效利用与精心维护。[16]此 外,还 有 学 者 针 对 生 态 移 民 群 体 如 何 安 置 及 迁 移 后
的生计转型、社会文化适应等问题进行实地 研 究,近 年 来,越 来 越 多 的 学 者 也 开 始 关 注 与 农 村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相 关 的 议 题 ,对 农 村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的 制 约 因 素 及 对 策 进 行 了 深 入 探 讨 ,并 指 出 要 培 育 农 民 符 合 时 代 发 展 的 生
态 观 ,依 靠 农 民 自 身 的 力 量 实 现 乡 村 生 态 的 现 代 转 型 ,唯 有 如 此 ,和 谐 乡 村 生 态 的 建 成 才 指 日 可 待 ,人 类 所 面
临的“环境与经济”问题才可妥善 解 决。 总[17](P31) 的 来 看,相 较 于 其 他 学 科,人 类 学 对 乡 村 生 态 问 题 的 关 注 较
早 ,但 缺 少 系 统 性 、全 面 性 ,如 今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已 被 提 升 至 与 经 济 、政 治 、文 化 、社 会 建 设 并 列 的 高 度 ,成 为 解
决 人 民 日 益 增 长 的 美 好 生 活 需 要 和 不 平 衡 不 充 分 的 发 展 这 一 社 会 主 要 矛 盾 的 迫 切 要 求 ,美 丽 乡 村 、乡 村 振 兴
等符合生态文明理念的战略及规划的提出 更 凸 显 了 乡 村 是 生 态 系 统 中 的 重 要 组 成 部 分,在 这 一 新 时 代 背 景
下 ,笔 者 认 为 人 类 学 应 进 一 步 推 进 相 关 研 究 的 系 统 性 ,具 体 可 围 绕 以 下 三 个 方 面 展 开 。

一 是 聚 焦 农 业 生 产 生 态 化 的 发 展 过 程 。 农 业 生 产 对 乡 村 自 然 生 态 环 境 有 着 直 接 影 响 ,相 比 传 统 农 业 ,当
前工业化养殖业以及过分依赖化肥、农药、除 草 剂、杀 虫 剂 等 生 产 资 料 的 现 代 农 业 对 乡 村 生 物 多 样 性 产 生 了
极 大 的 破 坏 ,甚 至 成 为 新 的 污 染 源 ,在 很 多 地 区 ,乡 村 比 城 市 面 临 着 更 为 严 重 的 生 态 危 机 。 由 此 出 发 ,人 类 学
应重视生态循环农业、有机循环农业的发展,深 入 探 讨 如 何 通 过 现 代 科 技 手 段 保 护 和 节 约 利 用 农 业 资 源,推
动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如何在农产品研发、生 产、种 植、养 殖、加 工、保 鲜、运 输 和 销 售 等 环 节 中 遵 循 生 态 环 保
的理念;如何创新种养殖业发 展 模 式 等 议 题,从 而 使 农 业 生 产 活 动 尊 重 自 然、融 入 自 然,不 违 背 自 然 发 展 规
律 ,不 破 坏 乡 村 生 态 环 境 ,实 现 农 业 绿 色 可 持 续 发 展 ,而 这 亦 是 乡 村 生 态 文 明 建 设 的 首 要 任 务 。

二是乡村生态宜居的建设。笔者认为 这 一 层 面 的 问 题 可 以 分 为 两 个 部 分 来 讨 论,其 一 是 乡 村 自 然 生 态
建设问题,一个好的乡村生态环境不仅是乡 村 居 民 生 产 生 活 的 需 要,也 是 城 市 居 民 得 以 亲 近 自 然,寄 托 乡 愁
的 重 要 空 间 ,然 而 当 前 乡 村 面 临 着 水 污 染 、土 壤 污 染 、森 林 破 坏 、湿 地 减 少 、乡 土 物 种 消 失 等 众 多 环 境 问 题 ,故
如 何 修 复 乡 村 自 然 生 态 系 统 ,恢 复 乡 村 自 然 水 系 、湿 地 、森 林 、农 田 、绿 地 的 生 态 功 效 ,提 高 乡 村 生 态 资 源 的 价
值,应进入人类学的研究范围。其二是乡 村 宜 居 建 设 问 题。 从 宜 居 角 度 来 看,乡 村 不 应 只 有 青 山 绿 水、蓝 天
白云,还要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便利的人 居 条 件 以 及 优 美 的 乡 村 景 观。 在 基 础 设 施 方 面,通 常 分 为 生 产 类 基
础 设 施 ,如 水 利 灌 溉 、气 象 设 施 等 ;生 活 类 基 础 设 施 ,如 电 网 、垃 圾 处 理 、污 水 处 理 等 设 施 ;流 通 类 基 础 设 施 ,如
村 域 道 路 、田 间 道 路 、宽 带 网 络 等 ;公 共 文 化 服 务 类 基 础 设 施 ,如 文 化 体 育 活 动 广 场 、农 家 书 屋 等 ;便 利 的 人 居
条件涉及居住条件、信息交流、社区公共空 间、商 业 服 务 等,上 述 所 列 皆 与 乡 村 居 民 生 活 质 量 息 息 相 关,应 在
研 究 中 予 以 重 视 。 此 外 ,乡 村 规 划 、乡 村 景 观 设 计 是 乡 村 宜 居 空 间 的 外 在 呈 现 ,乡 村 规 划 中 各 类 基 础 设 施 、各
类产业发展的用地位置、规模、建设标准是 否 合 理,乡 村 景 观、居 民 住 宅 设 计 是 否 契 合 于 村 庄 地 形 地 貌、气 候
水文、乡土物种等生态要素和民族、村寨历 史 等 地 方 人 文 要 素 决 定 了 乡 村 是 否 整 洁 与 美 观,这 也 对 人 类 学 研
究 乡 村 提 出 了 更 高 、更 为 细 致 的 要 求 。

三是农民保护生态的观念。农民既是 乡 村 环 境 的 开 发 者 也 是 乡 村 环 境 的 保 护 者,农 民 的 环 境 意 识 和 行
为 对 乡 村 生 态 环 境 有 着 至 关 重 要 的 影 响 。 不 可 否 认 ,传 统 乡 土 文 化 中 有 许 多 保 护 生 态 环 境 的 思 想 智 慧 、习 俗
规 范 、生 产 方 式 、生 活 理 念 ,但 多 年 来 ,乡 村 发 展 主 要 以 经 济 建 设 为 中 心 ,追 求 增 产 增 收 而 忽 略 了 环 境 保 护 ,乡
村 生 态 危 机 日 益 严 重 ,尤 其 作 为 保 护 乡 村 生 态 环 境 主 体 的 农 民 ,生 态 环 境 意 识 薄 弱 、环 境 知 识 贫 乏 、生 活 消 费
方 式 粗 放 ,难 以 发 挥 积 极 作 用 ,面 对 这 一 亟 待 解 决 的 难 题 ,人 类 学 学 者 应 进 一 步 挖 掘 、整 理 各 地 区 不 同 生 境 下
乡土文化蕴含的生态智慧,提炼传统乡村生 活 的 生 态 理 念、原 则,并 探 索 如 何 将 其 融 入 当 前 的 乡 村 环 境 保 护
教 育 中 。 只 有 激 发 农 民 对 乡 村 良 好 生 态 、和 谐 生 活 的 情 感 ,农 民 才 能 重 视 乡 村 生 态 环 境 建 设 并 意 识 到 自 身 行
为 对 环 境 的 影 响 ,最 终 环 保 的 意 识 、行 为 、知 识 、技 能 才 能 渗 透 到 农 民 生 产 生 活 的 点 点 滴 滴 。

六 、致 力 于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的 传 承 与 创 新

乡 村 是 传 统 文 化 的 根 基 所 在 ,在 与 乡 村 社 会 相 关 的 研 究 中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传 承 与 创 新 这 一 议 题 实 际 上 暗

23

曹 晗 乡村振兴与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新议题

含 着 对 中 国 五 千 多 年 的 农 耕 文 明 将 会 走 向 何 方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如 何 与 现 代 文 化 融 合 、乡 村 还 将 经 历 何 种 演 变
等时代之问的回应,故历来都为学界关注,多 以 乡 村 文 化 整 体 发 展、村 落 社 区 发 展、文 化 事 业 建 设、文 化 产 业
开 发 为 切 入 点 ,研 究 内 容 涉 及 谁 来 传 、谁 来 承 、传 承 哪 些 文 化 内 容 ,以 什 么 方 式 来 传 承 ,如 何 进 行 创 新 重 构 、需
要 何 种 保 障 等 诸 多 方 面 ,积 累 了 相 当 丰 富 的 理 论 和 实 践 。 当 然 ,我 们 从 对 相 关 研 究 的 梳 理 中 也 发 现 存 在 许 多
不 足 和 局 限 ,以 上 述 四 个 不 同 研 究 切 入 角 度 来 分 析 ,由 乡 村 整 体 发 展 角 度 出 发 的 研 究 认 为 中 华 优 秀 传 统 文 化
传承体系的构建是一个系统工程,要通过 研 究 阐 发、保 护 整 合、教 育 引 导、文 化 传 播、制 度 保 障 等 方 式 进 行 统
筹建设, 注[18](P138) 意到了乡村文化发展与乡村建设之间的紧密联系,但缺少对乡 村 传 统 文 化 存 在 样 态 与 传 承
情 况 的 把 握 ,往 往 太 过 宏 观 。 由 村 落 社 区 发 展 角 度 出 发 的 研 究 强 调 要 以 村 落 社 区 为 基 本 载 体 ,通 过 村 落 社 区
的整体发展来实现农村文化资源的整体性传承, 通[19](P63) 常以具体案例来剖析村落社区中文化传承创新的 事
实 ,并 尝 试 对 文 化 的 传 承 路 径 ,创 新 模 式 进 行 总 结 ,然 而 ,此 类 研 究 却 无 法 顾 及 不 同 类 型 村 落 社 区 文 化 发 展 的
共性与差异性,容易陷入误区。由文化事业 建 设 角 度 出 发 的 研 究 注 重 通 过 政 策 体 系 重 构 和 政 策 流 程 再 造 来
推 进 乡 村 文 化 传 承 发 展 ,这 种 研 究 角 度 往 往 过 于 关 注 上 层 政 策 因 素 ,而 对 政 策 落 地 与 村 落 消 化 接 受 程 度 之 间
的关系关注不够。由文化产业开发角度出 发 的 研 究 多 围 绕 文 化 旅 游 产 业 中 民 俗 旅 游、民 族 手 工 艺 等 发 展 对
乡村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涉及范围较窄,视 角 较 为 单 一。 故 不 论 从 哪 一 角 度 出 发,当 前 针 对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传承创新的研究均缺少一定的整体性与系统性。

对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传 承 创 新 的 研 究 成 果 已 然 十 分 丰 硕 ,不 过 随 着 乡 村 日 新 月 异 的 变 化 ,有 关 这 一 议 题 的 研
究视角、研究内容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 将 持 续 更 新,从 这 一 层 面 来 看,乡 村 传 统 文 化 传 承 与 创 新 又 是 一
个新议题。笔者认为,要推进相关研究,首 先 要 把 研 究 的 起 点 从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下 沉 至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上,
这里有必要对文化资源进行阐述。文化资 源 是 文 化 的 重 要 载 体 和 表 现 形 式,是 人 们 从 事 文 化 生 产 或 文 化 活
动所利用的各种资源总和,包括自然资源和 人 文 资 源 两 大 类 别,物 质 和 精 神 两 大 要 素,更 广 泛 地 来 讲 还 包 括
为与生产和生活内容有关的文化活动提供 服 务 和 保 障 的 要 素 资 源,且 文 化 资 源 本 身 就 有 极 强 的 可 转 化 性 和
创新性,文化资源的丰富程度和质量高低 直 接 对 当 地 经 济 文 化 的 发 展 产 生 影 响。 故 以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为
基础,研究内容的跨度可从自然到社会、从 有 形 到 无 形、从 物 质 到 精 神、从 行 为 到 心 理,研 究 的 时 间 跨 度 囊 括
了文化资源存在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时态,研 究 者 能 够 从 更 为 具 象 的 事 物 中 理 解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的 深 刻 内 涵,
认识并阐释乡村文化演变发展的规律。

综 上 ,结 合 已 有 研 究 以 及 当 前 乡 村 发 展 振 兴 的 困 境 和 需 求 ,笔 者 认 为 未 来 关 于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与
创新这一议题的研究可从以下几个方面 进 行 突 破:一 是 构 建 完 整 的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体 系。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源是乡村活力的源泉,对乡村传统文化资 源 进 行 全 面 调 查,细 致 分 类,掌 握 每 一 类 别 文 化 资 源 形 态 的 发 展
变化和传承现状,与此同时还要注意对物质 性 文 化 与 非 物 质 性 文 化 都 要 予 以 关 注,近 些 年 来,各 学 科 对 非 物
质性文化颇为关注,如乡村生产生活中的 传 统 手 工 艺,风 俗 习 惯 中 的 节 庆、礼 仪,精 神 信 仰 中 的 民 间 信 仰、村
规民约,文化娱乐中的民间舞蹈、戏剧,历史 记 录 中 的 神 话 与 传 说 等,但 对 同 样 丰 富 的 物 质 文 化,譬 如 农 业 文
化 遗 产 资 源 的 转 化 利 用 ,[20]传 统 古 村 落 中 的 建 筑 、交 通 、服 饰 、饮 食 如 何 融 入 乡 村 振 兴 等 还 缺 少 更 为 深 入 的 研
究;二是注重对乡村传统文化资源多样性 的 比 较 研 究,中 国 乡 村 地 域 广 阔,历 史 悠 久,不 同 区 域、不 同 民 族 的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样 态 迥 然 相 异 ,只 有 在 比 较 中 才 能 发 现 影 响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的 重 要 因 素 ,从 而
厘 清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的 思 路 ,总 结 有 利 于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的 经 验 和 措 施 ;三 是 聚 焦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传 承 创
新 的 专 业 市 场 体 系 建 设 。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元 素 的 资 源 化 、产 业 化 是 未 来 发 展 趋 势 ,乡 村 市 场 经 济 体 系 建 设 是 乡
村 文 化 产 业 化 发 展 的 重 要 前 提 ,故 对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的 传 承 创 新 如 何 打 破 传 统 农 村 市 场 的 阻 碍 ,面 向 文 化 消 费
市场,理性遵循市场消费结构,如何激活产 业 与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的 互 动 同 构 关 系,构 建 更 为 完 善 的 乡 村 专
业 市 场 体 系 ,实 现 乡 村 市 场 与 城 市 市 场 的 紧 密 连 接 与 互 哺 性 发 展 ,促 进 城 乡 各 要 素 流 通 等 议 题 应 进 行 深 入 调
查;四是将科技在乡村传统文化资源传承 创 新 中 发 挥 的 重 要 支 撑 作 用 纳 入 重 点 研 究 内 容。 科 技 是 推 进 现 代
社 会 经 济 发 展 的 强 劲 动 力 ,也 是 生 产 力 中 最 活 跃 的 因 素 ,当 前 ,数 字 化 技 术 进 入 非 遗 保 护 ,改 变 了 非 遗 的 存 在

24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生态和人们对待非遗的观念, 这[21](P1) 也从 侧 面 说 明 科 技 正 逐 步 融 入 乡 村 文 化 的 发 展,故 人 类 学 学 者 应 把 握
这一乡村发展的前沿,关注信息化、数字化、网 络 化 等 现 代 科 技 手 段 如 何 服 务 于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的 传 承 创
新 ,如 何 提 升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的 存 储 力 、传 播 力 、传 承 力 、创 新 力 并 形 成 促 进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的
科技支撑体系;五是重视传统乡村文化资 源 传 承 创 新 中 理 论 与 实 践 的 关 联 性。 既 有 研 究 大 都 切 断 了 二 者 之
间存在的密切关联,一方面使乡村发展理论 空 壳 化,失 去 了 创 新 动 力 和 社 会 价 值,另 一 方 面 使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的 实 践 碎 片 化 ,失 去 了 理 论 支 撑 的 长 远 性 和 系 统 性 。 因 此 ,只 有 把 乡 村 发 展 理 论 与 乡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与 创 新 的 实 践 结 合 起 来 研 究 ,才 能 对 乡 村 文 化 发 展 进 行 系 统 深 入 的 实 地 调 查 和 理 论 创 新 。

七 、结 语

乡村承载了人们对美好家园、幸福生活 的 诸 多 期 盼,饱 含 着 人 们 浓 厚 的 情 感 寄 托,乡 村 的 未 来 究 竟 是 何
种 样 貌 ,又 将 经 历 何 种 深 刻 演 变 ,这 些 未 知 吸 引 了 无 数 人 的 目 光 ,激 发 了 人 们 的 想 象 力 ,引 起 了 各 行 各 业 各 门
学 科 的 热 烈 探 讨 。 诚 然 ,在 全 球 化 、现 代 化 的 时 代 潮 流 中 ,中 国 乡 村 的 建 设 与 发 展 还 有 很 长 远 的 道 路 要 走 ,但
可 以 肯 定 的 是 ,振 兴 乡 村 ,其 核 心 是 意 图 恢 复 乡 村 的 生 机 ,让 村 落 更 加 活 化 ,实 现 乡 土 文 化 资 源 保 护 与 经 济 社
会 发 展 的 双 赢 途 径 ,让 过 度 的 乡 村 开 发 和 所 谓 “进 步 ”的 模 式 ,回 到 以 人 为 出 发 点 、文 化 主 体 性 为 理 念 ,使 乡 村
建设更加符合人性的发展。 总[22](P10) 而言之,乡村未来的发 展 仍 将 趋 于 复 杂、多 元 和 多 变,这 不 仅 给 人 类 学 提
供 了 丰 富 的 研 究 选 题 ,也 给 人 类 学 带 来 了 极 大 的 挑 战 。 从 研 究 内 容 的 广 泛 性 来 看 ,人 类 学 在 未 来 对 乡 村 社 会
的研究单凭借乡村人类学这一分支学科的 力 量 是 无 法 进 行 的,需 要 借 鉴、吸 取 民 族 学、社 会 学、生 态 学、政 治
学、地理学、旅游学、风景园林学等其他相近 或 交 叉 社 会 科 学 的 理 论 与 方 法;从 研 究 深 度 来 看,人 类 学 不 仅 要
基于乡村发展的现实,坚持自 身 特 色,做 扎 实 的 田 野 调 查,也 要 不 拘 泥 于 经 验 性 研 究,注 重 理 论 的 思 考 与 提
炼,提出适用于中国社会发展,具有中国特 色 的 理 论、概 念 及 方 法,从 而 确 立 人 类 学 的 中 国 话 语 权,并 对 世 界
人 类 学 的 发 展 做 出 贡 献 。 此 外 ,在 振 兴 乡 村 的 时 代 背 景 下 ,人 类 学 学 者 在 乡 村 发 展 中 所 担 当 之 角 色 不 仅 仅 止
步 于 观 察 者 、研 究 者 ,也 可 以 是 参 与 者 、实 践 者 、创 新 者 。

[责任编辑 秦红增] [专业编辑 何 明] [责任校对 袁诗筌]

[参 考 文 献]

[1]朱 启 臻 .挖 掘 乡 村 价 值 推 动 乡 村 振 兴 [J].农 村 工 作 通 讯 ,2018(14).
[2]秦 红 增 .乡 土 变 迁 与 重 塑 ——— 文 化 农 民 与 民 族 地 区 和 谐 乡 村 [M].北 京 :商 务 印 书 馆 ,2012.
[3]袁 小 平 ,吕 益 贤 .关 系 网 络 与 中 国 乡 村 社 会 关 系 变 迁 [J].安 徽 农 业 科 学 ,2008(3).
[4]孙九霞,保继刚.旅 游 发 展 与 傣 族 园 社 区 的 乡 村 都 市 化 [J].中 南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版),2006

(2).
[5]韩俊.破陈城乡二元结构 走城乡融合发展道路[J].理论视野,2018(11).
[6]许 世 卫 ,王 东 杰 ,李 哲 敏 .大 数 据 推 动 农 业 现 代 化 应 用 研 究 [J].中 国 农 业 科 学 ,2015(17).
[7]林 耀 华 .金 翼 ——— 中 国 家 族 制 度 的 社 会 学 研 究 [M].上 海 :三 联 书 店 ,2009.
[8][美]葛学溥,著,周大鸣,译.华 南 的 乡 村 生 活———广 东 凤 凰 村 的 家 族 主 义 社 会 学 研 究[M].北 京:知 识 产

权 出 版 社 ,2006.
[9]周 大 鸣 .当 代 华 南 的 宗 族 与 社 会 [M].哈 尔 滨 :黑 龙 江 人 民 出 版 社 ,2003.
[10]袁 方 成 ,杨 灿 .从 分 治 到 融 合 :中 国 乡 村 治 理 体 系 之 变 [J].中 央 社 会 主 义 学 院 学 报 ,2018(5).
[11]杜 鹏 .村 民 自 治 的 转 型 动 力 与 治 理 机 制 ——— 以 成 都 “村 民 议 事 会 ”为 例 [J].中 州 学 刊 ,2016(2).
[12]杨 嵘 均 .论 农 民 自 组 织 动 力 源 的 现 代 转 型 及 其 对 乡 村 治 理 的 结 构 优 化 [J].学 术 研 究 ,2014(5).
[13]温 铁 军 .农 民 专 业 合 作 社 发 展 的 困 境 与 出 路 [J].湖 南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2013(4).
[14]李庆召,马华.价值与限度:农民 再 组 织 化 与 村 级 治 理 组 织 体 系 再 造———基 于 广 东 省 梅 州 市 F 村 基 层 治

25

曹 晗 乡村振兴与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新议题
理 改 革 的 思 考 [J].社 会 主 义 研 究 ,2017(2).
[15]杨 旭 东 .传 统 村 落 生 产 生 活 中 的 生 态 智 慧 与 现 代 启 示 [J].原 生 态 民 族 文 化 学 刊 ,2016(4).
[16]罗 康 隆 .全 球 化 背 景 下 的 人 类 生 态 维 护 理 念 [J].民 族 论 坛 ,2012(6).
[17]秦 红 增 .田 园 家 园 同 构 :文 化 农 民 的 生 态 观 探 析 [J].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2010(1).
[18]李 先 明 ,成 积 春 .中 华 优 秀 传 统 文 化 传 承 体 系 的 构 建 :理 论 、实 践 与 路 径 [J].南 京 社 会 科 学 ,2016(11).
[19]余 俊 渠 ,秦 红 增 .乡 村 振 兴 与 农 村 传 统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的 村 落 社 区 机 理 探 析 [J].云 南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2019(3).
[20]孙 超 .农 业 文 化 遗 产 资 源 融 入 乡 村 振 兴 的 机 遇 与 对 策 [J].江 淮 论 坛 ,2019(3).
[21]宋 俊 华 .关 于 非 物 质 文 化 遗 产 数 字 化 保 护 的 几 点 思 考 [J].文 化 遗 产 ,2015(2).
[22]麻 国 庆 .乡 村 建 设 ,实 非 建 设 乡 村 [J].旅 游 学 刊 ,2019(6).

[作者简介] 曹晗(1992~ ),女,吉林榆树人,广西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师、在读博士。主
要 研 究 方 向 :乡 村 人 类 学 、边 境 城 镇 化 。 广 西 南 宁 ,邮 编 :530006。

RuralRevitalizationandNewIssuesofAnthropologyResearchinChina
CAO Han

(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Nanning 530006,China)

Abstract:RuralareaisthesoilforthegrowthofanthropologyinChina.Thedevelopmentandevolu-

tionofruralsocietyhasalwaysbeenauniqueandimportantresearchfieldofanthropology.Nowadays,the
trendofruralrevitalizationbringsunprecedenteddevelopmentopportunitiesandchallengestoruralareas.
Therefore,anthropologyshouldcarryoutcomprehensiveandin-depthresearchesonissuesrelatedtothe
valueandfunctionofruralsocieties,thedualintegrationanddevelopmentofindustryandurbanandrural
societies,thepeasantorganizationandthemodernizationoftheruralgovernancesystem,theconstruction
ofruralecologicalcivilizationandtheimprovementoflivingenvironment,andtheinheritanceandinnova-
tionoftraditionalculturalresourcesinruralareas.Itisnecessarytoconductsolidfieldinvestigations,ex-
tracttheoriesandconceptsapplicabletoChinesesocialdevelopment,andmakecontributiontoruralrevital-
izationinpracticethroughdisciplinaryresearch.

Key Words:ruralrevitalization;ruralanthropology;traditionalruralcultureresources

26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中华民族话语能力构建的价值原则与实践策略*

□蔡卫华

[摘 要] 语言或话 语 是 标 志 一 个 民 族 存 在 的 现 实 意 识。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对 于 提 升 中 国 话 语
权,改变中华民族在世界的话语权 弱 势,具 有 理 论 与 实 践 意 义。新 时 代 网 络 传 媒 的 介 入,致 使 民 族
话语能力的价值属性出现 异 化 和 交 往 困 境,以 价 值 原 则 为 民 族 话 语 特 色,提 升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影 响
力,是构建国际话语新秩序的有力 保 障。只 有 充 分 发 挥 民 族 话 语 的 生 存 价 值、发 展 价 值、制 度 价 值
等 ,牢 牢 掌 握 话 语 权 ,才 能 走 出 困 境 、打 破 话 语 霸 权 ,提 升 中 国 特 色 话 语 张 力 。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之 妙 在
于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实 践 ,中 国 话 语 是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实 践 样 态 ,她 能 为 人 类 文 明 进 步 走 出 西
方话语价值困境贡献普遍有效的实践价值。

[关键词] 中华民族话语能力;话语空间;话语实践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27-07

一 、问 题 的 提 出

中 国 共 产 党 成 立 近 百 年 ,中 国 由 “站 ”起 来 再 到 “富 ”与 “强 ”起 来 ,中 华 民 族 发 生 了 翻 天 覆 地 式 变 化 。2010
年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中 国 在 世 界 的 话 语 权 却 远 远 落 后 于 中 国 在 世 界 的 经 济 地 位。 国 家 增
强了力量,民族有了希望。而这仅仅是物 质 力 量 的 希 望,并 未 指 涉 民 族 话 语 权 的 提 升。 语 言、话 语 是 标 志 一
个民族存在的现实意识,一个缺乏话语权 的 民 族,就 是 一 个 没 有 希 望 的 民 族。 客 观 地 分 析,中 国 话 语 权 的 提
升 ,主 要 来 自 外 部 世 界 环 境 的 阻 隔 ,但 是 ,也 决 不 可 忽 视 民 族 自 身 话 语 的 能 力 问 题 ,尤 其 是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价 值 与 实 践 问 题 。 新 时 代 新 的 话 语 进 入 中 国 话 语 体 系 ,促 使 语 言 发 生 新 的 生 长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在 十 八 大 后
开 启 新 的 实 践 ,展 开 新 的 张 力 。 如 何 在 行 动 中 理 解 意 义 、在 行 动 中 理 解 应 有 的 价 值 和 行 为 、在 行 动 中 “言 不 可
言 之 说 ”之 物 、在 行 动 中 决 定 后 续 行 为 等 等 ,是 提 升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亟 待 探 索 的 问 题 。

有关民族话语能力的研究是目前学术 界 研 究 的 热 点 之 一,通 过 文 献 查 询,笔 者 发 现,青 觉 和 赵 超(2019)
两位作者探讨了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的中华民族话语构建情况。中国共产党在吸收和借鉴多种话语资源的
基 础 上 ,构 建 了 “一 体 之 下 多 元 平 等 ”的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 “一 体 ”构 成 了 国 共 合 作 的 基 础 ,“多 元 平 等 ”则 不 仅 有
效地回应了少数民族争取政治权利的诉求,也 消 解 了 国 民 党“一 体 论”话 语 的 合 法 性。 中 国 共 产 党 这 套 话 语
体系,为其争取抗 战 胜 利 赢 得 了 政 治 主 动 和 民 意 基 础,也 奠 定 了 当 代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的 重 要 基 础。 佟 德 志
(2018)对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民族话语体系及 其 发 展 做 了 探 讨,他 通 过 对《邓 小 平 文 选》《江 泽 民 文 选》和
《胡 锦 涛 文 选 》以 及 习 近 平 总 书 记 系 列 重 要 讲 话 等 ,有 关 民 族 话 语 的 文 本 分 析 ,发 现 中 国 改 革 开 放 进 程 中 民 族
话 语 体 系 的 核 心 内 容 ,是 中 华 民 族 在 中 国 共 产 党 的 领 导 下 ,以 国 家 统 一 、民 族 团 结 为 导 向 ,以 实 现 各 民 族 共 同
发展为目标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话 语,包 括 了 道 路、目 标、内 容、主 体、规 则 等 几 个 方 面。 张 维 为(2014)
认为,中国崛起一定要伴随自己话语的崛 起。 孙 吉 胜(2016)认 为,民 族 话 语 能 力 与 国 家 形 象 构 建 关 系 极 大,
他 就 如 何 改 善 国 外 “中 国 话 语 ”,提 高 中 国 国 家 形 象 提 出 了 具 体 建 议 。

上述几位学者的研究观点新颖,对笔者很有启发。笔者认为,民族话语能力对于提升中国话语权,改 变

* 收稿日期 2019-07-25
基金项目: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道路之于 人 类 文 明 进 步 的 价 值 研 究”(项 目 编 号:18AZX003)、广 西 哲 社 规 划 重
点项目“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理论及践行研究”(项目编号:17AZT01)、岭南师范学院校级项 目“以 习 近 平 语 言 交 往 思 想
主 导 高 校 思 想 政 治 理 论 课 的 话 语 建 构 研 究 ”(项 目 编 号 :SZ1803)。

27

蔡 卫 华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构 建 的 价 值 原 则 与 实 践 策 略

中 华 民 族 在 世 界 的 话 语 权 弱 势 ,具 有 理 论 与 实 践 意 义 。 新 时 代 网 络 传 媒 的 介 入 ,致 使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价 值 属
性 出 现 异 化 和 交 往 困 境 ,以 价 值 原 则 为 民 族 话 语 特 色 ,提 升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影 响 力 ,是 维 护 文 化 安 全 、捍 卫 文 化
主权的重要方略,也是构建国际话语新秩 序 的 有 力 保 障。 只 有 充 分 发 挥 民 族 话 语 的 生 存 价 值、发 展 价 值、制
度 价 值 等 ,牢 牢 掌 握 话 语 权 ,讲 好 中 国 故 事 、构 建 中 国 话 语 ,才 能 走 出 困 境 、打 破 话 语 霸 权 ,提 升 中 国 特 色 话 语
张力。有鉴于此,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七 十 周 年 之 际,本 文 拟 就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中 国 力 量,这 一 问
题 做 初 步 的 科 学 探 讨 ,以 就 教 于 方 家 。

二 、构 建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是 国 际 话 语 秩 序 的 有 力 保 障

文 明 首 先 是 语 言 的 文 明 。 在 语 言 文 明 中 ,资 产 阶 级 竭 力 维 护 宗 主 国 — 殖 民 地 ,或 附 属 国 这 样 的 被 扭 曲 的
国家之间的关系,使附属国的语言从属于宗 主 国 的 语 言 文 明,以 宗 主 国 的 话 语 权 来 主 导、支 配 附 属 国 的 话 语
权。约翰科斯特洛也说过,中国崛起成为新 兴 技 术 领 域 的 领 导 者,致 使 创 新 中 心 向 东 方 转 移,中 国 强 大 的 发
展实力正在冲击西方世界(LouiseLucasandEmilyFeng ,2017)。问题在于,“发展实力”究竟是什么? 当今
全球化、经济一体化所带来的全球化的普遍 交 往,人 们 对 语 言 的 能 力 及 其 实 力 作 用,提 高 到 与 物 质 财 富 的 硬
实 力 并 举 的 软 实 力 地 位 ,语 言 也 已 经 成 为 一 种 文 化 软 实 力 。

在 普 遍 交 往 中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经 通 用 语 言 发 生 变 化 并 产 生 困 境 。 语 言 交 往 是 人 类 通 过 运 用 符 号 语 言 ,把
握与言说世界的一种意义式交往。当语言 被 社 会 规 约 之 后,形 成 一 种 通 用 语 言,当 其 约 定 俗 成 之 后,就 形 成
了 一 种 先 在 式 的 语 言 交 往 结 构 ,一 种 话 语 的 社 会 秩 序 。 “语 言 法 西 斯 ”,是 巴 尔 特 晚 年 在 法 兰 西 学 院 文 学 符 号
学讲座的就职讲演中提出的,是与其“语言恶魔”“语 言 绳 索”和“异 己 的 语 言”等 相 近 的 术 语。 巴 尔 特 明 确 地
看到“权力”(power)及语言的根本性支配力,“有股确 切 的 力 将 我 的 语 言 曳 向 不 幸,曳 向 自 我 摧 残:我 的 表 述
状 态 犹 如 旋 转 的 飞 轮 ,语 言 转 动 着 ,一 切 现 实 的 权 宜 之 计 都 抛 在 脑 后 ”(巴 尔 特 ,2003:243)。

在网络+时代,语言交往的形式越发发 达 与 多 样 化,它 将 过 去 隐 蔽 在 语 言 中 的 一 切 内 在 矛 盾、特 点 和 问
题都充分地展现出来。首先是交往屏障 的 出 现。 正 像 世 界 上 没 有 两 片 完 全 相 同 的 树 叶 一 样,各 种 语 言 的 意
义 、理 解 内 容 、理 解 方 式 是 各 不 相 同 的 ,对 译 难 以 完 全 。 同 时 ,在 全 球 化 的 今 天 ,话 语 在 语 言 交 往 中 受 到 挑 战 ,
话语功能在交往碰撞中,发生意义间分离。 在 一 个 相 对 封 闭 的 语 言 交 往 结 构 中,话 语 受 语 言 结 构 的 规 约,是
相 对 固 定 的 。 语 言 的 主 导 性 制 约 着 话 语 的 指 谓 ,形 成 秩 序 。 这 一 秩 序 凝 聚 着 一 个 民 族 的 整 体 文 化 思 维 方 式 ,
并 代 表 着 某 一 话 语 集 团 的 话 语 主 权 ,左 右 着 话 语 的 存 在 与 作 用 。

话 语 权 的 彰 显 就 是 语 言 能 力 的 彰 显 。 在 跨 文 化 语 言 交 往 中 ,全 球 化 占 优 势 地 位 的 话 语 民 族 ,往 往 具 有 更
多 的 话 语 主 导 权 。 反 之 ,一 些 民 族 国 家 ,“在 国 际 上 的 声 音 还 比 较 小 ,还 处 于 有 理 说 不 出 、说 了 传 不 开 的 境 地 ”
(习 近 平 ,2016:24)。 在 当 前 ,话 语 方 式 的 不 平 等 意 味 着 ,话 语 — 文 化 的 帝 国 主 义 和 新 殖 民 主 义 的 存 在 。 西 方
马克思主义文化批评家詹姆逊在《晚期资本主 义 的 文 化 逻 辑》中,对 第 三 世 界 国 家 的 文 化 逻 辑 和 话 语 方 式 作
了 深 刻 的 分 析 。 他 认 为 ,全 球 话 语 权 的 不 平 等 ,表 现 了 各 种 话 语 境 遇 的 深 刻 差 异 ,及 其 “中 心 — 边 缘 ”和 “奴 隶
主—奴隶”等两极话语的对峙 (任 平,2003:612)。 第 三 世 界 与 西 方 发 达 国 家 在 对 话 中 存 在 根 本 的 差 异 及 困
境。首先是话语策略的政治化。走向世界、走 向 现 代 化 的 发 展 国 家 面 临 失 语 的 危 险,而 重 拾 话 语 权 的 主 张,
仅是在政治上的口号。现代主义要求,第三 世 界 国 家 要 走 向 世 界 中 心,首 先 要 求 的 是 公 正 平 等 的 话 语 权,要
求 的 是 相 互 平 等 的 话 语 与 文 化 交 往 与 传 播 。 但 平 等 的 话 语 标 准 和 话 语 分 配 的 秩 序 ,依 然 是 西 方 主 导 ,平 等 则
意味着西化。其次是困境之困。失语的困 境 当 然 是 来 自 于 发 达 与 不 发 达 的 差 异,同 时,在 全 球 化 的“中 心—
边缘”结构中,处于边缘的不发达国家努力 向 发 达 国 家 学 习,致 使 他 们 的 话 语 在 学 科、观 念 与 方 法 上,与 其 民
族 特 色 越 来 越 疏 离 。 他 们 的 话 语 所 涉 及 的 方 方 面 面 ,几 乎 都 是 西 方 文 化 的 舶 来 品 ,从 文 化 市 场 到 政 治 管 控 再
到 普 通 大 众 教 育 ,到 处 都 打 上 了 发 达 国 家 的 话 语 烙 印 ,本 土 话 语 消 失 。 再 之 就 是 “边 缘 的 愤 怒 ”。 这 种 愤 怒 来
自第三世界的学者,他们在反全球化过程中,导致 的“新 殖 民 文 化 批 评”与“后 殖 民 文 化 批 评”,一 个 是 在 旧 全
球 化 时 代 ,对 抗 传 统 文 化 帝 国 主 义 和 压 迫 ,和 对 非 洲 文 化 的 歧 视 ,批 判 非 洲 文 化 ,要 求 有 一 种 全 球 性 文 化 平 等

28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的权利;另一个是处于西方文化边缘,或以 东 方 文 化 代 表 自 居 者 们,从 后 现 代 主 义 的 差 异 文 化 与 政 治 观 念 获
得话语权根据,从文化的差异性平等权利出 发,反 抗 白 人 文 化 或 欧 洲 文 化,对 于 各 种 边 缘 性 文 化 的 歧 视 和 毁
灭 性 否 定 。 但 是 ,他 们 的 结 论 大 多 否 认 全 球 化 ,否 认 文 化 的 全 球 效 应 ,又 走 向 了 另 一 个 极 端 。

不 可 否 认 ,走 出 霸 权 与 旁 落 ,重 拾 国 家 语 言 能 力 的 理 想 状 态 ,并 给 予 具 有 价 值 导 向 性 的 解 答 ,是 相 当 困 难
的 ,但 并 非 不 可 能 。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应 该 基 于 语 言 交 往 实 践 中 的 文 化 — 话 语 策 略 ,将 之 放 在 “主 体 、主 权 、
空 间 ”的 三 位 一 体 中 加 以 解 答 。 中 国 是 在 一 个 正 在 形 成 中 的 全 球 化 新 格 局 下 走 现 代 化 道 路 的 ,全 球 化 的 后 现
代化背景和本国的现代化运动,形成一个 独 特 的 语 境。 因 此,在 这 一 独 特 的 语 境 中,中 华 民 族 应 当 有 自 己 独
特的现代化话语。我们既反对话语帝国 主 义,也 反 对 褊 狭 的 后 殖 民 文 化 批 判 者 的 主 张。 用 差 异 的 策 略 和 保
守 主 义 疯 狂 地 守 护 民 族 固 有 的 文 化 ,并 不 能 成 为 真 正 的 文 化 先 行 。 话 语 的 多 元 、文 化 的 差 异 是 全 球 化 背 景 下
语言交往双向建构和整合的产物,交往中 话 语 的 多 元 化、差 异 化 与 平 等 化 相 容。 没 有 话 语 的 输 出,就 没 有 真
正意义上的话语平等。没有在全球化话语 新 秩 序 中 所 做 的 贡 献,也 就 没 有 让 本 土 话 语 在 全 球 话 语 体 系 中 占
有 一 定 空 间 的 可 能 与 机 会 。 没 有 话 语 的 交 往 以 及 国 际 事 务 的 参 与 ,更 没 有 实 质 的 话 语 平 等 权 的 可 能 。 所 以 ,
理 应 用 发 展 的 目 光 ,来 审 视 当 前 的 全 球 话 语 交 往 ,保 证 主 体 、主 权 与 空 间 的 三 位 一 体 ,引 导 中 国 走 向 更 大 程 度
的开放,走向世界舞台和国际话语报告厅,走 向 挖 掘 与 变 革 本 民 族 话 语 的 特 色,争 取 在 话 语 主 体 与 话 语 权 的
平 等 化 中 ,获 得 更 大 的 话 语 空 间 。 当 前 ,中 国 声 音 、中 国 表 述 的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不 失 为 构 建 国 际 话 语 新 秩 序 的
得力保障。

三 、价 值 原 则 :构 筑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特 色 影 响 力

中华民族话语能力的价值 是,“讲 好 中 国 故 事,展 现 真 实、立 体、全 面 中 国,提 高 国 家 文 化 软 实 力”(习 近
平 ,2017:44)的 积 极 意 义 。 当 前 ,语 言 在 维 护 国 家 安 全 中 的 地 位 越 来 越 重 要 。 在 维 护 国 家 陆 海 空 和 互 联 网 安
全 ,经 略 深 海 、极 地 和 太 空 ,从 事 国 际 维 和 行 动 ,保 护 国 家 海 外 利 益 等 方 面 ,语 言 都 已 经 成 为 重 要 的 支 撑 力 量 。
特别是在信息化时代,语言 竞 争 已 经 是 国 力 的 重 要 表 现。如 何 在 语 言 的 激 烈 竞 争 中,获 取 主 动 权 甚 至 领 跑
权 ,就 需 要 对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价 值 进 行 再 认 识 。

1.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生 存 价 值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生 存 价 值 是 物 质 经 济 关 系 占 统 治 地 位 的 阶 级 ,必 然 在 精 神 领 域 占 统 治 地 位 的 能 力 诉 求 ,
是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对一个社会进行价 值 判 断 的 话 语 表 述、规 范 的 权 力。 马 克 思 在 谈 到 民 族 语 言 形 成 规 律
时认为,语言划分,语族形成是建立民族国 家 的 基 础。 他 说:“虽 然 在 整 个 中 世 纪 时 期,语 言 的 分 界 线 和 国 家
的分界线远不相符,但是每一个民族(Nationalit),也许意大利除外,在欧洲毕竟都 有 一 个 特 别 的 大 的 国 家 成
为 其 代 表 。”①
“在全世界,资本主义彻底 战 胜 封 建 主 义 的 时 代 是 同 民 族 运 动 联 系 在 一 起 的。 这 种 运 动 的 经 济 基 础 就
是:为了使商品生产获得完全胜利,资产阶 级 必 须 夺 得 国 内 市 场,必 须 使 操 同 一 种 语 言 的 人 所 居 住 的 地 域 用
国 家 形 式 统 一 起 来 ,同 时 清 除 阻 碍 这 种 语 言 发 展 和 阻 碍 把 这 种 语 言 用 文 字 固 定 下 来 的 一 切 障 碍 。”②语 言 是 民
族形象的解答者与维护者,是民族的重要分 界 线,是 形 成 民 族 国 家 的 一 个 重 要 标 识,也 是 民 族 国 家 间 最 重 要
的 交 往 手 段 。 语 言 是 凝 聚 民 族 心 理 和 文 化 的 重 要 手 段 ,是 民 族 生 存 样 态 的 标 识 。 “每 一 个 企 图 取 代 旧 统 治 阶
级的新阶级,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得不把 自 己 的 利 益 说 成 是 社 会 全 体 成 员 的 共 同 利 益,就 是 说,这 在 观 念
上 的 表 达 就 是 :赋 予 自 己 的 思 想 以 普 遍 性 的 形 式 ,把 它 们 描 绘 成 唯 一 合 乎 理 性 的 、有 普 遍 意 义 的 思 想 。”③
2.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发 展 价 值

①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19页。
② 列宁选集(第 2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370页。
③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52页。

29

蔡 卫 华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构 建 的 价 值 原 则 与 实 践 策 略

民族话语能力的发展价值是母语自 信 和 自 觉 意 识 的 传 承,以 及 母 语 的 通 用 语 地 位 的 创 新。 母 语 是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符 号 标 志 ,也 是 一 个 民 族 文 化 传 承 的 重 要 载 体 ,是 一 个 民 族 赖 以 自 立 于 世 界 之 林 的 精 神 家 园 。 一
个民族在发展经济实力的同时,应当促进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实 力,维 护 母 语 通 用 的 权 威,自 觉 抵 制 外 来 话 语 冲
击。这是两个相互关联的问题。

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华民族 的 语 言 文 化,是 中 华 民 族 智 慧 的 结 晶 和 体 现,也 是 国 际 上 公 认 的
先 进 文 明 的 鲜 明 标 志 。 强 国 必 有 强 语 ,强 语 助 力 强 国 。 话 语 发 展 价 值 体 现 在 ,一 方 面 我 们 要 努 力 挖 掘 民 族 话
语 资 源 ,丰 富 语 言 内 涵 ,赋 予 话 语 时 尚 意 义 。 同 时 ,又 要 警 惕 商 品 广 告 、网 络 媒 体 等 ,随 意 玩 弄 文 字 游 戏 ,充 满
商 品 气 息 、粗 俗 怪 诞 的 话 语 。 另 一 方 面 ,民 族 话 语 根 植 本 土 ,提 升 国 际 影 响 力 。 随 着 网 络 传 媒 的 发 达 ,强 势 话
语对外的技术传播,及其夹带的价值观,都 在 冲 击 着 本 民 族 话 语,对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提 出 了 更 高 的 要 求。 在 现
代化过程中,发达国家的话语向外强势输出,致 使 一 些 发 展 中 国 家 在 学 术 表 达,特 别 是 在 科 技 文 献 的 学 术 表
达 上 失 去 话 语 特 色 。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伟 大 实 践 是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的 物 质 力 量 ,伟 大 的 实 践 促 使 话 语 的 创 新 。
同 时 ,加 强 交 流 互 鉴 ,汲 取 营 养 ,提 升 民 族 话 语 传 播 力 ,掌 握 民 族 话 语 的 主 动 权 。

3.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制 度 价 值
民族话语能力的制度价值就是话语实 践 的 行 动 规 程 和 准 则,主 流 意 识 形 态 是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制 度 价 值
导向。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主要体现在占统治地位的话语身上。民族话语能力糅合进各种知识和话语竞争,
产生出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无论是 个 体 意 识 还 是 公 共 意 识,都 是 被 话 语 及 其 交 往 书 写 的。 它 首 先 是 现
实人的感性活动,是使非存在变为存在,或 者 使 人 的 话 语 转 化 为 感 性 具 体 的 过 程。 这 一 过 程 具 有 意 指 性,但
没 有 意 义 固 着 ;话 语 在 交 往 中 滋 生 意 义 ,折 射 交 往 的 实 践 意 义 ,载 负 着 主 体 的 话 语 指 向 ,却 不 受 任 何 个 体 主 体
意义指向的控制。其中,语形、语义和语 用 都 发 生 了 整 合 的 作 用,挤 进 合 法 化。 话 语 能 力 一 方 面 构 建 自 我 意
识,另一方面构建公共意识。自我意识和 公 共 意 识 是 怎 样 的,主 流 意 识 形 态 的 取 向 就 是 怎 样 的。 第 一,语 言
形式的合法化。个体经验的语言形式是 个 体 语 符 串,也 就 是 所 谓 在 社 会 语 言 背 景 中 成 立 的 私 人 语 言。 它 要
成为大众化日常生活语言,就 要 转 化 为 常 识 进 入 大 众 语 汇 体 系。常 识 的 形 成,必 定 以 日 常 语 言 的 成 形 为 标
志 。 语 形 的 合 法 化 是 日 常 语 言 建 构 的 第 一 要 务 。 或 者 个 体 语 直 接 为 大 众 日 常 语 言 所 认 同 ,转 化 为 后 者 ,或 者
个体语翻译成为日常语言,或者改变原日常 语 言 的 结 构,使 个 体 语 直 接 变 成 大 众 语,否 则 日 常 语 言 将 拒 绝 接
受,私人语言常识化就难以完成。第二,语 言 评 价 倾 向 的 整 合。 日 常 用 语 的 语 词 和 句 符,体 现 着 社 会 结 构 倾
斜利益的意愿,回应着语言能力实践的客观 意 义 结 构,从 而 形 成“结 构 概 念”。 从 而 规 定 着 社 会 规 范,在 整 合
竞争过程之中,变成价值向度的权威。第 三,语 用 的 合 法 性。 语 言 的 意 义 在 于 语 用 行 为,语 用 世 界 的 核 心 在
于争得对大众的话语权。在语言交往中,民 族 话 语 作 为 常 识 的 联 结,其 功 能 在 于 适 应、维 护 和 优 化 话 语 交 往
的意义结构。从语用演化的角度看,民族话 语 功 能 总 是 不 断 介 入 大 众 话 语,维 护 着 自 身 的 权 威,凝 聚 着 社 会
价 值 的 核 心 。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制 度 话 语 不 断 介 入 常 识 话 语 ,加 固 着 民 族 话 语 的 功 能 需 要 ,使 之 得 以 认 同 并
被接纳。

四 、实 践 策 略 :贡 献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中 国 力 量

任 何 语 言 都 被 物 化 为 一 整 套 有 着 丰 富 色 彩 的 “复 杂 结 构 的 话 语 ”,其 中 能 力 是 “精 神 ”,话 语 (语 言 )是 能 力
(精神)的物质表现,后者是前者的实践路径。 话 语 能 力 都 要“通 过 生 产 而 发 展 和 改 造 着 自 身,造 成 新 的 力 量
和新的观念,造成新的交往方式,新的需要和新的语言。”①十 八 大 以 来,中 国 话 语 是 能 够 编 码 中 国 道 路,破 译
“中 国 奇 迹 ”的 文 化 密 码 ,是 一 套 有 助 于 破 解 人 类 交 往 难 题 的 中 国 智 慧 ,是 一 套 完 全 不 同 于 新 教 伦 理 与 资 本 主
义 精 神 的 话 语 体 系 ,也 是 一 套 现 代 化 进 程 中 比 较 优 势 的 话 语 资 源 。

1.驱 动 “软 动 员 ”,网 住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网 络 主 导 权

①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45页。

30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数字网络成为话语传播的重要途径,也是民族话语对话的平台。第一,数字网络科技的发展,对民族 话
语质量发展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个 国 家 科 技 发 展 水 平 的 高 低,是 决 定 能 否 借 助 数 字 网 络 新 技 术 推 动
民族话语“走出去”的硬性条件。第二,数 字 网 络 科 技 的 发 展,对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内 容 和 空 间 提 出 更 高 要 求。
突 飞 猛 进 的 文 化 碰 撞 ,呼 唤 着 民 族 话 语 的 更 大 国 际 空 间 。 伴 随 着 国 家 影 响 力 和 经 济 地 位 的 提 升 ,用 于 解 答 国
际交往的话语需要也日益多 样 化。因 此,打 造 能 够 反 映 一 国 发 展 与 精 髓 的 话 语,且 具 有 时 代 特 色 的 话 语 言
说,是民族话语能力国际化的迫切任务。 第 三,数 字 网 络 技 术 的 发 展,对 民 族 话 语 形 态 提 出 创 新 要 求。 要 实
现民族话语多渠道、立体化地与国际交融,实 现 民 族 话 语 参 与 国 际 事 务 的 能 力,就 需 要 不 断 丰 富 和 发 展 话 语
新 样 态 ,不 断 构 筑 新 时 代 的 话 语 体 系 。

驱使数字网络“软动员”,就是网络话 语 管 控 与 使 用 的 共 同 进 化 博 弈。 网 络 话 语 的 主 要 表 现 为 便 捷 性 和
虚拟性,它们是一种与技术性的硬条件相对 的 一 种 软 条 件,是 一 种 软 件 的 技 术 性,对 网 络 掌 控 属 于 无 形 的 力
量。便捷性集中反映在其摆脱了时间、空 间、成 本 等 因 素 对 交 往 者 的 束 缚。 虚 拟 性 主 要 表 现 为,由 网 络 信 息
技 术 打 造 的 话 语 环 境 ,与 话 语 交 往 者 之 外 的 “第 四 方 ”角 色 ,提 供 了 一 个 多 层 级 的 交 流 ,和 多 元 化 的 信 息 系 统 。
这 种 “第 四 方 ”角 色 的 约 束 ,仅 靠 法 律 制 度 的 外 部 力 量 还 不 够 ,还 需 要 一 种 软 性 的 内 在 约 束 力 量 的 补 充 。 对 便
捷 性 和 虚 拟 性 的 管 理 驱 动 ,不 能 仅 靠 技 术 的 硬 性 力 量 下 达 规 章 制 度 ,而 应 该 有 一 种 自 觉 的 强 烈 程 度 的 软 性 力
量。使管控与使用受到特定的观念的压力,提 示 网 络 空 间 交 往 的 意 识 自 觉,提 升 网 络 交 往 者 的 思 想 素 质,自
觉 维 护 网 络 话 语 权 ,提 升 交 往 中 的 主 导 者 形 象 。

建构网络话语权的“由谁说”“说什么”与“怎 样 说”的 中 国 智 慧。“由 谁 说”表 明,中 华 民 族 话 语 的 主 体 是
中 国 ,中 国 的 话 语 应 由 中 国 来 说 。 不 在 网 络 上 抄 袭 、追 捧 西 方 话 语 方 式 ,不 用 西 方 的 话 语 来 说 中 国 问 题 ,更 不
能 用 西 方 攻 击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话 语 来 涂 鸦 马 克 思 主 义 、涂 鸦 中 国 的 形 象 。 “说 什 么 ”“怎 样 说 ”,就 是 要 掌 握 好 对
外 传 播 的 方 式 方 法 ,自 觉 网 络 话 语 行 为 ,讲 好 中 国 故 事 。 中 西 方 存 在 着 话 语 与 意 识 形 态 的 差 异 与 斗 争 是 不 争
的 事 实 ,西 方 在 经 济 优 越 性 的 带 动 下 ,利 用 传 媒 优 势 ,先 入 为 主 地 强 行 推 行 西 方 话 语 的 主 体 性 与 话 语 强 势 ,形
成 一 种 压 制 中 国 的 话 语 霸 权 。 要 掌 控 民 族 话 语 的 网 上 主 动 ,不 仅 要 警 惕 话 语 传 媒 的 影 响 力 ,而 且 要 建 构 民 族
话语的网络生态,牢牢把握网络话语主动 权。 网 络 话 语 权 的 最 终 实 现,需 要 网 民 将 保 护 网 络 环 境、改 善 网 络
生 态 、自 觉 维 护 网 络 形 象 ,合 理 利 用 网 络 资 源 的 思 想 ,逐 步 渗 透 到 日 常 的 网 络 话 语 中 来 。

2.逆 势 引 领 ,强 化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格 局 意 识
“光是思想力求成为现实是不够的,现实本身应当 力 求 趋 向 思 想。”①由 于 15 至 16 世 纪 地 理 大 发 现 和 全
球 航 行 、贸 易 的 发 展 ,世 界 开 始 改 变 过 去 由 地 区 、民 族 、国 家 独 立 分 散 的 发 展 为 全 球 整 体 发 展 ,形 成 全 球 化 ,这
基 本 奠 定 了 当 今 世 界 的 话 语 格 局 的 基 调 。 致 使 当 前 世 界 主 流 话 语 的 基 调 ,基 本 上 以 西 方 为 主 导 ,西 方 的 价 值
观、立场、利益及偏好,左右着国际话语导向。然而,从 20 世纪下半叶开始,世界的格局逐渐发生了变化,亚
洲的经济规模开始不断地扩 大。如 20 世 纪 70 年 代 以 后,日 本 其 经 济 规 模 在 暗 暗 地 挑 战 美 国 的 老 大 地 位。
尤 其 是 中 国 的 改 革 开 放 ,带 来 了 40 年 的 高 速 增 长 ,到 21 世 纪 的 2010 年 又 超 越 了 日 本 ,成 为 了 世 界 的 第 二 大
经济体。中国经济由于人口多,人均占有 量 还 远 远 落 后 于 美 国。 不 可 忽 视 的 是,中 国 经 济 毕 竟 体 量 大,总 体
上 超 越 美 国 成 为 第 一 大 经 济 体 只 是 一 个 时 间 问 题 。 但 是 ,由 于 历 史 原 因 ,西 方 世 界 在 国 际 话 语 权 上 抢 占 了 先
机 ,国 际 话 语 权 的 总 格 局 是 “西 强 我 弱 ”。 显 然 ,这 种 格 局 与 世 界 经 济 发 展 的 格 局 ,是 不 相 适 应 的 ,尤 其 是 与 中
国在世界经济的总格局地位相比,严重失衡。是顺从,还是主动出击? 是安于现状,还是逆势而为,去积极建
构和争取我国应有的话语权? 这是一个关乎中 华 民 族 复 兴 的 大 问 题。“历 史 的 活 动 和 思 想 就 是‘群 众’的 思
想和活动。”②任何阶级社会的话语生产与分配的基本秩 序,都 具 有 定 向 功 能,它 将 语 言 导 向 有 利 于 统 治 阶 级
的利益需要,并排斥和批判异已的话语。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筛 选 功 能,对 话 语 进 行 选 择 和 剪 裁,对 不 可 言 说 的

①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3页。
②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86页。

31

蔡 卫 华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构 建 的 价 值 原 则 与 实 践 策 略

保 持 沉 默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重 组 功 能 ,能 按 照 需 要 对 话 语 进 行 重 构 ,改 变 它 的 形 式 ,突 出 其 合 法 性 。 作 为 世 界
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必然要有自己的话 语 及 话 语 权。 同 时,全 球 发 展 大 势 昭 示 了 世 界 的 未 来,随 着 时 间 的
推 移 ,逆 势 与 顺 势 必 然 会 发 生 位 移 。 构 建 话 语 新 样 态 ,不 仅 是 中 国 自 身 发 展 的 需 要 ,还 具 有 更 加 深 远 的 意 义 。
今 天 的 中 国 ,站 在 与 世 界 深 度 互 动 的 新 起 点 上 ,我 们 积 极 争 取 更 大 的 话 语 权 ,应 该 以 更 加 自 信 的 话 语 ,向 世 界
阐释中国的智慧,以更加自信的话语姿态,主 动 谋 划 新 的 话 语 样 态,使 之 促 进 国 内、国 际 的 语 言 交 往 要 素,形
成 有 序 流 动 、话 语 资 源 的 高 效 配 置 ,深 化 中 国 话 语 权 与 中 国 优 势 的 深 度 融 合 ,将 对 外 开 放 的 话 语 ,引 向 更 加 广
阔 的 纵 深 、更 加 高 远 的 境 界 。 由 于 美 国 等 西 方 国 家 主 导 的 话 语 格 局 ,缺 乏 包 容 性 ,导 致 了 话 语 霸 权 的 出 现 ,这
就 需 要 一 种 新 型 的 开 放 的 包 容 的 话 语 样 态 ,以 使 全 球 话 语 治 理 体 制 ,更 加 平 衡 地 反 映 大 多 数 国 家 的 意 愿 与 诉
求。中国力图促进广大发展中国家融入,这 一 全 球 话 语 交 往 的 价 值 链 条 之 中,互 利 共 赢,构 建 起 广 泛 的 意 愿
诉求方案,有利于促进国际间话语交往朝 着 平 等 公 正、合 作 共 赢 的 方 向 发 展。 这 要 求 我 们,既 要 顺 势 而 积 极
有为,建构自己的话语权,让中国在国际 事 务 中 具 有 参 与 世 界 实 践 的 话 语 权。 同 时 构 建 与 引 领 相 向 而 行,即
顺 势 构 建 话 语 权 的 同 时 ,逆 势 引 领 话 语 发 展 方 向 。 逆 势 引 领 的 目 的 ,就 在 于 打 破 现 有 的 话 语 秩 序 ,破 中 有 立 ,
在 破 除 旧 的 话 语 体 系 中 ,突 出 中 国 话 语 权 力 大 格 局 意 识 ,张 扬 中 国 的 话 语 权 。

3.中 华 民 族 话 语 快 速 有 效 占 领 “阵 地 ”,实 践 中 国 智 慧 的 内 涵 与 外 延
有智慧的民族都是和谐、温暖、智力 的,中 华 民 族 话 语 也 是 和 谐、温 暖、智 力 的。中 华 民 族 话 语,要“不 忘
本 来 、吸 收 外 来 、面 向 未 来 ,更 好 构 筑 中 国 精 神 、中 国 价 值 、中 国 力 量 ”(习 近 平 ,2017:23)。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既 具
有 民 族 性 ,又 具 有 世 界 性 。 民 族 性 主 要 指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根 植 于 中 华 五 千 年 优 秀 文 明 传 统 ,在 解 释 改 革 开 放 过
程中,成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具有 中 国 特 色 实 践 的 可 识 别 性 特 质;世 界 性,指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的 开 放、
包容、交流,具有全球意识和眼光,体现对 言 说 的 终 极 意 义 的 追 问。 以 对 话 方 式,“能 够 一 个 筋 斗 就 不 仅 越 过
自己本身的障碍,而且同时越过现代各国面临的障 碍”,①“站 出 来、蹲 下 去、走 进 去”,实 现 中 华 民 族 主 流 意 识
形态的对内对外话语引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 今 世 界,意 识 形 态 领 域 看 不 见 硝 烟 的 战 争 无 所 不 在”(习
近 平 ,2017:18)。
首先,中华民族话语“站出来”,实践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担 当。 当 有 争 议 的 国 际 事 件 出 现 后,通 常 有 些 国 家
在 观 望 ,进 而 引 发 强 国 利 益 的 争 夺 战 ,从 而 有 效 的 对 话 受 阻 ,最 后 导 致 话 语 强 势 霸 权 。 和 平 崛 起 的 中 华 民 族 ,
不能在国际事件中失去声音。面对争端,中 华 民 族 应 该 有 话 语 担 当。 其 次,中 华 民 族 话 语“蹲 下 去”,实 践 中
国 智 慧 的 对 外 传 播 与 交 流 。 善 于 了 解 其 他 语 言 的 民 族 话 语 ,才 是 有 希 望 的 话 语 。 在 民 族 地 域 空 间 ,进 行 话 语
间 交 往 实 践 ,是 优 化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解 题 工 具 。 扩 展 话 语 能 力 空 间 ,呼 吁 话 语 共 同 体 。 解 决 国 际 间 深 层 次 的
心理、情感问题。让国际间感受中华民 族 话 语 的 真 正 解 决 事 情 的 诚 意。 最 后,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走 进 国 际 舞 台,
实 践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时 代 最 “强 音 ”。 面 对 国 际 纷 争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要 以 “暖 ”制 “冷 ”,以 “动 ”制 “静 ”。 以 暖 制
冷,在最快的时间里,用最理性话语,言说 解 决 之 法。 以 动 制 静,用 行 之 有 效 的 话 语 果 断、迅 速 占 领 国 际 话 语
空 间 。 话 语 自 带 “中 国 速 度 ”标 识 ,使 纷 争 间 信 息 与 沟 通 之 交 往 有 效 。
总之,中华民族话语能力的实践,就是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的 传 承 与 创 新 发 展,其 应 当 立 足 于 伟 大 的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实 践 ,不 断 使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同 党 和 国 家 事 业 对 内 对 外 发 展 要 求 相 适 应 、同 人 民 群 众 的 诉 求 期 待 相 契
合、同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服 务 国 家、服 务 社 会,服 务 人 类。 那 么,今 天 世 界 各 国 民 族 话 语 危 机
意 识 的 觉 醒 ,是 对 话 语 强 权 的 现 实 反 抗 。 反 对 话 语 霸 权 ,则 是 话 语 自 觉 的 民 族 行 动 。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价
值建构,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 价 值 建 构 是 一 体 的,中 华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实 践 与 和 谐 世 界 的 实 践 方 向 是 一 致
的。中华民族话语能力在构建、展示一种新 的 言 说 方 式,这 是 一 种 变 革 中 的 话 语 实 践,旨 在 传 播 一 种 新 的 文
明进步道路。中国话语的提出,是中国道路 的 民 族 话 语 能 力 的 实 践 策 略,是 中 国 力 量 的 话 语 诉 求,是 中 国 智
慧 的 话 语 新 样 态 ,她 能 为 当 前 民 族 国 家 之 间 交 往 困 境 的 解 决 贡 献 一 种 选 择 。

[责任编辑 黄世杰] [专业编辑 何 明] [责任校对 袁诗筌]

①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3页。

32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参 考 文 献]

青觉,赵超,2019.一体之下的多元 平 等:抗 战 时 期 中 国 共 产 党 的 中 华 民 族 话 语 构 建 [J].西 南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人 文 社 科 版 ),(1).
佟 德 志 ,2018.中 国 改 革 开 放 进 程 中 的 民 族 话 语 体 系 及 其 发 展 [J].民 族 研 究 ,(4).
张 维 为 ,2014.中 国 崛 起 一 定 要 伴 随 自 己 话 语 的 崛 起 [N].文 汇 报 ,08-18(10).
孙 吉 胜 ,2016.话 语 、国 家 形 象 与 对 外 宣 传 :以 “中 国 崛 起 ”话 语 为 例 [J].国 际 论 坛 ,(1).
巴 尔 特 ,2003.语 言 乌 托 邦 [M].北 京 :商 务 印 书 馆 .
任 平 ,2003.当 代 视 野 中 的 马 克 思 [M].南 京 :江 苏 人 民 出 版 社 .
习近平 ,2016.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
习近平,2017.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
国 代 表 大 会 上 的 报 告 [M].北 京 :人 民 出 版 社 .
习 近 平 ,2017.习 近 平 关 于 社 会 主 义 政 治 建 设 论 述 摘 编 [M].北 京 :中 央 文 献 出 版 社
LouiseLucasandEmilyFeng ,2017.TechnologyChinarebootsitssuperpowerambitions [N].Financial
Times ,March22.

[作者简介] 蔡卫华(1977~ ),女,广 东 湛 江 人,岭 南 师 范 学 院 马 克 思 主 义 学 院 讲 师,法 学 博 士,研 究
方 向 为 马 克 思 主 义 理 论 、语 言 哲 学 。 广 东 湛 江 ,邮 编 :524048。

TheTheoreticalValueandPracticalStrategy
intheConstructionofDiscourseAbilityforChineseNation

CAI Wei-hua

(Lingnan NormalUniversity,Zhanjiang 524048,China)

Abstract:Languageordiscourseisarealisticconsciousnessthatsymbolizestheexistenceofanation.

ChinesediscourseabilityhastheoreticalandpracticalsignificanceinenhancingChina'sdiscoursepowerand
changingtheweaknessofChinesenation'sdiscoursepowerintheworld.Theinterventionofnetworkmedia
inthenewerahasledtothealienationandcommunicationpredicamentinthevalueattributeofChinese
discourseability.PromotingtheinfluenceofChinesediscoursewiththecharacteristicofvalueprincipleisa
powerfulguaranteefortheconstructionofanewinternationaldiscourseorder.Chinacanonlygetoutofthe
predicament,breakthehegemonyofdiscourseandenhancediscoursepower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by
givingfullplaytothesurvival,developing,institutionalandculturalvalueofnationaldiscourseandfirmly
graspingthediscourseright.TheessenceoftheChinesediscourseliesinthepracticeofsocialism withChi-
nesecharacteristics.China'sdiscourseisapracticalformoftheChinesenation'sdiscourseability,whichcan
provideuniversallyeffectiveandpracticalvalueforhumancivilizationtoescapethedilemmaofwesterndis-
coursevalue.

Key Words:discourseabilityofChinesenation;discoursespace;discoursepractice

33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参与及融合:乡村振兴整合层次研究*

□刘华芹

[摘 要] 以整合的视角阐述 了 乡 村 振 兴 的 三 个 整 合 层 次。认 为 在 城 乡 整 合 层 面,空 间 城 市
化和人口城市化的乡村需要落实到 城 市 层 面 的 城 市 化 举 措,就 地 城 市 化 和 延 续 乡 土 性 的 乡 村 需 要
落实到乡村层面的乡村振兴举措,同 时 要 保 障 人、物、资 金、技 术 等 要 素 的 城 乡 自 由 流 通;在 乡 村 社
会 整 合 层 面 ,产 业 发 展 、生 态 建 设 、社 会 治 理 、文 化 传 承 与 创 新 各 举 措 需 要 统 筹 考 虑 ,整 体 协 调 发 展 ;
在 参 与 主 体 整 合 层 面 ,政 府 、市 场 、村 庄 各 主 体 需 要 协 同 努 力 ,共 同 促 进 乡 村 振 兴 和 城 乡 融 合 发 展 目
标的实现。

[关键词] 乡村振兴;整合层次;城市化;乡村社会;参与主体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34-07

一 、问 题 的 提 出

目前从整合的视角研究乡村振兴的文 献 主 要 集 中 在 三 个 方 面:一 是 从 城 乡 关 系 的 整 体 性 视 角 去 思 考 乡
村振兴。如杨开忠提出乡村振兴以都市圈为依托的思想。[1]宣朝庆和陈旭 华 考 察 了 陈 景 超“发 展 都 市 以 救 济
乡村”的思想及对当前乡村振兴战略的理论和现实意义。[2]二是从资源 整 合 的 角 度 展 开,比 如 郭 珍、刘 法 威 提
出利用结构洞较多的村庄精英结合乡村内 部 和 外 部 社 会 关 系 网 络,以 达 到 既 整 合 内 部 资 源 又 吸 引 外 部 注 意
力的作用。[3]应小丽指出新乡贤正在成为撬动乡村振兴的重要主体力量,在 实 践 价 值 和 秩 序 生 产 层 面 推 动 了
乡土社会 人 力、物 力、财 力、智 力 和 文 化 的 创 造 性 整 合。[4]三 是 从 乡 村 振 兴 主 体 整 合 的 角 度 探 讨,多 数 学 者 强
调 的 是 乡 村 的 主 体 性 以 及 乡 村 内 部 主 体 力 量 的 整 合 ,如 吴 重 庆 提 出 以 农 民 的 组 织 化 重 建 乡 村 的 主 体 性 ,以 乡
村为主体吸纳整合各种资源要素,培育 乡 村 内 生 发 展 动 力。[5]赵 月 枝 认 为 返 乡 人 群 是 乡 村 振 兴 的 重 要 主 体,
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身上的正能量和 价 值 需 要 被 重 新 发 现。[6]少 数 学 者 涉 及 乡 村 之 外 主 体 的 整 合,如 刘 合
光认为总设计师、人民公仆、村干部、村民、各 类 智 囊 以 及 其 他 参 与 者 是 乡 村 建 设 的 重 要 参 与 主 体,需 要 各 参
与主体充 分 协 作。[7]徐 顽 强、王 文 彬 认 为 通 过 任 务 与 主 体 匹 配,可 以 认 定 政 府、农 民、村 级 组 织 和 市 场 主 体 应
该 成 为 共 同 的 行 动 主 体 ,且 应 该 分 别 采 取 科 学 引 领 、主 动 参 与 、促 成 合 作 和 支 持 援 助 的 行 动 策 略 。[8]

以上相关研究对本文具有重要的 启 发 意 义。笔 者 认 为,乡 村 振 兴 是 一 个 系 统 工 程,它 需 要 城 市 的 参 与,
需要乡村社会的整体协调发展,更需要各 方 主 体 的 协 同 努 力。 当 前 在 城 乡 关 系 的 整 合 方 面 还 需 要 关 注 乡 村
城 市 化 的 不 同 发 展 趋 势 及 对 城 市 的 不 同 需 求 ,在 乡 村 内 部 的 整 合 方 面 还 需 要 关 注 生 态 、经 济 、政 治 、社 会 和 文
化各方面的协调发展,在振兴主体方面还 需 要 强 调 和 加 强 国 家、市 场 与 村 庄 等 多 元 主 体 的 整 合。 由 此,本 文
将 围 绕 这 些 现 实 需 要 ,探 讨 如 何 从 整 合 的 视 角 更 好 地 推 进 乡 村 振 兴 ,期 望 能 够 给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实 施 提 供 一
种 认 识 和 思 路 。 下 文 将 分 别 从 城 乡 整 合 、乡 村 社 会 整 合 以 及 参 与 主 体 整 合 三 个 层 次 来 分 别 阐 述 。

二 、乡 村 振 兴 与 城 市 发 展

乡 村 振 兴 需 要 进 行 城 乡 的 整 合 。 一 方 面 ,从 乡 村 城 市 化 的 发 展 趋 势 来 看 ,一 些 乡 村 的 城 市 化 问 题 需 要 靠
城市发展来解决;另一方面,从城乡融合发 展 的 目 标 来 看,乡 村 振 兴 需 要 人、资 金、技 术 与 信 息 等 要 素 的 城 乡
自 由 流 通 ,城 市 发 展 与 乡 村 振 兴 是 一 种 并 行 和 互 动 的 关 系 。

* 返修日期 2019-08-01
基 金 项 目 :2019 年 度 国 家 社 会 科 学 基 金 项 目 “城 市 化 进 程 中 的 乡 村 类 型 与 乡 村 振 兴 路 径 研 究 ”(项 目 编 号 :19BSH058)。

34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1.乡 村 振 兴 与 乡 村 城 市 化
世 界 各 地 城 市 化 的 规 律 表 明 ,人 口 向 城 市 的 聚 集 是 社 会 历 史 发 展 的 必 然 趋 势 ,即 便 是 当 今 城 乡 协 调 发 展
的欧美、日、韩等国家,乡村也面临着人口 减 少、老 龄 化 的 问 题。 中 国 当 前 城 市 化 率 还 比 较 低,乡 村 城 市 化 还
将 继 续 ,依 据 乡 村 城 市 化 的 趋 势 和 路 径 ,可 以 把 目 前 的 乡 村 划 分 为 空 间 城 市 化 、人 口 城 市 化 、生 产 和 生 活 方 式
就 地 城 市 化 以 及 延 续 乡 土 性 、城 市 化 缓 慢 的 乡 村 四 大 类 。
第一类是空间城市化的乡村,有两种情 形:一 种 是 地 理 空 间 没 有 发 生 转 移、伴 随 城 市 扩 张 已 经 置 身 城 市
或者濒临城市的乡村,包括城中村、城乡结 合 部、城 郊 乡 村,这 类 乡 村 面 临 的 不 是 如 何 振 兴 的 问 题,而 是 如 何
城 市 化 的 问 题 ,例 如 社 区 的 升 级 改 造 以 及 生 产 关 系 、社 会 关 系 的 重 新 确 立 。 另 一 种 空 间 城 市 化 的 乡 村 是 地 理
空 间 发 生 转 移 的 乡 村 ,多 属 于 “撤 村 并 居 ”型 ,即 农 村 整 体 被 纳 入 了 城 市 规 划 范 围 ,宅 基 地 和 耕 地 都 被 征 用 ,农
民身份转为非农业户口,进入由政府 统 一 建 设 的 新 社 区 集 中 居 住。 这[9](P14) 种 乡 村 面 临 着 一 系 列 程 度 不 等 的
适应问题,包括生计模式、居住环境、社会交往、社区管理与服务、生活成 本 上 升 等 诸 方 面, 这[10](P169) 些 适 应 问
题同样需要城市化来解决。
第二类人口城市化的乡村,也有两种情 形:一 种 是 因 为 环 境 和 生 计 问 题、人 口 被 迫 转 移 到 城 市 而 乡 村 正
在自然消亡,这类乡村多属于本来户数就 很 少 的 自 然 村。 另 一 种 情 形 属 于 年 轻 人 口 主 动 选 择 定 居 城 市 而 变
成 人 口 老 龄 化 的 乡 村 ,此 类 乡 村 与 上 述 情 形 不 同 ,往 往 自 然 环 境 并 不 差 ,所 处 地 域 经 济 比 较 发 达 ,年 轻 人 受 现
代 城 市 生 活 方 式 的 吸 引 选 择 定 居 在 大 中 小 城 市 ,从 而 使 得 乡 村 只 剩 下 中 老 年 人 口 ,伴 随 着 这 一 代 劳 动 力 退 出
历史舞台,村落也将终结。这两种人口城市 化 的 乡 村 面 临 两 个 问 题:一 是 人 口 在 城 市 的 市 民 化,二 是 乡 村 土
地 的 集 中 化 ,前 者 需 要 城 市 发 展 来 解 决 ,后 者 则 需 要 新 型 农 业 经 营 主 体 和 现 代 农 业 来 解 决 。
第三类是生产和生活方式就地城市化 的 乡 村,具 有 多 样 性,它 们 往 往 具 有 产 业 的 支 撑,按 照 产 业 类 型 可
以 分 为 现 代 农 业 、工 业 、矿 业 、商 业 和 旅 游 业 乡 村 。 由 于 乡 村 自 身 产 业 可 以 吸 纳 大 部 分 的 村 庄 人 口 ,有 些 甚 至
还吸引了不少的外地务工人员,这些乡村 已 经 或 者 有 望 实 现 生 产 和 生 活 方 式 的 就 地 城 市 化。 尽 管 这 类 乡 村
发 展 得 比 较 不 错 ,但 并 不 意 味 着 在 当 前 及 未 来 发 展 中 不 存 在 问 题 ,目 前 需 要 做 的 是 分 析 村 庄 发 展 的 问 题 和 瓶
颈,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根据自身条件和 需 求 谋 取 相 应 的 资 本 和 举 措,以 实 现 乡 村 经 济、生 态、政 治、社 会 和
文化的可持续发展。
第四类是延续乡土性、城市化缓慢的乡 村,大 多 缺 乏 区 位 优 势 和 其 他 资 源,尽 管 其 中 有 些 文 化 资 源 很 丰
富 ,但 在 当 地 并 不 能 给 村 民 带 来 经 济 效 益 ,因 而 劳 动 力 外 出 务 工 是 多 数 此 类 乡 村 村 民 的 选 择 。 但 与 第 二 种 类
型 人 口 城 市 化 的 乡 村 不 同 ,这 类 乡 村 的 外 出 务 工 人 员 并 非 是 长 久 在 外 ,他 们 或 者 由 于 自 身 人 力 资 本 的 缺 乏 而
无法扎根城市,或者是出于对家乡的强烈 认 同,总 之 在 人 生 的 某 个 阶 段 他 们 会 返 回 家 乡。 因 此,如 果 没 有 村
庄外部的力量,小农经营兼村民阶段性的 外 出 务 工 将 是 这 类 乡 村 在 很 长 时 间 内 的 发 展 模 式。 这 种 类 型 的 乡
村 需 要 一 系 列 自 上 而 下 的 乡 村 振 兴 举 措 来 解 决 诸 如 基 础 设 施 和 公 共 服 务 缺 乏 、产 业 结 构 单 一 、人 力 资 本 不 足
等问题。
综 上 ,从 乡 村 城 市 化 的 发 展 趋 势 和 分 类 来 看 ,空 间 城 市 化 和 人 口 城 市 化 的 乡 村 更 需 要 城 市 发 展 规 划 和 市
民 化 举 措 ,就 地 城 市 化 和 延 续 乡 土 性 的 乡 村 更 需 要 乡 村 振 兴 举 措 ,城 市 化 与 乡 村 振 兴 应 同 步 推 进 。
2.乡 村 振 兴 与 城 乡 要 素 的 自 由 流 通
上文划分出城市发展与乡村振兴这两 大 任 务 和 主 要 对 象 并 不 是 将 城 市 和 乡 村 分 离,因 为 城 市 不 是 独 立
的系统,乡村也不是独立的系统,城市化与 乡 村 振 兴 是 一 个 动 态 的 过 程,须 把 乡 村 与 城 市 作 为 一 个 大 系 统 的
组 成 部 分 来 看 待 ,在 这 个 系 统 中 ,人 、资 金 、技 术 、信 息 是 流 动 的 。 乡 村 振 兴 要 达 到 城 乡 融 合 发 展 的 目 标 ,则 要
认 识 到 上 述 要 素 的 城 乡 流 动 性 ,在 此 基 础 上 为 各 要 素 的 自 由 流 通 提 供 条 件 。
目 前 ,要 素 流 动 市 场 逐 步 开 放 ,城 乡 经 济 互 通 格 局 初 步 形 成 ,表 现 在 :农 村 劳 动 力 大 规 模 持 续 进 入 城 市 经
济部门,推动了城市经济扩张;国家推行的城乡 建 设 用 地“增 减 挂 钩”等 土 地 利 用 政 策,总 体 盘 活 了 城 乡 土 地
资源;农村“三权分置”改革实践开放了城市 资 本 经 营 农 业 通 道;正 在 探 索 推 进 的 农 村 各 类 财 产 权 抵 押、信 用

35

刘 华 芹 参 与 及 融 合 :乡 村 振 兴 整 合 层 次 研 究

融 资 、农 业 保 险 等 对 沟 通 城 乡 资 本 流 动 发 挥 了 积 极 作 用 。[11](P10)
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一些阻碍要素 流 动 的 因 素。 首 先 是 城 市 进 入 门 槛 较 高,不 利 于 农 村 转 移 人 口 在 城

市定居,主要表现在两大方面:一是土地规 划 管 理 政 策 使 城 市 的 房 价 过 高,多 数 务 工 人 员 买 不 起 务 工 城 市 的
商品房,二是针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非 义 务 教 育 政 策 也 驱 逐 了 相 当 一 部 分 务 工 人 员。 当 前 城 市 化 率 是 按
照 城 镇 常 住 人 口 计 算 的 ,这 其 中 包 括 2 亿 的 农 民 工 ,对 于 这 2 亿 农 民 工 以 及 今 后 将 继 续 加 入 农 民 工 队 伍 的 农
村人口来说,周期性的流动是常态,他们会根据 经 济 收 入、生 命 历 程 等 选 择 在 务 工 城 市“落 地”和“返 乡”。 周
飞舟指出,农民工的“落地”和“返乡”呈现出“层 级”性,少 数 较 高 收 入 的 群 体 会 举 家 迁 移 到 东 部 城 市“落 地”,
中等收入的群体则会在家乡城镇买房,低收入群体则会在家乡村庄翻盖新房。 除[12](P60) 了举家迁移的少数 人,
那些中等收入和低收入群体即使在家乡完 成 了 买 房、建 房 任 务,大 部 分 仍 然 处 于 流 动 的 状 态,城 市 购 房 与 城
市就业存在着显著的脱节,形成了“原籍村庄—购房 城 市—就 业 城 市”之 间 的 双 城 三 栖 的 复 杂 互 动。 其[13](P78)
次 ,农 村 宅 基 地 限 制 流 转 政 策 、“小 产 权 房 ”打 压 政 策 限 制 了 想 到 农 村 买 房 的 城 市 人 口 。 基 础 设 施 差 和 公 共 服
务 缺 乏 也 阻 碍 了 一 批 想 回 乡 村 养 老 和 投 资 的 人 ,从 而 影 响 了 人 才 和 资 金 由 城 市 向 乡 村 的 流 动 。 此 外 ,在 技 术
和信息方面,虽然随着通讯和互联网的发展,理 论 上 乡 村 人 口 在 信 息 和 技 术 获 取 途 径 上 不 成 问 题,但 由 于 留
守 人 口 普 遍 受 教 育 水 平 低 ,获 取 能 力 方 面 也 严 重 影 响 了 技 术 和 信 息 的 获 得 结 果 。

由此,从城乡整合的维度我们可以得 出 城 市 化 与 乡 村 振 兴 两 条 路 是 并 行 不 悖 和 相 互 关 联 的 结 论。 片 面
地就乡村讨论乡村,或者一味强调城市化都 是 不 可 取 的,须 将 两 大 战 略 统 合 起 来 思 考,一 方 面 继 续 出 台 相 应
的 市 民 化 政 策 ,为 那 些 有 意 愿 落 户 城 镇 的 农 村 人 口 在 城 镇 安 家 落 户 提 供 条 件 ;另 一 方 面 则 制 定 和 实 施 乡 村 振
兴 举 措 ,在 现 有 城 乡 差 别 的 情 况 下 ,政 府 来 统 筹 资 源 ,将 资 金 、技 术 、高 素 质 人 才 资 源 适 当 向 农 村 配 送 ,实 现 城
乡 资 源 要 素 优 化 配 置 ,这 是 实 现 城 乡 融 合 发 展 的 基 本 条 件 。

三 、乡 村 振 兴 与 乡 村 社 会 整 体 性 发 展

中 共 十 九 大 报 告 提 出 了 实 施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总 要 求 ,即 “产 业 兴 旺 、生 态 宜 居 、乡 风 文 明 、治 理 有 效 、生 活
富 裕 ”,这 二 十 字 涵 盖 了 乡 村 的 经 济 、生 态 、文 化 、政 治 与 社 会 ,体 现 了 乡 村 振 兴 目 标 上 的 整 体 性 思 维 。 笔 者 在
此 要 强 调 的 是 乡 村 振 兴 实 现 路 径 上 的 整 体 性 ,即 这 五 个 方 面 不 仅 是 乡 村 社 会 整 体 之 组 成 部 分 ,而 且 是 相 互 交
织、彼此影响的。乡村振兴不能只从某单一 方 面 谋 求 发 展,比 如 只 考 虑 如 何 发 展 经 济,或 者 只 从 文 化 角 度 谈
乡 村 振 兴 ,而 是 将 各 个 方 面 整 合 起 来 统 筹 考 虑 。 不 仅 要 在 每 个 方 面 谋 求 发 展 ,而 且 要 清 楚 它 与 其 他 方 面 的 彼
此关联及其对乡村振兴的意义。

1.乡 村 振 兴 与 发 展 产 业
“生 活 富 裕 ”是 实 施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核 心 目 标 ,要 达 到 这 一 目 标 就 要 增 加 农 民 收 入 ,而 要 增 加 农 民 收 入 便
要发展产业,“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关 键。 乡 村 产 业 能 够 兴 旺 的 条 件,一 是 能 够 充 分 利 用 自 身 优 势,二 是
符合市场需要。这就需要依据 乡 村 自 身 的 自 然 资 源、区 位 优 势、文 化 优 势 和 发 展 过 程 中 积 累 的 其 他 比 较 优
势,确定自己的特色产业。当前 的 一 个 突 出 问 题 是 农 村 生 产、加 工、流 通 没 有 融 合,农 民 的 利 益 往 往 被 边 缘
化 。 以 笔 者 的 家 乡 山 东 招 远 为 例 ,烟 台 红 富 士 苹 果 全 国 有 名 ,但 果 农 却 没 有 销 售 渠 道 ,没 有 议 价 权 ,只 能 以 极
低 的 价 格 等 着 商 人 上 门 收 购 ,收 益 大 打 折 扣 。 因 此 ,要 促 进 一 二 三 产 业 融 合 发 展 ,首 先 要 延 伸 农 业 产 业 链 ,通
过 打 造 农 业 新 产 业 、新 业 态 、新 模 式 ,实 现 农 业 、农 产 品 加 工 业 、农 村 服 务 业 的 融 合 ,同 时 建 立 三 产 融 合 发 展 的
利益联结机制,赋予农民融合主体和利 益 主 体 的 地 位。 其 次 要 充 分 挖 掘 农 业 非 传 统 功 能,通 过 对 绿 水 青 山、
田园风光、乡土文化这些特有的优势,加快 这 些 资 源 与 旅 游、文 化、教 育 等 产 业 融 合 的 深 度,从 而 成 为 农 业 发
展 的 新 兴 支 柱 产 业 。[14]
但是,我们不能只关心产业的发展,如果 发 展 产 业 不 与“乡 风 文 明”一 起 抓,则 会 影 响 到 产 业 的 兴 旺。 近
些 年 来 ,不 少 乡 村 大 力 发 展 民 宿 、休 闲 农 业 、旅 游 业 ,这 除 了 得 益 于 自 然 、物 质 景 观 外 ,乡 风 等 人 文 气 息 也 是 很
重 要 的 因 素 ,如 旅 游 地 的 “宰 客 ”行 为 被 曝 光 后 会 使 一 些 游 客 望 而 却 步 ,而 良 好 的 人 文 体 验 则 会 给 景 点 景 物 加

36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分 ,使 旅 游 业 可 持 续 发 展 。 同 样 ,要 想 发 展 产 业 也 不 能 忽 视 村 庄 的 政 治 生 态 ,只 有 在 安 定 团 结 、和 谐 有 序 的 乡
村秩序下才能保障产业的起步和有序发展。笔者2019年春节期间在山东 L 村访谈了一位村干部,他说原本
上一届村委会计划成立合作社,围绕着村庄 水 库 建 立 一 个 综 合 生 态 园 区,计 划 书 都 写 好 了,但 是 由 于 村 里 有
人 搞 派 别 斗 争 、上 访 ,将 上 一 届 村 委 会 主 任 拉 下 台 ,这 一 届 村 委 会 与 村 党 支 部 意 见 严 重 不 合 ,项 目 也 就 不 了 了
之。他表示很无奈,尽管政府在乡村振兴的 背 景 下 有 诸 多 项 目,但 是 村 子 一 项 也 争 取 不 来,因 为 村 子 内 部 的
矛 盾 与 冲 突 不 但 使 得 村 庄 计 划 没 有 延 续 性 ,而 且 乡 镇 政 府 也 不 敢 把 项 目 投 到 这 样 的 村 子 里 来 ,对 于 一 个 不 稳
定 的 村 庄 ,很 难 会 让 人 相 信 项 目 能 够 成 功 上 马 和 得 到 顺 利 实 施 。 由 此 可 见 政 治 生 态 对 于 发 展 产 业 的 重 要 性 ,
它甚至是发展产业的前提条件。生态问题 同 样 对 发 展 产 业 产 生 影 响,环 境 资 源 透 支 无 疑 会 影 响 到 产 业 的 兴
旺和可持续发展。

2.乡 村 振 兴 与 生 态 建 设
“生态宜居”是乡村振兴的基础,只有 良 好 的 生 态、宜 居 的 环 境,农 村 才 有 吸 引 力,产 业 才 能 可 持 续 发 展,
农民才会有家园的归属感和 自 豪 感。当 前 一 些 乡 村 民 众、企 业 及 相 关 部 门 缺 乏 环 保 意 识,生 态 环 境 污 染 严
重,需要加强治理。首先是要减少农业生 产 过 程 中 产 生 的 污 染,做 到 作 物 秸 杆、畜 禽 粪 污、农 膜 综 合 利 用,化
肥农药控制使用。其次是采取严厉措施杜 绝 工 矿 业 产 生 的 废 弃 物 对 土 壤、空 气 和 水 的 污 染 以 及 乱 挖 滥 采 对
地 质 的 破 坏 。 再 次 是 针 对 农 村 垃 圾 污 水 问 题 ,需 要 城 乡 环 卫 一 体 化 建 设 ,政 府 购 买 服 务 (委 托 环 卫 公 司 )是 一
个不错的做法,卫生厕所改造等工程也需 要 继 续 推 广。 此 外 还 需 要 加 强 村 庄 绿 化 美 化,进 行 美 丽 乡 村、生 态
农 庄 、田 园 综 合 体 等 建 设 。
生 态 建 设 要 与 农 民 的 生 产 和 生 活 方 式 整 合 于 一 体 。 如 果 产 业 没 有 跟 上 ,村 民 没 有 经 济 来 源 ,劳 动 力 只 得
外 出 谋 出 路 ,村 庄 依 然 会 是 “空 心 村 ”。 乡 村 休 闲 旅 游 是 一 个 整 合 生 态 与 产 业 的 发 展 方 向 ,但 也 需 综 合 考 虑 区
位 、交 通 、食 宿 、民 俗 、村 民 结 构 等 因 素 ,不 是 每 个 乡 村 都 可 以 发 展 旅 游 。 同 样 ,如 果 生 态 建 设 项 目 没 有 与 村 民
的生活方式相契合,那么项目的目标效果 则 无 法 达 成。 以 农 村 卫 生 厕 所 改 造 为 例,相 关 研 究 发 现,相 对 于 当
前的改厕成本,农村居民的改厕支付意愿较 低,面 临 着 较 大 的 资 金 缺 口,农 村 居 民 改 厕 支 付 意 愿 的 概 率 不 仅
仅 是 收 入 水 平 的 体 现 ,更 重 要 的 是 知 识 、态 度 、个 人 卫 生 行 为 的 体 现 ,这 些 非 经 济 变 量 对 农 村 居 民 改 厕 支 付 意
愿都有非常显著的影响。 而[15](P89) 在改厕的实践中,往往也存在着普及率与使用率不匹配的问题。
3.乡 村 振 兴 与 社 会 治 理
“治理有效”是乡村振兴的保障,中共 十 九 大 提 出 建 成 自 治、法 治、德 治 相 结 合 的 乡 村 治 理 体 系。 目 前 乡
村社会的权力结构出现分化,通常由村委会 组 织、家 族 和 民 间 社 团 等 非 正 式 组 织、企 业 等 经 济 组 织 相 互 整 合
而成,其突出特点是家族、宗族等血缘宗法 集 团 和 企 业 等 经 济 组 织 向 基 层 政 治 组 织 的 渗 透,村 级 权 力 主 体 即
村干部往往由社会能人和经济能人担任。 在 此 结 构 下,当 前 推 行 的 乡 村 自 治 在 实 践 层 面 和 理 想 层 面 还 存 在
很大的落差,不少乡村在民主选举、民主决 策、民 主 管 理、民 主 监 督 的 落 实 上 存 在 很 多 问 题,村 民 无 法 维 护 自
己的合法权益,因此法治就十分必要。当 前 相 关 部 门 应 该 加 强 法 律 知 识 的 普 及,推 动 基 层 干 部 和 群 众 学 法、
信法,依法用权和依法办事,乡村的弱势 群 体 如 老 人、妇 女 和 儿 童 也 可 以 运 用 法 律 武 器 进 行 维 权。 在 自 治 与
法 治 的 同 时 不 能 忽 视 德 治 在 乡 村 治 理 中 的 作 用 ,要 弘 扬 传 统 美 德 ,加 强 社 会 公 德 、职 业 道 德 、家 庭 美 德 和 个 人
品德建设。
“仓 廪 实 而 知 礼 节 ,衣 食 足 而 知 荣 辱 ”(《管 子 · 牧 民 》),社 会 治 理 离 不 开 产 业 的 发 展 和 经 济 上 的 保 障 。 山
东 的 J村 是 一 个 村 企 合 一 的 村 庄 ,在 发 展 集 体 矿 业 经 济 的 同 时 加 强 了 德 治 ,具 体 策 略 是 将 村 民 的 福 利 与 平 时
表 现 挂 钩 ,实 行 积 分 制 ,满 分 100 分 ,村 民 凡 有 离 婚 、不 孝 敬 父 母 、打 架 斗 殴 、偷 盗 等 行 为 便 从 100 分 中 扣 除 相
应 的 分 数 ,每 扣 一 分 ,少 发 福 利 一 千 元 ,由 此 该 村 人 人 学 习 弟 子 规 ,讲 文 明 礼 仪 ,讲 孝 道 。[16]社 会 治 理 也 离 不 开
社 会 资 本 的 培 育 ,社 会 资 本 通 常 包 括 社 会 关 系 网 络 、彼 此 活 动 的 规 则 和 相 互 间 的 信 任 。 当 前 乡 村 社 会 的 群 体
分化是不争的事实,在此基础上要培育针对 不 同 群 体 的 社 会 资 本,建 设 多 元 主 体 参 与 治 理 的 社 会 体 系,发 挥
地方组织在各个领域或群体中的整合功能,如 年 龄 组 织“老 人 会”在 老 年 人 娱 乐、生 活 互 助 方 面 的 作 用,宗 族

37

刘 华 芹 参 与 及 融 合 :乡 村 振 兴 整 合 层 次 研 究

组 织 在 处 理 家 族 内 部 冲 突 和 协 作 方 面 的 作 用 ,妇 女 组 织 在 处 理 妇 女 问 题 和 儿 童 养 育 方 面 的 功 能 ,民 间 信 仰 组
织 在 慰 藉 心 灵 方 面 的 功 能 ,返 村 乡 贤 、旅 外 人 士 在 联 接 乡 村 与 外 部 社 会 环 境 方 面 的 桥 梁 作 用 等 。

4.乡 村 振 兴 与 文 化 传 承
传统文化是乡村振兴的实践基础和重要资源,决 定 了 乡 村 振 兴 的 模 式、实 施、发 展 和 成 败, 乡[17](P42) 村 振
兴需要正确认识乡村文化的价值,对其 进 行 传 承 和 创 新。 一 方 面 要 弘 扬 地 方 优 秀 传 统 文 化,例 如 饮 食 文 化、
建筑文化、民间艺术等,把文化 遗 产 保 护 和 传 承 下 来,具 体 做 法 是 开 展 文 化 惠 民 工 程,加 强 文 化 基 础 设 施 建
设 ,给 村 民 提 供 文 化 建 设 的 空 间 ,并 提 供 必 要 的 专 项 资 金 ,鼓 励 村 民 建 立 自 主 的 文 化 群 体 ,在 日 常 生 活 和 节 日
庆典期间开展多种文化活动,使乡村传统文化 在 日 常 生 活 和 仪 式 中 得 以 延 续 和 创 新,成 为“活 历 史”,而 不 是
失去功能的“遗俗”。 另[18](P334) 一方面要认识到 当 前 乡 村 文 化 中 的 不 利 方 面,如 无 公 德 的 家 庭 主 义、无 公 德 的
个 人 主 义 等 ,倡 导 社 会 主 义 核 心 价 值 观 ,培 育 文 明 新 风 ,改 变 陈 规 陋 习 。
文化的传承和创新需要乡村产业的发 展,没 有 产 业 也 就 留 不 住 人,也 就 失 去 了 文 化 传 承 与 创 新 的 主 体。
传承与创新也需要与之相应的现代社会 规 则 意 识,否 则 会 影 响 到 文 化 事 项 的 生 命 力。 笔 者 曾 经 调 查 的 山 东
H 村,村庄在对口帮扶单位的援助下建立了一个文化 广 场,有 兴 趣 的 村 民 自 发 成 立 了 一 个 秧 歌 队,在 那 年 春
节期间还到周边村庄巡回表演,结果领队把 演 出 收 入 私 吞 给 同 村 的 情 人 买 了 金 项 链,队 员 们 很 气 愤,从 此 对
此人失去信任,拒绝再参加活动,而队中 也 再 无 组 织 者,由 此 这 一 文 化 群 体 便 消 散 了。 文 化 的 传 承 和 创 新 也
需要和谐稳定的政治环境。再以 L 村为例,面对村里单调的只有打麻将的文化生活,一位年轻的村委委员提
议修葺公共场所,购买器材设备,组织村民 跳 跳 广 场 舞、打 打 乒 乓 球 等 文 化 娱 乐 活 动,却 被 村 支 书 给 否 决 了,
因 为 他 担 心 这 样 会 给 村 民 提 供 聚 在 一 起 的 机 会 ,反 对 派 们 凑 在 一 起 会 商 讨 如 何 把 现 任 村 干 部 拉 下 台 。
总 而 言 之 ,乡 村 振 兴 既 要 发 展 产 业 ,又 要 进 行 生 态 建 设 ,同 时 更 要 加 强 社 会 治 理 ,还 要 从 乡 村 的 文 化 价 值
方 面 寻 求 突 破 ,进 行 乡 村 文 化 建 设 ,只 有 各 个 方 面 协 调 起 来 齐 用 力 才 能 达 到 乡 村 振 兴 的 目 标 。

四 、乡 村 振 兴 与 多 元 主 体 参 与

在 乡 村 振 兴 的 主 体 方 面 ,多 数 学 者 对 社 区 主 体 性 或 者 内 源 式 发 展 已 达 成 共 识 ,尽 管 有 基 于 集 体 的 自 主 发
展和基于个体家庭的自主发展之争,[19]但问题是对于目 前 大 多 数 乡 村 来 说,赋 予 了 社 区 和 农 民 主 体 的 地 位,
他们却往往缺乏行使主体地位的素养与能 力,只 有 整 合 政 府、市 场 和 社 区 三 者 力 量,才 能 达 到 振 兴 乡 村 的 目
的 。 而 目 前 ,在 村 庄 层 面 的 国 家 弱 化 、市 场 缺 位 和 农 民 参 与 不 足 的 问 题 亟 待 克 服 。[20](P82)

乡 村 振 兴 需 要 政 府 的 参 与 。 中 央 层 面 要 做 好 顶 层 设 计 ,推 广 城 乡 融 合 发 展 的 理 念 ,制 定 切 实 可 行 的 规 划
和纲要,配套精准有效的政策和措施。例如 中 共 十 九 大 报 告 指 出,保 持 土 地 承 包 关 系 稳 定 并 长 久 不 变,第 二
轮 土 地 承 包 到 期 后 再 延 长 30 年 ,这 种 土 地 政 策 给 了 农 民 一 个 稳 定 的 预 期 ,有 利 于 保 障 农 民 权 益 ,促 进 农 村 土
地 有 序 流 转 。 今 后 还 要 深 化 农 村 集 体 产 权 制 度 改 革 ,建 立 农 村 开 放 的 发 展 制 度 环 境 ,以 利 于 城 乡 要 素 的 自 由
流动。地方层面要推进落实乡 村 振 兴 战 略 部 署,因 地 制 宜,分 类 施 策,不 能 运 动 式 建 村 建 镇,也 不 能 虎 头 蛇
尾 ,要 把 乡 村 振 兴 作 为 一 项 长 期 的 工 作 ,有 计 划 、分 步 骤 层 层 跟 进 ,将 乡 村 振 兴 落 到 实 处 。 当 前 乡 村 在 农 业 科
技、基础设施、金融保险、农民收入保障等方 面 还 有 待 提 升,而 大 多 数 的 乡 村 社 区 人 力 资 本 缺 乏、集 体 经 济 薄
弱 ,对 此 无 力 可 施 ,政 府 可 以 加 大 这 些 方 面 的 政 策 支 持 力 度 。

市场在乡村振兴中具有决定性作用。产业要想兴旺,农民要想富裕,产品要有市场,当前最大的问题 是
普 通 农 户 与 市 场 的 对 接 问 题 ,经 常 是 农 户 的 产 品 卖 不 出 去 ,或 者 是 卖 不 到 好 价 格 。 “企 业 + ”和 “互 联 网 + ”都
是不错的思路,可以是“企业+农户”,也可以是“企 业 + 合 作 社 + 农 户”,如 伊 利 集 团 就 带 动 了 广 大 奶 户 的 发
展。因此,要倡导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带动和扶持小农 户 发 展。[21]京 东 集 团 则 通 过 电 商 搞 产 业 扶 贫,提 出“电
商+龙头企业/合作社+产业+农户”的 电 商 扶 贫 模 式,电 商 在 农 村 正 日 益 普 及。 目 前 乡 村 物 流 是 电 商 的 一
大 制 约 因 素 ,产 品 缺 乏 特 色 和 品 牌 也 影 响 了 产 品 的 销 售 和 价 格 ,因 此 政 府 和 企 业 一 方 面 要 加 强 在 乡 村 的 物 流
基础设施建设,减少农产品的物流成本;另 一 方 面 还 需 要 帮 助 农 民 加 强 产 品 品 牌 培 育 和 推 广 营 销 工 作,让 更

38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多 的 农 产 品 进 城 ,更 多 的 工 业 品 和 现 代 服 务 下 乡 ,促 进 城 市 和 乡 村 两 个 市 场 融 合 发 展 。
外在的政治经济学因素固然 重 要,但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有 效 实 施 离 不 开 社 区 和 农 民 主 体 能 动 性 的 发 挥。

因此,首先要充分挖掘社区现有资源,发 挥 资 本 作 用。 各 地 乡 村 都 有 自 身 的 优 势 和 特 色,村 民 们 要 认 准 这 些
优势和特色,进行继承和发扬。例如在文 化 方 面,特 色 的 美 食,独 特 的 建 筑,古 朴 的 习 俗,别 具 一 格 的 民 族 风
情,这些都是重要的资源,村民可以充分 利 用 这 些 资 源 走 出 一 条 有 特 色 的 乡 村 振 兴 之 路。 其 次,在 认 清 社 区
劣势的基础上培育新型资本,进 行 社 区 资 本 建 设。目 前 很 多 乡 村 缺 乏 人 力 资 本 和 社 会 资 本,表 现 在 三 个 方
面 :一 是 人 口 结 构 不 合 理 ,青 年 人 外 流 ,而 留 守 的 人 口 素 质 偏 低 。 二 是 缺 乏 乡 村 领 袖 人 物 ,每 个 村 庄 都 不 乏 精
英,关键是要将精英培育成社区领袖,因 为 作 为 社 区 领 袖 的 精 英 对 于 村 庄 发 展 至 关 重 要。 三 是 缺 乏 组 织,这
与 缺 乏 领 袖 人 物 密 切 相 关 ,因 为 强 有 力 的 组 织 都 会 有 一 个 核 心 领 导 人 物 。 因 此 ,地 方 政 府 要 把 领 袖 人 物 的 培
养 作 为 公 共 物 品 供 给 的 重 要 方 面 ,例 如 可 以 将 外 出 的 精 英 请 回 家 乡 委 以 重 任 ,并 给 予 政 策 和 资 金 上 一 定 的 支
持 ,在 领 袖 人 物 的 带 动 下 将 原 子 化 的 村 民 凝 聚 和 调 动 起 来 ,齐 心 协 力 进 行 乡 村 建 设 。

我 们 可 以 把 政 府 和 市 场 的 作 用 称 为 外 在 动 力 ,把 社 区 的 动 力 称 作 内 在 动 力 ,通 常 要 达 成 一 个 目 标 需 要 内
外 齐 用 力 ,在 缺 乏 动 力 的 时 候 要 创 造 和 培 育 这 些 动 力 。 例 如 在 如 何 推 动 农 业 走 上 可 持 续 发 展 道 路 上 ,叶 兴 庆
的提法很值得实践,他认为应从两个角度 入 手,分 别 是 外 在 约 束 和 内 在 激 励。 约 束,是 要 健 全 法 制 和 规 章 制
度 ,对 诸 如 不 规 范 使 用 化 肥 、农 药 ,违 规 超 采 地 下 水 的 行 为 用 规 章 制 度 进 行 约 束 。 激 励 ,则 是 要 建 立 一 个 让 农
民 采 取 绿 色 生 产 方 式 的 内 在 激 励 机 制 ,形 成 内 在 动 力 。 市 场 方 面 要 帮 助 农 民 培 育 品 牌 ,开 拓 营 销 渠 道 。 政 府
方 面 ,在 某 些 措 施 上 需 要 国 家 补 贴 来 撬 动 ,建 立 “绿 色 生 态 ”导 向 的 农 业 补 贴 体 系 。[22](P27)

五 、结 语

“乡村振兴”关系着中国全面建成小康 社 会 和 现 代 化 强 国 的 实 现,对 于 这 样 一 个 复 杂 的 系 统 工 程 需 要 从
整体上来认识和把握。

第一,在城乡关系上,必须将乡村振兴与城市化统合考察,并以动态发展的历史视角看待乡村。根据 乡
村城市化发展趋势和路径,可以把乡村划分 为 空 间 城 市 化 的 乡 村、人 口 城 市 化 的 乡 村、生 产 和 生 活 方 式 就 地
城 市 化 的 乡 村 以 及 延 续 乡 土 性 的 乡 村 四 类 ,前 两 类 乡 村 更 需 要 落 实 到 城 市 层 面 的 城 市 规 划 和 市 民 化 举 措 ,后
两 类 乡 村 更 需 要 落 实 到 乡 村 层 面 的 乡 村 振 兴 举 措 。 城 市 化 与 乡 村 振 兴 应 同 步 推 进 ,并 为 人 、资 金 、信 息 、技 术
等诸要素的城乡自由流通创造条件,减 少 城 乡 差 距。 第 二,在 乡 村 层 面 的 振 兴 路 径 上 也 要 有 整 体 性 的 思 维,
村 庄 的 经 济 、生 态 、文 化 、政 治 与 社 会 是 一 体 的 ,彼 此 相 互 关 联 相 互 影 响 ,产 业 发 展 、生 态 建 设 、社 会 治 理 、文 化
传承与创新各举措需要统筹考虑,整体协 调 发 展,不 能 只 谋 求 某 一 方 面 的 发 展 而 忽 略 其 他 方 面。 第 三,在 振
兴主体上,政府与市场作为外在的力量不可 或 缺,村 庄 与 农 民 作 为 内 在 的 力 量 也 要 充 分 发 挥 能 动 性,要 在 政
府、市场和村庄之间形成良好的协作机制,激 活 三 种 力 量 共 同 参 与 乡 村 振 兴,加 快 农 业 农 村 现 代 化 和 城 乡 融
合发展目标的实现。

以 上 是 宏 观 层 面 的 思 考 ,在 此 基 础 上 还 须 认 识 到 乡 村 具 有 多 样 性 以 及 在 实 践 上 的 复 杂 性 。 因 此 ,考 察 不
同 地 区 、不 同 类 型 的 乡 村 在 城 市 化 和 乡 村 振 兴 过 程 中 面 临 的 具 体 问 题 ,并 针 对 现 实 条 件 和 问 题 提 出 因 地 制 宜
的 乡 村 振 兴 路 径 是 未 来 研 究 的 方 向 ,这 需 要 在 实 践 层 面 有 更 多 的 调 查 研 究 和 行 动 研 究 。

[责任编辑 秦红增] [专业编辑 何 明] [责任校对 袁诗筌]

[参 考 文 献]

[1]杨 开 忠 .乡 村 振 兴 以 都 市 圈 为 主 要 依 托 [N].北 京 日 报 ,2018-06-04(13).
[2]宣 朝 庆 ,陈 旭 华 .以 都 市 振 兴 乡 村 社 会 :陈 景 超 城 市 社 会 学 思 想 再 思 考 [J].人 文 杂 志 ,2019(1).
[3]郭 珍 ,刘 法 威 .内 部 资 源 整 合 、外 部 注 意 力 竞 争 与 乡 村 振 兴 [J].吉 首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2018(5).
[4]应 小 丽 .乡 村 振 兴 中 新 乡 贤 的 培 育 及 其 整 合 效 应 ——— 以 浙 江 省 绍 兴 地 区 为 例 [J].探 索 ,2019(2).

39

刘 华 芹 参 与 及 融 合 :乡 村 振 兴 整 合 层 次 研 究

[5]吴重庆.以农民 组 织 化 重 建 乡 村 主 体 性:新 时 代 乡 村 振 兴 的 基 础 [J].中 国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2018(3)

[6]赵 月 枝 .被 争 议 的 与 被 遮 蔽 的 :重 新 发 现 乡 村 振 兴 的 主 体 [J].江 淮 论 坛 ,2018(6)).
[7]刘 合 光 .激 活 参 与 主 体 积 极 性 ,大 力 实 施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J].农 业 经 济 问 题 ,2018(1).
[8]徐 顽 强 ,王 文 彬 .乡 村 振 兴 的 主 体 自 觉 培 育 :一 个 尝 试 性 分 析 框 架 [J].改 革 ,2018(8).
[9]吴 莹 .城 市 化 进 程 中 “村 改 居 ”社 区 的 治 理 挑 战 [J].群 言 ,2017(9).
[10]刘 华 芹 .类 型 学 视 角 :城 镇 化 进 程 中 的 农 村 社 区 分 化 与 乡 村 振 兴 重 点 [J].河 北 学 刊 ,2019(1).
[11]党 国 英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现 实 依 据 与 实 现 路 径 [J].社 会 发 展 研 究 ,2018(1).
[12]周飞舟.从工业城镇化、土地城镇 化 到 人 口 城 镇 化:中 国 特 色 城 镇 化 道 路 的 社 会 学 考 察[J].社 会 发 展 研

究 ,2018(1).
[13]晋 军 .拆 分 型 居 住 模 式 :城 市 外 来 农 民 工 的 购 房 选 择 [J].社 会 发 展 研 究 ,2018(1).
[14]赵 晔 .“三 产 融 合 ”是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的 主 要 抓 手 [N].学 习 时 报 ,2017-12-18(004).
[15]苗 艳 青 .农 村 居 民 环 境 卫 生 改 善 支 付 意 愿 及 影 响 因 素 研 究 ——— 以 改 厕 为 例 [J].管 理 世 界 ,2012(9).
[16]李佳佳.能人 与 村 庄 经 济:现 代 化 背 景 下 矿 区 农 村 的 经 济 发 展 与 影 响 因 素 分 析 [D].天 津:南 开 大 学,

2013.
[17]方坤,秦红增.乡村振兴进程中的文化自信:内在 理 路 与 行 动 策 略[J].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2019(2).
[18]费 孝 通 .江 村 经 济 [M].北 京 :商 务 印 书 馆 ,2002.
[19]熊 万 胜 ,刘 炳 辉 .乡 村 振 兴 视 野 下 的 “李 昌 平 - 贺 雪 峰 争 论 ”[J].探 索 与 争 鸣 ,2017(12).
[20]王 晓 毅 .完 善 乡 村 治 理 结 构 ,实 现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J].中 国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2018(3).
[21]张 红 宇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与 企 业 家 责 任 [J].中 国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社 会 科 学 版 ),2018(1).
[22]叶 兴 庆 .如 何 实 施 乡 村 振 兴 战 略 [J].中 国 乡 村 发 现 ,2017(6).

[作者简介] 刘华芹(1974~ ),女,山 东 招 远 人,南 开 大 学 周 恩 来 政 府 管 理 学 院 副 教 授。 研 究 方 向:
都 市 人 类 学 、乡 村 社 会 研 究 、网 络 人 类 学 。 天 津 ,邮 编 :300350。

ParticipationandIntegration:theIntegrationLevelsofRuralRevitalization
LIU Hua-qin

(NankaiUniversity,Tianjin300350,China)

Abstract:Fromtheperspectiveofintegration,thispaperelaboratesthreeintegrationlevelsofrural

revitalization.Thepaperholdsthatattheurban-ruralintegrationlevel,thosevillageswithspatialandpop-
ulationurbanizationneedtoadopttheurbanization measuresatcitylevel,whilethosevillageswithlocal
urbanizationandcontinuingruralityneedtotakeruralrevitalization measuresatrurallevel.Atthesame
time,itisnecessarytoguaranteethefreeflowofurbanandruralelementssuchaspeople,materials,cap-
ital,technology,etc.Attheruralsocialintegrationlevel,various measuressuchasindustrialdevelop-
ment,ecologicalconstruction,socialgovernance,culturalinheritanceandinnovationneedtobecarriedout
efficientlyandcoordinately.Attheparticipantintegrationlevel,thesubjectsincludingthegovernment,the
marketandthecommunityneedtoworktogethertoachievethegoalofruralrevitalizationandurban-rural
integrateddevelopment.

Key Words:ruralrevitalization;integrationlevel;urbanization;ruralsociety;participants

40

广 西 民 族 大 学 学 报 (哲 学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41卷第5期 □ 2019年9月

JOURNALOFGUANGXIUNIVERSITYFOR NATIONALITIES VOL.41NO.5 □ SEP.2019
(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Edition)

哈尼族的生计转型与文化融合发展*

———以橡胶种植三村为例

□张雨龙

[摘 要] 西双版纳哈尼族是 在 国 家 力 量 和 市 场 经 济 合 力 作 用 下 选 择 种 植 橡 胶 的,完 成 了 由
粮食种植向橡胶种植的生计转型。在 橡 胶 种 植 过 程 中 形 成 了 三 种 不 同 类 型 的 哈 尼 族 村 寨,即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生 产 队 、民 营 橡 胶 公 司 生 产 队 和 自 主 种 植 橡 胶 的 传 统 村 寨 ,他 们 参 与 橡 胶 种 植 的 时 间 和 方
式不同,呈现出不同的生计转型特 点。不 同 类 型 的 村 寨 在 生 计 转 型 过 程 中 需 要 解 决 的 问 题 和 现 实
诉求不同,因此选择了民族文化资 本 化、村 落 共 同 体 建 构、文 化 农 民 培 养 等 不 同 的 文 化 融 合 发 展 策
略。

[关键词] 哈尼族;橡胶种植;生计转型;文化融合
[中图分类号] C9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8179(2019)05-0041-08

一 、研 究 缘 起

人类的生计方式与他们生存的自然 环 境、社 会 环 境 和 文 化 密 切 相 关。 人 们 为 生 产 发 展 可 资 利 用 的 自 然
资源的变化首先会驱使人们改变原有的 生 计 方 式。 同 样 地,一 个 新 的 物 种、新 的 技 术、新 的 生 产 方 式 等 的 介
入 ,也 会 带 来 生 计 方 式 的 转 变 。 正 如 橡 胶 树 这 种 新 的 经 济 作 物 的 引 种 和 推 广 ,改 变 了 西 双 版 纳 哈 尼 族 社 会 以
粮 食 种 植 为 主 的 生 计 方 式 ,橡 胶 种 植 成 为 主 要 的 生 计 方 式 。

关于橡胶种植引起的哈尼族生计转型与社会文化变迁早已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和研究。张宁考察了西双
版纳勐捧农场的哈尼族爱尼人 ①“并寨进场”前后的生 计 方 式 改 变、妇 女 地 位 的 提 高 和 生 育 观 念、生 育 行 为 的
改变。[1]笔者曾讨论了哈尼/阿卡人村寨 的 橡 胶 种 植 历 程 以 及 橡 胶 种 植 对 经 济、社 会、文 化、生 态 以 及 民 族 认
同和国家认同等方面的影响,[2]也讨论了橡胶种植带来的文化变迁 与 文 化 调 适 问 题。[3]周 建 新 和 于 玉 慧 基 于
个 案 论 述 了 哈 尼 族 村 寨 在 橡 胶 种 植 过 程 中 的 生 计 转 型 特 点 和 原 因 ,认 为 驱 使 哈 尼 族 种 植 橡 胶 既 有 自 然 环 境 、
国家、市场和科技等外部因素,也有本民族 对 自 身 生 存 和 发 展 的 需 求,并 指 出 生 计 转 型 后 面 临 的 自 然 环 境 的
局限性、“一维”生计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以及“人多地少”的矛盾日益 凸 显 等 问 题。[4]欧 阳 洁 指 出 阿 卡 特 色 的
橡 胶 种 植 实 践 实 际 上 是 其 文 化 逻 辑 建 构 的 结 果 :阿 卡 人 “管 理 粗 放 ”实 则 是 刀 耕 火 种 传 统 生 计 策 略 的 运 用 ,其
背后是一套权衡自然环境和社会文化后的“整体理性”的逻辑。[5]这些研 究 梳 理 了 哈 尼 族 种 植 橡 胶 的 历 程,也
分析了橡胶种植带来的生计转型及其对经 济、社 会、文 化 和 生 态 等 方 面 的 影 响,还 指 出 了 橡 胶 种 植 这 种 新 的
生计方式本身存在的问题与局限性。尽管 笔 者 曾 讨 论 了 哈 尼 族 面 对 传 统 文 化 式 微 所 做 的 文 化 调 适,欧 阳 洁
也关注到了哈尼族的橡胶种植管理与社会 文 化 之 间 的 内 在 逻 辑,但 这 些 研 究 成 果 体 现 的 都 是 橡 胶 经 济 发 展
良好的情况下传统的哈尼族村寨做出的文化调适和文化实践。2013年橡胶价 格 持 续 下 跌 之 后,橡 胶 种 植 对
哈 尼 族 社 会 产 生 的 影 响 与 之 前 不 完 全 相 同 ,村 民 对 橡 胶 种 植 的 认 知 、理 解 以 及 所 做 出 的 生 计 方 式 调 整 与 文 化

* 收稿日期 2019-07-20
基 金 项 目 :国 家 社 科 基 金 重 大 招 标 项 目 “乡 村 振 兴 背 景 下 我 国 农 村 文 化 资 源 传 承 创 新 方 略 研 究 ”(项 目 编 号 :18ZDA118)。

① 爱尼人(又写作“僾尼人”“僾伲人”等)是西双版纳哈尼族的他称,自称 阿 卡 人、雅 尼 人,是 哈 尼 族 的 一 个 支 系。 生 活 在
老挝、缅甸和泰国的哈尼族自称阿卡人或阿卡族。国际学术界 将 生 活 在 中 国、老 挝、越 南、缅 甸 和 泰 国 的 哈 尼 族 或 阿 卡 人 群 体
统 称 为 “哈 尼/阿 卡 人 ”。

41

张 雨 龙 哈 尼 族 的 生 计 转 型 与 文 化 融 合 发 展

对策也不同。
关于其他民族生计转型中的 文 化 对 策、生 存 策 略 和 发 展 策 略 等 方 面 的 研 究 成 果 可 以 为 我 们 提 供 借 鉴。

秦红增等调查分析了瑶族社会从种植玉米 为 主 的 定 居 耕 作 到 以 种 植 金 银 花、养 殖 猪 羊 相 结 合 的 流 动 耕 作 的
生 计 转 型 过 程 及 其 特 征 ,提 出 作 物 、生 计 与 文 化 共 变 的 规 则 ,即 经 济 发 展 是 文 化 发 展 的 必 要 前 提 、作 物 种 植 或
养殖的多样性和生计方式交换性是经济发 展 的 重 要 标 志、现 代 科 学 技 术 在 民 族 乡 村 社 会 发 展 中 起 着 重 要 的
作用。[6]温士贤论述了市场经济作用下的怒族社会生计转型过程以及怒 族 社 会 的 山 地 资 源 商 品 化、文 化 资 源
的开发利用以及进入工业体系谋求生存 等 生 存 策 略。[7]王 春 荣 等 分 析 了 人 口 较 少 民 族 现 代 化 生 计 转 型 中 的
困境,并提出保障生计转型中的主体性 地 位、增 加 生 计 资 本 和 传 统 生 计 文 化 产 业 化 的 对 策。[8]秦 红 增 等 认 为
在全球化和城市化大背景下,乡村社会的生 计 方 式 表 现 出 耕 作 内 容 灵 活 多 样、耕 作 技 术 科 技 化、耕 作 主 体 为
有 知 识 有 技 能 的 文 化 农 民 等 特 点 ,成 为 乡 村 新 文 化 空 间 的 重 要 组 成 部 分 ,而 乡 村 新 文 化 空 间 的 建 构 与 扩 展 可
能为乡村社会发展提供更多的路径。[9]邓玉函等通过分析广西五个类型 村 寨 的 生 计 转 型 过 程 及 治 理 模 式,指
出 农 民 的 主 体 性 在 乡 村 生 计 转 型 与 治 理 中 的 重 要 作 用 。[10]这 些 研 究 关 注 到 了 科 技 知 识 的 学 习 运 用 、文 化 资 源
的 开 发 利 用 、农 民 主 体 性 地 位 的 提 高 、乡 村 新 文 化 空 间 的 建 构 等 对 策 在 生 计 转 型 中 的 作 用 和 意 义 。

因此,与以往只关注某一类村寨或某一 个 村 寨 不 同,本 文 选 取 三 种 不 同 类 型 的 哈 尼 族 村 寨,即 橄 榄 坝 农
场 管 委 会 团 结 生 产 队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生 产 队 )、勐 龙 镇 国 贺 村 委 会 玛 兰 红 村 民 小 组 (民 营 橡 胶 公
司 生 产 队 )和 景 哈 乡 坝 那 村 委 会 帕 瓦 老 寨 村 民 小 组 (自 主 种 植 橡 胶 的 传 统 村 寨 ),运 用 2013 年 至 2018 年 期 间
的 田 野 调 查 资 料 ,分 析 三 种 不 同 类 型 村 寨 的 生 计 转 型 过 程 和 特 点 ,探 讨 不 同 类 型 村 寨 的 哈 尼 族 如 何 根 据 自 身
的生计转型特点和文化特质而采取不同的文化融合发展策略。

二 、三 个 哈 尼 族 村 寨 的 橡 胶 种 植 与 生 计 转 型

橡胶种植业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地区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两个时期,分别是 1957 年至 1980 年的国 营 橡 胶
独 立 发 展 的 时 期 和 1980 年 至 今 的 国 营 橡 胶 和 民 营 橡 胶 共 同 发 展 的 时 期 。 在 这 两 个 不 同 时 期 ,像 哈 尼 族 村 寨
这 样 的 少 数 民 族 村 寨 参 与 到 橡 胶 种 植 过 程 中 ,形 成 了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生 产 队 、民 营 橡 胶 公 司 生 产 队 和 自 主 种 植
橡胶的传统村寨三种类型。① 这三类哈尼族村寨的生计方式由粮食种植向橡胶种植转变,但他们的生计转型
过程和特点有所差别。

(一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从 民 族 村 寨 到 橡 胶 农 场 生 产 队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隶 属 于 景 洪 市 橄 榄 坝 农 场 管 委 会 团 结 生 产 队 ,是 一 个 哈 尼 族 生 产 队 。 截 至 2018 年 12 月 ,
该居民小组有57户162人,职工72人,都是哈 尼 族。国 营 橡 胶 林 1378 亩,32997 株 橡 胶 树,承 包 资 源 143
个 树 位 ,承 包 人 数 91 人 ,其 中 在 职 职 工 37 人 ,非 职 工 54 人 。
第七居民小组是哈尼族村寨加入国营 橡 胶 农 场 后 建 立 的 生 产 队,他 们 从 加 入 橡 胶 农 场 之 初 就 放 弃 了 粮
食 种 植 ,橡 胶 种 植 成 为 他 们 唯 一 的 生 计 方 式 。20 世 纪 50 年 代 ,为 了 突 破 西 方 国 家 的 经 济 封 锁 ,中 国 将 天 然 橡
胶作为国家战略物资引入,并 在 海 南 省、云 南 省、广 东 省 等 地 建 立 了 大 量 的 国 营 橡 胶 农 场。1957 年 1 月 28
日,国营橄榄坝垦殖农场正式建 立。[11](P4)1960 年 前 后,大 量 的“复 转 退”军 人、支 边 农 民、知 识 青 年 等 的 加 入
使 国 营 农 场 的 规 模 迅 速 扩 大 。1978 年 底 ,大 量 知 识 青 年 的 返 城 导 致 国 营 农 场 的 职 工 数 量 锐 减 。 其 中 ,橄 榄 坝
农场规模从1957年建场时的10个生产队156人,逐渐增加到1978年的8个分场59个 生 产 队 8191 人,然
后迅速减少到1979年的5309人。 知[11](P234) 青返城后,橄榄坝 农 场 需 要 补 充 大 量 的 工 人,第 七 居 民 小 组 的 哈
尼族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国营橡胶农场的。
1979年6月,根据省、局关于少数民族村寨插在农场范围内的,本 着 村 寨 自 愿,区、县 政 府 批 准 的 原 则 可

① 据调查,西双版纳州种植橡胶的三类哈尼族村寨的 数 量 分 别 是:国 营 农 场 生 产 队 33 个,橡 胶 公 司 生 产 队 28 个,自 主
经 营 橡 胶 种 植 业 的 传 统 村 寨 281 个 。

42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双月刊 2019年第5期

以接纳入场的指示,农场将 勐 罕 区 一 大 队 巴 勒 生 产 队(全 是 哈 尼 族)接 纳 入 七 分 场,并 建 立 了 一 个 民 族 生 产
队 。 原 巴 勒 生 产 队 有 21 户 ,人 口 138 人 ,职 工 51 人 ,水 稻 田 50 亩 。[11](P320)

该 资 料 表 明 当 时 的 巴 勒 生 产 队 是 带 着 50 亩 水 田 整 村 加 入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的 ,由 少 数 民 族 生 产 队 转 变 为 国
营农场生产队。此外,笔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除了50亩水田外,巴勒生产队的3413亩山地也在 当 时 划 入
了国营橡胶农场。巴勒生产队加入橡胶农场后命名为橄榄坝农场七分 场 七 队。2012 年,西 双 版 纳 州 农 垦 系
统 实 行 属 地 管 理 ,橄 榄 坝 农 场 七 分 场 七 队 更 名 为 橄 榄 农 场 管 委 会 团 结 生 产 队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

加入国营橡胶农场以及橡胶种植很快改变了第七居民小组哈尼族原有的生产方式。他们的土地不再归
村社所有,而是归农场统一规划使用;村民 不 能 根 据 自 己 的 意 愿 选 择 土 地 的 用 途,土 地 的 唯 一 用 途 就 是 种 植
橡胶树;他们已有的关于粮食种植的知识、技 能 和 经 验 不 再 发 挥 作 用,他 们 必 须 接 受 有 关 橡 胶 种 植 知 识 和 技
术 的 培 训 ,并 按 照 农 场 的 统 一 标 准 开 展 种 植 橡 胶 树 、管 理 橡 胶 树 、割 胶 等 工 作 ;他 们 还 需 要 接 受 农 场 技 术 督 导
的 监 督 和 考 核 ,按 质 按 量 完 成 工 作 后 方 能 领 取 相 应 的 工 资 报 酬 。2012 年 实 施 属 地 化 管 理 后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的
居 民 可 承 包 资 源 (橡 胶 树 )树 位 ,缴 纳 资 源 承 包 费 后 可 以 相 对 自 由 地 决 定 生 产 时 间 ,但 他 们 还 是 必 须 按 照 农 场
的 统 一 标 准 开 展 橡 胶 树 的 种 植 、管 理 和 割 胶 等 工 作 ,生 产 方 式 也 没 有 发 生 本 质 性 的 改 变 。

在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的 前 身 巴 勒 生 产 队 加 入 国 营 农 场 的 过 程 中 ,政 府 的 引 导 和 激 励 起 了 一 定 作 用 ,但 加 入 国
营橡胶农场后,村民的身份从农民转为工人,从 农 村 村 民 转 为 城 镇 居 民,这 种 身 份 转 变 后 带 来 的 更 多 经 济 收
入 和 更 好 的 福 利 待 遇 ,是 当 时 的 哈 尼 族 村 民 最 为 看 重 的 。 也 就 是 说 ,自 身 的 生 存 与 发 展 是 哈 尼 族 村 寨 加 入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时 首 要 考 虑 的 问 题 ,他 们 加 入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后 依 然 不 断 地 为 自 身 更 好 的 生 存 与 发 展 付 诸 实 践 。

(二 )玛 兰 红 村 民 小 组 :橡 胶 公 司 生 产 队 转 型 的 新 农 村
玛兰红村民小组隶属于景洪市勐龙镇 国 贺 村 委 会,是 一 个 由 哈 尼 族、汉 族 和 彝 族 组 成 的 村 寨,由 橡 胶 公
司 生产队转型而成。截至2018年12月,玛兰红村民小组有56户174人,其中哈尼族31户,汉族23户,彝族
2 户 ,橡 胶 种 植 面 积 约 2800 亩 。 除 橡 胶 种 植 以 外 ,玛 兰 红 村 民 小 组 基 本 没 有 其 他 的 农 业 生 产 活 动 。
1980年,景洪县(1993年改景洪市)小街公社 ①建立社办企业———小街公社橡胶公司。同年,小街公社橡
胶公司招聘工人组建了第一至第五生产队。1984年,小街公社橡胶公司又招聘 工 人 组 建 了 第 六 至 第 十 生 产
队 。 其 中 的 第 六 生 产 队 由 来 自 小 街 公 社 永 金 中 寨 的 10 户 哈 尼 族 和 从 墨 江 县 招 来 的 2 户 汉 族 组 成 。
玛兰红村民小组就是在当时的小街公社橡胶公司六队的基础上 组 建 的。1993 年,小 街 公 社 橡 胶 公 司 改
名为小街乡橡胶种植场。1995年,小街 乡 橡 胶 种 植 场 改 制 为 小 街 乡 工 贸 实 业 股 份 公 司。1999 年,小 街 乡 工
贸 实 业 股 份 公 司 因 负 债 累 累 宣 告 破 产 。2010 年 10 月 ,勐 龙 镇 政 府 将 原 小 街 乡 工 贸 实 业 股 份 公 司 的 十 个 生 产
队 重 组 成 八 个 村 民 小 组 ,并 组 建 了 国 贺 村 委 会 。 原 公 司 九 队 的 18 户 居 民 迁 入 六 队 。 在 生 产 队 改 制 为 村 民 小
组时,正值六队住所里的一棵 “玛兰”②树上的果 子 成 熟 了,红 彤 彤 的 特 别 显 眼,所 以 取 名 为 “玛 兰 红 村”。 村
民小组的建立,意味着生产队 结 束 了 公 司 破 产 后 长 达 十 年 的 无 人 管 理 状 态,还 意 味 着 它 将 是 一 个 全 新 的 村
寨。
与 第 七 居 民 小 组 类 似 ,玛 兰 红 村 民 小 组 建 立 伊 始 就 改 变 了 原 有 的 生 产 方 式 ,但 两 者 略 有 差 别 。 橡 胶 公 司
是乡镇企业,公司的土地是地方政府划 拨 的,公 司 统 一 规 划 使 用 土 地。 工 人 通 过 应 聘 进 入 公 司 出 卖 劳 动 力,
没 有 自 己 的 土 地 和 生 产 工 具 。 工 人 必 须 接 受 橡 胶 公 司 的 培 训 ,并 按 照 公 司 的 标 准 完 成 种 植 橡 胶 树 、管 理 橡 胶
树、割胶等工作。橡胶公司的生产标准和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的 标 准 基 本 一 致。 工 人 需 要 接 受 公 司 技 术 督 导 的 监
督 和 考 核 ,按 质 按 量 完 成 工 作 后 方 能 领 取 相 应 的 工 资 报 酬 。
1999年橡胶公司破产后,生产队解散,工人的生产生活不再受到公司 和 生 产 队 的 管 理 和 约 束,但 他 们 的
主 要 生 产 活 动 还 是 橡 胶 种 植 ,依 然 参 照 公 司 的 生 产 标 准 ,只 是 不 再 受 人 监 督 和 考 核 。2010 年 新 组 建 的 玛 兰 红

① 1975年,小街公社从 勐 龙 公 社 分 离 出 来 成 立,1984 年 改 小 街 区,1990 年 改 小 街 哈 尼 族 乡,2004 年 小 街 哈 尼 族 乡 撤 销,
其原有的行政区域划归勐龙镇管辖。

② “玛兰”是哈尼语,是一种香料。

43

张 雨 龙 哈 尼 族 的 生 计 转 型 与 文 化 融 合 发 展

村民小组逐渐恢复了社会秩序,但依然需要 努 力 解 决 橡 胶 种 植 及 其 生 计 转 型 过 程 中 出 现 的 社 会 文 化 发 展 问
题。

(三 )帕 瓦 老 寨 村 民 小 组 :被 卷 入 橡 胶 市 场 的 传 统 村 寨
帕 瓦 老 寨 村 民 小 组 隶 属 于 景 洪 市 景 哈 乡 坝 那 村 委 会 ,是 一 个 哈 尼 族 山 村 。 截 至 2018 年 12 月 ,帕 瓦 老 寨
有106户508人。全村土地总面积为7323.9亩,几乎所有农业用地都种植了经济作物,包括:橡胶林地约 5
080 亩 ,澳 洲 坚 果 (夏 威 夷 果 )地 约 1730 亩 ,砂 仁 地 约 280 亩 。 橡 胶 林 地 占 土 地 总 面 积 的 69.4% ,橡 胶 树 是 主
要 的 经 济 作 物 ,橡 胶 种 植 是 主 要 的 生 计 方 式 。
帕 瓦 老 寨 在 政 府 的 鼓 励 下 尝 试 橡 胶 种 植 ,随 着 橡 胶 市 场 的 发 展 逐 渐 扩 大 了 橡 胶 种 植 面 积 ,橡 胶 种 植 逐 渐
成为主 要 的 生 计 方 式。1985 年,景 洪 县 曼 洪 区 ①政 府 提 供 优 惠 政 策 鼓 励 少 数 民 族 村 寨 种 植 橡 胶。 一 是 政 府
向村民出售的橡胶苗价格为每株0.5元,并约定村民可以等到橡胶树开割后的第二年支付;二是政 府 邀 请 了
国营橡胶农场的技术员到村寨指导村民 种 植 橡 胶。 尽 管 政 府 的 政 策 很 好,但 帕 瓦 老 寨 的 村 民 还 是 不 敢 冒 险
种植大量的橡胶。他们还听农场职工说“一 人 有 一 亩 橡 胶 林 就 不 愁 吃 喝”。 所 以,帕 瓦 老 寨 就 按 每 人 1 亩 的
量 来 种 植 橡 胶 。1985 年 ,帕 瓦 老 寨 有 57 户 286 人 ,橡 胶 种 植 面 积 286 亩 ,平 均 每 人 1 亩 。
1986 年 至 1990 年 ,为 了 鼓 励 山 区 的 少 数 民 族 村 寨 扩 大 橡 胶 种 植 规 模 ,当 地 政 府 和 银 行 还 推 出 了 “无 息 贷
款”政策。但帕瓦老寨只有1个村民利用该政策贷款1500元用于橡胶种植。一方面,绝大部分村民 不 了 解
政 府 的 政 策 内 容 ,有 的 甚 至 不 知 道 贷 款 是 怎 么 回 事 ;另 一 方 面 村 民 也 不 清 楚 种 植 橡 胶 能 否 带 来 收 入 。
1994年,帕瓦老寨村民于1985年种植的橡胶树终于开割,尽管 开 割 的 橡 胶 树 数 量 少、质 量 差,但 村 民 第
一 次 看 到 了 橡 胶 树 带 来 的 经 济 收 入 ,看 到 了 种 植 橡 胶 增 加 收 入 的 希 望 。1996 年 ,橡 胶 价 格 的 不 断 上 涨 催 生 了
帕 瓦 老 寨 村 民 新 一 轮 的 橡 胶 种 植 行 动 。1996 年 和 1997 年 的 橡 胶 种 植 面 积 分 别 为 850 亩 和 1250 亩 ,随 后 几
年的种植面积逐渐扩大。到2008年开展林权改革工作时,帕瓦老寨的橡胶种植面积达 到 4619.1 亩。②2010
至2012年,橡胶价格的快速上涨更是刺激了村民将原来种植砂仁的 土 地 改 种 橡 胶 树。2013 年 年 底,该 村 的
橡 胶 种 植 面 积 已 达 到 5520.9 亩 ,占 村 寨 土 地 总 面 积 7323.9 亩 的 75.4% ,几 乎 所 有 符 合 条 件 的 土 地 都 种 植 橡
胶树了。2014年,村民开始扩大澳洲坚果的种植面积,有些村民甚至为此砍 伐 橡 胶 林,橡 胶 林 地 面 积 开 始 减
少 。2018 年 ,该 村 的 橡 胶 种 植 面 积 约 5080 亩 ,比 2013 年 减 少 了 500 多 亩 。
与第七居民小组和玛兰红村民小组有 些 不 同,帕 瓦 老 寨 村 民 小 组 是 在 地 方 政 府 引 导 鼓 励 下 尝 试 种 植 橡
胶树的,等尝到橡胶种植带来的较大经济收 益 的 甜 头 时,正 好 赶 上 橡 胶 市 场 的 快 速 发 展,于 是 开 始 大 面 积 地
种植橡胶树。他们的生计方式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从粮食种植为主导转向橡胶种植为主导。村寨遵循轮歇
作 业 的 土 地 分 配 原 则 逐 年 把 土 地 分 配 到 村 寨 的 所 有 农 户 手 中 ,村 民 有 权 自 己 决 定 是 否 种 植 橡 胶 树 、什 么 时 间
种 植 、种 植 什 么 品 种 以 及 种 植 多 少 等 ,也 有 权 决 定 怎 么 管 理 橡 胶 林 地 、怎 么 割 胶 、怎 么 出 售 橡 胶 等 。 这 是 像 帕
瓦 老 寨 这 样 的 传 统 村 寨 与 国 营 橡 胶 农 场 生 产 队 、橡 胶 公 司 生 产 队 的 最 大 区 别 。 相 同 的 是 ,帕 瓦 老 寨 村 也 要 遵
循橡胶种植的规律,掌握橡胶种植的知识和 技 术,适 应 橡 胶 市 场 的 发 展 要 求,承 担 世 界 橡 胶 市 场 存 在 的 风 险
与 不 确 定 性 。 因 此 ,帕 瓦 老 寨 同 样 需 要 在 橡 胶 市 场 的 波 动 中 寻 求 适 合 自 己 的 发 展 路 径 。

三 、橡 胶 农 场 生 产 队 的 民 族 文 化 资 本 化 运 用

橡 胶 种 植 不 仅 成 为 哈 尼 族 的 主 要 生 计 方 式 ,橡 胶 种 植 的 有 关 知 识 、技 术 以 及 人 们 对 橡 胶 种 植 的 认 知 与 理
解 ,都 已 经 融 为 哈 尼 族 文 化 的 重 要 方 面 。 如 果 人 们 正 视 经 济 “总 是 沉 浸 于 文 化 环 境 的 汪 洋 大 海 之 中 ”的 事 实 ,
那么人们必须从自身的文化从发,思考橡 胶 种 植 这 种 经 济 活 动 带 来 的 生 计 转 型 与 文 化 融 合 发 展 的 问 题。 当

① 1984年5月,曼洪区从勐罕公社划分出来成立,1988年2月 区 乡 体 制 改 革 后 成 立 曼 洪 哈 尼 族 乡,1990 年 乡 政 府 搬 迁
到 景 哈 村 ,同 时 更 名 为 景 哈 哈 尼 族 乡 。

② 整理自景洪市林业局景哈工作站林改组《老帕瓦亩积表》。

44

点击阅读翻页书版本